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


2019-11-08 04:42

37. 九 拒法运动
  
   王之春是1901年从安徽巡抚的位子上调任广西巡抚的。
   本来,1900年,为配合自立军起义,湖南和广西有大批会党成员卷了进去,还预支了唐才常的革命白条“富有票”。在绝大多数会党还在等待行动命令时,唐才常等就被捕,大批头领被杀,自立军失败。但湖南和广西有会党实力依然存在。张之洞们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继续追究。
  
   但庚子赔款却是中国老百姓绕不过去的灾难。赔款的份银自然加在原本就十分繁重的苛捐杂税中,压到老百姓头上。
  王之春是戌戌年投靠荣禄后,才得到提升,当了安徽巡抚,随后调任广西巡抚。恃荣禄为靠山,敢作敢为。他每月都有书信致候荣禄,自然免不了伴函的重礼。这种官场层层贪腐形成的巨大负担,也理所当然地压到老百姓头上。
  
   王之春到任广西第一件事就是以庚款的名义压榨老百姓。  
   1902年起,因不堪重负,广西爆发了会党起义。这些起义群众,游击战的战略战术执行得非常好。

你看,官府对他们多无奈: “始蠢动于沿边,继蔓延于内地,零星小股,出没无常”。

镇压?不顺当。再说,原本就是为了捞钱才去摊派苛捐杂税的。

现在,钱没到手,就要准备打仗。打仗的钱哪儿去弄?
  
   对此,王之春绞尽脑汁,终于想出好办法:广西不是与越南相邻么?法国在越南的总督有枪有炮,军力强大,随时都想开进广西。

何不让法国兵入境,剿灭叛乱,等“平乱”后,广西全省铁路矿山权全交给法国。不就行了?
  
   没有本事杀自己的国民,就请外国人来杀。
   该杀的杀光了,就把国土的财富资源作为礼物酬谢人家。
   难道,这也不对?
  
   在天朝大清国,这种观念是天经地义的。

天朝大清国,一切是为了朝廷,朝廷才是主权。

中华大地及其地面上的庸庸众生,只是朝廷的附庸。

朝廷让你生则生,朝廷要你亡则亡。

全部社稷江山,平民百姓存在的唯一目的,是为了朝廷。

在那年代,就只为一个人,慈禧。
   宁与列强,不与家奴。

   尽中国之财富,博天下之欢心。这些不都是大清皇太后的至理名言么?
  
   是皇朝必须为拯救奴才(众生)和国土而与死敌浴血奋战?还是奴才(众生)必需为皇朝而死?显然,爱国学社的那批叛逆的小娃娃们与皇朝的看法是不同的。

爱国学社那些人信了民约论,信了洛克和卢梭的异端邪说,他们本末倒置,拿大清的国策论时,拿大清的大臣来声讨,大逆不道了。

这就是后来必须置他们于死地的原因。
  
   法国驻安南总督听到消息喜出望外。立即命令驻谅山法军进入广西境内,拟与清军联合围剿民军游击队。  
   但这激起了国人的义愤。必须惩罚卖国者,必须罢掉胡作非为的王之春,必需不许法国入侵的阴谋得逞。
  
   4月25日爱国学社于张园在集会,举办民众拒法大会。参加会议的有上海各界人士300余人。当时会议已经有一套序程,比如全场起立,向祖国致敬,唱爱国歌,然后是发言人讲演,后是自由发言之类。
   会议是由蔡元培主持,唱的爱国歌曲就是原南洋公学校歌《警醒歌》,马君武、吴稚晖、龙泽厚、蔡元培相继发言。

