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8..


2019-11-07 14:30 , 5

11. 五 东南互保
  
   都说李鸿章参与了"东南互保"。但事实上他只是赞成而没参与。

这样说的根据是,李在6月15日答应北上后,名义已不是两广总督了。而"东南互保"是6月17日后的事。同时,签署东南互保的名单中只有湖广总督张之洞、两江总督刘坤一、闽浙总督许应揆、四川总督奎俊、福州将军善联、大理寺少卿盛宣怀、浙江巡抚刘树棠、安徽巡抚王之春,后来加上山东巡抚袁世凯。这里面的确没有李鸿章。
  
   1900年6月17日,英国威胁要派军舰进入长江。英领事法雷斯说:
   如果长江流域发生动乱,英国政府可以提供切实的军事援助。
   这不就是赤裸裸的军事威胁吗?两江总督刘坤一和两湖张之洞为之高度警惕。
   深深分析了英国人心理后,盛宣怀为此分别托张蹇和赵凤昌说服了刘坤一和张之洞,指明英国只是虚张声势,其实他们自己担心发生战争。并建议由刘和张出面联合南方各省督抚,一同抗旨,不主动对外开战。
  
   得到督抚们的支持后,盛宣怀大喜。立即安排众列强领事在上海道衙门的小会堂见面协商。请当时上海道台余联沅列席。
   盛宣怀先是客气几声。可英驻沪总领事华伦却傲慢无比。
  
   盛宣怀于是就让怪人辜鸿铭出台。其貌不扬,土里土气的"乡巴佬"辜鸿铭直接操英语对西方国家在华行为的斥责。使各国使节大跌眼镜。

不知不觉间,领事们居然与辜鸿铭讨论起沙士比亚,拜伦和哥德来了。

针对德国领事的狂言,辜鸿铭还用德语反击说,与中华文明相比,德国人才是地地道道的野蛮人。还列举外籍传教士在中国大地上的暴行事实。
  
   英、美两使居然赧然点头承认:
   辜先生的话大有道理,列邦人员在华行事,确有不当之处。
   盛宣怀乘机把会议转入正题。


   经过三天协商,东南互保方案经各方同意,形成了文字协议。要点是:
   1.上海租界归各国共同保护,长江及苏杭内地均归各督抚保护,两不相扰,以保全中外商民人命产业为主。
   2.上海租界共同保护章程,已另立条款。
   3.长江及苏杭内地各国商民教士产业,均归南洋大臣刘、两湖总督张,允认真切实保护, 并移知各省督抚及严饬各该文武官员一律认真保证。现已出示禁止谣言,严拿匪徒。
   4.长江内地中国兵力已足使地方安静,各口岸已有的外国兵轮者仍照常停泊,惟须约束人等水手不可登岸。


   5.各国以后如不待中国督抚商允,竟至多派兵轮驶入长江等处,以致百姓怀疑,借端启衅 ,毁坏洋商教士的人命产业,事后中国不认赔偿。
   6,吴淞及长江各炮台,各国兵轮不可近台停泊,及紧对炮台之处,兵轮水手不可在炮台附近地方练操,彼此免致误犯。
   7.上海制造局、火药局一带,各国允兵勿往游弋驻泊,及派洋兵巡捕前往,以期各不相扰 。此军火专为防剿长江内地土匪,保护中外商民之用,设有督巡提用,各国毋庸惊疑。


   8.内地如有各国洋教士及游历洋人,遇偏僻未经设防地方,切勿冒险前往。
   9.凡租界内一切设法防护之事,均须安静办理,切勿张皇,以摇人心。
  
   究竟是处于国难的紧急关头而不是国势强大时期,同时也没有强势的革命浪潮可利用。这种情况下,保住国家大部的社稷宗庙,就算是功德无量了。所以,后党们不敢指责东南互保。
   还因为朝廷后来通过"罪已诏"的形式承认无端向列强宣战是错误的。既然朝廷自称圣旨是错的,哪能再批评抗旨行为呢?
  
