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


2019-11-09 01:14

48. 三 《苏报》案的发生
  
   6月20日,这天,前面已经说过,“社会”分家。当然所谓“分家”,是既不分教室宿舍,也没分锅灶碗碟,只是牌子分了。账务后勤由学联管而教育会不管。

但即使是这样,大家的内心深处受了重伤。因蔡元培远走,黄宗仰出面发表了〈祝贺爱国学社独立〉的文章。

但不论是教育会,爱国学社,还是《苏报》并没停止对清皇朝的抨击。
  
   在《苏报》的〈新书介绍〉栏中,推荐章太炎的《驳康有为论革命书》:
   康有为《最近政见书》力主立宪,议论荒谬,余杭章炳麟移书驳之,持矛刺盾,义正词严,非特康氏无可置辨,亦足以破满人之胆矣。凡我汉种,允宜家置一编,以作警锺棒喝。定价一角。
  
   《革命军》一书,也以每册一角的价格售出。  
   端方看到《革命军》后,感到义愤填膺:
   此书逆乱,从古所无,竟敢谤及列祖列宗,且敢直书庙讳,劝动天下造反,皆非臣子所忍闻。
  
   得到吕海寰﹑端方等大员及其它地方官员的上报。1903年6月21日清庭下旨指示惩处爱国学社和《苏报》:
   似此猖狂悖谬,形同叛逆,将为风俗人心之害。著沿海沿江各省督抚,务将此等败类严密查拿,随时惩办。
   6月22日,《苏报》针锋相对,继续发表社论,直逼清皇朝:
   借君颈血,购我文明,不斩楼兰死不休,壮哉杀人!
  
   1903年6月23日,湖广总督端方再次致军机处:
   查四月初间(按:公历5月),方闻上海有爱国会社諸生(按:指爱国学社各学生),借俄事為名,在張园演說,议论狂悖,即经密電江宁查禁拿办。
   江宁就是指南京,意指他早有警觉,密电南洋大臣魏光焘去镇压。这里以显示自己比魏光焘高明,果然,《苏报》案后,魏光焘被指责无能,迁闽浙总督,而端方达到取代魏光焘的目的。
  
   此时朝中荣禄已死,奕劻领了军机处,瞿鸿机、那同等也进了军机处。

慈禧气得大骂邹容﹑吴稚晖﹑章太炎是狂徒。

又听说《苏报》为之摇旗呐喊,当即令奕劻行文给两江总督魏光焘,命其查封《苏报》、抓捕章太炎、邹容、吴稚晖等为逆之人。
  
   这一切,都源于去年秋天南洋公学的那个墨水瓶。它滚啊滚的,滚到了今日。小小的墨水瓶滚得大清王朝这辆战车也颠簸不已了。慈禧心神难安。


 她决定亲自督办此案。另指定大学士张之洞﹑商约大臣吕海寰﹑南洋大臣魏光焘﹑两湖总督端方为办案员。揭开了《苏报》案的序幕。
   本来,上海是两江总督的管辖地,上海发生的案子应由魏光焘处理。

但因慈禧也认为魏光焘有点愚钝,不堪重任。而端方则伶俐过人,此事也正是他紧扣阶级斗争之弦,主动汇报敌情,处处抢先机。

于是授权端方位一线指挥。并将所有处理"苏报案"的电文全发给端方,再由端方电转两江、上海。端方、魏光涛各派了自己的一班人马去上海。

又通过福开森与工部局联系,准备一举铲平租內的叛逆之源。


   从往来电文统计,参与办案的清廷官员有内阁大学士张之洞、两湖总督端方、两江总督魏光涛、江苏巡抚恩寿、(武昌)知府金鼎、道台梁鼎芬、上海道袁树勋、南京陆师学堂总办俞明震、江汉关道梁崧生、道员杜俞、两淮盐运使赵滨彦、探员志赞希和赵竹君等。
   队伍之庞大,几乎囊括了清庭在长江中下游的所有精英。
   别小看最末两个‘探员’。赵竹君前面已经讲过,1901年经元善联名反慈禧企图立储废帝时,是他帮助经元善躲过朝庭追捕逃往澳门。

而到1912年辛亥革命发生后,他又缀合了南北和谈,从而得了一个‘民国助产婆’的历史性称呼。
  
   也别以为探员志赞希是小人物。志赞希是当朝国舅。瑾妃和珍妃是亲姐妹,一个是他姐姐,一个是他妹妹。
   另外几个官员,此时看来不过是道台知府,到后来也都是高官。
   比如梁崧生后来是清外务部尚书,袁树勋是两广总督,赵滨彦是湖南布政使(省长),杜俞是大清总兵及民国陆军中将。
   可惜的是,这一大班精英,也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

