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3..


2019-11-08 04:53 , 117

 38. 十 拒俄运动
  
   在八国联军侵略中国时,给中国造成最大灾难的是俄国。这点,国人不该忘记。
   辛丑条约后,沙俄十几万军队继续赖在中国东北大地上。到了1903年,沙皇不但违背了从东北全境撤军的诺言,反而向辽南增兵,节外生枝地提出所谓的七条无理要求。这激起中国人的忿怒。
  
   3月15日,爱国学社及市民共二百人在张园集会,首先得知七条无理要求的上海士商汪康年﹑蒋智由等上台演说。

宣传挽救东北,要求清政府拒绝七条无理要求。发电报警告满清当局要“力拒俄约,以保危局”。
  
   4月22日,沙皇七条无理要求见诸报端,全国激愤。
   4月27日,上海爱国学社和十八省爱国人士数百人在张园召开“拒俄大会”。

许多人在会上发表演讲,坚决拒绝沙俄无理要求。

指责沙俄企图“吞并”我东北,以实现其制造‘黄色俄罗斯’的狼子野心。也指斥推行亲俄外交的清政府。

   4月29日,留日学生500余人在东京锦辉馆集会,成立了'拒俄义勇队'。

表示要开赴东北前线,不惜牺牲生命,也要表示中国人收复东北的决心。

会上,还通电上海的爱国学社与中国教育会,要求响应。
  
   4月30日,爱国学社与上海各界1200人再次于张园集会,抗议沙俄。务本女塾、爱国女学的女学生也踊跃参加。事前策人有:吴稚晖、冯镜如、陈范、黄宗仰和龙泽厚。蔡元培、冯镜如为会议主持人,会上高唱《爱国歌》后,进行大会发言。
   先是蔡元培宣布了会议宗旨,并宣读了东京留学生給上海的爱国学社与中国教育会的电文。
   接着,大会发言。
  
   大家一致谴责沙俄背信弃义妄图久据握东北的侵略罪行,砰击朝廷亲俄派,指出后党控制的政府“昏昧狂惑”。
   穆抒斋、敖梦姜、沈步洲、马君武等学社成员主张响应东京留学生,也在学生中成立拒俄义勇队。爱国学社成员纷纷报名。
  
   大会再次致电清政府外务部, 表示国人对沙俄的无理要求“万难承认”,还通电世界各国外交部,向全世界严正宣告:即使清政府答应沙俄要求,中国大众也决不同意。

为表达民意,大会决定支持蔡元培在拒法大上提出建立“保国会”作为民意代表。演讲人自动签名后就是成员。
   在大会中,有人建议“保国会”改名“四民公会”。所谓四民,是指的“士农工商”,表示代表面广。其后,龙泽厚又提议改名为“国民公会”。

这龙泽厚是1900年上海“中国国会”的积极参与者,从他对这“国民公会”的浓烈兴趣,可隐隐约约看到他当年 “中国国会”的身影。
  
   但由于“国民公会”中,有龙泽厚等一批维新势力,与爱国学社这班革命党,常常产生观点的冲突。
   年轻的穆抒斋、敖梦姜、马叙伦、沈步洲、林子超、马君武等等都是张园辩论会的经常发言人。观点都十分激进。除爱国学社的外也有市井九流,各行各业的人物。

爱国学社在张园地公开讲演,从来的宗旨是人不分贵贱,言论不分顺逆,上台都可以发言,发言都该完全把自己意愿表达清楚。
  
  
   这里两位小马,马叙伦和马君武在前面已讲过,此时马君武已参加爱国学社了。
   林子超也是常客。林子超就是林森,是福州英华书院毕业的,在台湾学过电报,1902年考入上海海关任职。当时他与林獬、林宗素兄妹及林述庆都是上海的福建同学会成员。

