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2019-11-07 15:12 , 195

22. 一个墨水瓶的故事
  
   一 新来的总办
  
   1902 年下半年,盛宣怀的事有点不顺。一是其老父盛康病重。二是南洋公学两任总理劳乃宣与沈曾植都到位没几个月,就又被调走。
   当年10月18日(夏历九月十七日) 盛宣怀向清廷请汪凤藻充任南洋公学总办。可是,就在一周后的当月24日,父亲盛康就死了。
  
   那年代,“万事孝为先”是为人的第一准则。盛宣怀按惯例向“皇上”打报告,辞去本职和各兼职,安心“守制”。还是张之洞帮忙说话,盛宣怀例外地保留了铁路督办大臣一职。

但清政府想趁盛宣怀开缺守制之机,把轮船、电报两局的岁收,全部归入户部(即当今财政部),并派张翼全权接管。

moshuiping.jpg

   盛宣怀明里辞职,暗中却在想另一回事。他表示不赞成:从公的角度来说,张翼在民间被看成卖国贼,开平煤矿就是他出卖给英国人,结果给中国造成严重损失。

从私来说,轮船、电报两局是盛心头肉,怎肯落入外人之手?他很自然地想到袁世凯,袁世凯是旧交,而且直隶总督位子是他力荐担保的。

袁世凯果然喜出望外,以向盛康吊丧为名,到上海与盛宣怀密商对策,挤走张翼。


   原本盛宣怀是想让袁世凯掩护一下,继续由自己的心腹主管两局。却不料这袁世凯更是见利忘义之徒,他趁机提出要独吞完整的轮船、电报两局。你盛大人不是要守制吗?反正也要落入他人之手,为何不能归我老袁?袁世凯分明也是趁火打劫挖老盛的心头肉。
  
   这下盛宣怀头疼了:自己当初力荐袁世凯当直隶总督,现请袁世凯来关照两局,本就是一笔互利互惠的交易。不想这家伙到头来,如此忘恩负义。
  
   10月30日,皇帝朱批同意,汪凤藻成为南洋公学总办。可这时,盛宣怀已没心思去考虑南洋公学这种芝麻事了。他虚悬“守制尽孝”的旗号,在家中绞脑汁对付袁世凯。
  
   这南洋公学总办其实就是以前的“总理”,朝廷改称之为总办,是按当年颁布的“寅卯学制”定名的。
   可汪凤藻这“总办”交椅还没坐满五天,他惹麻烦了。他惹了历史性的大麻烦。麻烦来自一个小小的墨水瓶。这就是著名的“墨水瓶事件”。

这小小的墨水瓶,它滚啊滚的,滚出了一系列事件。不仅在短短的半个月内弄翻了他南洋公学总办的交椅,也在一年不到的时间内把大清皇朝这辆破车颠得七摇八晃,差点颠复。

皇朝名声扫地,颜面尽失,面对革命党公开亮出反清革命大旗,无力应付。

墨水瓶事件把大批孩子造就成埋葬大清皇朝的猛士。

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学潮。

也是第一次把学潮转为一场革命,一场延续八年而最后终结了中国的封建制度革命。
  
   经历墨水瓶事件的最后一批人,都在40年前死了。但对该事件的记述,却十分充分,十分详尽。
   当然过分的充分和详尽却又不一定是好事。过分的充分和详尽造成了细节上的小矛盾。
  
 

23.  二 蒋梦麟笔下的墨水瓶事件
  
   我们现在来看看,这事件是怎么回事。
   这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第一地点和人物没有任何分歧。
  
   有位人物大家一定信得过。他叫蒋梦麟。长期任北大校长,也是西南联大校长之一。

UfqiLong

他亲身经历过1902年的大学潮,也在南洋公学学习四年后,考取公派留美学生,进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后来他在昆明西南联大的防空洞里躲空袭,不愿意白白地浪费时间,黑暗中他抓紧时间把自己年轻的经历写在纸上。
   防空洞漆黑一团,无灯、无桌,他不能写中文,但英文可以盲写。

一截铅笔头子,一张纸就可以了。盲写英文唯一的麻烦是:字母t和i在书写时需要换手在上面加点或加划,但这只是小麻烦。

1945年蒋梦麟的文稿在美国出版。定名为《Tides from The West》。

1957年翻译为中文《新潮》出版(另有《西潮.新潮》或《东土西潮》的不同中文版)。这是一部影响几代中国年青人的名著。
  
   这里,他记述了1902----1903年全国接连不断的学潮。他称:
   一年以前,上海南洋公学首先发生了学潮。一位学生放了一瓶墨水在教授的座椅上,教授不注意一坐了上去,弄得全身墨渍。

教授盛怒之下报告了校长,接着几个嫌疑较大的学生被开除。

这引起了学生会和学校当局之间的冲突,学生会方面还有许多教授支持。

结果全体学生离开学校……
  
   这就是蒋梦麟介绍的墨水瓶事件。事情也就是如此简单。
   有人出来说,蒋梦麟不是当事人。蒋先生参加过与那事件有关的学潮,也是集体退学的。

但不在南洋公学,而是浙江大学堂。

为声援南洋公学墨水瓶事件,浙江大学堂等也集体退学。等到1904年蒋梦麟考进南洋公学时,事件已过。连会审公廨对邹容章太炎的判决已出来了。
  
   墨水瓶事件也并非相象的那样:“一位学生放了一瓶墨水在教授的座椅上,教授不注意一坐了上去,弄得全身墨渍。”
  