在马上发生的《苏报》案及会审公廨的中外较量中,在邹容和章太炎的两个辩护律师面前,一筹莫展,苍白无力,不堪一击。  
   这个朝庭不可药救了,它的气数该尽了。


49. 四 徐敬吾佚事
  
   两江总督魏光焘即向下属宣读圣旨:
   《苏报》馆刊布谬说;而四川邹容所作《革命军》一书,章炳麟为之序,尤肆无忌惮。饬一并查禁拿。
   说是要捉拿要犯了,但真要采取行动,魏光焘却犯难了:因为《苏报》及蔡元培﹑吴稚晖﹑章太炎﹑宗仰﹑邹容一干人犯全在租界里,那儿归洋人管。满清的官吏是不能随便入内抓人封报的。


   慈禧却不管那么多。盛怒之下,三天两头让军机处发电催。
   一层压一层哪。魏光焘便下令给上海道台袁树勋,让他速速和租界当局联系,务必请租界帮忙抓人封报,然后把一干人犯引渡出来。
   但洋人傲慢,租界工部局的总办濮兰德没把清政府看在眼里。


袁树勋反复联系,却总是不得要领。租界根本就不配合。魏光焘却不断来电催促。

急得袁树勋寝食难安。曾经,他派童迥去配合诱捕过蔡元培和吴稚晖,结果没成。

无法可施,便派了许多密探、缉捕、兵丁等穿便衣到租界边缘一带巡查,盼着章太炎﹑吴稚晖﹑邹容等一时高兴,忘了警惕而走到了租界之外,这便可以抓个把人应付上司。
  
   别说,这瞎猫果真碰到死老鼠。
   魏光焘他们还真的人赃俱获,抓到了一个。抓到的不是一般的,而是一个‘王’字号的人物。他是徐敬吾。

前面说过,他代销《苏报》《童子世界》和爱国学社各成员的著作,还义务当爱国学社的庶务员。晚上还帮着看大门。
  邹容的《革命军》与章太炎的《驳康有为论革命书》第一批数千册一扫而空,一下收入数百元。

乌目山僧黄宗仰大喜,又筹钱将这一书一文合刊重印,加大批量,广为发行。心想,如果成功,爱国学社的经费问题,就找到一条新的来源。
   哪知印出之后却卖不动了。原来此时清庭发了扎文:看《革命军》与著《革命军》、印售《革命军》同罪,一经查出便是杀无赦。

这道公告吓住了许多人。《革命军》于是销路不畅,宗仰心中忧虑不已。


   徐敬吾知道了,笑着说:山僧莫愁,我有办法将你的书全卖出去。
   于是他进了一大批《革命军》,除给自己在四马路的书店里摆放售卖外,自己还背出去到处摆摊。

遇到四马路的那些小姐,他也不忘推销书。许多小姐会主动与徐敬吾打招呼,过去为她们排过花榜。


   徐敬吾就与她们说笑话:
   快看啊,快来看,我卖的书是讲慈禧太后的,她老人家是人家小老婆,也是荡妇,卖淫妇。你们与皇太后是同行姐妹呀。小姐被说得哈哈笑。各要了几本,说可以推荐给自己的客人看。
  徐敬吾就这样在各种场合笑呵呵叫卖、到处招徕顾客、兜售《革命军》。

果然经他的手,《革命军》倒真售出了不少。

徐敬吾一高兴,不小心将书摊摆到了租界之外。

这下子完了,他立马被捉。魏光焘知道,命令先押了起来。


   徐敬吾被抓,上海的报纸却群起为他鸣不平,写文章骂官员乱抓人。魏光焘反倒是理直气壮了:
   这人销售禁书,正是逆贼,该当擒获。
   《中外日报》《新闻报》等报纸不卖账不说。
   连最保守的《申报》也‘恭维’这总督大人‘果然高明’:
   不是说‘擒贼先擒王’吗?果然一伸手就擒了个‘野鸡大王’!


   此一来,魏光焘此举在江南一带传为笑柄。本来就是草包总督,又特别要面子,气得他叫苦不得。嫌骂声难听,而马上放掉又拉不下面子。

他等到后来巡捕房拘捕<苏报>案有关人员时,让有手下把徐敬吾移交给了巡捕房。

会审公廨初审时,因没列入被告,而悄悄放了徐敬吾。


   不过,徐敬吾出巡捕房后,依然经营书店,替革命党推销革命报刊。

柳亚子、马君武、陈去病等在“爱国学社”取缔后继续办《复报》、《民报》、《洞庭波》、《汉帜》、《鹃声》等革命刊物。

也通过徐敬吾设在青莲阁的书肆出售。1907年初,徐敬吾不慎在老北门再次被清政府密探诱捕。



🔗 连载目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

  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

  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8

  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1

  1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2

  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6

  1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7

  1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8

  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1

  2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2

  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5

  2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6

  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9:自由的代价(2)

  3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0:革命军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2: 《苏报》案 *

  3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3:《苏报》案(2)

  3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4:《苏报》案实施抓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3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7:《苏报》案会审公廨的审判

  3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8:《苏报》案庭审记录

  3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9:《苏报》案二审

  4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0:引渡之争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2:《苏报》还魂《国民日日报》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4:党人云集广西

  4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5:会审公廨的审判

  4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6

  4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7:章太炎的辩词

  4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8:《苏报》案二审宣判

  4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9:哑火的手枪

  5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0: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1: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2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官宣 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