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4:《苏报》案实施抓捕..


2019-11-09 01:38 , 129

 51. 六 饬查叛党
  
   6月29日,也就是巡捕开始搜捕革命党人的当天,《申报》赫然载明朝廷要在上海租界捉人的密电,内称:
   上月某日,端方钦奉廷寄外务部呈递魏光焘电称,查有上海创立爱国学社,召集不逞之徒,倡演革命诸邪说,已饬查密拿等语。

朝廷锐意兴学,方期造就通才,储为国用,乃近来各省学生潜心肄业者固不乏人,而沾染习气、肆行无忌者正复不免。

似此猖狂悖谬,形同叛逆,将为风俗人心之害。着沿海、沿江各省督抚务将此等败类严密查拿,随时惩办。

所有学堂条规,并着督饬认真整顿,力挽浇风。
  
   《申报》这口气,俨然自己是朝廷喉舌。但,这也提前把朝廷镇压革命党人的消息公开了。被斥为老顽固的《申报》主笔,此举看似立场坚定,但也不能一概加以指责。
  
   前面提过,墨水瓶事件发生后,许多报纸对学生和爱国学社持同情态度。但有两份中文报纸例外,那就是上海最大的两份中文报纸《申报》和《新闻报》。

尽管《新闻报》的总经理和总编辑都是原南洋公学学生,但老板是福开森。

福开森是站在清政府一边,决定了《新闻报》的基本立场:表面是不偏不倚,既批评政府,也批评学生。

但,它批评清政府,是为了市场,为了讨好读者。它批评学生,批评爱国学社,则是为了讨好清政府。特别是两天之后,两湖总督端方直接给《新闻报》金总编去信,事实上实现了清政府对《新闻报》的绑架。

在会审公廨事件的一个阶段,《新闻报》沦为政府喉舌。
  
   而此时的《申报》老板而是安纳斯脱·美查等三位英国人。还不是史量才。

此时史量才正在王培荪的南洋中学里当教师。美查等英国人聘的总编是黄协埙,此人是当时报界有名的守旧人士,他厌恶西学,厌恶新词汇。

在他手里的《申报》是守旧舆论的代表,讨伐革命党既是出于维护清政府权威,也是出于他想表明自己是个旧传统的忠实卫道士。

这时候的《申报》也总是站在爱国学社与《苏报》的对立面。当然,这也决定了《申报》必定面临危机,而最终落入史量才之手。

《申报》到了史量才之手,才开创了半个世纪的辉煌。
  
   6月29日上午,两个巡捕闯进三马路(汉口路)21号《苏报》馆,向陈范出示捉人牌告。明知故问:
   陈范在吗?
   陈范说:
   陈范出去了。
   这两个巡捕并不再问,也不进里面房间去搜,仅仅把拘拿票给他看,他看见上面写着有七个人的名字,除了程吉甫与陈范,还有陈梦坡、章炳麟、邹容、钱允仁、龙积之。
   当场捕走程吉甫。


 6月30日,上海道台与俞明震带着各领事签押的文件,约见美总领事古纳。工部局立即答应协助缉拿。派出的巡捕分三路,分别到爱国学社,《苏报》馆和《女学报》报馆。

由于手续费时,巡捕到达的时间已是下午过后。
  
   而就在当日清晨,吴稚晖﹑沈步洲﹑叶瀚先后到爱国学社。叶一进门,便向吴拱手:
   稚公留此身以有待,枚叔先生呢?
   这枚叔先生就是太炎先生。
   叶瀚这话明白:稚晖先生保重,不要呆在此地作不必要的牺牲。只要人在身在,何愁没有 “有朝一日”?
   说着,叶瀚便先走进宿舍里去对着章太炎喊:
   还不快走,巡捕抓人,名单上有你。
   章太炎说:
   我就是不走,都第七次了,我章太炎岂怕人来抓?
   叶瀚不断敲着门喊叫。
  
   章太炎却不耐烦了:
   要抓随便他抓,逃走的不是英雄好汉!  
   叶瀚无法,苦笑了。转向学社中的其余各人简要招呼。
   等到吴、沈二人进至宿舍之时。叶瀚已离开宿舍走了。他还要去通知别的人,特别是黄宗仰,逮捕的名单上也有他。
   爱国学社内有人领章士钊出外到一个同学家里暂避。而邹容与张继在另一处(或说是一传教士)躲风头。
  
