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9:《苏报》案二审..


2019-11-09 03:15 , 118

(续)

 7月21日午后,《苏报》案进行第二次庭审。庭审原告律师仍是古柏和哈华托。被告律师是博易和琼司。琼司本次亲自出庭,就是要为被告作无罪辩护的。按程序该轮到被告律师出庭辩护了。
  
   可是,孙建成却让古柏律师当庭提出请求:
   朝廷正与租界当局交涉,在此项事宜尚未达成之前,不方便继续审理。
  
   被告律师博易马上反对,并针对《苏报》案诉讼主体问题,当堂诘问:
   古律师所请改期会讯,堂上不能允从。若云交涉事机,究与何人交涉,不妨指明。况《公共租界章程》,界内之事,应归公堂审理。现在原告究系何人?其为政府耶?抑江苏巡抚耶?上海道台耶?
   并指向古柏追问:
   你古柏律师声称代表原告,那你到底代表谁?是上海道台,还是江苏巡抚?
  
   古柏说:
   我代表清政府!
   博易要求法官出示原告委托书。
   谳员孙建臣抢先发言:
   系奉旨着江苏巡抚饬拘,本分府惟有尊奉宪札行事尔。
   遂将札文出示。


   博易律师乃冷笑曰:
   以堂堂中国政府乃讼私人于属下之低级法庭,而受裁判乎?
   孙谳员不能答。
   博易立即乘机反驳:
   原告律师如不能指出章、邹等人所犯何罪,又不能指明交涉之事,应请将此案立即注销。
  
   是啊,原告没有明指控被告犯什么罪,没罪弄到法庭来干什么?
   法庭既然受理,审判中途又突然提出停审而讲不出交涉什么名堂。原告无故要求中止审判,可以认为原告理屈。博易律师提出“将此案立即注销”是有道理的。
  
   原告哈华托律师对此表示反对:
   仍俟政府将交涉事机议妥,然后订期会讯。
  
   哈华托律师的这一句反对也是及时的。虽不是理由,但却是一种权利。
   对哈华托律师的“然后订期会讯”意见,孙建臣及英总领事署迪翻译“皆曰诺。”
   这 英总领事署迪翻译就是副领事迪比南。迪比南也是个中国通。注意,两次庭审到现在,对迪比南的记录只有一个‘诺’字。迪比南说的应是华语的‘同意’,这老《申报》记者写成文言文通讯稿时,变成一个‘诺’字。当‘观审’当到此时,他没越轨:  
   洋‘观审’对华人案件,不多说话。
  
   但这洋‘观审’在以后来《苏报》案审判中,却一反常态,非常活跃,牢牢地控制了审判的全过程。其中原因,在介绍‘特别公堂’时就清楚了。  
   文中许多文言文的词句,引自《申报》光绪二十九年闰五月二十八日的《二讯革命党》。  
   于是章、邹等人又被押回了巡捕房。二次庭审草草收场。


 7月21日这天,上海道台袁树勋应邀参加驻沪领事团召开会议。

按例,驻沪领事团的会议,常邀请上海道台参加。

至于袁树勋利用会议进行交涉点什么,那是道台的事,与法庭审判毫无关系。

法庭审判借故停审是没有理由的。这因为,其一,被告犯罪是否成立,与道台领事开不开会毫无关系。

道台领事彼此交涉也好,不交涉也好,都不能改变审判程序。别说是道台领事,就是国家最高立法当局要修改法律,也一样不能改变原定的审判程序。

原定的审判必须以未修改的法律为准。

其二,法廷独立于行政。不受任何行政态度的影响。

UfqiLong

当然,主审法官宣布停审,那就无话可说。就如足球裁判提早宣布比赛停止一样。
  
   袁树勋在参加的驻沪领事团会议上,要求废除原订租界会审和租界定罪的协议,将《苏报》案案犯引渡给清政府。显然没有被接受。
   注意, 《苏报 》案闹到这地步之前,已无俞明震的身影了。通过探员的汇报,端方已觉察俞明震行为不轨。俞明震也识相,自我淡出。


57. 三 引渡之争


 为达到严惩章.邹等人的目的,无奈的清廷只好求通过外务部与各国政府及驻京大使交涉。
   其实,朝廷也早就开动外交机器。7月9日, 清政府外务部侍郎联芳以庆亲王奕劻的名义拜访英国代理驻华公使焘讷里( R. G. Townley ),请求他从中调停。

当日,焘讷里致电英国代理驻沪总领事满思礼(R.W. Mansfield),要求他提供关于《苏报》案问题的报告。

7月10日,满思礼奉命向焘讷里提供了调查报告,明确表示不应交出《苏报》案被关押者。


   大清也知道,政治犯不属于引渡范围。当时,国家政治这术语不普及,国家政治通称为“国事”。于是天朝首先声明,章邹二犯不属于“国事犯”,应该引渡。
   大清军机处出面代表大会清廷与列强展开外交论战。他们认为:
   此系中国著名痞匪,竟敢造言诬谤皇室,妨害国家安宁,与国事犯绝不相同,按西律亦应解归中国办理。
  
   端方派出谈判的知府金鼎认为:
   《苏报》倡言革命是预谋在租界外犯叛逆之罪,租界内无命可革,则此案与租界内何涉?
   尽力要达到引渡的目的。这金鼎代表端方,取代了俞明震。
   由于帝国在华过不同,从而对于“引渡”,态度也不一致。公使团中意大利与中国厉害关系最小,也不担心与清朝结怨,他们明确表示:
   此系公罪,而报章之言论自由久已准行于租界,无俟上海道之干预也。
   意国的态度横蛮,不让上海道台插手《苏报》案。


