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1..


2019-11-07 14:52 , 226

(续)
  
   南洋公学没有拉丁语课程,也没有拉丁语教师。而南洋公学所在的上海徐家汇有个天主教堂。教堂里全是法国教士,他们讲法语和拉丁语。

其中马相伯兄弟两是中国人。后来马相伯退隐徐汇土山湾(想必是天主教牧师不得参与世俗政治活动。而前文提到,1900年马相伯卷入了张园的'上海国会'案。可能是要受教会的惩戒。故而‘面壁退隐’)。
  
   1901年,蔡元培亲自上门,想请马相伯开拉丁语课。但退隐教士进公立学校,双方都有忌讳。

再说,马相伯坚持是义务上课的,总是上门去求教更好。

于是约好,由蔡元培挑选二十四名青年学生去教堂附属的徐汇公学开班教学。学生有黄炎培、邵力子、胡敦復、貝壽同、項驤和沈步洲等,这些都是特班的同学。

还有一位从广州 丕崇书院来的马君武同学也加入该拉丁语班。不久,马君武就到日本 留学去了。
  
   张元济在南洋公学任职时期,特别是代任总理期间,工作繁重,加之从虹口到徐汇路远耗时,他平时住宿在学校里,极少回家。他时常直接找学生谈话,询问他们的功课。

蔡元培任职后亦在校内住宿,两人常作彻夜长谈。

当年的学生平海澜,伍特公,张季鸾等人,到了1962年集聚上海政协回忆历史事件时,对张元济就十分念念不忘。

甚至于能回忆到与各自谈话的细节,连吹牛冒称自己看过什么名著,结果答不出校长提问的囧态也回忆得十分生动。
  
   张元济与当过外院学长的吴稚晖有了上下级的工作关系。也注意到外院胡明复和胡刚复这对神童。或许张元济同意了吴稚晖的推荐,破格让胡明复和胡刚复从外院提前升中院。
  
   但一天早上,张元济看到胡明复和胡刚复兄弟两在中院扶梯扶手上顽皮时,他改变了注意。两个孩子倒躺在扶手上,头朝下慢慢地从楼上滑向楼下。

这要出事的!小兄弟两被退回下院!这胡明复和胡刚复正是前面提到的特班胡敦复的亲弟弟。他们还有一堂兄弟胡笃生也是同学。胡笃生的父亲胡雨人也就是师范学院的学生。

这一家子五个人在同一年月,既是父子同学,又是亲叔侄同学,只有那个年代才会发生。
  
   胡雨人是乡绅,后来当过北京女师大的校长。这胡敦复﹑胡明复和胡刚复三兄弟,就是后来著名的中国第一批博士"三胡"。

是中国科学社的发起人,也都是中国大学数理基础教育的奠基人。胡明复是中国第一位数学博士,胡刚复是中国第三位物理博士,胡敦复是哲学博士及首任清华教务长。
  
   神童小兄弟被退回下院,在他们成长经历中增加了一段必要的磨练。
   在下院,每班有师范生当班主任。班主任监督每个学生。

从早起,洗脸刷牙,出操上课,作业自习,吃饭睡觉,夜里甚至夜间查舗帮盖被子。对违纪学生,班主任可以罚面壁几分钟,还可以用竹片打手心。

但据记载,即使这样做,并没让这对胡家小天才少惹麻烦。
   作为外院曾经的学长,吴稚晖不赞成体罚,不赞成对学生管肃太严厉。他甚至支持学生组织‘卫学会’,提倡师生共同治理学校。
  
   吴稚晖同前任总理何嗣焜就因这事弄得十分不协调。这次看来,他与张元济也没谈拢。

虽说见解不同,但私人关系不错。后来张元济同意由学校资助吴稚晖留学日本东京高等师范。南洋公学师范院学生,大部分都可以由公学资助到日本游学。而不列入公派留学的指标中。
  
