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


2019-11-07 09:48 , 11

4. 三 太后亲政
  
   在后党的阴谋气氛中,光绪感到了害怕。
   据称在光绪二十四年七月二十九日(1898年9月15日)光绪帝到颐和园见慈禧太时,慈禧太后威胁过要废掉他。光绪预感不但是变法要面临夭折,而且自身可能性命不保。为此他给康党人物杨锐发下密谕:
   朕惟时局艰难,非变法不足以救中国,非去守旧衰谬之大臣,而用通达英勇之士,不能变法。而皇太后不以为然,朕屡次进谏,太后更怒。今朕位几不保,汝康有为、杨锐、林旭、谭嗣同、刘光第等,可妥速密筹,设法相救。朕十分焦灼,不胜期望之至。特谕。


   这文字是康党后来公开的。但不知真实性多大。但光绪感觉到受威胁,应是千真万确的。
   正在此时,徐致靖保举了袁世凯。袁世凯早年也参加过“强学会”。对此,康梁与六君子十分赞同。提拔一个武将,如果能效忠皇上的话,那再好不过了。


   1898年9月16日(戊戌八月初一日)和9月17日(初二)两天,光绪接连召见袁世凯。
   袁世凯得到面圣机会。自然信誓旦旦,忠心耿耿。光绪心怀几分欣慰。授袁世凯兵部侍郎衔。
   史称,袁世凯是托好友徐世昌打通徐致靖的关节,得到机会的。徐世昌是徐致靖的本家侄儿。徐世昌后来是民国大总统。
  
   而这边,后党们为贯彻太后的意图,多次酝酿,反复斟酌,终于亮出了“迎请太后亲政”的旗号。
   打先锋的,是杨崇伊。


 (续前)
   公元1898年9月18日(戊戌八月初三日)杨崇伊的上书,请求西太后训政,全文仅500字。十分诡秘又显得十分危急。
   据说,原本按西太后最初的意思是,要造成一个朝臣齐请训政的声势。以掩盖她自己迫不及待的心情。


   可是由于时间仓促。同时,朝臣们和言官们尽管反对新法,但都不想当第一个出头人,不愿自己被指责为背后打小报告的小人,更不愿意给历史留下骂名。
   连参与谋划的立山﹑塔尔布也不署名。结果是杨崇伊一人单干。


   后人评价甚高的徐凌霄与徐一士兄弟的《凌霄一士随笔》对杨御史上书的事记述甚详:
   御史杨崇伊之以危词耸后听政也,具折后谒庆亲王奕劻,蕲代奏。奕劻有难色,崇伊曰:此折王爷已见之矣,如日后闹出大乱子来,王爷不能诿为不知也。奕劻乃诺之,至颐和园见后,面奏崇伊有折言事。后犹作暇豫之状曰:闲着也是闲着,拿过来看看吧。既阅而色变,立召见诸大臣。


   这“有难色”的奕劻,表现得近乎厚道。但这厚道又有几分真?但奕劻不肯直接当这个不光彩的角色,倒是可能。
   这“后犹作暇豫之状”,更是十分写真。老佛爷真是菩萨心肠。她老人家若不是因国难当头,哪会贪恋权位?重新出山,还不都因为光绪病重,自己才不得已把老骨头赔上?
   反正,一场复辟之战就这样在邪恶与虚伪的气氛中拉开序幕。
   这就是杨崇伊上疏的经过。
  
   戊戌八月初三日夜,也就是杨崇伊上疏太后的同一天,据传,林旭,谭嗣同带着光绪的“密诏”,深夜访袁世凯,求袁世凯救驾。此事是真是假不得而知。
   但不论怎么说,光绪,康梁及六君子冒险地把希望寄托在袁世凯身上,是大错了。杀身之祸正由此人而生。

UfqiLong


   八月初四日(9.19),因袁世凯面圣受加封,荣禄不安。以军情紧急,催袁世凯回津。
   八月初五日(9.20),袁世凯回天津。
   八月初六日(9.21),西太后垂帘诏下,突然宣布训政,第三度掌握政权。下令逮捕康有为﹑康广仁和梁启超。光绪被幽禁于西苑瀛台。


   同一天,张元济等到日本使馆去看伊藤博文,这日本前首相正在中国访问。当时张元济还不知道发生政变的事。 伊藤说:
   一个国家要变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定要经过许多挫折才会成功。 诸位有志爱国,望善自保重。
   伊藤已经知道政变的事,他不好明说,所以说出这一段含蓄的话。
   从日本使馆出来,张元济才听到西太后由颐和园回宫发动政变的消息 。
  
   八月初八日 (9.23)朝廷庆贺太后垂帘。
   不过,那几天,除光绪被禁,康有为﹑康广仁及梁启超遭追捕外,一时,其它人没什么动静。
   张元济还只当是皇帝太后母子之间闹别扭,就去见李鸿章:
   现在太后和皇上意见不合,你是国家重臣,应该出来调和调和才是。


   李叹气:
   你们小孩子懂得什么?
   张不敢再说了 。
   可是,事远没完。
   原来八月初六(9.21),御史杨崇伊来到天津,向荣禄报告训政的消息。荣禄召见袁世凯。由于太后政变,而袁世凯也刚被光绪帝授了兵部侍郎的头衔。荣禄自然心存疑虑:你小袁到底姓'后'还是姓'帝'?不得不提防。


召见袁时,辕门卫兵夹道罗列。袁世凯见状,又从杨崇伊口里得知太后训政,捉拿康有为、康广仁和梁启超的事,吓得哆嗦。
   于是,就选择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光明大道。扑突一声跪下:
   大帅替我作主!
   他如实供出了一批'大逆不道'的人物和事情。
  