   再说,蒋梦麟讲到的"这引起了学生会和学校当局之间的冲突"的提法也不恰当。

因为,1902年的墨水瓶事件之前,大清国内没有校一级的“学生会”组织,更没有跨校的学生组织。

而即使在南洋公学,也只出现学生按班级,按宿社自发地成立的“宿舍会”或“团结会”。

这些“宿舍会”或“团结会”是背着教师搞的,属于自娱自乐、联络感情、学习讨论、评说时事政治的。
  
   当然,这自发的“宿舍会”很有创意,很有生命力。从中国第一代戏剧艺术大师朱双云回忆中知道,朱双云在1900年在南洋公学当学生时期就参加过学生演剧活动,编写了中国最早的话剧《六君子》和《义和拳》,并以“宿舍会”的形式进行演出。演出在教室里进行,条件虽然简陋,但师生们仍为之吸引,带着蜡烛前来看戏,将教室照得通明。
  
   南洋公学的学生自发搞的学生组织“团结会”或“宿舍会”,仅限于周末没有监督老师时,才开展活动。这“团结会”或“宿舍会”,是以班级(宿舍)为单位的,是纯自发的。

看得出来,这些“团结会”或“宿舍会”的表现,是相当反时代的。

它令当局惶惶不安。前面也提到,吴稚晖就因支持学生组织‘卫学会’,提倡师生共同治理学校而与大学当局搞得很不愉快。‘卫学会’胎死腹中。南洋公学没有校一级的“学生会”。
  
   至于在墨水瓶事件过程中,学生以“宿舍会”形式活动,并进而“宿舍会”之间实现联合,与校方斗争,那是一步步自发的过程。最终的确形成了全校性的联合会,统一了全校学生的意志。
   这个学生联合会的确是中国第一个学生会。不过,她既没有宣称组织的成立,也没有宣布该组织的解散。纯粹是在斗争中产生,在斗争中自行消失。

UfqiLong


   真正名正言顺的“学生会”,是在爱国学社中正式出现。称“学联”,又称“学生评议会”。而分出爱国学社后的南洋公学,也因吸取教训,学校当局允许学生成立“学生自治会”。
   也就是说,“学联”或“学生自治会”这些组织,是墨水瓶事件的产物。而不是墨水瓶事件之前就有的。
  
   1904年蒋梦麟考进南洋公学时,发现校内已有"学生自治会",误以为南洋公学本来就有"学生会"。
   于是指出,关于墨水瓶事件,有比蒋梦麟更接近真相的说法,那就是在事件发生的同时,梁启超主办的《新民丛报》就有真相报道。

《新民丛报》站在南洋公学造反学生一边,称“此中国学生社会一大劈头之大纪念也。”于《新民丛报》第廿一号(1902)刊载了贝寿同、殷崇亮的《南洋公学学生出学始末汇记、退学详记》。
  
  (待续)


24. 三 贝寿同是怎么说的
  
   贝寿同、殷崇亮的文章指出:
   1902年11月5日下午第一节国文课,值班学生已理好教室。郭镇瀛进来,看到椅子上有一个洗得干干净净的墨水瓶,就大怒,责令追查。

随后竟然要开除无辜学生伍正钧。这引起公愤。

总办汪凤藻不问情由,坦护郭镇瀛,坚持错误决定。

更要扬言让全班退学。这激起全校共愤。终于酿成不可挽回的局面。
  
   贝寿同、殷崇亮指出的事件更要简明:墨水瓶洗得干干净净。郭先生一进教室就能看见,不可能坐上去,也没坐上去,更没弄脏衣服的事。
  
   但是贝、殷两同学说到该班中文教习郭镇瀛为人不善,禁学生阅一切新书甚至于连保守的《新民丛报》。

他曾发现五班常在周末休暇时候,全班聚会演说。

鼓吹西方自由平等。郭警告学生,那样将会酿出非常事件,必要时,他将全部开除五班。按贝、殷两同学的这说法,好象这墨水瓶的事,有那末点前因后果。
  
   贝寿同、殷崇亮当时都是大学部上院“特班”的学生。

因贝寿同侄儿就在出事的五班读书,而且也被冤枉开除。他们就出头为同学鸣不平。

后来也成了整个事件的重要推动者。他留学德国,是同盟会第一批会员和中国第一位建筑学博士。

也是中国现代建筑教育的开山鼻祖。世界著明的建筑大师贝聿明就是他的堂侄。

林同炎是他学生。后来的梁思成先生在《中国建筑史》中称贝寿同是中国现代建筑学的先驱。

他留下的建筑珍品相当多,也相当广泛。原北京西交民巷的大陆银行、兵马司9号地质办公楼和欧美同学会就是他设计的。苏州监狱也出于他之手。

北京皇家经典建筑太多,相信都会作为重点文物进行保护的。就不知贝寿同这些西式风格(或中西结合风格)的建筑是否也作为城市经典建筑而加以保护?大家也都知道苏州名园狮子林,而贝寿同正就是狮子林的园主。而殷崇亮后来是教育家和学者,他的同事和朋友曾朴,也很有名气。

  
  (待续)

+公学 +南洋 +事件 +学生 +学生会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评论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

  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

  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8

  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1

  1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2

  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6

  1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7

  1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8

  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1

  2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2

  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5

  2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6

  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9:自由的代价(2)

  3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0:革命军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2: 《苏报》案

  3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3:《苏报》案(2)

  3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4:《苏报》案实施抓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3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7:《苏报》案会审公廨的审判

  3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8:《苏报》案庭审记录

  3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9:《苏报》案二审

  4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0:引渡之争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2:《苏报》还魂《国民日日报》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4:党人云集广西

  4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5:会审公廨的审判

  4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6

  4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7:章太炎的辩词

  4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8:《苏报》案二审宣判

  4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9:哑火的手枪

  5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0: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1: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2


👍 智能推荐

暖心!广东这所高职的校长为新生送生日蛋糕 暖心!广东这所高职的校长为新生送生日蛋糕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