↖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2:《苏报》还魂《国民日日报》..


2019-11-09 04:00 , 214

60.   六 《国民日日报》
    
   前面说到,6月下旬,就是发生大逮捕事件前,蔡元培去了青岛。
   7月初《苏报》和爱国学社查封后,陈范一家和黄宗仰及一批爱国学社成员如李叔同、平海澜等到了日本。

这位黄宗仰后为南京栖霞寺住持,成了民国初著名的‘革命和尚’。

胡仁源,贝寿同等等分别到英国、德国等西方国家留学。

敖嘉熊回浙江闹革命去了,他编写《新山歌》一书,宣传革命。次年加入光复会。

以住家为革命党秘密联系机关与徐锡麟、秋瑾、陶成章等密谋大通学堂起义的事,1908年意外去世。
  
   而吴稚晖于7月9日乘船离开上海去香港后,拖家带口地又去了伦敦。吴稚晖过起了半工半读的留学生活。他一面当排字工人,一面学习英语,每天十五六个小时不止。

他的生活也十分艰苦,因囊中羞涩,每天都要费尽心思和时间去市场搜买低廉的死鱼烂肉,应付一家生活。但他却甘之如饴。
  
   此时,南洋公学首批留英学生曾宗鉴﹑李复基﹑胡振平﹑赵兴昌都经过两年学习,陆续拿到硕士学位离开剑桥或帝国理工(伦敦大学)。

于是,吴稚晖又劝来了日本留学的丁文江等3人到英国留学。随后,爱国学社的胡仁源﹑沈步洲和张轶欧也先后来英国留学,贝寿同和夏元瑮到德国留学。终于又‘热闹’起来。

1905年,孙中山到伦敦拉吴稚晖入了同盟会。从此孙、吴成了莫逆之交。同盟会伦敦总部的事务也全归吴稚晖处理。

吴稚晖、李石曾办《 新 世 纪 》 周 刊 宣传无政府主义,两人成了中国无政府主义的鼻祖。

后来,蔡元培和钮永建先后到德国,于是吴稚晖、李石曾、蔡元培、钮永建和张静江等联合成欧洲同盟会。
  
   穆湘瑶留在上海,既办实业,又闹造反。辛亥革命当了上海城区第一任警察厅长。最后成了中国纺织大王。也是中国实践工商管理学的先驱(他留学美国时是美国科学管理学说开创者泰勒的学生)。
  
   除了去海外留学的,在上海最后还余下两批人马:其中一部分以项骧、邵力子、沈步洲、张轶欧及胡敦复为首共40几个,在马相伯帮助下,筹备成立了震旦大学(学院)。

这个,我们在另一节中细谈。谢无量、马君武当了〈中外日报〉的记者。谢无量还与马一浮办翻译社。

除此之外,章士钊及章行陶两兄弟、何梅士、张继、柳亚子、陈去病、蔡寅、金天翮、林獬等等都是内心愤愤不平,他们要继续办报:
   你封了我《苏报》,我要再办新的《苏报》给你看看。
   1903年8月7日,就是《苏报》查封一个月后,章士钊、何梅士、张继、谢晓石、卢和生、陈去病、金天翮、柳亚子、高旭、林獬、陈独秀、刘师培等创刊《国民日日报》。


《国民日日报》在公共租界登记注册。社址设在上海英租界二马路中市街。

实际出资人为江西谢晓石(也说是浙江人,交界处分吧)。另推一位广东东莞人卢和生为发行人。
   先说明一下,这谢晓石是海归的留日学生,也是留学生青年会的核心成员。前面讲过,日本留学生组织的军国民教育会派遣人员回国当‘运动员’、‘宣传员’或策划武装斗争的暗杀团。谢晓石也就是要回来与爱国学社联络的。正当遭遇劫难,许多成员想东山再起,于是谢晓石出资,与他们一起办报。
  
   《国民日日报》又为什么要找东莞人卢和生当发行人?

 卢和生是从英国海军工程学校毕业的老留学生,自幼生长在香港,算英国籍人士,英文名为 A.Gomoll 。他曾在上海任《上海西报》记者。

《国民日日报》利用他的名字在英领署注册,并登记在公共租界内,以避免重蹈《苏报》被清皇朝暗算的复辙。
   我们记得, 前些年,秦力山和杨荫杭在日本东京办《国民报时就借用英商经塞尔( Kingsell )为名义上发行人。所谓英人经塞尔,其实就是冯自由之父冯镜如。
   手法如出一辙。
  
   至于这二马路是什么地方呢?二马路就是九江路。前面讲过,四马路是福州路,三马路是汉口路,那一号可猜出就是南京路,南京路当时称大马路。

英国伦敦有个舰队街是发行报刊的,上海的‘舰队街’就是‘三马路’和‘二马路’。
  
   办报的这些人主要来自两方面。一个方面是前中国教育会和爱国学社的成员,如章士钊、何梅士、张继、陈去病、金天翮、柳亚子、高旭、林獬。其中章、何、张都参加《苏报》编辑出版和撰稿。另一方面是刚刚回国不久的日本留学生,如谢晓石、苏曼殊、陈独秀,他们都是留日学生的革命团体青年会的成员、拒俄义勇军和军国民教育会的参加者。
  