5. 四 六君子遇难
  
   经荣禄和袁世凯统一口径后,拿着袁世凯的揭发材料,杨崇伊意气奋发,回到北京。
   次日(即八月初九)旨下:张荫桓、徐致靖、杨深秀、杨锐、林旭、谭嗣同、刘光第均著先行革职,交步军统领衙门,拿解刑部治罪。
   此后,天天有抓人的传闻。


   张元济料定自己也在被捕行列。照常每两天去衙门一次上班。早到晚退,静候就捕。他情愿在衙门被捕去。也不要在家中被带走,以免母亲及家人受惊。
   八月十三日那天,张元济回到家门口,被一个兴冲冲而来的少年撞了一下。一看,原来是“通艺学堂”的学生杨云史。
   哎呀,张大人!你知道不?刚才菜市口杀了康党!一个挨一个的。作孽啊!
   还特地看了看张元济的脸。


   一股凉气从后脊骨冷透到脚后跟:
   这事有什么值的杨云史如此兴奋?他就是我再 “通艺学堂”培养的学生吗?
   张元济禁不住连连冷颤。
   杨云史讲的杀康党的事,就是指戊戌八月十三日这天(9.28),康有为之弟康广仁、御史杨深秀,以及光绪左右专门办理新政的军机章京杨锐、刘光第、林旭、谭嗣同被斩于菜市口。(史称戊戌「六君子」蒙难)。

UfqiLong


   第二天就是八月十四日才宣示六君子罪状:
   包藏祸心,潜图不轨,前日竟有纠约乱党,谋围颐和园,劫制皇太后及朕躬之事,幸经觉察,立破奸谋。
   这叫做"先斩后判",死了不用对证。如果以为中国朝廷样样不如洋人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杀自己人雷厉风行这点,那是洋人们万万不可及的。
   这道谕旨说明,荣禄﹑袁世凯﹑杨崇伊又立了功劳。


   难怪儿子杨云史乐了。但此时究竟还是孩子。后来成长后,他的为人,比父亲要好些。
   六君子杀头后,大学士徐致靖关在狱中。侍讲学士文廷式和湖南巡抚陈宝箴革职。尚书李端棻和户部侍郎张荫桓发配新疆。张元济去送别。
  (待续)


(续前)
  
6. 五 革职,永不叙用
  
   政变十七天后,也就是戊戌八月二十三 日(10.8) ,宣布张元济、王锡蕃、李岳瑞三人同被革职,永不叙用。于是张元济从总理衙门拿到官报向唐文治﹑沈曾植等移交后就走。唐文治﹑沈曾植当时也是总理衙门章京,他们后来逐步迁升,唐文治当过工部署理尚书(署理就是代理)。

1907年唐文治辞官当了南洋公学校长。而事前6年,张元济﹑沈曾植也曾先后当过南洋公学校长。
   这是一种历史的巧合。


   话说回来,张元济不是正开办《通艺学堂》吗?官被罢了,《通艺学堂》也该结束了。张元济把校产造册移交交给京师大学堂。
   当年,刚开张的京师大学堂还来不及招生,这通艺学堂的那批旗人和汉族大员的子弟就自然算是它的学生了。不幸,京师大学堂开办第二年,就被义和团们和八国联君闹垮了。关门了。


   不想,此后这居然成了十多年的传统:后来京师大学堂复校后,也只招收旗人和官宦子弟。这恐怕是戊戌变法的先驱们不曾料到的。
  
   八月二十三日,张元济拿着官报回家。
   院里的两位老太太,岳母和母亲。
   岳母看到官报,急得哭了:
   你闯大祸丢了官,连累了女儿,不能当诰命夫人,永无出头之日了。


   而母亲看着官报处之泰然:
   儿啊,有子万事足,无官一身轻。
   张元济自西后政变以来,历多少惊惶和委屈,而不曾流泪。却在这么一位胸怀宽大且有见识的母亲面忍不住眼泪。


   革职后,朋友于式枚来慰问张元济,同时带来李鸿章的安慰。知道张想到上海谋生,于式枚把这告诉了李鸿章。过了几天,于再来答复:
   你可先去上海,李中堂已招呼盛宣怀替你找事情了。


   这于式枚是晚清著名的才子和诗人。象于式枚这种旧科举进士出身,却能通晓多种外文,在当时中国,确实难得。他积极参与洋务运动,后来为京师大学堂总办,最后升邮传部侍郎。
   张元济与李鸿章其实没有什么渊源,只是上下级关系而已。李对张倒十分关照。可能,是这老资格的官僚的特有的一种目光:张元济是个人才!


   盛宣怀从上海来了答复。因张元济热衷于教育,懂英文还酷爱新学,想暂先安排张元济去南洋公学负责筹建译学院。
  

+光绪 +训政 +君子 +康党 +官报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评论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

  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 🔴

  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8

  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1

  1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2

  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6

  1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7

  1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8

  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1

  2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2

  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5

  2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6

  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9:自由的代价(2)

  3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0:革命军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2: 《苏报》案

  3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3:《苏报》案(2)

  3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4:《苏报》案实施抓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3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7:《苏报》案会审公廨的审判

  3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8:《苏报》案庭审记录

  3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9:《苏报》案二审

  4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0:引渡之争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2:《苏报》还魂《国民日日报》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4:党人云集广西

  4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5:会审公廨的审判

  4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6

  4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7:章太炎的辩词

  4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8:《苏报》案二审宣判

  4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9:哑火的手枪

  5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0: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1: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2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