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75:下卷二十四:新疆沦陷-2..


2020-10-20 04:00 , 86

晚清沧海事 下卷 13


第十三章 新疆沦陷(二)作者:罗马主义

不久之前……
索焕章听完了妥得璘所说的,教主的最新指示后,沉默了半响。
他和其他的伊斯兰教徒们不同,他可是政府的高级干部,而且是军功世家出身,世受皇恩。
其父是甘肃提督索文,在西北绿营里,那可是鼎鼎大名的。
靠着父亲的荫蔽,他的仕途,自然也是一路顺风顺水,没有任何军功,却年纪轻轻的,就当上了乌鲁木齐绿营参将,说起来,他也是体制内的受益者,大清可没有任何地方,对不起他的。
但是作为一个穆斯林,特别是新教的狂热信徒,他的理想,却不是为大清建功立业,而是要建立伊斯兰国。
所以,他和妥得璘这样的流浪传教士,二不挂五的社会闲杂人员不一样,他既不为名,也不为利,纯粹是为了狂热的信仰,要推翻大清王朝。
妥得璘看见他双眉紧皱,沉默不语,不由得担心,他是不是放不下荣华富贵,临阵退缩了,可是又不好直接指出,于是就婉转的说道:
“索兄弟,陕西的兄弟们已经动手了,教主也马上就要行动了。
现在箭已在弦上,如果你还不举事的话,到时候清妖调北疆的军队入关,那咱们的大事就难成了,为了千千万万的兄弟们,你可千万不能耽误呀!你必须马上派人去,和俄国人接头呀!”
但是索焕章听完了以后,并不言语,只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开始在客厅里来回踱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着索焕章不说话,妥得璘不由的有点急,又想再次催促他,但还是忍住了,只是默默的看着索焕章一个人,来回踱步,心中暗自焦急。
又过了一会,索焕章忽然停住了脚步,抬起头来,哼的冷笑了一声,然后面带得意的坐回了椅子上,喝起了茶。
看见索焕章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妥得璘不知道,他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于是就觉得,不如干脆摊牌算了:“索兄弟,这样,你最后给个说法,到底是干还是不干!”
索焕章微微的笑了一笑,说道:“干!当然要干!但不是现在!”
妥得璘一听,不由的火了,猛的站了起来,正想指责他,但是索焕章却朝他摆摆手,示意他话还没说完。

看见妥得璘气呼呼的又坐了下来,索焕章微微一笑,不慌不忙的拿起了茶碗,呷了一口,又放回了桌子上,然后才慢悠悠的说道:
“现在如果我们跳出去,除了被别人绑上法场,白白丢了性命不说,什么事也办不到,所以不能急!”
“为了安拉而死,那是我们每一个信众的荣耀,我们不怕!最后我们一定会上天堂的!”一听完索焕章的话,妥得璘忽然变得激动了起来。
看着脸红筋胀的妥得璘,索焕章只是微微的笑了一笑,然后沉下了面孔,严肃的说道:“没人怕死,但是耽误了真主的事业,那就是最大的罪孽。”
看见妥得璘还想反驳,索焕章又笑着摆了摆手,再次制止了他,然后接着说道:“我说不急,不是什么事都不做,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把北疆的兵,全部调到边境上去,然后咱们才有机会。”
“那你就快点把兵调过去啊!”妥得璘急忙插口说道。
索焕章忽然哈哈哈的笑了起来,说道:“你高看了我,这兵我可调不动,不要说我了,就是我的上司,乌鲁木齐都统叶布冲额,他也调不动!这调兵的大事,要伊犁将军常清说了才作数,还轮不到我说话。”
“额……”妥得璘听到索焕章这个说法,有点意外,他原以为,索焕章是一个大的不得了的官,可以在官场上一手遮天,没想到他居然还有很多上司。

