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


2019-11-10 08:42

68. 哑火的手枪


1904年5月21日,<苏报>案最终结案
  会审公廨这场疲劳,单调的审判延续了整整十个月,
  亲临审判现场的各当事人,不知有何感觉,
  连百十年后我们这些阅读旧报刊连载材料的人,也难免感到厌倦.
  
  不过,70天后,就是在1904年8月5日,会审公廨又开庭审理了一起革命党人的大案."案犯"达14人之多. 涉案人,不是别的人,也正是包含了章士钊,张继,章陶俨等等.这些人正是狱中章太炎邹容在爱国学社的"同志".而且细考下来,还是因邹容那只破手枪引起的.
  上年,邹容用那只破手枪"唬"过他的同学,章陶俨也因爆躁打章太炎耳光而跪地赔礼.
  
  事情都过去了...
  这案,雷厉风行,两天审决.不过,涉案14人之中,只有4人是真名实姓.
  

  一 哑火的手枪
  
   上海有句俗话,叫做"开洋荤"。这话大概开始自19世纪末20世纪初。

开洋荤就是进“番菜馆”(现称西餐厅),胸前挂块白餐巾,手握刀叉吃西餐。

西餐的菜花样变化不大,如今有几样,当年也有这几样:牛排、色腊、奶油蛋糕、冰其淋等等,加果汁饮料和洋酒。

"开洋荤"的意思也还有大胆地去花几个铜钿、尝尝鲜!
  
   当时上海的西餐馆有洋人开的,也有中国人自己开的。中国人的番菜馆,如果是要点套餐,则价目有分成上等、中等和小食三个价位。

上等每客价目银元4元,菜12道;中等3元,菜10道;小食1元2角,菜8道。 

如果是自己随便点,则每单菜价银元一角,也有一角五分的、二三角的。

外国番菜馆是每客银元一元,共有九肴,吃与不吃,各随各便。

一银元按购买力,相当于如今150元RMB。其实不算贵。
  
   那时,上海最著名的西餐馆是大马路(南京路)的“宝德”餐馆 。

西人习惯称'宝德'为 27’Restaurant 。还有泥城桥西堍的“金隆”、五马路的“益田”、法界有“密采里”等等。

这些是西洋人开的货真价实的西餐馆。西洋人多集中在这些地方吃喝,也偶有华人上门尝鲜。
  
   由于西餐生意不错,“中式”西餐馆也比比皆是。只是上海人开的西餐馆挂的招牌是“番菜馆”。

仅仅在四马路(福州路)一带,就有一品香、金谷香、海天春、吉祥春、四海春、江南村、万年春、锦谷春、一家春等等九家“番菜馆”。

一品香和金谷香负有盛名,生意奇好。每天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这“金谷香番菜馆”有的说在大新街上。当年可能有一条与四马路相交的大新街。可是如今没有了。与之相关的名字只有解放前的大新公司,含糊地说金谷香番菜馆在四马路一带,也没什么不可以。

而陶成章在回忆中又说就在如今西藏路上。反正当时,它都被在说在公共租界中心地带。正因为如此,到“金谷香番菜馆”开开洋荤的自然不少。
  
   1904年一个秋天的傍晚,华灯初上,金谷香楼前象往常一样熙熙攘攘,热闹非常。
  不经意间,忽然看到一个白胖魁梧的官员模样的人从金谷香二楼餐厅外的楼梯匆忙往下奔,身后有一名戴瓜皮帽,着青布杉的侍从拥着。急霍霍,象是遇到什么意外。
  
   “别想逃!”一声大喝,金谷香楼前的人群中冲出一个人,左手抓住官人身上的马甲,右手一支手枪直指那官人太阳穴。逃跑者似乎腿一软要栽下,发不出求救声,随从也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
   “卖国贼,我今天代表四万万中国人枪决你。 受死吧!”
   于是扣发扳机。
   楼前的人群略吃一惊,有认得的,喊叫着:不就是王之春吗,该杀。。。
  
   旁观的兴奋起来:
  好哇! 杀他,杀了这卖国贼。。。
  
   没有听到枪响,是被众人欢呼声盖住了?
  哑火?开枪的好汉第一个意识到。
  那好汉,抽回左手,拉枪机,再击发。还是没响。
  
   那个被人群喊为王之春的也终于知道自己没死,就挣着向马车方向跑,并向马车底钻。嘴里不断地喊着救命。随从与车夫也醒悟过来,来抢枪手的枪。枪手对着王之春再扣发扳机,还是没有射出子弹。 
   王之春声嘶力竭救命声、群众嘈杂的叫好声和枪手愤怒的骂声,吸引巡街的红头阿三快步赶来。我们已经指出,公共租界总巡捕房正就在四马路。
  