   陈独秀(由己)逃亡上海,正遇大逮捕。好不容易找到张继、谢晓石。经介绍,认识了章士钊、何梅士。参加《国民日日报》工作,负责文稿的校对,帮办总理编辑。

陈独秀与章士钊、何梅士、张继四人耳鬓厮磨经常工作到深夜,每每到次日清晨才离案休息。

这是陈独秀从事媒传、办报刊的发轫开端。
  
   《国民日日报》还在新闸新马路梅福里租了一楼一底。楼下置印刷厂,楼上编辑室。章士钊、张继,何靡施、陈独秀等几个负责编辑校对的外地人就住在楼上。

苏曼殊后来从日本到上海,也参加了《国民日日报》的工作。苏曼殊负责将《悲惨世界》译成小说连载,发表在副刊《黑暗世界》上。
  
   当时办报工作条件十分艰苦,薪金待遇极差,陈独秀在小楼上,足不出户,终日埋头文字,“兴居无节,头面不洗,衣敝无以易,并也不浣。”  
   一天清晨章士钊见他袒衣露肩,居然看到白物星星,密不可计,惊讶了:
   仲甫, 何物耶?
   陈独秀漫不在意:虱耳。
   章士钊大为感慨。
  
   我们注意到‘新闸新马路梅福里’这个地址,就是邹容自首前避难的地址。


  《国民日日报》宣告其办报目的是:‘图国民之事业’。因為‘当今狼豕纵橫,主人失其故居,窃愿作彼公仆,为警木铎,日聒于我主人之側,敢以附諸无忘越人之殺而父之义,更发狂呓,以此报出世之期,为国民重生之日’。
   《国民日日报》坚持革命主张,批判改良保皇。特别是在《苏报》案的审讯过程中,对章太炎、邹容大力声援,对“黄炎培事件”及“沈荩案”详加报道,曾风行一时。


   值得一提的是: 它发表了作者“无畏”的《黄帝纪年论》,公然摒弃清朝皇帝的帝号,改用公元和黄帝纪元并列的办法纪年,“以发汉种民族之观念”。《国民日日报》是中国第一个用黄帝纪元来纪年的革命派报纸。 这“无畏”就是刘师培的笔名。
   《国民日日报》的政治主张与《苏报》同。但它吸取了《苏报》的教训,注意了斗争的策略,宣传上不求“爆炸性之一击”,不作孤注一掷。确保报纸尽可能站住脚跟,锲而不舍地“造国民之舆论”。而篇幅及取材则较《苏报》为新颖。发刊未久,风行一时,时人普遍称它是《苏报》第二。


   《国民日日报》的出版使两江总督魏光焘坐立不安。年底,他指使地方黑势力投诉,指责《国民日日报》“扰害大局”,于是发布禁阅命令,并令人满街张贴。结果成了反宣传,倒过来使报纸销量大增。最后魏光焘下令禁止大清邮政系统发行《国民日日报》。京师的大清外务部也行文给大英帝国把持的总税务司,要它转知邮政局,毋得代寄,以“杜其销路,绝其来源。”
  
   不久,《国民日日报》的销售部经理李少东以报纸卖不出去为由,停发了大家薪水。编辑部没有办法维持,只好决定停刊。
   1903年12月3日这天,就是会审公廨的额外公堂重新开审《苏报》案的那天,《国民日日报》出了一期。不想,那竟成了最后一期。


   报社中的经理部和编辑部,此时发生争执。最后还通过租界法法廷打官司。在上海的同人同志如冯镜如、叶澜、连梦青、王慕陶等等为避免重新爆发爱国学社那种‘社’‘会’分家的往事,都积极奔走调处。

香港《中国日报》社长陈少白听到这事,认为同党内哄,有碍大局。特亲自来上海设法和解。并设宴邀集沪上诸同志联络感情,最后双方同意息事而止。


   这叶澜、王慕陶原来就是中国教育会和爱国学社成员。王慕陶后来出任驻比利时参赞,创办远东通讯社。是中国最早创办的通讯社之一。
   但《国民日日报》经诉讼风潮,人心不齐, 和解后虽都想重整旗鼓,但已元气大伤,编辑散去大半,最后没能复版。
  

 《国民日日报》停刊后,何梅士也去日本留学。但三个月后,何梅士病逝。

何梅士的死因,是得了脚气病。前面提过,王国维在1901年12月,以南洋公学译学院东文学堂优秀学生的名义,由老师罗振玉推荐公费留学日本。

也是刚过三个月就得了脚气病。经公学当局同意,王国维中止留学回国。


   日本那年代,因日子艰难,饮食单调,加工过度的大米因米糠尽失而缺乏维生素,得脚气病的比率很高。得病之后,又不知病因更不知如何医治,死亡率很高。

据他们军队内部统计,1894年甲午战争,日军死亡最多的竟是脚气病,而战场被清军打死竟是第二位。


   上海最早得到何梅士死讯的是刘师培与章士钊。何梅士没活过24岁,是墨水瓶事件后,这批愤青中第一离开这个世界的。这是也是保留着童子会愤青的本色,离开这个世界的第一人。  
   其实,后来知道了,这脚气病,只要及时补充维生素,就会没事的。但太晚了,已经救不了那些先走的人了。


