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


2019-11-08 23:23

(续)
   邹容至此这才知道学社初创时的情况。学生通过学联,要邹容为刚才的话道歉。
   邹容嬉笑自若,绝不道歉。  
   学生们生气,指着他批评,说邹容不肯上课,不学英语与新学课程,所以顽固保守。
  
   邹容却反讥:  
   你们弃国学而埋头学英语,将来自然个个是商人,是洋奴。
  
   原来,1901年初,父亲是送邹容到上海广方言学校学英语的。无奈,上海广方言学校要求太严,邹容对英语本就没兴趣,一年不到,邹容自拿主意,退学去了同文书院,转到日本。提到英语,邹容就特别生气。  
   众学生与他辩起来,特别是来自南京陆师学堂的学生,本就个个勇武,一齐拥了过去。
  
   邹容当心吃亏,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手枪来,对住众人,众学生大惊,忙向后退。
   邹容发狠:  
   我邹容是什么人,会怕了你们这些洋奴,不怕死的便上来吧!
   学监吴稚晖忙来解劝:  
   好了,好了,莫开玩笑,你把大家吓着了。
  
   邹容嘿嘿一笑,把枪又收了起来。
   晚饭之后,邹容将白天的事讲给章太炎听。章太炎就说,这些学生肯定受了吴稚晖的指使。还认为吴稚晖要夺教育会的权,所以处处向学生示好。
  
   这邹容和章太炎几天来相处得如鱼得水,二人常开玩笑,因章太炎是东部浙江人,而邹容来自四川,径以"东帝"和"西帝"互称。  
  吴稚晖是学监,相当于教务长。早在南洋公学师范生时,就主张学生参与学校治理。

与首任总理和第二任总理闹得不开心。

所以他总是支持学生,为学生说话。

加上这爱国学社章程就是讲明学生参与管理学社的事。吴稚晖更觉得理直气壮。
  
   有学生因此喊他是“及时雨”或“宋江”。又因他足智多谋,也有学生喊他‘智多星’。

章太炎为此大为反感,他究竟是名儒俞曲园的学生,最讲究师道尊严。

当年,他参加上海国会,讲排满,反大清皇帝,俞大师大怒,要将他逐出师门,号召众弟子击鼓而骂之。

章太炎被迫写了谢师帖,同老师分手,但他在任何公开场合,一直敬重俞大师。

在爱国学社过分“民主”的情况下,他常常抨击吴稚晖是疯子,宠坏了学生。
  

 自邹容与众学生冲突之后,学生们认为一定有老师在背后挑邹容出头,亮出问题引发争论。

他们中部分人的情绪明显焦躁起来,常常聚而相议,要求学社脱离教育会而独立。
  
   蔡元培请宗仰和蒋智由等劝解学生。学生们反愈加愤愤不平。蔡元培十分为难。

章太炎却很生气,指责斥学生胡闹,说的话也不好听。

学生们也渐渐恼了章太炎,而章太炎却不把这些学生当回事。

一次上完课又发议论斥责学生,这下惹恼了大家,学生便群起与他辩驳。

而章太炎哪肯向学生示弱?学生们大怒。
  
   章士钊(行严)的弟弟叫章陶严,此人体魄壮伟,性格暴躁,忍不住便冲上去打了章太炎一个耳光:  
   闭上你的臭嘴,再胡言,我还打!  
   章太炎端坐椅中不动,说:
   耳光可打,但只要我舌还在,就要喋喋不休,你拿我怎么办?
  
   打了人,犯了爱国学社的大规。评议会讨论下来,该先记大过,然后责令赔礼道歉,看过章太炎的反应后再作最后处分决定。  
   章士钊和章太炎关系极好,章士钊忙领弟弟来,令其向章太炎下跪赔礼。章太炎巍巍然高坐着,听任他赔礼,双眼望天:  
   章太炎若怕打便不敢说话,还能算是章太炎吗!
   其实章太炎也不想与章陶严多计较。
  
   学社的账房终于掴乌纱帽,扔下账本走了。不知,这账房是否就是汪允宗。不过,学社的资产庶务一开头就由汪允宗管。

汪允宗管庶务是有记录的,春末夏初张继和邹容夜里投奔爱国学社,就是汪允宗取钥匙开门,为他两安排住下。
  学社一阵乱纷纷的,什么话都有。蔡元培看看实在难于维持,便建议学社召开评议会开会商讨对策。
  