   红头阿三赶过来,围住枪手搏斗。巡捕吁吁烈烈口哨声响成一片。枪手历数王之春卖国罪行,不停地骂着汉奸、卖国蠈。围观大众高声称赞,顺便向钻在马车底的王之春吐着唾沫。
   好汉被巡捕房的阿三们带走了。这天是1904年11月19日。


   原本,这次伏杀王之春,是经过认真的策划和安排的。革命党人原先要消灭的目标是慈禧,是铁良,是满清的顽固势力。但几次行动均因故没成功,他们不气馁。

挑上王之春,则是因为王之春是当时头号卖国贼。他为镇压广西民众,不惜引狼入室让法军进入广西,还要把路权矿权出卖给法国人。

王之春因国人的全面抗议而被罢去广西巡抚,但还不甘心。
  
   因他曾任驻俄大臣,于是继续出主意,要向占领我国东北的沙俄继续出让国家主权。朝廷听从他的主意,背后搞了对俄密约。
   对俄密约被沈荩披露后,全国发生了大规模的拒俄运动,使清俄双方的梦想落空。尽管如此,王之春还继续出主意对俄妥协,同时力主镇压爱国学社和《苏报》。他就是《苏报》案的始作甬者。
   他要朝廷镇压爱国学社,全是出于报复的目的。爱国学社的‘拒法反王’运动的目标就是他。他丢了花瓴顶戴。无法面对耻辱,他怎么也吞不下那股恶气。《苏报》案后,7人被捕。
  
   上海革命党人也就对他恨之入骨。特别蔡元培、张继、章士钊、林獬、俞子夷这批留在上海的原爱国学社成员。拿王之春作为革命党的第一个试枪对象,决非偶然。
   为策划此次行动,开过几次会。开会地点是泥城桥新闸路余庆里(现北京西路1221弄,黄河路北京西路口)。
  
   余庆里是中国教育会的一个的秘密联络地点。启明译书局也借用这余庆里作书库。爱国学社被取缔后,中国教育会把这地点用来接待来往的日本留学生及国内出国留学的人。

这些人大都是来串联革命的。凡日本留学生路过或借此处活动,中国教育会一律以爱国女校的教师名义进行接待。

所以余庆里也是革命党人的主要聚会活动点。许多学生革命组织都在这里酝酿组成。
  
   参与此次刺杀王之春行动的策划者,就有杨笃生、章士钊、林獬、张继、俞子夷、万福华、刘师培、吴春阳(旸谷)、陈自新等等。

另外蔡元培、黄兴等也都知道这计划。刘光汉就是刘师培,他与章士钊、林獬、张继上年就在一起办《国民日日报》。

杨笃生、万福华、吴春阳(旸谷)、陈自新是后来从日本和国内聚集到上海的。

杨笃生、陈自新是归国日本留学生。杨笃生是暗杀行动的实际负责人。万福华是合肥人,原是朝廷候补知县,先后在滦州铁路筹备局和盐局谋事。

戊戌变法失败后,他从维新立场转向反清革命。1904年到上海参加革命党。吴春阳与万福华同乡。

注意到,中国教育会的蒋维乔、汪允宗、叶翰等等,也都是反清排满的,汪允宗还是同盟会首期成员,他们并没有介入暗杀活动。但都积极接待路过上海的革命党人,以教师的名义,安排吃住行。
  
   在商议刺杀的具体行动计划时,他们注意到王之春喜欢吃喝应酬,特别喜欢上名菜馆。还知道了吴葆初是王之春的朋友,彼此之间颇有酒肉交情。而吴葆初也参与中国教育会活动,他与爱国学社也很有交情。《苏报》案中吴葆初积极参与营救,捐重金帮被告章、邹聘律师。
   于是与会众人决定模仿吴葆初笔迹,借用吴的名义开请柬约王之春赴宴。地点是当时上海滩开张不久,而且是最繁华的金谷香番菜馆。对此王之春是熟门熟路的,他自然毫不怀疑。
  
   曾在日本学军事的陈自新自告奋勇,要当第一枪手。陈自新的确枪法好,也有胆略。

大家同意了。张继配合陈自新,两人在金谷香番菜馆二楼,等待王之春,约好一见面就开枪。

   而章士钊、万福华、刘光汉和易本羲等人,混在餐馆楼下的游人之间,望风接应。


开会前,章士钊从杨笃生那里拿来一把手枪。既然陈自新要当第一枪手,这枪就交给他。张继也从自己腰间摸出一把手枪,说为保险其见,可以与陈自新同时开枪。
  
   刘师培看着眼红,就向张继讨枪。刘师培说自己在楼下策应,一但王之春不死逃跑,自己可以在楼下补枪。大家见说得有理,同意楼上楼下各一支枪。但这枪交给易本羲。原本前次在南京准备伏杀铁良时,易本羲就被选为杀手。而都认为刘师培是文弱书生,不适合开枪杀人。
  