   张继和章士钊一样,在《苏报》上也发了不少言论。但他俩有一点相同:用笔名而不用真名。比如,张继用过 “自然生”的笔名,章士钊用的化名更多。

UfqiLong

不像章太炎,<驳康有为论革命书>用真名实姓章炳麟。邹容则是《革命军》小册子落款留有真名。

而这两书都在<苏报>上登广告。章太炎为《革命军》作的序,也以实名刊于<苏报>上,被坦文和古柏取为证据。

所以巡捕拘票上没有张继和章士钊的名字。

同样蔡元培﹑吴稚晖﹑黄宗仰的名字不只是因为报上的文章,而是因为他们是总理﹑学监的身份,又是张园演讲的主要组织者,被指定为乱党的魁首。
  
   吴、沈二人到了楼上,帮助陈范收拾毕,雇了三部车子,拉到新闸吴彦复的住处。吴彦复就是吴葆初。前面说过,他是吴长庆的儿子,也是中国教育会成员。

不巧,吴彦复本人已去天津,吴彦复的母亲死活不肯收留陈范。
  
   吴稚晖想到有个常州人汤中就在附近,是自己的熟人。他与沈步洲只得又把陈范送到白克路(今凤阳路)修德里汤中所办的“演译社”中。汤中欣然容纳。  
   就在这天下午,一队巡捕再次到《苏报》社,看看没其他人在场,就抓走了钱保仁。另一队巡捕到凤阳路陈撷芬的《女学报》报馆,抓走了陈范的儿子陈仲彝。
  
   吴稚晖与沈步洲安置好陈范后,已是下午过半,想到学社去打探消息。沈步洲坚持自己一个人去,劝吴稚晖回家等。  
   而此后不久,大约六点钟的光境,章太炎正在账房算账。一批巡捕拥进爱国学社,巡捕出示拘票,念着名单,大声吆喝。  
   章太炎迎将上去:
   别人都不在,要抓的章炳麟就是我。
  
   巡捕立即捆绑章太炎。章说要回宿舍取必需品,不许。
   至此,两天之内,章太炎、程吉甫、陈仲彝、钱保仁(允生)四人被捕。加上前些天被捕的徐敬吾共五人。
  

52. 七 假"孙文" 钱保仁
  
   钱保仁也被捕了。这点,他没想到。  
   但,他被捕后,他自己能守口如瓶,没再次向官府冒充‘孙文’。也没人检举他是埋名隐姓的“孙文”。
  
   曾经,鬼使神差,陈范铁了心相信钱保仁就是‘孙文’。听不进吴稚晖的劝说。甚至,假孙文谎称广西起兵,要借五千元,陈范也毫不犹豫地解囊相助。
   陈范起用章士钊后,年轻的章士钊过分激烈的排满言论,甚至于《苏报》上连续几天是一片杀满之声。激烈鼓吹反清革命。这为陈范始料未及。

于是一大早就去找章士钊,章睡在床上还没有起来。陈劝章不应如此激烈,现在这样做,是自取覆亡。他要求章改变态度,务必温和,不要激进。当天,陈范声容愁惨,隐忍而退。


   章士钊听后十分矛盾,面壁无言。自思助人办事,覆人之产,那不应该。但是,违背自己思想,作违心之论,也不愿意。因此,他作好了辞职准备。
   不想,傍晚时分,陈范态度突变,表示坚决支持章士钊。
   章士钊后来回忆说:
   正彷徨无计间,傍晚而梦坡至,出语壮烈,较前顿若两人。并毅然执余手曰:本报恣君为之,无所顾藉。余大喜过望。

UfqiLong


   原来,就是钱保仁,力赞章士钊的勇气和才能。说革命就该这样。陈范被劝说得腰杆子一下子就硬了起来,从此,更放手章士钊了。《苏报》的革命大旗越举越高,最终捅破了天庭。
   其实,钱保仁最早是向吴稚晖冒充孙文。吴稚晖在日本,虽不去见孙文,但听到钮永建说孙文是个十分儒雅的绅士。

