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2019-11-07 13:57 , 128

 (续前)
  三 师范院的吴稚晖
  
   正当张元济和蔡元培因戊戌事变,失意地从京城途经天津南下时,还有人南下上海。此人时任北洋中西学堂国学教员。北洋中西学堂后来就是北洋大学,也就是现在天津大学前身。


南洋公学与北洋中西学堂,一南一北,就是中国最早建立的大学。都由中国洋务派代表人物盛宣怀创办。
   听说,皇帝实行变法。这位北洋国学教员原本是想南下大干一通,以抒展平生的志向。
  不想,坏消息接踵而来,变法失败了。为了寻求新的出路。他报考南洋公学的师范院。成了公学第二届师范生。此人称吴敬恒,也就是吴稚晖。

天津大学.jpg


   为什么舍北洋中西学堂的国学教习而重新报考南洋公学附属师范学院?
   谈不出太多的为什么。吴稚晖是举人出身,他向往新学。读书人就需要一个读书的环境。南洋公学的气氛和环境不错。


还有,南洋公学附属师范学院的学生,是兼职于师范学院附属学校的教师。既是兼当职教师,就必有薪奉。对于有家室而没有功名的读书人来说,既能免费上学,还有一份奉禄养家活口,是很重要的。


再说,吴稚晖是个爱招惹是非的人,他得罪了北洋大学堂总办王修植。他自认为,继续留在北洋中西学堂,没有好果子吃。
   吴考试和面试的成绩很好,又有在北洋中西学堂当教习的经历。南洋公学自然不委屈他。他当了“外院”代理学长。换句话说,是师院附学校的代校长。月薪40银元。


这在学校原始档案中有记录。由于原来高年级的师范生沈庆鸿和林康侯当过这职务,所以吴只算是代理。师范生自己还是要读书考试的,教师和校长的位子是不可能一直挂在一个人身上,而是轮着当。
   这沈庆鸿就是沈心工,历史记载中一直是个踏踏实实的好人。中国出的第一位作曲家和音乐教育家就是他。《沈心工唱歌集》,就是清末民初流行最广且发行量最大的中国音乐作品。


   而林康侯后来却成为上海滩的大银行家和工商巨头,当过工部局华董,上海总商会 和中华总商会 。但此人晚节不保。抗战初期,表现积极。

1938年被日伪76号魔窟的丁默村﹑李士群逮捕。林康侯设法逃脱,进入香港。太平洋战争爆发,香港失陷,他再次落入敌手。终于坚持不住76号的折摩而屈从,丧失了气节。


   当今许多有关上海滩的电影电视中,那些挂着工部局华董的名号,翻手为云复手为雨的商界大佬,都影约透出此人的身影。
  
   吴稚晖月薪40银元是什么概念?2000年有估算过:一个银元当时购买力相当于150元RMB。这40银元相当于2000年的6000元。对应于2000年6000元月薪的白领,今年相当几何?这要重新估算了。

上海2000年内环内销商品房房价大抵是每平方5000----8000元,而眼下最低价也是30K了。而在那年代,10K银元可买豪宅了。


   学生靠兼职也能管住一家人的茶米油盐,吴稚晖知足了。此人一生谋钱财,甚至卖字换钱到88岁。但一生不苛求钱财。
   吴稚晖联系了钮永建。钮永建是他在江阴南箐书院的好友,同年的举人。过年,钮永建也从湖北武备学堂出来,考进南洋公学师范院。他兼职当了南洋公学学生的军体领操员。每月也有30银洋的酬贴。
   与钮永建同时考入南洋公学师范院的,还有江谦﹑赵从蕃﹑白毓崐﹑张相文﹑陆尔奎等等,后来也都是历史名人。

UfqiLong


  南洋公学是三院制的新式学校。“三院”制是指整个公学分成:上,中,下三院。
   上院及师范学院和译学院(外语学院)是大学。1900年设的铁道管理班(北洋大学堂停办而整体并来)和新开张的“特班”也属上院。上院可直接通过考试向社会招生,也可由中院高班直升。


   中院相当于大学预科(但西欧国家承认中院派遣的留学生具有本科学历)。社会上的秀才的可直接报考中院,下院优秀生可升中院。中院分六个班。头班最高而六班最低。高班可升上院(大学)。


   外院(或下院)则是附属于师范学院的,就是高小。第一批招生120名,按人数分成三班。按程度,分高级和初级两层。程度高的,读一年,可升中院3班或4班。
   社会上读完私孰或其它学校,而没考取秀才,只能报考外院。后面就提到,来自“长沙时务学堂”的一批学生,只能报考外院。


   到1902年,全国推统一的“寅卯学制”。国家分大学,中学,小学三级。“寅卯学制”的三级学校,原型就来自南洋公学的三院制。
  中国新式小学,是自1902年以后才逐步建立起来。
   1902年前,整个中国除南洋公学的下院外,只有私孰,而无现代小学。历代的私孰只学三字经,千字文,而后学四书五经。


   只有南洋公学外院是学外语,数学,自然,体育和音乐。而且南洋公学外院采用寄宿制,免学费和住宿费,起初还免伙食费。当然南洋公学外院是从社会招考学生的,而录取的学生都已修完私孰的全部课程。国学水平也都不俗。
  
  
  四.拒绝八股
  
   但为什么,听说皇帝实行变法。吴稚晖不去京师,反而要南下呢?
   关键是他认为自己起初误信了康有为的为人。发觉后,他不愿意再与康梁来往了。
  1895年,他进京。那年正是中国甲午战败的次年,中国被迫割地赔款。
   众举子汇在一起,不禁悲情激愤,义愤填膺。1300名举子联名 “公车上书”。反对割地赔款,反对《马关条约》,要求改革朝政,实行变法。吴稚晖参与了。当时他十分佩服康有为梁启超。


