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9..


2019-11-08 03:55 , 21

31. 三 爱国女校
  
   在此,顺便提及爱国女校。其实爱国女校性质与爱国学社并不相同。 

最早提议办女学的是经莲三。 

正好1902年初,福州人林少泉(林獬)带妻子及妹林宗素从杭州来上海,林獬观念新潮,蔡元培邀请他参与编译中小学白话文教材,并参加了中国教育会。

林宗素从小由兄嫂带大,思想解放,特别热衷提倡女学。这事前面已提及。
  
   罗迦陵答应出钱支持办学,于是皆大欢喜。蔡元培十分赞成。 

于是由蔡夫人黄仲玉出面,在白克路登贤里,邀请各位开会讨论。除经莲三﹑林宗素外还有吴彦复及两女儿吴亚男、吴弱男﹑吴彦复小妾夏小正﹑陈梦坡(陈范)及女儿陈撷芬﹑陈梦坡的二妾,还有韦增佩﹑韦增英两姊妹。 

开会时蔡元培、林獬、陈范三位都发表了演说。
  
   会后,大家留影纪念。
   吴彦复大老婆,从自家门窗向下看到,破口大骂。看来,这清末四大公子之一的吴彦复,原来也是‘气管严’。在那么多人面前,挨大老婆骂,一定很没面子。
   这吴彦复(吴葆初)之女吴弱男,后来成了章士钊的首任太太。
  
   爱国女校总理(校长)是蒋观云。宗仰、蔡元培、林獬、陈范、吴稚晖都算发起人。学生就是他们的家人。中国教育会的成员及经莲三﹑林宗素﹑陈撷芬都是女校教师。
   1903年春,爱国女校开始招收外来学生。由吴稚晖提议,女校也把校舍搬到福源里,并动员学社社员,各劝其姊妹就学,学社的教员,也多兼女校的课程,蒋维乔也从此时开始兼任爱国女校的义务教员。女校学生逐亦渐增多。
  
   后来,林宗素到日本留学。陈撷芬后因《苏报》案发,也去日本。在日本,秋瑾也遇到她俩,而一起活动。她们参加同盟会而后又参与光复会。林宗素﹑秋瑾和陈撷芬是那个时代最著名的三位女革命家。
   爱国学社后来被清朝政府取缔,但爱国女校没受波折,继续办学到民国。
  
  
  
32. 四 爱国学社的建立
  
   罗迦陵虽是女流之辈,但却有见识:她赞成女校取名为“爱国女校”,认为出钱搞爱国,义不容辞。她希望“共和学校”也能以“爱国”为号召。

其实她知道,在大清帝国里提“共和”,难免有“革命”的嫌疑。公开出钱支持革命,她也是要小心的。
  
   这样,学校便很快就办起来了,一致同意定名为“爱国学社”。
   1902年11月26日爱国学社就在南京路福源里正式开学。蔡元培被推为总理,吴稚晖任学监,蒋维乔开国文课丶蔡元培亲自讲授伦理课丶吴稚晖讲授《天演论》丶吴丹初任史地课。

理科教员则由‘上海科学仪器馆’中的人员分任,如钟宪鬯教化学丶王季同教数学与格致。

英文教员,除聘请的西洋女教员作为高级教员要支付薪金外,普通班的英文从学生中挑选义务教员,何海樵与何山渔上军事体育课,汪允宗管总务。

黄宗仰也管校务,但主要联络罗迦陵。

其它教员还有叶瀚丶林宗素等等。爱国学社高年级学生有的兼当低年级的教师。

中国教育会全部与爱国学社并成一体。对外统一以爱国学社称呼。这就是“社、会”一家。
  
   顺便提及,这上海科学仪器馆是海归钟宪鬯丶王季同等人自费建立的,而不是官方机构。这些人包括何海樵与何山渔等,于爱国学社被取缔后,为报复朝庭而组成的暗杀团骨干,钟宪鬯等人还造过炸弹等暗杀装备。这是后话。
  
   1903年11月21日这天,蔡元培在学社发表了开学祝词,号召全体成员要把革命的理想播向全国,让其扎根于广大民众之中:
  用吾理想普及全国,如神经系之遍布脑筋于全体是也。

  
   学社内分为普通、高等两等四年级,课程设置相当齐全。然在实际操作上,爱国学社虽说课上得不少,但是社会活动更多。特别是对社会演讲多,宣传多,还办报。而且总是谈时事政治的。
   由于爱国学社成立之前,就以“共和”为宗旨,要培养“共和”的国民。