   安排就绪,王之春也按时赴约。他把马车停于金谷香店面前的小广场上,由侍者迎至二楼。一到二楼,王之春不见吴保初,却见张继上前招呼,王不认识。
   正犹疑间,忽有一人近身附耳,讲日语,要求笔谈。此人正是陈自新。从后来看,陈自新的这一行动是画蛇添足了。原来他想要接近王之春,拿他写出书面字迹作证据,然后再杀他。
   然而王之春疑心大起,突然转身说要去解手后再来。就抢步疾走下楼。陈自新拔枪,却发现王之春侍从的身体挡住了目标,加上楼梯人上人下的,担心胡乱开枪伤及无辜,一时不知所措。
  
   万福华与章士钊在楼下没听到枪声,正在疑惑中。忽然看到王之春下楼,要奔向他的马车。刻不容缓,而此时手枪被易本羲怀着,万福华于是腾身跃起,抢过手枪,发生了开头的一幕。
   巡捕制服万福华后,还想让王之春及随从指认捉人。于是章士钊、刘师培、易本羲乘乱混入人群散了。张继、陈自新也弃枪逃走。刺杀就这样失败了。
  
   想在金谷香拿王之春‘开洋荤’,结果不但是荤味没尝到,倒惹了一身骚气,赔了老本。结果反而是革命党人被捕。
   万福华那把枪,其实谁也没有事先试过。是好枪,还是坏枪?
   再说,有谁知道那枪的来历吗?
   其实那枪,1903年7月2日以来,一直是张继带在身上。而7月2日以前,是邹容带在身上。
  
   1903年7月2日那天,邹容应章太炎之约,去总巡捕房自首。邹容自然不会带枪去。而与邹容一起在新闸路福源里避难的张继后来就把枪带在身边。
   我们在爱国学社那章里,提到邹容与同学争辩。因怕吃亏,就拿枪对着爱国学社的同学而遭吴稚晖的呵斥。也事先说过,那枪是从日本地摊淘来的。
  
   说王之春逃命成功,所以刺杀失败,这话也不尽然。一个王之春是活是死,对中国前途影响其实不大。但王之春遭伏击,平民声声叫好,这就给大清天朝的大小官员一个警告:
   汉奸贼子,那是人人可以得而诛之!
  
   事后,蔡元培在自己办的《警钟日报》上发表了《万福华传》。
   陈去病以此次刺杀为素材,写了《金谷香》的剧本,发表在自己主编的戏剧刊物《二十世纪大舞台》上。
   柳亚子等人则赋诗讴歌万福华。
  
   柳亚子、陈去病、蔡寅和金松岑一批也是对王之春咬牙切齿的。但这些人太诗人气质,不适合当枪手。同样蔡元培是领袖和老大哥,不适合出头露面当枪手。林廨此时的《中国白话报》正风行大江南北,他参与策划伏杀王之春的密会,但众人也没让他参加行动。此时在沪的革命党人都赞成用暴力对抗朝廷。
  
   事后,国人普遍认为,万福华刺杀王之春,是继“苏报案”之后又一振聋发聩的壮举,直接激发革命者杀身成仁的志气。
   万福华之后涌现的王汉、吴樾、徐锡麟等一批刺客,不能不说受到了万福华的鼓舞。其中吴樾就在保定加入北方暗杀团。后来他与杨笃生一起实施截杀五大臣,正是出于对万福华的崇拜。



🔗 连载内容目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

  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

  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8

  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1

  1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2

  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6

  1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7

  1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8

  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1

  2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2

  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5

  2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6

  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9:自由的代价(2)

  3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0:革命军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2: 《苏报》案

  3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3:《苏报》案(2)

  3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4:《苏报》案实施抓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3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7:《苏报》案会审公廨的审判

  3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8:《苏报》案庭审记录

  3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9:《苏报》案二审

  4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0:引渡之争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2:《苏报》还魂《国民日日报》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4:党人云集广西

  4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5:会审公廨的审判

  4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6

  4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7:章太炎的辩词

  4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8:《苏报》案二审宣判

  4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9:哑火的手枪 *

  5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0: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1: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2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官宣 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