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


2019-11-09 01:23

50. 五 俞明震会客
  
  由于主犯老是抓不到,而心急的慈禧频频令军机处来电催问,魏光焘更是团团乱转,恼恨租界的洋人不讲道理。忽想起总督府曾聘了个英国人赖特作顾问,便向赖特问策。  
   赖特主张,在租界办这事,要在西洋法律的范围以内打主意。他告诉魏总督:依照西方法律,爱国学社的办报﹑集会﹑演讲等等,一般都不被认为是犯法的。

只要不触犯法,巡捕房便不能轻易去捕人,更不存在引渡的问题。

但是,大清官方可以起诉的方式,向设在租界的法院控告有关当事人,只要能提供足够的证据,证明是涉及刑事犯罪而且足够严重,就可以通过法律程序让巡捕房抓人。

对于这种从上而下的拘捕令,巡捕房只能执行,而不能拒绝。
  
   赖特告诉总督,办这类事应该请专门的法律专家来处理。也就是要律师来代理。否则,是弄不好的。他向魏光焘推荐了担文(Drummond)与古柏(White Cooper)两律师。

说起担文律师,魏光焘也熟知其人,担文曾帮助两江总督府同洋商打过国际官司。

十分竞业,魏光焘很满意。
  
   担文和古柏两律师了解情形后也认为:单凭张园的集会演讲来定爱国学社成员有罪,那十分困难,因为无法举证。
   后来他们翻遍《苏报》,终于在章太炎的《驳康有为论革命书》中,看到“载湉小丑”四个字。

于是大为高兴。载湉是光绪皇帝的名字。按照英国法律,言论尽管可以自由,元首却不能侮辱。

称载湉为小丑,就英国法律的观点来说,的确是犯了罪。

除了这“载湉小丑”四个字以外,担文又在《苏报》和<革命军>上找到了八处足以被解释为侮辱元首或鼓动推翻政府的字眼。侮辱元首或鼓动推翻政府都属刑事罪。
  
   6月26日(闰五月初二日),江苏候补道、南京陆师学堂总办俞明震奉命从南京到达上海,协助上海道袁树勋处理查禁爱国学社、《苏报》等事宜。  
   同日《苏报》的 《论说界》载《论江南陆师学堂指退学生为革命党事》,直指俞明震。

俞明震看过笑笑,不以为然。
  
   6月27日起,爱国学社那班人依然我行我素。不曾当回事。
   当天,《苏报》发表文章《论仇满生》连续两天悼念陈海鲲。陈海鲲是福建籍学生,他对甲午中国战败,割地赔款非常气愤。

认为是满族皇朝的入侵压迫,才造成中国如此落后。他自号“仇满生”正就表达自己对满族皇朝的仇恨。
  
   一个多月前他受闽浙总督陈宝琛公派留日。舟至马关,不堪面对辱国的《马关条约》签订处,蹈海自杀。死后留有“杀满之声,腾于黄口”这样激烈的辞句。  
   俞明震本来以候补道身份兼任江南陆师学堂的总办及南京路矿学堂总办。

江南陆师学堂发生学潮,章士钊等40人退学,反对的就是他。

退学时,他挽留过章士钊等,但没留住。为此他气恼过,但不怀恨学生。


   他到上海见过袁树勋后,第二天(即6月27日)就同袁树勋一起往租界。
   前面说过,濮兰德一再地拒绝了官府捕人的要求。

因此本次他两不找濮兰德,而直接去找找美国领事古纳,递上起诉书和公文。
   由于袁﹑俞两人预先请上海商务所的文案福开森出面斡旋。

福开森也早早向古纳打招呼。于是,古纳便收下起诉书,同意发签票捕人。

袁树勋提出查封《苏报》的要求,古纳也同意了。
  
   为什么清政府这几次与租界交涉要找美国领事古纳呢?
   当时驻上海地列强为了攫取更多在华利益,在租界内成立了一个领事团机构。

该机构的首脑由英法美三国领事轮值担任,称之为“领袖领事”。

凡涉租界大事,均由当届领袖领事最后裁定。
   此时“值班领袖”正是美国人古纳。“领袖领事”当然可以向濮兰德发指示。

古纳偏向自己同胞福开森的意见:完全没有必因保护清国“莠民”,而跟大清过不去。


 可租界巡捕房去不去捕人,还得看有没有英国领事的签字。英国领事满思礼(R.W. Mansfield)就找工部局总办濮兰德商议。

濮兰德曾向吴稚晖.蔡元培保证过言论自由的话。

他很牛气,决定坚守自己承诺。满思礼当然偏向自己的同胞濮兰德的意见。

因此英国领事迟迟不签。
  
   清朝与租界谈判陷入了僵局。为此,上海道袁树勋拍案而起:
   既然贵方不予合作,我方从此即撤销会审公廨这一机构。今后但凡租界内发生的案子,由你们自己处理,我方不再过问!
   袁树勋的确不算窝囊废,在上海从八品的县衙小吏做起,又辗转天津各地,现又回上海道台,与洋人交涉,终有点主意。