由于林獬、林宗素是爱国学社教师,上海的福建同学会常参与爱国学社的活动。

后来林森青年丧妻,发誓终身不娶,这不经意的一句话,无意中导致暗恋他多年的表妹殉情。

UfqiLong

为此他更矢志不移。在大陆,林森出任民国 (元首)的时间,比他的后任常凯申长得多。

他是著名清官,抗战中,他死在国家 位上。一无所有:没有妻子儿女,没有任何积蓄。
  
   林述庆是辛亥革命中的镇江民军都督,是进攻南京的苏沪杭联军总司令。后为陆军上将。据信,他和宋教仁之死,是二次革命的导火索。  
   穆抒斋是黄炎培的浦东同乡和特班同学,后来是上海纺织业的巨头之一,著名乡绅。参加上海的辛亥革命的起义,胜利后出任上海第一任警察厅长。
  
   按4月30拒俄大会的决定,爱国学社本就要上海组织拒俄义勇队,但缺乏军事教员。  
   正好,南京江南陆师学堂闹学潮的退学学生四十余人,由林砺、章士钊领到上海,加入爱国学社。爱国学社遂按拒俄义勇队的改名后的名称,组织军国民教育会,增加军事训练课程。

全體學員分成若干小隊,穿著領、袖、褲管均飾有紅鑲邊寬黑條的漂亮操衣,不論晴天雨天,分小隊認真操練,並輪流擔任小隊長,練 喊口令。

章士钊当了军训员。蔡元培、吴稚晖、蒋维乔等教员,也作为‘普通一兵’,参与训练。
  
   爱国学社定期到张园开展军训。  
   從学社地泥城桥福源里到张园,有相當一段距離,社員們穿著統一的操衣,排着双行队伍,迈着整齐的步伐,沿著靜安寺路走來走去,一股勃勃的生机,融入了市民的生活。

每当看到学生的这股朝气,人们心重顿时萌生了希望。
  
   那个年代的中国,有如冰冷的寒冬,有如难眠的长夜,那‘希望’就是人们心头一盏不灭的灯,是黑夜的一丝光明。
   人,可以没有一切,就不能没有光明,不能没有希望。


 这时间,也就是张园搞拒俄集会的前后,张继、邹容和陈由己从日本回到上海,张继、邹容参加爱国学社。而陈由己则回安庆,要自己单独搞出点名堂来。这陈由己,就是中国历史名人陈独秀。
  
   张继、邹容回沪那天是晚上,正好遇到章太炎,他们曾同在日本,只是接触不多。这次相逢,却显得亲热。

交谈中,张继、邹容感到章太炎博学多闻,而章太炎认为二人年轻有为。十分相得。后来,当了苏报主笔的章士钊与他们也常来常往。一次酒会中,便结拜为异姓‘兄弟’。
  
   随后,作为日本留学生组织的义勇军特派员的钮永建和汤尔和也到沪。他俩本是要北上北洋大营找袁世凯的。看到爱国学社的热烈场面,禁不住参加了几次张园演讲会。

钮永建与邹容同时产生了把全中国爱国学生联合起来的冲动,不约而同地在张园集会上提出建立‘学生同盟会’的建议。

只可惜,他们以后没机会谋面共同为这事继续努力,但‘同盟会’则在两年后被革命党人在更广泛的意义上实现了。
  
   钮永建和汤尔和并不住在爱国学社内,而是在老同学王荪培办的南洋中学内(当时称育才书院)。

张继、邹容在日本也是拒俄运动的积极参与者,到上海后发现上海排满革命气势强烈,于是劝钮永建和汤尔和不要去天津找袁世凯。

认为革命与满清政府是不可调和,找了不但无益,反而显得低声下气。
  
   而钮永建和汤尔和认为既然受众托要找袁世凯,自己总不能半途而废,该把事情办到底,回去向众人有个交代。

再说,也是真心希望清朝当局能应国民的愿望,在争回国土方面有所作为。于是仍然决计北上。老同学王荪培也陪着同行。
  
   5月初,钮永建和汤尔和在张园的出现,引起了朝廷的注意。特别是商约大臣吕海寰。吕海寰开列逮捕名单,要上海道台执行。

UfqiLong

第一份名单是:蔡元培,吴稚晖,钮永建和汤尔和四人。而清政权接端方的奏折,也下令各地官员,可以把过境的拒俄义勇军成员就地正法。
  
   后来,误听说钮永建和汤尔和‘遇难’,张继﹑陈去非就分别在《苏报》发文揭露清当局镇压爱国学生的丑恶面目。也批评旅日留学生不该放弃排满的立场,不该对清廷抱幻想:
   向日之诸君, 以中国未来之主人公自期,铸革命之脑,造民族建国之魂,诸君之志愿,非不广大也,何今忽出此矛盾之举,代满洲人而拒俄,乞怜于满洲政府,愿为前驱,甘为牛马?
  