   这年7月,蔡元培进南洋公学时,吴稚晖已动身去了日本。


UfqiLong

回头说吴稚晖的故事。


   吴稚晖决定辞职返回日本。原广雅书院有一批学生也不想留广东大学堂了。

两广总督陶模知道不可挽留,就委托吴顺便带走这批原广雅书院的二十多名学生也去日本留学。

其中就有受陶模关照的晚清重臣沈葆祯的曾孙沈觐鼎兄弟。吴稚晖答应了。与二十六名学生一同去日本。
  
   查下来,同行二十六名中,并不全是广雅书院的学生,而其中有胡汉民、蔡锷、李显漠等三位是后来的大人物。当时胡汉民已不是广雅书院学生了。

而是广东一官宦人家的西席(按:现代名词是"家教"),与吴稚晖一见如故,谈得来。

经吴稚晖一阵鼓动,下决心一道东渡日本。而这李显漠,就是李英石。他是上海名绅李平书亲侄,他不比这次同行的蔡锷逊色。

不是说,蔡锷在自立军起义失败后,已由老师王培孙掩护送到日本了吗,怎么又会在这儿呢?这说不清了。不过,前面已讲到,梁启超在东京的大同学校办不下去,已被清公使蔡钧接管了。
   经四天多的航行,终于进了日本的海域。有人告知:前面就是岛国日本。
  
   舟人那识伤心地,遥指前程是马关
  
   屈辱的《马关条约》就在那里订的啊!可中国知青们却一批又一批地登上这片伤心之地,寻求救国之道。  
   临时老大哥吴稚晖带的其他同学都顺利入校了。但最后剩下了孙揆钧、蔡锷、钮锾、李显漠、刘钟英、吴慕良(还有三名学生已没查不出是谁了)等九名坚持要上成城学校的学生遇到了麻烦。

成城学校是日本士官学校的预备学校。

原先,中国留学生可以随便进成城学校的。但因自力军事件中,有吴禄贞等等士官学校学生参与。

清廷怕学生学成回国造反,企图施加限制,于是照会日本政府并约定:中国学生要进成城学校,必须要由清政府派驻日本公使具函保送方可。

公使蔡钧秉承旨意,拒绝对这九名学子提供担保。吴稚晖与孙揆钧不知内情,就到使馆要求咨送。

公使蔡钧推说是须得学生原籍的官府出具保证方可。众学生没有来回的路费了,又马上就要开学,因而嗟叹不已。
  
   吴稚晖找章宗祥,让章宗祥发动留学生,为这九名学生每人配5位担保人。蔡钧再次刁难。
   蔡钧便耍个花招,不以公使馆的名义制作保证书,却直接将吴稚晖收集的那些同乡好友的担保书派人送日军参谋本部。敷衍了事。日方果然不允。
  
   学生知道后气愤不过,便集体到使馆找蔡钧。蔡钧拒不理会。学生也声言,不解决问题不离开,并静坐示威,彼此相持一星期。
  

   看来这吴疯子,的确有讨人欢喜的地方:忠于朋友之托,他尽心尽力。一路上这临时老大哥的角色,也要全力以赴去当好。
  
   同行26人中,17人已经如意入学了。9名因达不到要求感到不如意。不如意可以先将就将就,先进别的学校过渡过渡,以后再说啊。

只要安抚这余下9名另择它校。吴稚晖就算尽力了。自己也可以到东京高等师范继续留学,与家人团聚了。
  
   可这吴稚晖一股疯劲来了:他要两肋插刀,为这9名弟兄包到底。
   这时,桐城学派首脑吴汝伦准备出任京师学堂总教习。任职前正在日本考察。吴稚晖找吴汝伦帮忙。
   经吴汝伦与一个日本参谋部翻译从中勾通后,吴稚晖得以向蔡钧禀陈学生的要求。他于是出列,对公使长揖:
  
   学生等别无他事,只求咨送入学,请大人费心设法与日方交涉,使孙揆钧,蔡锷等能如愿上学。
  
  蔡钧两手一摊:
  
   是日本人不允啊,不是我不肯尽力!别胡缠了,另选学校去吧。
  本就是见枉官就刺眼的吴稚晖也就没好话:
   你大人身为驻日公使,负朝廷与日交涉的责任。日本人不允,你应该据理力争。如果处处按日本人的意见,那还设公使做啥?