12.  六 自立军起义
  
   孙文初期的革命行动集中于国外,也没有鲜明的纲领和宗旨。他们的活动最多也只是在边境或沿海制造一些小型搔乱。当时国家闭塞,媒体落后,百姓并不了解他们。

UfqiLong

而甚至偶有听闻,也被想象成是倭寇海盗。最多有人想到是侠盗。国内没有人为他们说话,影响甚小。
   拉朝廷重臣李鸿章举旗,是孙文第一个重大行动,但没有成功。


   联络国外留学青年及国内哥老会天地会等会党,共同反清,又是个重大行动,这些行动有一定成果。 国外留学生中有许多主张反清,主张民主共和的有识之士,与孙文有了交往。

同湖南会党关系密切的毕永年转向革命立场,参加兴中会成了孙文的同志。
   联络康梁共谋大事,孙文进行得较顺利。
  
  (待续)
  

(续前,费了好多周折,找到章太炎的出场地点,主要人物陆续凑齐)
  
   容闳作为孙文代表于1900年春回到上海。维新派唐才常与毕永年正与兴中会成员在沪成立正气会准备反清。唐才常此时采取二元的立场:一面接受康、梁领导,一面又表示拥戴孙文先生。

1900年农历6月27日至7月25日间,正是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慈禧狼狈逃蹿之际,中国国会在上海张园宣布成立。

投票选举容闳严复为正副议长,唐才常、章太炎、文廷式、吴葆初、叶瀚、黄宗仰、沈荩、龙泽厚、毕永年、林圭等为议员。唐才常为秘书长。决定建立自立军起义。
   实际操作起义的大权握在唐才常手中。
  
   但会议中,却爆发了激烈的争辩。章太炎指责唐才常一面打着反清旗号,另一面又要打着勤王旗号迎光绪南下。认为反清与保皇不能同谋。
   虽说吴葆初,毕永年也同情章太炎,但多数人认为要成大事,要多团结些人,不妨旗帜暧昧些。
   章太炎毅然断发明志,不与合流。当时中国男子,毅然割掉辫子,是需要点勇气的。


   此后,章太炎住在上海的租界里不断写反满的文章,鼓吹革命。指出残忍嗜血是满人的天性,重新批判嘉定三屠,文字狱。揭露清朝把江山宁赠友邦、不与家奴的卑鄙嘴脸。淋漓尽致地骂清王朝。坚持提醒国人'发奋革命,以复我汉家江山'。
  
   尽管发生这小插曲,自立军起义还是在进行中。
   由于种种原因,起义经费不能到位,唐才常就发明了"打白条"革命的创举:
   用空白纸印制"富有票"发给下属,凡参加革命,或出粮出力,都可以拿到"富有票"。革命成功,凭票兑现。


   这时,在日本由梁启超办的大同学校的学生林锡圭、秦力山、田邦璇、李炳寰、蔡钟浩及蔡艮寅、范源廉和唐才质等。回国参加起义。
   终因康梁的内部矛盾及唐才常组织无方,加上事前泄漏机密,起义失败了。自立军的首领们大部遭屠杀。
  
   但必须说,在皖南大通发起首义的秦力山、吴禄贞等十分出色。

在唐才常决定延期起义,而又不能把通知发到的情况下,秦力山率七百多人的队伍,向皖南大通清军发起猛攻,自立军用大炮轰陷大通督销局,迅速占领了大通。击沉清军船八艘,清军长江水师军官洪益全受重伤,清军溺毙无数。

起义军向青阳、 芜湖、 南陵一带发展,占据府县,开狱释囚,张贴告示,大壮声势 。安徽巡抚王之春、两湖总督张之洞急调大军镇压。

UfqiLong

8月11日,秦力山力战,终因寡不敌众,又后勤不继,弹尽粮绝,不得已解散余部。各自分散逃命。秦力山只身到上海。吴禄贞与秦力山失散后,再赴日本。吴禄贞后来是爱国名将。
  