而且孙文多是约朋友去看他,而不会空身一人又不作事先通报去看别人。吴知有假,便不睬钱保仁。章太炎更是在东京早与孙文来往。

章太炎和秦力山大搞明朝亡国200年祭时,孙文就在横滨请过他们喝酒。哪能不知钱保仁是冒牌?吴稚晖见陈范留下钱保仁,只是提醒陈范小心,只是没去点穿。

一段时间过后,没有异常,大家也就算了。

不想,后来《苏报》案发,这钱保仁居然不逃不避,被巡捕抓个正着。
  
   钱宝仁后来被扣押百余天,因无证据,又因革命党人不乱说难友一句话,所以判无罪开释,继续混迹江湖。

其实即使是释放后,如果大清天朝的官员听到传言,说他是假冒的‘孙文’,估计也可能被抓。大清对‘孙文’,管他真假,那是宁可错杀一千,不肯放过一个的。
  
   以往,由于张园集会,钱保仁上台讲演时,每次登记的名字是刘保恒。而吴稚晖总是去收留签名单。所以吴稚晖后来回忆中,总把钱宝仁记成刘保恒。

吴稚晖在《上海苏报案纪事》中提到钱保仁:
   刘保恒者,每当张园演说,亦必登台,惟语无伦次。人以其自说开过大矿,要款子,大亦不要紧,日往苏报。

至五月,我与蔡孑民发见其介来一人,欲去广西起兵,要借五千元。我一日告梦坡,想刘不可靠。

梦坡曰:稚公勿疑,刘至圣至仁至义。我听了大骇,且亦不值反驳,反正我们既讲革命,听他好了,即笑笑而罢。

至民国后,我与蔡孑民谈及,孑民说,当时梦坡曾告我,刘是孙某化名,我不信,然不驳,笑笑。

国民政府到南京,刘又出现,方知为镇江一流氓,又吹其子曾出洋,什么外交都能办。
  
   从蔡元培的话里看出,钱允生在辛亥革命后又出场了。当初爱国学社那批人成大气候了,别人不说,蔡元培当了政府总长与章太炎及吴稚晖似乎是"国师"的事,是谁都知道的。

不过钱允生这次来,并没想走后门,没想到要图个什么差使。其实,即使有差使,他也不干。

当时的临时政府,没有免费午餐,连部长都要自己淘腰包去谋三餐饭,哪来的薪金?柳亚子当了三天的大总统府秘书长,因三餐饭难以为继,加上没完没了的琐事,就挂印而走。

钱允生不过也是因经历了那场生死挣扎,想来看看当年<苏报>和爱国学社的熟人。
  
   章士钊后来在《苏报案始末记叙》中也专门讲起过钱宝仁:
  (传言巡捕要到苏报馆捕人)钱宝仁曾手示一小瓶,谓是绿气,足可抵御捕役,陈范亦深信不疑。
   章士钊还对陈范受钱宝仁的欺骗的事这样说:
   梦坡之愚陋如此,驯至促成革命史中一轰轰烈烈之事迹,恍若神差鬼使而为之。又若钱宝仁不骗人,苏报未必有案者然。
  
   章士钊自己认为,陈范要不是听了这个冒充孙文的话,便不会那么放手让他章士钊在《苏报》上那么高调革命,言语收敛一些,也许就不致于暴发《苏报》案。
   章士钊认定,钱宝仁冒充孙文这个极近滑稽的历史细节,促成了中国这一桩惊天动地的历史大案。
   这就是历史!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

  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

  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8

  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1

  1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2

  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6

  1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7

  1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8

  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1

  2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2

  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5

  2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6

  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9:自由的代价(2)

  3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0:革命军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2: 《苏报》案

  3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3:《苏报》案(2)

  3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4:《苏报》案实施抓捕 🔴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3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7:《苏报》案会审公廨的审判

  3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8:《苏报》案庭审记录

  3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9:《苏报》案二审

  4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0:引渡之争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2:《苏报》还魂《国民日日报》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4:党人云集广西

  4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5:会审公廨的审判

  4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6

  4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7:章太炎的辩词

  4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8:《苏报》案二审宣判

  4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9:哑火的手枪

  5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0: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1: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2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