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2..


2019-11-10 09:12 , 225

 这暗杀团成立许久,至今未建一功,知道铁良又要到南京,觉得是机会,于是决意杀之祭旗。看来这革命党人不是简单地从个人恩冤出发:
   铁良整垮了魏光焘,而魏光焘是参与镇压爱国学社和《苏报》的元凶之一。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命题,革命党人并没有把它视为‘真理’。
  
   魏光焘是敌对分子,魏光焘的敌人,是更坏的敌人。革命党人竟就是这样来看问题的。这可能要被辩证法取笑了。估计,那年代的人没有先进思想,不知道这些辩证法的大真理。
   返回主题 。铁良从北京乘火车南下,那时没有长江大桥,乘客要先到浦口下车,再渡江到南京下关。杨笃生、章士钊等人商议,决定在下关设埋伏,趁渡船靠岸铁良下船之际进行狙击毙杀。
  
    负责此次行动的有章士钊、俞大纯、万福华、易本羲。易本羲是湖南湘乡人,这次由他担任枪手。这俞大纯就是余明震之子。他留学日本时,与吴稚晖结交为朋友。前面已在余明震会客一节讲过,余明震暗通吴稚晖,透出逮捕名单,劝爱国学社和《苏报》一干人逃避。

余明震又是江南陆师学堂总办,他也仳护自己的学生章士钊。同是革命党人的章士钊、俞大纯,此时关系更上一层。
  
   俞大纯后来再出国留学,回国后是济南铁路局局长,本人地位不算太高。但他的儿孙两代,均是如今党国要人。这点,当时没人可以预见。
   此时章士钊年轻气盛,是一个激烈的无政府主义者与暗杀主义的者,也是暗杀团的核心骨干。这次谋刺铁良,他负总责。
  
    计议已定,他们提前二天在下关潜伏,守株待兔。不料,这人命关天的绝密行动怎么又泄漏出去了。得到消息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新任两江总督李兴锐的长孙李茂桢。

好在李茂桢倾向革命,没去告密。章士钊在南京江南陆师时,彼此就是朋友。

李茂桢深恐截杀铁良会累及其祖父,就力劝章士钊住手。理由是一旦铁良被杀,李兴锐就会获罪。而一旦这温和的李兴锐革职,南京革命环境将更加恶劣,革党人得不偿失。

暗杀行动小组经一夜辩论,终于放弃计划。章、万等人返回上海,第二次行动又无结果。

不过,这李兴锐在两江总督位置上没坐两个月,端方就如愿以尝地以江苏巡抚的身份署理了两江总督,并随后转正为南洋大臣兼两江总督。


为湖南起义的事,黄兴、刘揆一又回到上海,与上海的革命党人联络,以图得到响应。
    此时蔡锷已从日本士官学校毕业,到了上海。他也成了‘爱国协社’的成员。
  
   在上海的 新闸路余庆里,蔡元培、杨笃生、章士钊、张继、蔡锷与黄兴、刘揆一聚会交流。黄兴通报利用慈禧太后万寿节之际在长沙发动起义的事。爱国协社通报了“以暴力为主,而暗杀也在讨论之列”的行动方针。陶成章也常来此处,与蔡元培、黄兴等密谋响应华兴会起义的事。准备浙江各地会党也响应起义响应。
   
   万福华和张继等也匆匆赶赴湖南,实际参与华兴会策划的长沙起义的预备工作。它们具体察看起事地点的地形地物,考虑届时如何埋设炸药或如何抛掷炸弹以达到突然袭击的效果。目标就是来行礼的湖南高官。以尽量引起混乱而实施暴动。
  
    1904年9月初,会党人士三千云集长沙。
   意料不到的是华兴会员朱某,原是省武备学堂的学生,他与乡绅王先谦一次来往时,无意中把起义的大事泄露了。巡抚陆元鼎得到告密。于是长沙城内外衙役兵丁遍布,缇骑四出,到处巡查起义据点,缉捕起义首领。

UfqiLong

黄兴、张继、陈天华、杨笃生、苏曼殊、刘揆一利用熟人掩护,化装逃离长沙回上海余庆里住下。

马福益逃外省以图东山再起,05年在江西萍乡被捕,解到长沙被杀。

秦毓鎏不是本地人,孤立无援,幸好没被现场抓去,历千辛万苦许久才逃出湖南,但因随后上海发生的案件,致使丽泽学堂暴露被封,只好退到安徽以教书为掩护。

1905年应广西庄蕴寛之邀到广西,秦毓鎏任法政学堂任总办。秦毓鎏本是东京留学生最主要首领,1905年由于他和蔡元培、钮永建、秦力山、吴禄贞均因国内需要而缺席东京的同盟会,所以东京同盟会就形成孙黄主导的格局。
   因这次事件暴露,马福益被杀,哥老会遭破坏,湖南就此陷于低潮。
   相反,此时上海余庆里正革命党云集,天南地北地异常热闹。连保皇的杨度也挤进来凑合。
  