揭露王之春卖国,反对法军入侵,并要求清政府废除王之春与法国私订的信约。

蔡元培在演講中指出,阻止王借兵,不许他出賣主權,“此是全國人的事,不是一二省之事”,因此建議設立保國會。
  
   龙泽厚在会上提议联名电请清廷罢免广西巡抚王之春,获得一致通过。

吴稚晖发起拒法签名活动。签名的人员就作为保國會的成员。龙泽厚表示愿意为建立保國會奔波。
   这马君武、龙泽厚都是广西出身的。前面提过,马君武与南洋公学特班24名学生一起向马相伯学拉丁文,后去日本留学,不想半年后,他又回上海参加爱国学社,并坚持到最后。

因为拒法大会是与广西相关的,马君武、龙泽厚都优先发言。
  
   前面还提过,1900年唐才常在张园宣布成立中国国会时,龙泽厚就参加了。龙泽厚是康有为的忠实门生。坚持维新救国。龙泽厚不忘当年中国国会的事,他赞成蔡元培建立保國會的主张。


陈范原本也是维新派的,他愿意留龙泽厚参与《苏报》馆。 同一天全体留日学生在锦辉馆集会,控诉王之春卖国, 揭露法国人“袭俄人故智”侵华,大会致电清政府政务处,要求撤免王之春。

他们还进而抨击王之春卖国是源于清朝卖国,是上行下效。
  
   第二天,在沪的两广人士, 又在广肇公所集会,通电全国,号召罢市、罢工, 声援 “ 拒 法惩王”的爱国正义斗争,以最终达到驱逐王之春的目的。  
   爱国学社在各地的关系组织也继续发起拒法运动,如浙江的杭州府学堂、励志学社、安定学堂、钱塘学堂等校也联合通电力争;遥远的广州时敏学堂也通电响应。

迫于压力,也由于王之春政敌的作用,王之春被罢免广西巡抚。
  
   经此半年的努力,爱国学社在国人面前已不再是一群受人同情的弱势学生,而一个令人振奋的革命党。  
   爱国学社那批学生离开南洋公学后的经历,对留在南洋的学生继续有很大的吸引力。
   张相文回忆,他到安徽寿州任阜丰商业学校当校长时,南洋公学提调张美翊就给他去函,说了星烺参加革命演讲云云,要相文严加约束。
  
   原来,爱国学社在张园开会,演讲革命的事情,对在校学生很有吸引力。、许多在校的学生前去听讲。张相文儿子张星烺才去了两次,就被堂堂副校长叮上了。
   罢免后的王之春混在上海,与会办商约大臣吕海寰、两江总督魏光焘、江苏巡芜恩寿混在一起,诉说自己的“冤屈”,表达自己对爱国学社无法无天行径的深恶痛绝。

出于兔死狐悲的同感,也为了表达自己对满清皇朝的忠心,他们抱成一团,窥视着,策划着,要对爱国学社动手。
  
   顺便提及,魏光焘本是王之春的铁哥们。他是由于王之春的关系,搭上了荣禄的这条线,另外又备了两万银子的门包。

还靠王之春把魏想当两江总督的欲望告诉给荣禄。于是荣禄在慈禧耳边的三言两语决定了局面,公认的草包魏光焘硬生生地把张之洞从南洋大臣两江总督的位子上挤开。
   魏光焘当然会急王之春所急,想王之春所想。只是,一下不知如何下手.
   而爱国学社和《苏报》此时对危机懵然不知。


🔗 连载目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

  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

  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8

  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1

  1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2

  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6

  1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7

  1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8

  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1

  2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2 *

  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5

  2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6

  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9:自由的代价(2)

  3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0:革命军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2: 《苏报》案

  3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3:《苏报》案(2)

  3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4:《苏报》案实施抓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3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7:《苏报》案会审公廨的审判

  3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8:《苏报》案庭审记录

  3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9:《苏报》案二审

  4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0:引渡之争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2:《苏报》还魂《国民日日报》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4:党人云集广西

  4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5:会审公廨的审判

  4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6

  4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7:章太炎的辩词

  4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8:《苏报》案二审宣判

  4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9:哑火的手枪

  5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0: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1: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2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官宣 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