看见妥得璘惊讶的样子,索焕章并不觉得意外,虽然在教里的地位,妥得璘要比索焕章高的多,可是他对清朝的官场制度,却一点儿也不了解。
“不过你也不用急,如果俄国人攻过来,常清自然会把兵调到边境上去。”索焕章不慌不忙的又举起了茶碗,用盖子刨开上面的叶秣,再呷了一口茶。
“那你就快派人去接应俄国人啊,不然他们怎么敢攻过来呢?!”妥得璘赶紧的催促道。
“没有军令,我若是敢派一个人,离开了我的防区,不出三天,立刻就会被绑送伊犁将军府,我这项上的人头,只怕就要搬家了。”索焕章敲了敲自己的脑门,自嘲的笑了笑。
“这……”妥得璘不由的一时语塞,愣了片刻,然后他一发狠,跺脚说道:“那不行的话,我就带滿拉和这里的兄弟们去,这样总成吧!”
索焕章看着妥得璘,不由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知道卡伦在哪里吗?离这里上千里地之外!先别说你们要走多久了,单说你带着一群种地人,携带凶器,成群结队的跑到草原上去,你觉得被戍边的官兵们看见了,他们会怎么对付你们?”
“那……”妥得璘再次涨红了脸,急的一头都是汗,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看着妥得璘的一脸窘态,索焕章微微觉得有点满意,但考虑到他是马化龙的代表,他决定不再折磨妥得璘了,于是就对他说:
“办法我是有的,但是急不得,只需……”
昏暗的烛火下,两个人开始了窃窃私语……

——
一个国家的战略目标,到底是不是让自己受益?好多当局者,其实也未必搞得清楚,自己给自己挖坑,是很多国家,经常都在干的事情。
俄国就是一个例子,由于价值观的原因,它在法国大革命以后,立刻加入了反法同盟,成了反法急先锋,变成了拿破仑最头痛的一个对手,最后自己,也成了拿破仑的重点打击对象。
这个时候的俄国,工业刚刚有了萌芽,但是却因为刚起步,生产出来的产品,难免质次价高,而英国人在这个时候,已经完成了工业革命,蒸汽机被大量的推广使用,生产的产品,价廉物美,在欧洲市场上,横扫所有的对手。
在这样强悍的对手面前,俄国的工厂主们,还是小规模的手工业生产,哪里是早已使用了机器,进行大规模生产的英国人的对手?
所以俄国的企业,只能为生存苦苦挣扎,根本谈不上什么发展了,因此一直在低水平徘徊。
但是拿破仑上台以后,为了打击英国,保护本国的工业,开始在欧洲大陆,实行大陆封锁政策,不让英国的产品,进入欧洲。
虽然这个政策,在拿破仑下台以后,就被废止了,可是却给了俄国人机会。

就是在这短短的,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俄国的企业,一下子没了对手,终于有了咸鱼翻身的机会,迅速的发展壮大起来,国家也终于开始了现代化进程。
可是好景不长,没有多久,拿破仑终于被打败,欧洲的大陆再次开放,英国的产品,又像潮水一样涌了进来,俄国的企业,再次陷入了艰难的境地,直接被英国人,从欧洲市场挤了出去。
而造成这个局面,导致拿破仑下台的最大功臣,恰恰就是俄国人自己,可以说,这是一个典型的南辕北辙的故事。

那么,既然在西欧和中欧都站不住脚,俄国人也总得找出路吧,于是他们就把目光,投向土耳其和它控制下的巴尔干和中东地区,俄国的工业,于是再次得到了发展。
可是由于俄国是专制社会,皇权和新兴资本家之间的目的,是不一样的。
一个要的是土地,一个要的是市场,没有过多久,沙皇的手又痒痒了,开始不断的暴揍土耳其人。
土耳其人倒是被俄国人揍得遍体鳞伤,俄国人也得到了大片的土地,但是市场也跟着就丢失了。
因为俄国人没有想到,被他们打残了的土耳其,在别人的眼里,自然也是一个懦夫,大家都想来捏下软柿子,所以无意之中,俄国人又给别人,做了嫁衣裳。
英法趁土耳其,被俄国人打得灰头土脸之际,强迫土耳其开放市场,结果导致俄国的产品,又被从这些地方挤了出来。
由于连续的干蠢事,导致工业革命后,欧洲最黄金的这段发展时间里,俄国却一再错失发展良机,它的发展速度,始终比不上西欧,慢慢的就被对方拉开了距离。