   教师方面和学生方面的所有评议员都到齐。章太炎也到会,他是理所当然该补选的评议员。各方便各持观点商量起来。  
   教育会的人说教育会是主体,先有教育会后有学社,学社是教育会的下属;
  
   学联方面说教育会过去无正式办公地方,学社成立后,教育会用学社的房子办公,因此学社是主体,教育会是附庸,议论良久,争持不下。  
   吴稚晖对双方言论不以为然:  
   学社的房子是借的,地皮是借的(指从哈同罗迦陵手里借的),部分是租的。真能算做财产的,不过就值数百元的教具而已。双方为此争论不休,就象猫头鹰争那死老鼠一样,可叹而又可笑。
  
   黄宗仰对‘社’与‘会’两方,始终从事调停,但最终无效果。  
   6月20日(五月二十四日),爱国学社在报刊载《敬谢教育会》一文,宣告独立。

宗仰也以教育会会长名义,发布“贺爱国学社之独立”一文以答复。
  
   当时的评论,纷纷对‘社’‘会’分家表示惋惜,无不叹息我国民族内部缺乏团结力。

不想,爱国学社独立后未满两周,《苏报》案发,爱国学社面临厄运。
  
   不过,‘社’‘会’宣布分家后,‘社’‘会’两家的一切秩序依旧正常,照样的先生和学生,照样上课和演讲,照样吃饭睡觉。唯一不同的是,爱国学社的评议会接管了账房,另聘了管账的。  

   除公开场合,吴稚晖表面回避章太炎,不与正面冲突外,其它同事关系也无异常。而章太炎也总在别人面前说,稚晖是疯子,大家不要理他。
  
   吴章两人从此开始了一场长达30年的马拉松式的冷战。  
   贫穷人家磨难多。因经济纷争而不团结,彼此翻脸,也在所难免。

因生活难以自支而不和、分裂、丧失战斗力、而最后瓦解,那就又是爱国学社必须支付的经济代价之一。
  
   没有靠自己创造出来的独立的经济支持,独立的自由是不可能的。  
   自由不能期盼富者的施舍,自由不能寄托强者的宽容或保护。

  
   爱国学社面临极大的危机。  
   可这“社”“会”两方的人,谁也没有料到,正当他们内部闹矛盾之际,大清皇朝正磨刀霍霍,与租界当局讨价还价,要镇压了。
  

 

46.《革命军》与《苏报》案
    
   一 《驳康有为论革命书》
  
   现在从发生‘社会分家’的争论那时间再后退半个月,看看《苏报》新上任的主笔章士钊,看看邹容和章太炎,他们做了些什么。
   章士钊是5月27日出任主笔,接替了陈范女儿陈撷芬。

陈撷芬专门从事爱国女校及办<女学报>,而另一主笔吴稚晖也乐得由章士钊出面进行主持改革(称"大改良")。


   有一说,陈范选章士钊,是有意将来让章士钊来当自己的女婿,接替自己的家业。

不想章士钊和陈撷芬之间竟没有擦出火花,尽管后来他们后来都到了日本,结果还是陈撷芬在爱国女校的学生吴弱男取代了老师,成了章太太。

吴弱男和吴亚男两姐妹也就是吴葆初的女儿,前面在将爱国女校成立时,就提到过她们。


   6月1日起《苏报》实行“大改良”,亮出彻底革命的旗帜。连续刊出一大批革命的文章。先发表的章太炎的《康有为》一文,指出:
   ...之康有为者,开中国维新之幕,其功不可没。而近年之顷,则康有为于中国之前途绝无影响。
   还说康有为退出今日中国政治舞台已是必然:"今日之新社会已少康有为立锥之地”。而革命必不可免。“而天下大势之所趋,其必经过一躺之革命,殆为中国前途万无可逃之例”。
  
   6月2日(五月初六),他又登载了章太炎的《驳康有为论革命书》。
   《驳康有为论革命书》当然是批驳康有为的。原来半年多以来,康有为发现上海革命党利用《苏报》等媒体及张园集会搞革命排满,闹得纷纷扬扬,人心大乱。