   在余庆里,黄兴继续同杨笃生、陈天华、张继等人策划,图谋东山再起。而万福华、章士钊、林獬、张继、刘师培则策划行刺王之春。没事实表明林獬参加过暗杀团。
  
   就在这前后,陶成章、俞子夷探监看望章太炎和邹容。谈起在爱国协社基础上建立革命组织的光复会的事,狱中章太炎、邹容都同意,提议选蔡元培为会长。这俞子夷是南洋公学自墨水瓶事件以来一直紧跟蔡元培的学生,与钟宪鬯一起在爱国女校教化学。

1904年春,万福华在上海初创“新民学堂”,新民学堂其实也是革命机构,蔡元培介绍俞子夷到新民学堂任教。俞子夷开的化学课,主要是讲炸药和炸弹制作。

同时俞子夷与钟宪鬯等人一起,在爱国女学秘密试制炸药、炸弹。


   俞子夷记得,万福华枪杀未遂、新民学堂解散之际,蔡元培嘱他起草光复会章程。光复会机关就准备设在新闸路余庆里启明译书局的暗杀团部,也就是爱国协社总部。

UfqiLong

革命党人龚宝铨、陶成章和敖梦熊等对这都都表示支持。光复会就这样蕴酿成立。11月21日,受万福华案牵连,新闸路余庆里机构遭破坏,章士钊两兄弟、张继、刘师培、黄兴、陈天华、徐佛苏、苏鹏和郭人漳等11人,同在启明书局被捕。形势紧张,光复会就没有正式开成立大会。

也没有对会议章程进行表决。推选会长的事也没正式进行。至于后来都说蔡元培是首任会长,章太炎、陶成章是副会长,那只能说是彼此私下的约定,而不是通过正式选举产生的。


   由于新闸路余庆里暴露,光复会机关迁至新闸路仁和里,就是光复会成员王廉(清天)开设的“人和煤号”。这地址即如今新闸路和江宁路交叉口的1243弄。光复会还有另一地址是三马路(九江路)保安里。
  
   这光复会成立的日子,是光复会的领袖们事后确认的。陶成章认为:  
   光复会成立之时,正万福华(江西人)枪击王之春(原广西巡抚)不中之时也。
  
   根据这说法,可以把1904年11月19日作为光复会正式成立之日。最直接的当事人俞子夷对这事回忆更确切。俞子夷称:
   蔡师与我谈起组织问题,他提示几点纲要。嘱我起草一个章程,会名定‘光复’,以示光复我汉族祖国之意。
   俞子夷文章也引用陶成章观点,确认光复会成立的具体时间应该定在1904年11月19日。
  
   对于俞子夷的观点,也可参考陈独秀的回忆。陈独秀就是在万福华刺杀案发前参加爱国协社,也在革命党遭大逮捕之后回安徽的,他或许住在梅福里而不是余庆里,从而省去一场牢狱之灾。1905年他回忆说:
   去年11月万福华案后,章炳麟、龚宝铨、蔡元培、陶成章把暗杀团改为光复会,我也赞同。我一向主张用武力推翻清朝,只是行动要小心。
  
   顺便提及就在同年11月,秋瑾在东京认识了陈撷芬和林宗素,参加了女生革命组织“共爱会”。还宣誓加入“三合会”。这三合会就是孙中山在东京的秘书冯自由组织的。这秋瑾、陈撷芬和林宗素这三女侠也是同是光复会和同盟会成员。
  
   中国近代史著名的革命团体光复会,就在这紧张与恐怖中成立。
   不久,就发生吴越刺杀五大臣的事件及徐锡麟、秋瑾策划大通起义的事件。中国进入了生死较量的最后时刻。
   俞子夷在辛亥革命后,当过南京高师与东南大学的教授与教育行政管理,南京高师与东南大学就是中央大学的前身。后来他主管过浙江省的教育。他是民国元老,更是中国著名的教育家。


+新闸 +爱国 +黄兴 +协社 +学堂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评论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

  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

  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8

  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1

  1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2

  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6

  1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7

  1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8

  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1

  2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2

  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5

  2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6

  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9:自由的代价(2)

  3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0:革命军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2: 《苏报》案

  3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3:《苏报》案(2)

  3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4:《苏报》案实施抓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3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7:《苏报》案会审公廨的审判

  3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8:《苏报》案庭审记录

  3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9:《苏报》案二审

  4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0:引渡之争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2:《苏报》还魂《国民日日报》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4:党人云集广西

  4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5:会审公廨的审判

  4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6

  4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7:章太炎的辩词

  4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8:《苏报》案二审宣判

  4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9:哑火的手枪

  5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0: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1: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2 🔴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