不过俄国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地方大,西方不亮东方亮,俄国的工业产品,虽然在中东和欧洲没有了市场,但是却在中亚打开了销路,到了张格尔发动叛乱的时候,俄国工业制成品的2/3,都销往了中亚市场。
可是接下来,俄国人又干了蠢事,开始对中亚三个汗国虎视眈眈,就是希瓦,布哈拉和浩罕,大致就是今天中亚五国这块地方,结果,导致这三国全去找英国做靠山。
英国人很简单,找我做靠山可以,但是必须向我开放市场,于是质优价廉的英国产品,又迅速涌向了中亚,抢占了俄国人的大量份额,让俄国的工业界,再次叫苦连天。
由于俄国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有了9000多家企业,40多万产业工人了,税收贡献,在国家财政中的比例,急剧上升,所以沙皇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一点都不考虑他们的利益了。
这一次,沙皇和俄国资本家们,终于达成了一致,眼看最后这块海外市场,也要守不住了,干脆买卖不成拳头在,下决心把这几块地方都拿下来,变成自家院子,不带英国人玩了。
所以从19世纪50年代开始,俄国人就开始对中亚三国动手,之所以是这个时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俄国人的铁路,现在也修到了中亚附近,终于解决了后勤问题,让他们有能力,打这些国家的主意了,首当其冲的,就是浩罕。


UfqiLong

不过刚开始的时候,俄国人的进展并不顺利,因为浩罕在和俄国交界的锡尔河流域上,修建了一系列的军事堡垒,虽然俄国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用了几年的时间,一个一个都把他们攻了下来,但是一直到了1861年,俄国人才勉强控制了整个锡尔河流域。
如果按照这个进展速度,要想拿下中亚三国,真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的了。
而且俄国人在这里的统治还非常不稳,浩罕不断用圣战的名义,号召哈萨克斯坦草原上,信奉伊斯兰教的游牧民族起义,这些人不停的袭扰俄国人的据点,更是让俄国人头痛不已。
更让俄国人心烦的是,他们很难消灭这些游牧民族,将他们斩草除根,因为一旦他们遇到威胁,就会退到大清控制的哈萨克草原里来,因为大清允许他们在这里游牧,只要每次进出,上交1%的牲畜就可以。
所以拿下整个哈萨克草原,断绝游牧民族的退路,同时也能从侧翼进攻浩罕,开辟新的战线,就成了这场战争,能不能快速取得胜利的关键。
于是,俄国人就决定暂时放一放浩罕,先向大清动手。

当然,这个想法,俄国人并不是今天才有的,他们早就有这个打算了,不过和大清在哈萨克斯坦打一仗,那也不是闹着玩的事,大清可比浩罕强多了,俄国人真是一点把握也没有。
所以俄国人虽然心怀鬼胎,但是一直也没有敢实施,还是在锡尔河流域,继续和浩罕人苦战,直到新教教主马化龙找上门来,终于让他们看到了机会,于是他们决定转攻大清了。
现在俄国人兵分4路,攻入了大清所属的哈萨克斯坦草原。听起来声势浩大,但实际上只有二千来人,每路只有几百人。
单纯从军事上来说,仅靠这点人,要想彻底打败驻防新疆的清军,纯属是天方夜谭!除非有人暗中相助。
所以,等在齐钦卡伦外的俄军指挥官,看着夜色中的城堡,心里也是忐忑不安,他知道,能不能兵不血刃的拿下这个军事要塞,是这次冒险的关键,但是,这个城门真的会自己打开吗?


几个月前……

伊犁将军爱新觉罗.常清,皇上的亲戚,这段时间也焦头烂额。由于陕甘发生了穆斯林叛乱,新疆和内地之间的通道被切断,所以内地的协饷,已经很久都没有送来了。
府库里的银子,现在是花一个少一个,如果协饷再不送来,他就要唱空城计了,这一但没钱了,发不出工资来,到时候肯定会出乱子,他该怎么办呢?!常清越想越心烦。
这还不说,更让他头痛的事,俄国派来勘界的公使,提出了种种无理要求,逼着他把伊犁河外的,几乎所有的哈萨克草原,都割让给俄罗斯,这他就是有几个脑袋,也不敢答应啊!
让他又气又恼的还有,俄国公使动不动就拿出兵做威胁,他也拿不准,对方只是在讹他,还是真的就要蛮干。
不仅仅如此,俄国人还在边境上生事,边境上的守将,已经几次来信报告,说是俄国人打骂清军巡边的士兵,不断的挑衅生事。
边境上的守将,不断的要求他增兵,可是向边境增兵,又涉及到花钱,而他现在最缺的就是钱。