   此时, 蔡元培也已由青岛回上海,继续与蒋维乔、叶瀚、蒋观云等等中国教育会的同事 办爱国女校。同时另开办一个爱国学校招收男生。这爱国学校远不是原先的意义的共和学校了。不过,爱国学校招来了一位名叫陈英士的学生。据蒋维乔回忆,陈英士对数学挺感兴趣。
  
   一九○四年冬,俄兵再次攻进奉天,中外震动。蔡元培办《俄事警闻》,社址为新马路昌寿里,专门刊载沙俄侵东三省消息,以唤起民众警觉。

后来改为《警钟日报》,利用国土沦丧,抨击满清朝廷。《警钟日报》主笔是林獬、林宗素兄妹及刘师培、陈去病等,它又继承了《苏报》与《国民日日报》的传统立场。发行量相当大。

到1905年2月20日,再次被朝廷被封禁。陈去病和柳亚子不气馁,开办《二十世纪大舞台》杂志。

林獬更再次办白话文报,定名为《中国白话报》。徐敬吾又与柳亚子等联系上了,接受期刊销售。


   说起林獬,应该说他的白话报文报纸办得很成功。他先是《杭州白话报》的总编辑,1903年底又办新的白话报。前面还说到,孙揆均在无锡就办过《无锡白话报》。还因《国民日日报》复刊无望,陈独秀回安庆也办起《安徽白话报》。

反正这时,白话文报在江南十分普遍,也十分流行。它们有一个共同特点:白话文报都鼓吹革命。因为革命党都知道,通过白话文更能唤起广大的普通民众。革命需要广大的民众来参与。

这最大的一份报纸是《中国白话报》。


   1903年12月,林獬和林宗素兄妹的《中国白话报》在上海新闸新马路昌寿里71号创刊。注意,这新闸新马路昌寿里71号与新马路梅福里很近,也就是说与《国民日日报》、《俄事警闻》和《警钟日报》等原本就在一起。而办报的大都是原来参与爱国学社的那批人,办报地点也都在泥城桥一带。


   《中国白话报》首日刊称,该报是办给那些“种田的、做手艺的、做买卖的、当兵的以及那十几岁的小孩子阿哥姑娘们看的”。

声称“巴不得我这本白话报变成一枚炸弹,把全国的种种腐败社会炸裂了才好”。接着,该报发表了《郑成功传》、《扬州十日记》等反清作品,用多种形式向读者介绍沙俄侵华的野心和列强瓜分中国的危机。

与同战壕的友报如《中国日报》、《警钟日报》互相配合,是辛亥革命时期影响最大的白话报刊。


   前面说过林宗素在日本留学时,发起‘共爱会’。参加中国留学生的爱国拒俄排满活动。返沪后,与蔡元培等一起办《俄事警闻》。

林獬任《警钟日报》主编时,著文赞扬孙中山及其领导的运动。孙中山曾书“博爱”二字回赠。之后兄妹两在《中国白话报》,公开鼓吹以暴力推翻帝制。

林獬后来加入光复会。辛亥出任国会议员,继续办报。因揭露曹锟贿选总统,林獬再次入狱。出狱后,于1926年8月5日又因揭露军阀张宗昌,被张宗昌骗入鸿门宴,不肯屈服被杀害。北伐成功后,由林森等扶柩回乡安葬。1986年,国家民政部追认林獬为烈士。

估计,这样一来,既有利于统战,更有利于吸引外资。林宗素在辛亥革命成功后,从女革命党转为海外女实业家,最终是南洋富婆。原先她挣钱的目的是用于支持兄长办革命报刊的。

林氏兄妹的结局,在墨水瓶事件出来的那批愤青中,又是一种形式。


   当然,《苏报》事件多年后,办得十分成功的报纸是叶楚傖、邵力子办的那个《民国日报》。不过,这没啥讲头了。
  


🔗 连载目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

  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

  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8

  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1

  1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2

  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6

  1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7

  1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8

  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1

  2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2

  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5

  2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6

  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9:自由的代价(2)

  3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0:革命军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2: 《苏报》案

  3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3:《苏报》案(2)

  3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4:《苏报》案实施抓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3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7:《苏报》案会审公廨的审判

  3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8:《苏报》案庭审记录

  3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9:《苏报》案二审

  4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0:引渡之争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2:《苏报》还魂《国民日日报》 *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4:党人云集广西

  4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5:会审公廨的审判

  4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6

  4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7:章太炎的辩词

  4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8:《苏报》案二审宣判

  4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9:哑火的手枪

  5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0: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1: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2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官宣 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