UfqiLong


   吴稚晖继续疯劲大发:
   如果你大人自感能力有限,交涉不过日本人,那便该辞官还乡,免得既耽误朝廷的事,又误了子民的事,为天下人笑骂!
  这话使蔡钧下不了台,对吴稚晖大喝:
   你好大胆,敢骂本官!
  学生读圣贤书,怎敢骂人,但天下之人甚多,能担保人人不骂?
   吴稚晖反唇相讥。
  
  蔡钧怒极。喊来日本警察,抓走众学生。
  以扰乱治安为名,日本警察限吴稚晖孙揆钧二十四小时离境。
  
   梁启超、吴震修、张秉彝、侯毅等人听说此事都从各处赶来,声援吴孙两人。
   吴稚晖见无以挽回,愤懑不已,向日警要来纸笔,悄悄写下绝命书:
  
   信之已死,明不作贼,民权自由,健邦天则。……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亡国之惨,将有如是。诸公努力,仆终不死。
  
   吴稚晖孙揆钧被押往横滨码头。吴稚晖沿途喊叫:
   士可杀,不可辱也!
  
   行过日本皇宫附近,吴稚晖忽然挣脱警察,向护城河跳,沉下河水。幸好护城河水不深,警察们七手八脚便将吴稚晖捞了上来。 吴稚晖满身湿淋淋的,大哭: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我将以死醒我同胞也,奈何不让我死!
   被日警送回警署,换上干净的衣服,再次押送。
  
   吴稚晖跳河的事一时成为各报纸的头条新闻。梁启超为此在自己办的《清议报》登了吴稚晖地绝命书,并评论:
   吴君之被逮也,以为士可杀不可辱,欲以一死唤醒群梦,引起国民利权思想。
  
   中国在日留学生听闻吴稚晖以死殉国,又见绝命书,群情激愤,相约数百人来来送别吴稚晖。
   吴稚晖此时成了大英雄,声名大震。日警担心再有意外,便派四名精警严加看守,直至将吴稚晖送上一艘由日本神户开往中国的法国邮船。
   胡汉民赶来了,见此状,表示要放弃留学,陪吴稚晖回国。
  
  而当时南洋公学的教师蔡元培正在日本游历考察。听到此事,担心吴稚晖在船上出事,便忙赶到横滨码头,劝胡汉民放心,自己亲自陪吴稚晖一同回国。
  蔡元培一路安慰开导,吴稚晖渐渐平定。在回国的邮船上,吴、蔡两人就中国时政、教育等进行了激烈交谈,彼此重新认识,更接近一步。
  
   留学生为吴稚晖这事,进一步在日本集会。联名通电清政府,严斥蔡钧的"辱国威,辱士类"行为,要求撤换这勾结日本警察欺辱中国国民的公使。

一面又对日本当局以退学来表示抗议。 同时,又致电上海的中国教育会,请求国内声援。从而酿成一次震动全国的学潮。
  
   吴、蔡两人到达上海。
   此时是在壬寅年七月(公历1902年8月13日)。配合留学生团体的要求。蔡元培以中国教育会会长名义,在张园的海天胜处集会欢迎吴稚晖﹑孙揆钧。到会者一百多人。
   吴稚晖在欢迎会上慷慨陈辞,痛斥清庭丧权辱国,腐败无能。受众人欢呼。他也由此顿时萌发革命思想,遂加入中国教育会。  
  
  (待续)

+学生 +日本 +学校 +公学 +公使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评论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

