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2:穆斯林新教马化龙被歼灭..


2020-10-18 06:05 , 110

当刘锦棠再次率兵围住金积堡的时候,军事已经变得不重要了,金积堡地区已经断粮,饥荒在四处蔓延,对于穆斯林叛军来说,只有两个选择,被饿死或者出来投降。


为了防止教主逃跑,清军沿着金积堡,挖了几条壕沟,确保一只鸟都飞不出去。
教主知道左宗棠肯定不会饶了他的,特别是在他干了这么多的坏事以后。

不说远的,就在他家周围,仅仅攻破固原县城,他的手下就屠城杀了20多万人,攻破平凉,他的手下又屠城杀了十多万人,这次为了调动刘松山救援灵州,他的手下不仅仅把灵州城里面的10多万人杀光,还掳走了他们几万妇女。
这些妇女被他们掳回了金积堡一带,供他们日夜淫乐,自从断粮以后,他们就一直靠吃人肉为生,而最后战争结束时,这些妇女全都没有了下落,你可以想象,她们的遭遇有多么的骇人听闻。
不仅仅是左宗棠不会饶了教主,湘军士兵也绝不会同意放过他。湘军从陕北过来的这一路上,看见了很多开凿在绝壁山崖上的窑洞,这些都是当地的老百姓,为了躲避穆斯林极端分子修建的。
可是湘军发现,里面居然没有一个活人,一家一家的集体倒毙在窑洞里头,父母兄弟,妻儿姊妹,甚至不足月的婴儿,全都被穆斯林用烟熏死。
看着这一幕幕的惨象,很多湘军士兵,都觉得他们是来到了地狱,一个魔鬼纵横的黑暗世界。

但是教主现在还不打算投降,他还抱有很多种幻想,他在等李鸿章或者刘铭传接替左宗棠,他听说这两个人,对修工厂,造军舰更感兴趣,对在这西北的穷乡僻壤里,和穆斯林打仗没什么兴趣,也许,向他们投降,他会得到更好的待遇。
虽然已经断粮很久了,金积堡一带的人不断的被饿死,可是没有教主的命令,这些人也决不投降。
所以当每一个被围困的堡寨里,粮食彻底吃完以后,他们就会放一把大火,烧死他们的妻儿老小,剩下的所有男人,全都袒露着上身,拿起武器,向左宗棠的军队发动一次决死的攻击。
当然,大部分情况下,这种冲锋都是送死,但是如果湘军稍不留神,也会被重创,毕竟,他们已经面对的不是人,而是一群疯子。

虽然后来的人都说,新教的人不在乎生死,的确,教主是不太在乎他手下的人生死,明知已经无力回天,他早就该投降了,但是他似乎在乎自己的生死,他依然在等待,一个加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他不仅仅在等左宗棠被替换,也在等洋人出手。
教主的故事讲到这里,让我们来做一个总结,那就是,从来就没有什么云南穆斯林起义,也没有西北穆斯林起义,只有一场预谋了60多年的伊斯兰分裂运动。

所以郭沫若不让在国家历史博物馆里,展览云南穆斯林起义和西北穆斯林起义,是因为他早就看穿了这一切。
你要知道在郭沫若生活的那个年代,只要能和农民起义沾点边的,即使像以人肉为食的黄巢,还有屠空了四川的张献忠这种人渣,都会被大肆吹捧,独独整个清末穆斯林起义,却只字不提。
因为郭沫若和范文澜这两个大历史学家,都认为他们是分裂主义分子。
就连白彦虎,这个最初被称赞为百折不挠,坚持反封建的革命斗士,很快也不再有人谈论,因为随着资料越挖越深,大家发现里面臭气熏天。
清末穆斯林叛乱,还有一大堆阿拉伯人和土耳其人搅和在其中,为叛军穿针引线,在国内外传递情报,组织联络,协调外国势力进入新疆,我们会在介绍新疆之战的时候,详细讲述。
所以你千万不要天真的以为,白彦虎和中亚恐怖分子阿古柏,是在乌鲁木齐,停靠在八楼的2路汽车上偶然相遇,然后“那夜我喝醉了拉着你的手,胡乱的说话,只顾着自己心中压抑的想法,狂乱的表达……”最后就走到了一起?

没那么简单,所以大清的官员,在知道新教的第一天,就把它定性为邪教,肯定是有原因的,顺便提一句,这个教的创建者马明心,是从也门学回来的教旨,那里恰好是本拉登的老家。
这个教自从进入中国以后,就不停的叛乱,乾隆皇帝为了彻底消灭新教,他要亲自过目每一个新教案犯的口供,关心每一个新教分子是否被绳之以法,忧心每一个漏网之鱼的下落,这都是有原因的,他们绝不是吃饱了撑的。
杨岳斌在西北没混几天,就知道必须先灭了教主,穆图善知道要让西北抚局成功,一切都得仰仗教主,而左宗棠知道只有干掉教主,才能割掉帝国身上的这个毒瘤。

