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2019-11-09 03:49 , 5

59. 五 杖毙沈荩
  
   我们注意到天津的《大公报》在1903年7月下旬,接连几天刊登一小段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新闻。第一则新闻是在7月21日(光绪二十九年五月二十七日)登出:  
   肃亲王于二十三日奉旨交拿人犯三名,于虎坊桥地方拿获。其被拿之故及所拿者何人,俟访明再布。
  
   这里的二十三日就是指公元1903年7月17日。我们这里继续服从约定:
   阿拉伯数字符号表示公历的日期,而汉字数字表示夏历的日期。

  
    这肃亲王就是善耆,是刑部尚书王大臣,也就是后来川岛芳子的老爸。说他抓到三个钦犯。因为是奉旨抓的。什么人,什么罪,有待记者明天继续采访或打听。

看来是一则重大新闻,就是没能讲清。好象是故意让读者去当‘丈二和尚’。

这记者是真不知情,还是故意吊读者的胃口?不得而知。

明天能揭迷底?反正要让一些人今晚睡不好了。
  
 《大公报》7月23日报道:
   前日,本报记肃亲王奉旨交拿人犯一节,兹探悉,被拿者为沈某。系经某大员面奏,并牵涉戊戌之事云。
   终于透了点底:钦犯姓沈,牵涉到康党。
   7月24日报道:
   沈某在北京被拿,已纪本报。兹得悉北京来函云,沈荩系江苏太湖洞庭山人。此次被拿之故,因无赖倪某向沈借银三百两,沈未诺,倪遂衔恨。故被诬告被拿云。


   又点头绪了:被捕的“主犯”是江苏太湖洞庭山人沈荩,前面讲过,沈荩参加过唐才常搞的上海“中国国会”,也就是自力军起义。

沈荩为自立军七军之一的右军统领。地点是湖北新堤,自立军右军共有6个营。

1900年7月24日,沈荩携带花银二千余元赴新堤,研究部署在新堤举行武装起义的具体事宜,并决定在8月15日举行起义。

三天后,沈荩得知汉口起义失败,唐才常等主要领导人殉难的消息后,立即召开紧急会议,表示了“继续已死者之生命,完成已死者之志愿”的决心。会议决定提前举行起义。
  
   28日,右军起事。当天晚上,新堤卫队营偷袭清军水师营,各地自立军二千多人纷纷响应,自力军的黄绫旗插遍新堤全镇。
   但马上被镇压。
   起义失败后,沈荩辗转来到上海.北京,当了记者。
   难道,沈荩因小人出卖,就仅仅是因为自立军的往事?
  
    8月2日《大公报》刊发沈荩之绝命词。
   前北京拘拿之沈荩,已于初八日被刑。今得其绝命诗四章,照录如下:
  
   狱中铁锁出郎当,宣武门前感北堂。菜市故人流血地,五忠六士共翱翔。
   今年三十有一岁,赢得浮名不值钱。从此兴亡都不管,灵魂归去乐诸天。
  shenjin.PNG   (按:这里选录两首)。
  
    8月4日《大公报》继续报道:
   拿来刑部之沈荩,于初八日被刑,己志本报。
   兹闻是日入奏,请斩立决。因本月系万寿月,向不杀人。奉皇太后懿旨,改为立毙杖下。惟刑部因不行杖,此次特造一大木板。而行杖之法,又素不谙习。故打至二百余下,血肉飞

UfqiLong ,犹未至死。后不得已,始用绳紧系其颈,勒之而死。
  
    9月14日《大公报》称:
   探闻政府自杖毙沈荩后,各国公使夫人觐见皇太后时,谈及沈之冤抑,皇太后亦颇有悔意。已面谕廷臣,会党要严拿,万不可株连良善,致离人心,等语。近日政府十分和平,绝无不合公理之举。盖恐驻京各国公使啧有烦言也。
  
