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7..


2019-11-08 03:23 , 213

28. 七 全校退学
    
   11月12日,五班全体集合,向校长申诉:要求撤消对伍正钧三同学的处分。经过与校长申辩、力争,仍然没有丝毫松动。

汪凤藻依然站在郭的一边,决心牺牲三同学的前程,牺牲全体同学所代表的正义,以维护郭镇瀛。

同学们气愤至极,随即决定集体退学以示抗议。
  
   当日下午,全班学生决定在临行前派代表分头去各个班级告别,说明原委,表示反对学校当局的这种专制压迫。这一行动得到了全校学生的同情。  
   那天下午,全校各班的课程全部被打乱,全校沸沸扬扬,到处都在讨论五班三同学被开除及五班全体退学抗议的事。
  
   其他班教习知道了,出而调停。沟通五班与校方,希望挽回局面。五班至此,也不再退缩,提出三个条件:
   去教习郭镇瀛;(解聘郭镇瀛)
   去学生杨某; (让诬告的杨同学退学)
   留伍正钧。 (撤消对伍正钧等同学的无理处分)
  
   沟通结果还是总办汪凤藻不答应,反而责令五班全体向郭镇瀛道歉。学生更加愤愤不平。
   当晚,他们呼吁全校同学集会,在会上发表告别演说。

这时候,立意退学的学生再不用担心顽固教习的小报告,更不怕他们的记过处分了。

同学终于可以畅谈了。终于可以大胆表达各人反对专制,反对束缚,提倡平等和自由的心愿。

表达自己不惜牺牲前途,也不当奴隶和维护自身尊严的决心。

至此,终于有人发出了革命的心声。
  
   激情洋溢的革命演说,使群情振奋,也让学校当局神经紧张:任其下去,朝庭一定震怒。那事情就更严重了。
   会还没开完,总办的告示又出来了:五班学生聚众开会,倡行革命,着全体一律开除!
  
   五班是个大班,据伍特公等人记忆,有五十几人。那个时分他们十分团结。看到这告示,大家含着热泪向全校宣布:
   定次日悉行,即以为别!(按:“决定明天全部离校,借此机会向全校同学们告别!”)
  
   于是全部回到宿舍(一个班齐住在一个大卧室里),大家把行李整理停当以后,准备走。兄弟班有一位叫钱伯圭的同学跑到寝室来:
   且慢,等我们同总办再交涉一次。
   这钱伯圭等于传来了信息:
   兄弟班级动情了,大家义愤了,要联合起来统一行动了。
   这钱伯圭就是钱临照院士的父亲。也是钱穆的恩师和族叔。是辛亥革命的元老。


第二天早晨,全校不上课了。原来是特班的大哥们也出手了。

各班的‘宿舍会’自发地团结起来了。各自推选了学生代表。
  
   11月15日,学生代表于总办在签押房里谈判(按:签押房,即校长的办公室)。

双方依然不妥协。全校各班学生代表认为,将五班学生全部开除是没有任何依据的。

如若动辄以小事故开除人,全校必将为之寒心。这不符合开办建设学校的本意。


而总办坚称:
   学生私自聚众革命演说,大干例禁,不可不以此示儆。
  
   学生反复与汪校长辩论,至数小时。最后各班代表都以本班全班去留争之。
   总办怒甚,言五班已经开除,非诸生所得干预,愿去者听。(按:这汪先生对日外交卑躬屈节,而对自己的学生,还真拿得出狠劲。)
  
   于是各学生代表忿然退出:
   把我们学生看成什么啦?都说学生是国家栋梁,可教习却悍然把学生当奴隶看待,实行种种压迫。而这总办更是顽固愚钝,企图剥夺学生言论的自由。

UfqiLong

这种奴隶教育,作为国民,谁能容忍?大家还留在这学校干什么?
  
   于是,学生宣布:如若学校当局不改弦更张,就全校一齐退学!
   希望破灭了。
   前面所有的担心,不幸都成了事实。
   总办汪凤藻显然是犯浑了。那怕是一时的犯浑,也够他受用终身了。


   这“学生宣布”四个字,看到了一股统一的意志,看到了一股集体的力量。“学生宣布”四个字后面,我们看到了:
   学生在斗争中,自发地形成了事实上的中国第一个“学生会”。这“学生会”是由学生公推代表组成的。

  
   这神经病的郭镇瀛和一时白痴的汪凤藻,意外地造就了一批时代的英雄。那怕,一开头他们只是一批喧闹的时代愤青。
   稍后,汪凤藻冷静下来,知道自己把事情搞砸了,难于向盛老板交待。
   他向特班教习蔡元培求援了。
   蔡元培为人开明豁达,思想新潮,一直坚持民主思想,在学生中有威望。


受学生普遍欢迎的特班教习蔡元培来了。在与双方协调难以达到一致时,他选择了学生。他要与学生们共担风险,共走未来不测之路。
   就是凭蔡元培的这种品格和魄力,历史把他推上领袖与伟人的历程。蔡元培的革命道路,从这一天起步。

  
   大礼堂召集全体学生开会,决定全体学生在当天下午一班一班地排着长队到督办盛宣怀家里去请愿。
   到了盛公馆,大家派代表进去,老盛推说丁忧(注:为父守孝)不见客,就派了文案(相当于盛宣怀办公室主任吧)张美翊出来安慰大家一阵:
   你们好好回去,明天总有办法。
   学生们说:明天十点钟等你们的回音,十点一过就不等了。
  