   此时,爱国学社代表的上海革命党人,已经认定,满汉不可共处,要革命,必须排满,要爱国,更要反满。

清皇朝是爱国的绊脚石,是革命的目标。

这点,爱国学社的青年,远比孙文等海外革命组织看得透彻。
  
   事实上,钮永建和汤尔和到天津,马上去了北洋大营。

大营卫队先是武装阻挡,门官以没通报预约,加以拒绝。次日,又先是受阻。后来被武装人员拥着进去,许久不见出来。加上朝廷镇压拒俄义勇队的传闻不绝,个别想采访的记者以为他两是遇害了。

于是上海《同文沪报》等忽传学生军北上特派员钮永建、汤尔和在天津被清吏杀害之说。

   其实,钮永建和汤尔和进大营后,没有遇到袁世凯,而是副官拿到袁世凯给的‘上喻’电文,那上面写明可以对他们‘就地正法’!
   兵营有人让钮汤二人从边门出去,要他两直接回东京:
   上海也正要拿革命党开刀了。你们还不趁早到外国去?
  
   等到钮永建汤尔和回到了东京,已是7月5日,军国民教育会召开大会欢迎他们。而与此同时,上海的大拘捕已经开始。两天后即7月7日,爱国学社被取缔,<苏报>被公共租界查封。
   王荪培单独回上海,逢人便直斥袁世凯是国贼。
  
   这次,拒俄运动声势浩大,全国几乎同时爆发的。北京、湖北、江西等地学生也纷纷集会抗议。
   在北京,4月30日,京师大学堂学生举行会,助教范源廉与学生多人在会上演说拒俄,大家情绪激动,演说者声泪俱下,泣不成声。

会议也采用通电督抚的办法,要政府力争。 有73人签名上书,要请管学大臣代奏拒俄。
  
   学校当局出告示严禁学生议乱国事。被学生撕得粉碎。部分学生奔赴东北,推动武装抗俄。
   这范源廉就是当年与蔡锷一起考进南洋公学,后来留学日本。因参加1900年自立军起义失败,又由南洋公学老师王培荪掩护出境。

1901年京师大学堂总教席吴汝伦在日本考察期间,范源廉义务翻译。吴汝伦回京师大学堂后,聘范源廉为日语翻译。从此范源廉在京师大学堂任教。

1912年,蔡元培出任民国首任教育总长时,因范源廉是来自南洋公学,又是北方知识界少数有革命倾向的人,就提名范源廉为教育部次长。

从此,范源廉长期出任北洋政府教育总长。也当过北洋政府的司法总长和总理。
  
   在武汉,5月13日,湖北高校学生和各界人士200余人在吴禄贞等人组织下举行集会,敦促清政府拒俄。
   在安庆,陈由己(独秀)等发起成立爱国会。并计划与上海爱国学社联合, 提出广结东南各省志士,成立国民同盟会。这与钮永建邹容的建议遥相呼应。
   此外,长沙、南昌、杭州、福州、开封等地都有响应,拒俄运动形成一股全国风潮。
  
   在此形势下,清朝政府也发声明拒绝沙俄的七项无理要求。

+学社 +爱国 +上海 +沙俄 +义勇队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评论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

  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

  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8

  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1

  1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2

  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6

  1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7

  1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8

  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1

  2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2

  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3 🔴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5

  2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6

  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9:自由的代价(2)

  3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0:革命军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2: 《苏报》案

  3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3:《苏报》案(2)

  3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4:《苏报》案实施抓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3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7:《苏报》案会审公廨的审判

  3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8:《苏报》案庭审记录

  3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9:《苏报》案二审

  4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0:引渡之争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2:《苏报》还魂《国民日日报》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4:党人云集广西

  4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5:会审公廨的审判

  4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6

  4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7:章太炎的辩词

  4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8:《苏报》案二审宣判

  4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9:哑火的手枪

  5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0: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1: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2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