    9月16日《大公报》又说:
   ……当杖毙时……骨已如粉,未出一声。及至打毕,堂司以为毙矣。不意沈于阶下发声曰:  
   何以还不死,速用绳绞我……
   又闻发旨之先,有政务处某君面奏于皇太后云:"万寿在迩,行刑似不吉祥,宜轻其罪。皇太后遂改旨速杖毙。政务处某君原为保全沈荩,见皇太后改旨,亦不敢抗奏…… "
  
   哎,这沈荩死得悲惨,惨绝人寰!!  
   难道,就为自立军起义的事?不都过去3年了?如此菩萨心肠的老佛爷怎麽还如此恨得刻骨铭心?
   再说,4亿中国人都不知道的国内事,怎么外国公使夫人都知道,还来找皇太后说沈之冤抑?
  
   都2个月过去了,讲到了这种地步,这《大公报》还是欲吐又吞。说得不明不白。这怎么回事?
   原来,这事还牵涉到更深一层的阴谋.一个见不得人的卖国罪行被揭露。沈荩正是为了唤醒大众,揭穿了朝廷一个巨大的卖国阴谋:
   那就是朝廷与沙皇俄国炮制《中俄密约》,出卖蒙古与东北的主权。沙皇俄国所提出的七点要求,正通过《中俄密约》得到保证。
  
   正因为,沈荩向中外报刊公布《中俄密约》草稿,使得《中俄密约》尚未签署,其详细内容即通过新闻媒体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加剧了从上海到全国以至日本东京留学生的拒俄爱国运动,掀起世界舆论的强烈反应及各国政府对俄国愤怒和对清政权的鄙视。
  
   《中俄密约》从而彻底破产。恼羞成怒的慈禧太后,终于极其残忍地杖毙了沈荩。
  
   最卑鄙的人不只因为它做了最卑鄙的事,
   而因为他要消灭一切敢于批评卑鄙的人。
  
   1903年,沈荩从旗人庆宽和前翰林吴士钊口中得知中俄两国要签订密约的消息。为阻止清政府的卖国行为,决心在签约之前把密约内容昭示天下,让全国人民认清清政府的丑恶嘴脸。
   经过多方努力,沈荩最终通过政务处大臣王文韶之子搞到了《中俄密约》草稿的原文。沈荩迅速将《中俄密约》草稿寄给了天津英文版的《新闻西报》。《新闻西报》收到后当即原文刊登。随后,国内外各大新闻媒体纷纷转载,日本新闻界还专门为此出了一期号外。  
   而庆宽和吴士钊却因慑于“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威力,出卖了沈荩。 所谓肃亲王于二十三日奉旨交拿人犯三名,其实就是庆宽和吴士钊骗住沈荩,使他毫无防备地被捕。
  
   夏历六月是光绪出生月,夜称“万寿月”。同时慈禧太后也正在操办自己生日。按例“万寿月”不执行死刑。恼羞成怒的慈禧太后还是极其残忍地下令要将沈荩“斩立决”。政务处一官员想救沈荩一命,就提出建议:“万寿月”行刑不吉祥,应从轻发落。慈禧太后又改发谕旨:“着即日立毙杖。”  
   政务处官员原本想好心救人,结果反而使沈荩死得更惨!


UfqiLong

7月31日(阴历六月初八),刑部大堂8个狱卒手拿特制的大木棍,准备行刑。沈荩面对狱卒,大声说道:
   快些了事!
   于是,8名狱卒轮流捶打沈荩的四肢和背部,时间长达4个小时之久。沈荩被打得血肉横飞,“骨已如粉”,其状惨不忍睹,但沈荩自始至终“未出一声”。这时,堂司以为沈荩已死,下令停止捶打。不想这时沈荩用微弱的声音说道:  
   速……用绳绞我……
  