  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

  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8

  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1 🔴

  1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2

  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6

  1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7

  1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8

  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1

  2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2

  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5

  2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6

  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9:自由的代价(2)

  3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0:革命军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2: 《苏报》案

  3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3:《苏报》案(2)

  3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4:《苏报》案实施抓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3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7:《苏报》案会审公廨的审判

  3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8:《苏报》案庭审记录

  3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9:《苏报》案二审

  4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0:引渡之争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2:《苏报》还魂《国民日日报》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4:党人云集广西

  4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5:会审公廨的审判

  4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6

  4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7:章太炎的辩词

  4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8:《苏报》案二审宣判

  4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9:哑火的手枪

  5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0: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1: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2


👍 智能推荐

寒门再难出贵子 寒门再难出贵子

洗脑的历史 一 洗脑的本质5 洗脑的历史 一 洗脑的本质5

洗脑的历史 一 洗脑与实力2

清华园里的悲剧和它折射的祖国之殇--评李佳佳女士《朱令的四十五年》-7

学校教育最大的功能:改变底层孩子命运 学校教育最大的功能:改变底层孩子命运

清华园里的悲剧和它折射的祖国之殇--评李佳佳女士《朱令的四十五年》-2 清华园里的悲剧和它折射的祖国之殇--评李佳佳女士《朱令的四十五年》-2

关爱未成年人“不掉线” 湖南各地战“疫”路上助学忙 关爱未成年人“不掉线” 湖南各地战“疫”路上助学忙

因部分学生退学 蓝翔一位老师被开除并罚30多万元 因部分学生退学 蓝翔一位老师被开除并罚30多万元

西洞庭一中强制性消费和管理    湘问·投诉直通车 西洞庭一中强制性消费和管理 湘问·投诉直通车

体院学生迎新直播“穿着暴露”遭平台掐断,高校回应:健美操

希望山里娃 自信又开心(老师,您好)

万宁多次报名入学遭拒的初三“问题学生”已回学校上课

谁该为校园肺结核疫情担责

正视“体育老师当班主任遭反对”的偏见

甘南:向校园欺凌“亮剑”

近视要扣分:长治中考新规是倒逼护眼还是给学生增负 近视要扣分:长治中考新规是倒逼护眼还是给学生增负

合肥提前2年实现全国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市)区全覆盖

唐山高新区“以体育人”助力全面发展

摇号政策下沪上家长理性择校 新浪国际学校展邀大咖支招 摇号政策下沪上家长理性择校 新浪国际学校展邀大咖支招


🔥 相关精选

教育部:无“2022艺术进中考”时间表,学校教什么考什么

沾化区委领导莅临沾化实验高中、沾化职专指导工作 沾化区委领导莅临沾化实验高中、沾化职专指导工作

记者实探丨推进劳动教育,我们难在哪儿?

体育本身即是人格教育 体育本身即是人格教育

下功夫激活消费这个最大变量

让贫困学生上好学不失学学得好 让贫困学生上好学不失学学得好

隆化1.3万名贫困生圆了“微心愿”

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体育工作的意见》和《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 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体育工作的意见》和《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

教育部澄清:没有“2022年艺术进中考”时间表 学校教什么就考什么 不给学生增负

潍坊探索解决“三农”投入有效路径

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

潍城区永安路小学为学生搭建自由成长平台

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体育工作的意见》和《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

中共中央 国务院印发《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

智慧教育借智育智助推动优质教育 智慧教育借智育智助推动优质教育

扶贫先扶智 兴业银行教育扶贫“拔穷根”

张建宗:期望香港的学校做好国歌及国家安全教育工作

期望香港学校做好国歌及国家安全教育

深圳盐田:教育扶贫暖千家 精准扶智拔穷根

师说丨光明区凤凰学校​冯丽华:努力做一名教育路上的追梦人

我省多所高校举行国家奖学金评审会 我省多所高校举行国家奖学金评审会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