   而同在 7月9日这天,美国大使康格(EdwinH. Conger)接受了清政府外务部的要求,致电美国驻沪总领事古纳,转告了清政府关于引渡章、邹等人的要求。
   美国原本与英国是同胞一家。只是,福开森是美国人,又是大清顾问。福开森私下许诺,如果帮上忙,有许多利益。由于福开森的底下活动,美国驻沪总领事古纳已偏向大清。


   但在公开表态时,康格大使亮出的主张是:
   最好还是把《苏报》案交由上海领事团办理。不公开支持或反对别国大使的意见。
   美国大使在苏报案中的表现似乎令人费解。他一开头就听任美国驻沪领事古纳在上海的行为。

但公开表态时又含糊其事。而古纳当时正是上海领事团轮值的‘领袖领事’。

他就同意拘捕苏报案当事人。逮捕令和封闭苏报馆的命令就是古纳签署的。


    但,古纳也声称尊重已达成的协议,坚持〈苏报〉案嫌疑犯必须在公共租界审讯,在公共租界执行。

因为这是当初上海道台、工部局和巡捕房及英美领事达成一致的协定。

作为公共租界工部局巡捕房同意执行捕人和封报的条件。他没有必要违背自己参与的协定。


   坚决主张支持大清朝,把'罪犯'引渡给大清惩处的是法国和俄国。他们也是最早表态支持交出《苏报》案被关押者。在列强内部争论《苏报》案问题时,法国驻华公使吕班(M. Dubail)首先表态,交出'案犯'。

UfqiLong

理由是这些人被控'谋反'和'煽动造反',已被证实犯有被指控的罪名。如果拒绝清政府的要求,租界会变成煽动谋反的中心,也会损害各国的商业利益。
  
   俄国公使赞同法国公使的意见,因此在《苏报》案交涉初期,法、俄结成联盟,与英国的立场针锋相对。  
   俄国人在上海公共租界又管不了什么事,说不上多少话,他发狠话干什么?还有法国,他可以在法租界横行霸道。但,爱国学社及《苏报》案又不发生在法租界上,要它说什么狠话?
  
   当今若干的国家级的专家们评论这事时,以法国和俄国是“比较尊重中国主权”,或出于对中国“较为温和友好”,那就太冤枉了那段历史。他们显然讲不清楚,为什么法国和俄国要坚决支持清朝严厉惩办〈苏报〉和爱国学社。
  
   这点,法俄两国心里比谁都明白。他们显然比当代中国专家们更高明。  
   爱国学社举行的巨大抗议声讨活动是针对什么国家?爱国学社及其机关报〈苏报〉公开点名批判的外国是什么国家?又是哪些国家几乎到嘴的大清肥肉,因他们的抗议而几乎变成美梦一场?
  
   1903年,爱国学社组织上海各界在张园的‘拒法反王’运动波及全国,法国军队被迫从广西退回越南的谅山。霸占中国广西及蛰取矿山和铁路权的美梦落空。

同时,勾结法国殖民军的内奸王之春声名狼籍,官位被夺。法国为此损失惨重。法国能不恨爱国学社?能不想惩罚章太炎和邹容?

虽说,邹容没参加上海的‘拒法反王’运动,但逮捕章太炎和邹容就是清朝镇压爱国学社啊!

镇压爱国学社也是法俄内奸王之春一再挑动的结果啊。凭直感,法国起码是没有必要去庇护自己的冤家对头。
  
   沙皇俄国能不赞成清朝镇压爱国学社?是谁在中国发起声势浩大且时日持久的‘拒俄运动’?是谁搞‘拒俄义勇队’要发动中国军民回收东三省,使几乎要实现的‘建立黄色俄罗斯’美梦落空?

那还不是爱国学社这批人?同样,王之春不仅亲法,更是倒向俄国的奸人。

还是那位王之春,他建议向占领东北的沙俄继续割地!
  
   沙俄有什么理由不让朝廷杀光这批‘逆历史潮流而动的无知中国人’。
   中国人阻碍了俄罗斯建立黄色俄罗斯的伟大历史进程,阻碍了沙皇统一东方黄色人种的历史进程。

在沙俄心目中,区区章太炎和邹容这六个人怎不该杀?1900年,他们占领东三省时,就屠杀不少于三十万东北人,谁说过一声“不该”?
  
   其实,就是不让引渡的英国,或态度略有动摇的美国,又何尝是为了珍惜中国人的生命?他们也不过是为了自身利益,为了标榜自己文明的那件外衣而已。  
   尽管列强外在态度不一,但对维护清朝统治,利用清政权来收刮4亿五千万两白银的庚子赔款的目的是共同的。据中国报纸的记载,美国驻沪领事古纳就批过邹容的《革命军》:  
   逆书笔端犀利,鼓吹武装革命,杀戮满人,痛诋皇上,西人何故保护此辈莠民,使其谋为不轨,安然造反耶?
  
   是啊,搞了革命,推翻了满伪政权,谁去完成庚子赔款?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

  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

  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8

  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1

  1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2

  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6

  1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7

  1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8

  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1

  2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2

  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5

  2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6

  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9:自由的代价(2)

  3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0:革命军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2: 《苏报》案

  3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3:《苏报》案(2)

  3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4:《苏报》案实施抓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3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7:《苏报》案会审公廨的审判

  3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8:《苏报》案庭审记录

  3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9:《苏报》案二审 🔴

  4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0:引渡之争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2:《苏报》还魂《国民日日报》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4:党人云集广西

  4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5:会审公廨的审判

  4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6

  4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7:章太炎的辩词

  4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8:《苏报》案二审宣判

  4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9:哑火的手枪

  5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0: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1: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2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