   沈荩也在湖南坚持了斗争。沈荩的故事,我将在后面的有关章节再叙述。
   毕永年也因对唐才常的失望,对帮派会党的失望,怀着极其遗憾的心情,削发为僧,堕入空门。
  
   由于自立军事件,张之洞怕士官生卷入动乱,决定遣送原湖北武备学堂的学生出国留学。连'逃学'考到南洋公学的钮永建也得到通知,要选派他进日本士官学堂。此时是1900年冬天。
   接到通知,1901年钮永建直接从上海去了东京。
  
  
13. 七.庚子赔款
  
   电影与电视給我们提供了"鬼子进村"的场面。
   当亡国奴的滋味,真不好受。可是,就没看到八国联军攻进皇城京师,到底一幅什么样的图景?
  残墙碎瓦,尸体横陈,垃圾成山,臭气弥漫,一座面临死亡的城?
  除此,很难进行想象。
   当后来传来消息:妓女赛金花取代了西太后的风光,成了京师芸芸众生心目中的一颗救星时,一股斯文丧尽的耻辱,比亡国的屈辱更给人一种撕心裂肺的剧痛。
  
   不过,西太后盼望的唯一救星是李鸿章。
   以免除慈禧一死为条件,李鸿章同列强磋商停战赔款的条约。
   在屈辱与亡国之间,能有其它选择么?


   洋人说,要停战退兵?很简单,拿那老妖婆的脑袋来换。
   你堂堂李中堂把那龟缩在黄土高坡缝隙中发抖的老太婆取来,有何难?
   慈禧说,天下这么大,洋人要什么,就答应给定什么,这有何难?
   这难,还是不难?
  
   此时牺牲个慈禧是个选项。但李鸿章不选。
   要慈禧的命,光绪肯定先遭慈禧毒手。没了慈禧没了光绪,大清皇朝就终结在他李鸿章手里。
   让大清王朝终结在自己手中?李鸿章不能不犹豫:自己已是风烛残年,没必要在最后的时刻,改变一生的为人与志向。他想起老师曾国藩的劝告:不论到什么地步,不能对大清有二心。
   那事留给后人去做吧。
  
   但拿个国家换慈禧的命又将如何呢?
   谈判面对的敌人中,最贪婪的是沙俄,最恶毒最想灭亡中国的是日本。
   李鸿章在最后的关头以利益为诱饵分别接触西方使节。并公开表达其私人对日本的厌恶。

谈判中果然出现日本人被孤立和取笑的局面,日本决定肢解灭亡中国的提议被冷在一边。而独占东北的沙俄也因西方它国的醋意,而被迫口头表示适时退兵。最终列强达成默契不瓜分中国。


   西方国家声称,既然李鸿章一再表示慈禧太后在中国人民心中无比的重要性,既然每一中国人都衷心拥戴慈禧太后。那好吧:每个中国人出一两银子为慈禧赎罪吧。那只是象征性表达一下小小的心意呵。
   庚子赔款4亿5千万两白银。正好中国人均一两。
   李鸿章倒下了,他死了。死在这份中国历史上最受屈辱的不平等条约上。
   老佛爷乐了:还是我身价高!
   李鸿章死了:总轮到我死有余辜!


   是啊。当洋人可以拿金銮殿当小便池,有权把皇帝皇后的白玉床当狗窝时,还能梦想什么样的平等条约?
   命运注定,李鸿章只能是李鸿章,而永远不可能是卑斯麦。



+自立军 +长江 +上海 +革命 +东南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评论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

  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

  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8 🔴

  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1

  1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2

  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6

  1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7

  1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8

  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1

  2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2

  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5

  2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6

  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9:自由的代价(2)

  3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0:革命军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2: 《苏报》案

  3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3:《苏报》案(2)

  3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4:《苏报》案实施抓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3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7:《苏报》案会审公廨的审判

  3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8:《苏报》案庭审记录

  3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9:《苏报》案二审

  4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0:引渡之争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2:《苏报》还魂《国民日日报》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4:党人云集广西

  4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5:会审公廨的审判

  4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6

  4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7:章太炎的辩词

  4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8:《苏报》案二审宣判

  4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9:哑火的手枪

  5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0: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1: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2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