革命已成为街谈巷议的话题。维新派人士纷纷转向革命。

这不但使大清皇太后如坐针毡,就是康有为也因之大为不安,怕维新保皇团体倒戈瓦解。

于是急忙写文章针对革命的话题发表看法。希图起到安定人心稳住保皇派的阵脚。
  
   康有为的文章基本还是重复了1902年《与同学诸子梁启超等论印度亡国由于各省自立书》和《答南北美洲诸华侨论中国只可行立宪不可行革命书》的观点。

批评梁启超在革命与保皇之间摇摆不定,奉劝各界青年不可步入"革命歧途"。
   他的结论是:
   立宪容易、革命困难,立宪有利,革命有害,只可行立宪,不可行革命。


   他说革命绝不可行,是因为它必导致流血牺牲。他说法国就因革命而大乱了八十多年,死伤无数。他还说欧美各国富强的主要原因是定君民之权,行立宪政,和革命不革命没有关系。
   他还说,如今中国满汉不分,君民一体,所以绝不可革命、不能反满,只可立宪,免致大乱。

再说,中外国情不同,法国和美国主张的那一套自由平等、无君无国的局面绝对不适合于中国。

自由平等、无君无国必定导致中国大乱。


   《新民丛报》将康有为的文章登了出来,题目叫《南海先生辩革命书》,康有为是广东南海人,南海先生就指康有为。文章写得有理有据,很有些说服力。
   此文一出,人们的思想不免又多了一层思考,这话也中听啊。

不管革命还是改良,富国强民才是最终目的。当然流血越少越好,损失越少越好。

感觉康有为说的也挺有道理。


   章太炎见此大怒,要批驳康有为。
   文章题目直接就叫“驳康有为论革命书”。文章一开始就指斥康有为鼓吹"只可立宪,不可革命"是心怀叵测,不是为国民计,而是为自己升官发财。

批评他做秀,好听话说是说给光绪皇帝听的,以期有朝一日复辟归政,谋高官厚禄。

章太炎的这几句话一下子就为自己抢占道德的制高点:
   你搞保皇是拍马屁求荣,而我主张革命则是准备舍身为民!
  
   然后援引今古,洋洋万言,将康有为的观点逐一驳斥,将康有为文中的圣主光绪骂得一钱不值。直呼其名曰:“载湉小儿,不辩菽麦。”不想这八个字,成了大清天朝取缔爱国学社,查封《苏报》,企图把含章太炎在内的‘一干人犯’凌迟处死的罪证。
   章太炎的《驳康有为论革命书》写好之后,由别人交由大同书局印刷成文,装钉成册,交由徐敬吾等书商代售。他还曾托人带一册到香港,要转交给康有为。
  
   6 月3 日《苏报》的“特别要闻”登出《查拿新党》一文,称:
   后又得北京密电,上海道严拿蔡、吴、汤、钮新党四人,闻此亦吕海寰之所指名,即聚众会议之首领是也。
   指出清政府由吕海寰提名,要逮捕在张园组织“拒俄大会”的蔡元培、吴稚晖、汤尔和、钮永建四人。


   6 月7 日章士钊以笔名‘韩天民’来稿,语出惊人地发表《论中国当道皆革命党》。
   这标题起的有趣:你吕海寰,你端方不是称革命党悖谬﹑叛逆,是败类吗?说革命党败坏国家,败坏朝廷么?

可依我看,败坏国家,败坏朝廷的,不是别人,而正是你们这些当道者。

悖谬﹑叛逆﹑当败类也正是你们这些官僚。你们正在败坏自己的王朝。

你们也正在协助革命党实现革命的目标。按“悖谬”﹑“叛逆”, “败类”的标准来划革命党,那你们这批自以为是的当道者首先是“革命党”。

估计,老百姓看了也乐。
 


🔗 连载目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

  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

  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8

  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1

  1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2

  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6

  1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7

  1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8

  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1

  2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2

  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5

  2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6

  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9:自由的代价(2)

  3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0:革命军 *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2: 《苏报》案

  3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3:《苏报》案(2)

  3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4:《苏报》案实施抓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3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7:《苏报》案会审公廨的审判

  3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8:《苏报》案庭审记录

  3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9:《苏报》案二审

  4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0:引渡之争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2:《苏报》还魂《国民日日报》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4:党人云集广西

  4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5:会审公廨的审判

  4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6

  4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7:章太炎的辩词

  4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8:《苏报》案二审宣判

  4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9:哑火的手枪

  5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0: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1: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2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官宣 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