这天,他刚刚和俄国人谈完,又被俄国人恐吓了一番,正感到憋屈的不得了,所以一个人坐在府邸里,暗自生闷气,忽然师爷来报,说是乌鲁木齐绿营参将索焕章求见。
“他来干嘛?不见不见,有啥事给你说就行了。”常清这时正心情郁闷,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叫师爷打发他走。
可是师爷却没有动身,反而陪着笑说道:“大人,他好像给您老人家带了不少礼物来,要不您还是见一见吧。”
常清听到这么一说,不由得来了一点兴趣,瞟了一眼师爷,忽然想起了,最近好像有一个官职空缺,于是就差不多猜到了索焕章的来意。
常清的嘴里忍不住哼了一声,然后轻描淡写的说道:“这小子还能有什么事呢?未立寸功,能做到今天这个位置,还不是全靠他老子的照应!难道他还想往上爬?”
然后他故作轻蔑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看在他老子的面子上,就让他进来请个安吧。”

于是索焕章就被招了进来,自然他立刻就来了一番阿谀奉承,然后又献上了礼物,有上好的俄国貂皮,西洋来的自鸣钟,当然,也少不了大把的银子了。
看着上好的礼物,听着顺耳的言语,常清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于是就让索焕章坐下慢聊。
东拉西扯以后,很快就到了问题的关键,索焕章终于提到了那个空缺的职务,常清一听,微微一笑,果然不出他所料,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看在这厚重的礼物份上,常清心想,这个职务无关紧要,给他也无妨,但是话不能说得那么容易,于是常清就说:
“哎呀,索大人,虽然你这个人很实诚,可是生不逢时,没机会立功,到现在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政绩,让我很难服众呀。”
索焕章一听,立刻一脸谄笑的说道:“大人所说甚是,小的也一心想要报效朝廷,可是苦无机会呀。”

然后他话锋一转,接着又说道:“不过大人,这次俄夷犯境,小的也想略尽薄力,为朝廷分点忧,解点难,不知道大人能不能给在下一个机会。”
常清一听,立刻来了兴趣,于是就说道:“那你就说来听听。”
于是索焕章立刻离座,站在常清面前一拱手,行了一个礼,说道:“谢谢大人。”
常清挥了挥手,示意他不必客气,然后他赶紧回到座上,屁股微微挨在椅子上,弓着上身,接着说道:
“大人,小的听说,这次划界谈判中,俄夷非常的猖狂,动不动就威胁兵戎相见,此等跳梁小丑,就是尽发他们全国的大军,也不是将军您的对手,只会碰得头破血流而已。”
常清听到这里,虽然心里知道,这不过是奉承之语,但还是满心欢喜,他撸了撸胡须,面带笑意的点了点头。

于是索焕章接着又说道:“但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小的担心,俄夷蹑于大将军的威名,很可能会搞一些阴谋诡计,特别是暗中偷袭,咱们边境上的卡伦。”
“现在边境上的卡伦,人手不足,可是如果派兵增援的话,今年陕甘生乱,协饷又没有及时送来,不发赏银,小得担心,士兵会不愿前往,甚至趁机闹事。”
常清一听到这里,完全说到他心里去了,于是就对索焕章说:“那你有什么妙计吗?”
索焕章立刻媚笑道:“小的能有什么妙计,一切都听大将军决断。不过小的空食国家俸禄多年,寸功未立,所以一直诚惶诚恐。
这次听说国家有难,小的到是有一群乡党,愿意自筹路费,前往边境哨所,帮助守边,以壮声威,让那俄夷不敢轻举妄动,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常清一听,顿时喜出望外,这可是帮了他大忙了,可是转念一想,这小子会不会拿着鸡毛当令箭,趁机搜刮,强行摊派,闹出些事端来呢?