租界内没了法庭,会直接导致辖区社会秩序无法维持。

工部局无奈之下只得让步,同意了清廷抓人和封报的两大要求。

但坚持要俞、袁订立据同意“所拘之人,须在会审公堂内由中外官员会审。

如判有罪,亦在租界内办理”。并要暂缓封报。

这折衷了英美与上海道台三方的意见。不过这一折腾,又过了三天。
  
   袁树勋无奈,便与俞明震回道台衙门,等候消息。  
   而俞明震却没心思去想审判的事,他倒在动脑筋让涉案众人先行逃走。

于是就微服出衙到《苏报》社访陈范,陈范却拒而不见,账房程吉余谎称:陈范刚出门。
  
   俞明震想起吴稚晖是自己的儿子俞大纯在日本留学时交结的朋友,便派从人以俞大纯的名义送信给吴稚晖,约吴稚晖第二天到四马路大兴里七号相晤。  
   6月28日(闰五月初四),吴稚晖接信后纳闷,俞大纯不正在日本留学吗?,怎么忽然到上海来?吴敬恒与一位朋友同去约定的地点。


   沿四马路东行一段路,进了羽春茶馆背后的一个弄堂,看见一所标有“杨进士寓”的屋子,正是大兴里七号。

吴稚晖便走了进去。却见满屋是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子,正在学唱歌,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教师坐而弹琴。

吴稚晖大是诧异,这是什么地方,能进去吗?正要退出。那女教师却停了琴声,起立问道:
  
   先生是要找俞大纯吗?吴稚晖忙点点头。女教师就指了指屋子尽头处的木楼梯:
   他在上面,请上楼去。
   吴稚晖心中忐忑着上了二楼,却见一五十多岁的汉子肃容独坐窗边,吴稚晖一怔:哪有大纯?
   那人站了起来说:
   是吴稚晖来了?
   吴稚晖点点头。
   那人自称是俞大纯之父俞明震。吴稚晖忙上前以晚辈身份请安。
   大家坐好后,俞明震拿出札文给他看,札文是两江总督魏光焘所发,上面写着:  
   查得逆犯蔡元培、吴敬恒,倡言革命,煽乱谋逆,着俞道会同上海道密拿,即行审实正法。
  
   吴敬恒看到此句,俞明震便把札文抽了回去,压入书堆,忙说:
  笑话,笑话。我们吃面。
  
   一位“着青布长衫之先生”把三碗面与两盘饺子端了上来。
  俞明震自己先在每盘夹了一个饺子吃了,大概是想表示并未下毒。
  吴二人也就不客气,从容动筷。一边吃,吴向俞说:
   请先生公事公办吧。
   俞摇摇头:
   笑话,笑话。我想你最好都到外国去留学,将来可帮国家革新。


   吴松下了神经,说:
   法国留学很便宜。
   吴稚晖是根据李石曾和张静江他们的来信说的,但俞明震更懂行:
   法国不好,还是去美国。我也正要我的儿子去美国留学呢。
   吃罢,吴辞谢。
   俞说:
   我住南京芝麻营六号。我们可以常通信。称我‘俞燕’,你叫‘吴谨’好了。
   最后还补充一句:
   租界巡捕房此刻恐已接到拿人的签票了,你等好自为之。




🔗 连载内容目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

  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

  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8

  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1

  1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2

  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6

  1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7

  1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8

  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1

  2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2

  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5

  2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6

  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9:自由的代价(2)

  3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0:革命军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2: 《苏报》案

  3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3:《苏报》案(2) *

  3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4:《苏报》案实施抓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3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7:《苏报》案会审公廨的审判

  3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8:《苏报》案庭审记录

  3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9:《苏报》案二审

  4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0:引渡之争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2:《苏报》还魂《国民日日报》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4:党人云集广西

  4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5:会审公廨的审判

  4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6

  4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7:章太炎的辩词

  4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8:《苏报》案二审宣判

  4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9:哑火的手枪

  5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0: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1: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2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官宣 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