UfqiLong

讲“共和”,就要有“平等”的思想,这就要强调精神的教育。

讲“共和”,就与专制对立。这就隐含着革命。爱国学社所授各科课程的目的,就为了锻炼精神、激发志气。学生们又特别注重自身的社会身份与社会角色,这就不可避免地把自身投向社会革命。
  
   学社最富特色之处是‘学生自治’制度。学生在校内享有很大的民主权利和自由。

住宿生实行自治制,设有‘评议会’,监督学校行政和学生操行。

高年级学生还充当低班的教师。

爱国学社为培养学生的演讲能力,利用公共场所,面向大众发表演说。

那样做,既锻炼了学生,又启发民众的政治热情。

学生们经常同教师一起外出参加政治活动。爱国学社在教育上的创举和活跃的政治空气,吸引了许多青年前来就学。
  
   但并非学生的行为不受约束,可以为所欲为。学社有章程,有严格的约束。只是,在履行约束时,不能专制专横,而要民主评议,充分表达各自的意见。允许充分申辩自己的理由。
  
 但并非学生的行为不受约束,可以为所欲为。学社有章程,有严格的约束。只是,在履行约束时,不能专制专横,而要民主评议,充分表达各自的意见。允许充分申辩自己的理由。
  学生平海澜当时负责管理学生行为规范的职务,他后来回忆当时的情况:
  
   当时一切学校行政都要由评议会讨论。
   我们的管理办法在当时来说是很特别的,不许骂人,不许对学生疾言厉色,只可以用一种劝告的方式。譬如有个学生在教室里抽烟,就要好好地走过去同他讲:
  
   你不要抽烟。章程第几条规定,不得在教室里吸烟,你要记住。
   讲过这几句就算了。 又如在饭厅吃饭,有学生迟到了,就同他讲:
   你要准时到,迟到犯第几条规则。
  
   议会分派好几个人同管一桩事。比如对某学生的不良行动,你也报告,我也报告,积到几次,就报告评议会。

另一学生今天犯个规,明天犯个规,犯规累积一定次数,也就要报告评议会。评议会就进行评议。评议出来,轻的训育一番,重的就由评议会交给议长开大会决定。

被评议的可以自己说明,然后议长在大会上听大家表决。表决下来,记大过一次,或者记大过两次,或者马上开除。事情就这样决定了。
  
   1916年,蔡元培到北大,北大也依样成立学生自治会。北大校务领导也搞‘评议会’。推选评议员,民主管理校务。
   1928年,蔡元培主持中央研究院,中央研究院也建立‘评议会’,推选学术成就昭著者为评议员,民主管理院务。中央研究院首批‘评议员’就相当于院士。

就是说,蔡元培一生处事,都坚持这些民主办事的原则。而这些原则,是在1903年的爱国学社实行了的。


 33. 五 章太炎加入爱国学社
  
   前面提到过,贝季眉(寿同)、何靡施、穆湘瑶、胡敦复、沈步洲等等在墨水瓶事件中得到大家拥护的,就当选为‘学生自治会’的议员。这些同学同时也被基层公推为代表。
  
   全部学生自愿组成部分若干联,每联约二三十人,每个学生自由决定加入其中一个联。

这里的何靡施就是何梅士,我们可以推测:何梅士、吴忆琴、钱瑞香、陈君衍、翁筱印、薛锦江是同一个“联”的。

因为这几个人后来组成“童子会”。这“童子”是指非成年人,或指青年,而不要按当代的理解把他们想象成“儿童团”。

因为,科举时代,参加考秀才的,就是“童生”。二十多岁的“童生”并不少见。

在江东一带,所谓“童子”,还指不曾与异性发生过关系的人。‘童子鸡’就指不曾下过蛋的或还没要开啼的鸡。

在1903年,他们就合办中国第一份青年杂志《童子世界》。虽然1902年,教会首先在上海使用了“青年”这词,也就是把基督教上海的“学塾幼徒会”改名为“基督教青年会”,把附属《学塾月刊》改名为《青年》(注意这‘幼徒会’就是‘青年会’)。