   那时,康有为﹑梁启超和吴稚晖一样,都是举人,而没有‘功名’。
   吴稚晖在南箐书院的朋友钮永建同是举人,对甲午战败耿耿于怀,决心不再上京赶考,而投笔从戎,走从军救国的道路。后来考取了张之洞主办的湖北武備學堂。
   1897年(光绪二十三年),吴稚晖33岁时,出任天津北洋学堂汉文教习。学生中有后来的民国同僚王宠惠和王正廷等人。


   当年寒假,吴稚晖到北京南海会馆拜会康有为,与康有为畅谈时政。他们把“八股、小脚、鸦片”视为中国社会的“三害”。吴稚晖认为除此三害,要从自己做起。并说:
   八股,我们可以自动不赴考;小脚,可以不缠;鸦片,可以相戒不染。
   相约以后不再赴京赶考了。康有为十分赞同。


   因当年“公车上书”未果,心中一直不服。吴稚晖写了个三千字的摺子,想上呈给光绪,要求变法,以除弊兴利。但康托故不参与。
   1898年1月1日,吴稚晖孤身一人候在北京彰仪门大街,拦下朝贺回府的礼部侍郎瞿鸿禨,请瞿转呈光绪。瞿是个滑头,见摺子的签名,知道来的这位正是江苏同乡,著名的吴疯子。

UfqiLong

瞿本人曾接替过江苏学政,他早就听说过这位闹得前两任江苏学政下不了台的人物。今天面对这冲头,自然收起威风,和气相对:
   你的摺子还有可以商量的地方,我带回去细看再说。
   然后座轿如飞而去。


   次日,吴稚晖自知不会有什么回音,便离京返津。
   他下决心此后再也不看线装书(八股书)了,不再参加科举。
  后来听说原本约好不再参与考八股的康梁,又参加了1898年的考试。而且康有为还为中了进士而兴高采烈。吴稚晖感到深深受伤。


   骗人!
   他从内心拉开了与维新党人的距离。
   后来,他与蔡元培﹑张继﹑邹容﹑章太炎从舆论上对满清王朝发起攻击时,都以极端鄙视的心情,与康梁保皇党论战。对吴稚晖个人来说,这恐怕与这段经历有关。
  
  (待续)


 五 蔡艮寅与范源濂
  
   前面提到,戊戌政变,谭翤同被杀,湖南巡抚陈宝箴被罢官。
  这样一来,在湖南引发了系列效应。
   最受影响的当数长沙时务学堂的学生们。


   时务学堂戊戌变法运动期间维新派在湖南长沙创办的新式学校。由谭嗣同和湖南巡抚陈宝箴、按察使黄遵宪、学政江标发起,于1897年10月在长沙创办。

熊希龄任提调,梁启超和李维格分别任中、西文总教习。

唐才常等为分教习。1898年春,开班招生,全堂师生达200余人。但没多久,谭嗣同遇难,梁启超逃难海外及陈宝箴被撤职,时务学堂被迫停办。时务学堂从创建到关门,仅维持了数月。


   不过,时务学堂刚开办,盛宣怀就已经开始挖墙脚:把精通英文的西文总教 维格挖到南洋公学。
   李维格走后两个月后时务学堂停办,学生惶惶然不知所措。
  学生唐才质﹑蔡艮寅(后改名蔡锷)﹑范源廉等同学去武昌两湖书院求学。两湖书院是张之洞一手办的。但一进校门,说是时务学堂来的,马上被拒绝。谁都不愿与康党搭边。


   无奈展转到上海,蔡艮寅与范源濂﹑唐才质等考入南洋公学“外院”。其中,蔡艮寅是以第6的高名次考中的。张榜公布时,已是暑假。蔡艮寅﹑范源濂等在上海举目无亲,一筹莫展。幸好遇到李维格,经特许,他们先进南洋公学住宿,才解决了难题。
   这批时务学堂的学生,终于再次进了学堂。


  就这样,经历戊戌事变,全国各地区陆续有知识人士,或避难,或求学汇集到南洋公学。
   当然,有进,也必有出。
   一八九八年南洋公学选派中院优秀生杨廷栋、富士英、杨荫杭、胡礽泰和师范院优秀生章宗祥、雷奋共六人留学日本帝国大学,法政大学和早稻田大学(早稻田这校名是1903年定的),他们是南洋公学第一批公派留学生。


   留学生选拔考核是十分严格的。由此开了南洋选送毕业生留洋的先河。以后每年都有,而且人数也逐渐增多。有些年,还一连派出两批。学生留学地点遍及美﹑英﹑日﹑德﹑比利时等。
   顺便提及这位杨荫杭同学。他是1897年从北洋中西学堂出来考到南洋公学中院的。



+公学 +南洋 +外院 +北洋 +学堂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评论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

  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

  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8

  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1

  1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2

  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6

  1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7

  1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8

  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1

  2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2

  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5

  2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6

  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9:自由的代价(2)

  3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0:革命军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2: 《苏报》案

  3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3:《苏报》案(2)

  3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4:《苏报》案实施抓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3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7:《苏报》案会审公廨的审判

  3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8:《苏报》案庭审记录

  3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9:《苏报》案二审

  4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0:引渡之争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2:《苏报》还魂《国民日日报》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4:党人云集广西

  4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5:会审公廨的审判

  4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6

  4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7:章太炎的辩词

  4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8:《苏报》案二审宣判

  4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9:哑火的手枪

  5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0: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1: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2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