   见沈荩还没有死,堂司又下令以绳勒其颈。而始气绝。  
   中国人自己不知详情,但外文报刊已详细报道了。这使整个世界震惊不已。
  
   狱中章太炎知道了,想起1900年,自己与沈荩一起在张园参与‘中国国会’的经历。感慨不已。写了一首诗。正好这天,柳亚子等探监来了。

看到柳亚子等人,章太炎很高兴。在狱中,章太炎仔细看了柳亚子前次带来的《江苏》杂志。

《江苏》杂志就是军国民教育会的首领秦毓鎏等创办。

章太炎赞扬《江苏》杂志上柳亚子所编的《郑成功传》。还说:  
   (《江苏》) 杂志草创时,辞颇噎塞,数期以来,挥斥慷慨,神气无双,进步之速,斯为极矣。而弟所纂《郑传》,亦于斯时发现,可谓智勇参会,飚起云合者也。
  
   谈及教育会领袖各散东西及爱国学社遭取缔,社员无处安生,不胜感慨而又寄托希望。他说,教育会虽“分散”,“爱国诸君,亦既飘摇失所”,仍有柳亚子等“尽力维护”,“亦令奴性诸黉,不以爱国分散之故,遂谓天下之莫予毒也。”
  
   临走,他让柳亚子把写好的记念沈荩的诗带出,发表在1903年9月《浙江潮》上:  
    狱中沈禹希见杀
    不见沈生久,江湖知隐沦。萧萧悲壮士,今在易京门。
   魑魅羞争焰,文章总断魂。中阴当待我,南北几新坟。
  
   8 月23日,林獬、蒋智由、连梦青、刘鹗等在上海愚园开追悼会。章太炎在狱中为沈荩写好祭文,由主祭人会上宣读。
  
   这里新冒出了连梦青、刘鹗两人。
   前面提到罗振玉在南洋公学主持东文学堂的事。这刘鹗原是罗振玉当家教时的东家,也是罗振玉的好友。罗振玉研究甲骨文,就是受刘鹗的影响。也是刘鹗提供了甲骨片和自己的研究著作后,引起罗振玉的极大兴趣,于是带自己在东文学堂的学生王国维进一步研究。
  
   连梦青是沈荩在天津的朋友。清俄密约被揭,沈荩被害,连梦青受牵连,被迫逃亡上海。

因衣食无着,谋生艰难,只能卖稿为生。刘鹗知道连梦青依然不够开销,但为人耿介,不肯受人银两,于是创作《老残游记》,写成稿子交給连梦青,让他卖给文学期刊《绣像小说》以弥补。

据说,当时的稿酬是每千字五元。刘鹗先是将《老残游记》的前几回交给连梦青,然后是伴随着小说的连载,陆续编下去。

后来因出版方擅自更改书稿惹怒了连梦青,于是连梦青拒绝售稿。刘鹗因此中断了创作。
   这里,就这样顺便简单地交代一下这几个历史人物和名著《老残游记》的一些佚闻。


+密约 +大公报 +新堤 +自立军 +政务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评论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

  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

  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

  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7

  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8

  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0

  1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1

  1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2

  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5

  1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6

  1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7

  1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8

  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1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0

  2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1

  2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2

  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4

  2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5

  2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6

  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8:自由的代价

  2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29:自由的代价(2)

  3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0:革命军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1

  3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2: 《苏报》案

  3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3:《苏报》案(2)

  3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4:《苏报》案实施抓捕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3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5:《苏报》案邹容投案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6:查封《苏报》

  3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7:《苏报》案会审公廨的审判

  3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8:《苏报》案庭审记录

  3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39:《苏报》案二审

  4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0:引渡之争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4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1:杖毙沈荩 🔴

  4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2:《苏报》还魂《国民日日报》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3.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3:爱国学社复活震旦大学与复旦大学

  44.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4:党人云集广西

  45.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5:会审公廨的审判

  46.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6

  47.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7:章太炎的辩词

  48.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8:《苏报》案二审宣判

  49.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49:哑火的手枪

  50.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0: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1.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1:光复会华兴会与爱国协社的成立

  52. 墨水瓶的故事——20世纪初的愤青们-52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