UfqiLong

但“青年”两字,当时在中国还没有正式被承认为习惯用语(后来陈独秀办〈新青年〉就与上海基督教青年会发生品牌纠纷)。

1902年,秦毓鎏、秦力山等中国留日学生办‘青年会’,也使用“青年”这两字,但那是在日本使用,而且仅仅是为了代替敏感的“少年中国”。

“少年中国”太容易被联想成“少年意大利”那样的革命党,容易招致满清政府勾结日本进行镇压。
  
   说了半天,就只为说明一句话,“童子”在那个时代的意义,就如同当代的“青年”。
   还可以想到,退学学生中那位称叶楚伧的,大抵是与邵力子在同一个联。同一个“联”的还有柳亚子。后来叶楚伧就与柳亚子﹑邵力子等同为同盟会元老和“南社”主要成员,都先后出任过KMT的中常委。叶任〈民国日报〉主编时,也与邵力子﹑戴季陶﹑于右任等同事。

叶楚伧后来是中央大学文学教授,长期为KMT的中常委﹑中宣部长和中秘长﹑西山会议派首领。也当过江苏省 。叶楚伧常用笔名是叶小凤或湘君,他诗文婉约细腻,文笔流畅华丽。

往往被那个时代的文学青年误认为是文学美少女。却不知原来是个魁梧挺拔,楚风燕气的猛男,不但不是什么美女,反而是玩枪弄炮,杀人放火的革命党大佬。

当时文坛有“以貌求之不愧楚伧,以文求之不愧小凤”的称誉。
  
   1911年12月8日,他是广州出发的北伐军参谋长,《北伐誓师文》就是他的手笔。当然,那是一股雄壮悲切的楚风燕气,另是一种风骨。那三个月中,划时代的四个文件:〈临时政府组织大纲〉、<临时约法>、清帝的<退位诏书>和北伐军的<北伐誓师文>都出自南洋公学学子之手,不能不说是历史的奇迹。  
   上海淀山湖边的周庄,是叶楚伧的老家。周庄濒湖沿街处,有楚伧故居。如今,当地政府把这作为历史文物,加以保护。部分开放为旅游点。
  
   当然,张季源、平海澜、胡敦复等又是一联。因为他们志趣相同,终身从事教育救国。胡敦复是清华的第一任教务长,他们同是清华的第一批华人教授,又一直合办大同大学,是先后各任的大同大学校长。
  而沈步洲、项骧及后来从日本回到爱国学社的马君武、张轶欧是志同道合的。他们坚持了马相伯的拉丁语的课程,甚至到爱国学社被取缔后,一同参与筹建震旦大学。项骧是震旦大学总干事。
  
   学社办起来不久,章太炎从日本乘船回来了。章太炎为人不拘小节,半长头发,长衫外披西式短大衣,土洋结合,却不土不洋。他由叶瀚陪着来拜访蔡元培。叶瀚当时是上海著名活动家,也是章太炎老朋友。
   此时,章太炎正值丧妻,孤单一人,生活无着。
   蔡元培见章太炎来,大喜。章太炎也是同乡,是国学名师的弟子。有学问也有风骨,尤其是在日本与秦力山,孙文一道闹过一阵革命,大造排满的舆论。是个有号召力的人物。
  
   于是决定请章太炎教高级班国文。
   章太炎连声答应:好极了,正要找个吃饭的地方。
   学社太穷,只管食宿,薪水却没有。蔡元培相当为难。
   穷惯了,有食有宿,足矣!
  
   当下便到爱国学社,与蒋维乔住在一起。章太炎任三四年级的国文教员,蒋维乔任一二年级国文教员。
  章太炎学识渊博,国学根基深厚。章太炎的课深得学生欢迎。
  
   由于资金紧张,学社常常捉襟见肘。来往文人名士多,临时在公共餐厅留餐的客人也多。

所以有时饭不够吃。章太炎也在课堂说饿肚子的话。

学生们听他讲得有趣,哄堂大笑。章太炎讲到兴奋之处,常常是口没遮拦。

手舞足蹈之际便要找烟抽,激动之下,往往将粉笔误当作了香烟,叼到嘴里抽不出烟气,才知道出了洋相。

+学社 +爱国 +女校 +学生 +评议会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评论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

  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

  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8

  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1

  1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2

  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6

  1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7

  1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8

  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9 🔴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1

  2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2

  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5

  2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6

  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9:自由的代价(2)

  3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0:革命军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2: 《苏报》案

  3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3:《苏报》案(2)

  3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4:《苏报》案实施抓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3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7:《苏报》案会审公廨的审判

  3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8:《苏报》案庭审记录

  3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9:《苏报》案二审

  4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0:引渡之争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2:《苏报》还魂《国民日日报》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4:党人云集广西

  4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5:会审公廨的审判

  4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6

  4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7:章太炎的辩词

  4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8:《苏报》案二审宣判

  4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9:哑火的手枪

  5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0: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1: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2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