看见常清有点犹豫,索焕章又急忙补充道:“大人请放心,这群乡党,全是在下的族人家丁,全部系自愿,绝不会强人所难,所有的费用,小人愿意资助,不以朝廷的名义调动派遣,绝不会惊动四方的百姓,如有半点不实,请大人治小人的罪。”
就在这个时候,师爷忽然慌慌张张的进来,拿了一份文书给常清,常清一看,原来又是边境上的一份求援的文书,说是俄国人越境扣留了清军13个巡边的士兵。

UfqiLong

后来经过边境将领的交涉,虽然把人放了回来,却把马和武器全都抢走了,所以边境守将,再次请求增援。

常清看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然后盯着索焕章,看了良久以后说道:
“你一心报国,这是一个好事,但是绝对不可以借机敛财,强行摊派,必须是自愿前往!若是做得好,我就会向朝廷保荐你,担任这个职务,若是闹出了乱子,那我可就唯你是问。”
索焕章赶紧发誓赌咒,保证把这件事办好,于是常清就批准了他的建议……

——
齐钦卡伦里,守将邵光仔细检查完了所有的防务,他要确保万无一失,因为他这个哨所里,本来只有100多个常驻士兵,面对俄军骚扰,他多次请求增援,却一直没有结果。
可是不久之前,后面却突然派了300多个自愿戍边的乡勇,前来增援。
这些人不仅仅带来了补给,而且对他毕恭毕敬,唯命是从,很快就被他训练得有模有样,让他喜出望外。
所以,邵光虽然被几百名俄军包围,心里却一点儿也不慌张。
这天,吃过晚饭以后,天渐渐的黑了下来,邵光决定再去城头上巡视一圈,特别是要去新来的那些人,防守的地方,仔细检查一下,再叮嘱他们一些注意事项。
邵光沿着城墙,走到了这些人聚集的地方,正要对他们训话,可是他忽然觉得有点奇怪,怎么有几个人,竟然站到了他的背后去了呢?
就在他诧异之际,后背突然传来了一阵钻心的疼痛,一把刀已经插进了他的身体……

——
天已经黑了下来,俄军的指挥官瓦西里·谢罗夫,正躲在远处,观察着清军的城堡,一轮圆月挂在了半空中,草原上寂静的不得了。
突然,他听到城上传来了凄厉的惨叫声,接着又看到有人被从城上推了下来,然后就传出了一阵阵的喊杀声,兵器的撞击声,还有火枪的射击声,小城突然像炸开了锅一样,喧闹异常……
但是厮杀声并没有持续很久,很快,小城又陷入了平静,接着,城门在吱吱嘎嘎声中被打开了,有人在向他晃动火把……

+沧海 +新疆 +制度 +索焕章 +俄国人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65:下卷十五:治理新疆-3:英国帮助极端分子对抗大清王朝 65.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65:下卷十五:治理新疆-3:英国帮助极端分子对抗大清王朝

  66.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66:下卷十六:治理新疆-4:武林高手杨遇春

  67.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67:下卷十六:治理新疆-5:英国完全掌握大清的政治机密

  68.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68:下卷十七:治理新疆-6:极端穆斯林统治下南疆民众的悲惨生活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69:下卷十八:治理新疆-7:谨慎移民政策导致清朝中期衰落 69.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69:下卷十八:治理新疆-7:谨慎移民政策导致清朝中期衰落

  70.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70:下卷十九:治理新疆-8:杨遇春大胜平定南疆叛乱

  71.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71:下卷二十:治理新疆-9:新疆移出穆斯林移入汉民

  72.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72:下卷二十一:治理新疆-10:大清王朝的第一个不平等条约

  73.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73:下卷二十二:治理新疆-11:大清国无力征服中亚

  74.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74:下卷二十三:新疆沦陷

  75.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75:下卷二十四:新疆沦陷-2 🔴

  76.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76:下卷二十五:新疆沦陷-3:清俄勘界之战

  77.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77:下卷二十六:新疆沦陷-4

  78.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78:下卷二十七:新疆沦陷-5

  79.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79:下卷二十八:新疆沦陷-6

  80.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80:下卷二十九:新疆沦陷-7

  81.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81:下卷三十:新疆沦陷-8

  82.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82:下卷三十一:新疆沦陷-9

  83.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83:下卷三十二:新疆沦陷-10

  84.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84:下卷三十三:新疆沦陷-11:没有起义只有背叛

  85.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85:下卷三十四:新疆沦陷-13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 智能推荐

全省用水统计调查制度全面实施

必须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 必须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