   请愿队伍离开盛宣怀家时,汪凤藻辞职请求也送到盛宣怀手中。
   学生们回校宿舍,打点行装。
   当晚,汪凤藻急急忙忙便跑到学生宿舍,满脸堆笑,极力挽留大家。但为时已晚,学生不理他了。此时汪凤藻也不是总办了。
  
   1902年1月16日,全体学生决定打好行装,集体在大操场,等候最后的答复。素有民主思想的蔡元培先生也愤而辞职,与学生站—起。  
   特班和高年级的贝寿同﹑黄炎培﹑邵力子﹑穆湘瑶﹑胡敦复﹑谢无量、胡仁源﹑沈步洲和殷崇亮等都参与整个退学过程的组织。

由于这些人的参与,这次学潮组织得有声有色,大大出于学校当局的意料之外。

所以连老外交家汪凤藻都连连碰壁,步步被动。

这与蔡元培一年多以来对特班学生施加的民主思想大有关连。

特别,蔡元培亲身置于与同学同命运共存亡的境地,更增加学生的勇气。

UfqiLong

办特班的实际后果,与为朝廷培养曾国藩、李鸿章的初衷大相径庭。
  
   以上黄炎培﹑邵力子﹑穆湘瑶﹑胡敦复﹑谢无量等都是后来的时代风云人物。或许众位感到胡仁源和沈步洲较少听说。

其实胡仁源和沈步洲在1913年到1916年间分别北是大校长和“学长”。

沈步洲后来是北洋政府的教育司长和教育部次长,是前面提过的范源廉副手。

胡仁源的北大校长职务是在1916年移交給他在南洋公学的老师蔡元培的。

袁世凯称帝,唯胡仁源控制的北大不'劝进',并轻蔑地拒绝袁世凯封所有北大教授为'中大夫'的荒谬行径。
   20年代末,北洋政府把北大并入"北平大学"并撤消北大,胡仁源不赞成,自任"北大学院"院长,保住了北大的实体。为以后重新恢复北大留下了基本班底。
  
   上午十点正,盛宣怀的代表没有来。于是,全校学生决意离校。
   贝寿同宣布纪律:
   不得喧嚣闹事,要以班级为序,排隊集體出发。
   隨同一起離校的,還有特班和政治班的同學,共200余人。

唱着爱国歌,高呼“祖国万岁”的口号,秩序井然地走出了南洋公学。爱国歌就是原校歌:
  
  警、警、警,
  黑种奴、红种烬,黄种酣眠鼾未竟。
  毋依冰作山,勿饮鸩如酝,
  焚屋漏舟乐未央,八百兆人,瞥眼同一阱,
  醒、醒、醒。
  
  警、警、警,
  胚羲轩、乳孔孟,神明摇落今何剩?
  碧眼红髯,仿佛流风韵;
  不耻为之奴,转耻相师证,漫漫万古如长暝。
  醒、醒、醒。
  
  警、警、警,
  野吞声、朝饮恨,百年养士期何称。
  毋谓藐藐躬,只手擎天臂一振;
  毋谓藐藐童,桃李成荫眼一瞬,自觉觉人、不任将谁任?
  醒、醒、醒。
  
  警、警、警,
  水东流、日西轫,朱颜弹指成霜鬓。
  策驽马、追八骏,九逵之衢苦不迅。
  矧乃缒藤凿迁径,玩物愒时,买椟珠谁问?
  醒、醒、醒。
  
   督办盛宣怀的代表张美翊赶来,事已迟了,队伍已出发了。张美翊再劝说已不起作用了。200人,只被劝回50几个。  
   这样實際退學者為145人,其中頭班13人,二班24人,三班16人,四班20人,五班23人,六班34人,特班14人,政治班1人。
  
   根据蔡元培的建议,由贝寿同领头,大家排着队到张园拍了一个照。
   贝寿同提议,大家留下别散掉,合计一下,办一所“共和学校”,请蔡老师的中国教育社帮助,大家继续一起学习。

他带头拿出全部200个银元。学生也各摸出身上所有的钱,凑合起来,不过300银元。

几百银元想办学,实在太少了。但这批学生,又着实令人同情。
  蔡先生把学生带到“中国教育会”,请大家协助。

终于,在11月19日,以中国教育会和这批学生为基础,到张园宣布成立了 “爱国学社”,设法让退学学生得以继续学习。
  

+学生 +特班 +全校 +教习 +同学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评论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

  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

  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8

  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1

  1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2

  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6

  1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7 🔴

  1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8

  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1

  2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2

  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5

  2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6

  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9:自由的代价(2)

  3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0:革命军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2: 《苏报》案

  3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3:《苏报》案(2)

  3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4:《苏报》案实施抓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3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7:《苏报》案会审公廨的审判

  3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8:《苏报》案庭审记录

  3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9:《苏报》案二审

  4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0:引渡之争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2:《苏报》还魂《国民日日报》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4:党人云集广西

  4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5:会审公廨的审判

  4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6

  4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7:章太炎的辩词

  4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8:《苏报》案二审宣判

  4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9:哑火的手枪

  5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0: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1: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2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