你有没有发现,这帮从政经验丰富的官吏,从来没人关心另外几处的穆斯林叛乱,河州,西宁和肃州,那里的穆斯林都是原生态的少数民族,战斗力爆棚,规模也是非常大的,在后面的故事里,我们会讲到他们,反而他们的眼睛,却全部都盯着新教,难道他们都是傻的?
所以你回看历史资料,可以发现,乾隆非常的担心新教,总是觉得没有把他们收拾干净,肯定有漏网之鱼,为此惴惴不安,他预感有一天,要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这种感觉没有错,由于信奉新教,在清朝很长的时期里,都属于杀头之罪,所以新教玩了几十年的潜伏,当它再次出现时,居然变成了一个庞然大物!
新教在几十年的隐遁中,把触角伸到了全国十三个省,培养了上百万个余则成,从北京城里,齐化门边上的上坡清真寺,到冰天雪地的松花江畔,从偏僻的云南东沟,到遥远的贵州兴仁,处处都有他们的势力分布。

新教的这个秘密网络究竟有多广,即使今天依然是个秘密,有多少人潜伏在其他穆斯林教派中,这也是个秘密,他们的生存方式,和武侠小说中所写的魔教的生活方式,特别是古龙版的,基本上是一样的。
自从乾隆皇帝,第二次镇压了新教暴乱以后,新教就只有一个想法,推翻清朝,建立伊斯兰国,咸同年间,清朝政府内忧外患,危机四起,他们觉得机会到了。
有一个同时代的云南穆斯林官员李玉振,他写了一本书,名字叫做《滇事述闻》,记载了整个清末,回汉之间最初的冲突是怎么发生,由于作者的穆斯林身份,所以我认为他的叙述是最真实的。
他就注意到,最初和云南汉人发生冲突的,并不是云南本地的穆斯林,而是外来的穆斯林,大部分来自西北,这些人都很神秘。
云南穆斯林叛乱前和穆斯林叛乱期间,教主任命的云南新教首领马成麟,多次前往金积堡听取指示,汇报工作,并从西北地区,带了大量的人员前往云南参加战斗。

等到在云南的造反实验见到了成果,杜文秀成立了大理伊斯兰国,使用伊斯兰历作为纪年,阿拉伯文作为官方文字。(当然,由于大家都不认识阿拉伯文,所以最后闹出了一大堆笑话以后,他们又被迫重新使用汉字。)
所以当杜文秀自任了苏莱曼苏丹,而且貌似好像和英国已经建交,教主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他已经可以走向前台,于是决定,把这一切都复制到西北地区,这些我们在前面已经介绍过。
于是全国各地的圣战分子又从云南来到了西北,包括任五,郝明堂之类,发动了陕西叛乱,杀了350多万人,云南的新教首领马成麟也回来了,发动了宁夏同心县叛乱,杀了十几万人,杜文秀派来的纳尚邦,协助教主的弟子穆生花攻下了固原,屠杀了二十万人……
明白了吧,没有什么穆斯林起义,只有一场有预谋,有计划,准备了六十多年的,南北呼应的穆斯林建国活动。

所以,教主现在,正在等云南的消息,他希望他们能带来奇迹,就是英国的救兵。1870年教主过得很难,杜文秀同样过得也很难,他们都被清军包围了。
随着太平天国和捻军的失败,其实穆斯林内部,就已经预见到了,清军可以集中兵力,来攻打他们,他们早晚会抵挡不住。
所以杜文秀的义子刘道衡,英国人称哈桑王子,在和西北的叛军首领达成一致意见以后,决定引狼入室,请英国人来当皇帝,请法国人来干预。
这可不是我瞎诌的,这是白寿彝先生收集到的一份文档资料,《上杜公书》里面,清清楚楚的写着。
内容大意是,西北的穆斯林叛乱首领和我达成了一致意见,建议杜文秀仿效吴三桂,请英法出兵,瓜分中国,全国各地的穆斯林叛军,将予以配合。

一旦英法联军登陆,西北叛乱穆斯林,将兵分两路,一路越过蒙古,直接进攻北京,另外一路占领陕西,出潼关,进入中原,然后潜伏在山东,河南,北京和其他地方的穆斯林,作为内应,一起发动叛乱……
考虑到当时的交通条件,这次密谋活动,应该发生在金积堡之战前,董志塬之战后。为什么非要杜文秀出面呢?那是因为,当时英国在云南大理伊斯兰国,设立了政治和经济联络处。
UfqiLong
根据法国人安邺在《印度支那探险记》这本书里记载,大理国弥漫着浓浓的原教旨主义气味,英国人在这里设立了政治和经济联络处,一些新出的欧洲地图,已经把云南单独印成了一个国家。
杜文秀同意了刘道衡的建议,于是和英国人沟通,得到了英国驻缅甸政府的积极回应,随后杜文秀派出了包括刘道衡在内的访英卖国使团。

英国政府接待了使团,他们安排使团通过了缅甸,一路护送到印度的加尔各答,然后在这里坐船前往英国伦敦,向女皇和她的政府介绍这个计划,争取他们对这个计划的支持。
但是英国人在反复衡量了以后,认为和清朝政府交好,获得的利益更大,所以他们拒绝了公开支持穆斯林叛乱。
而且教主也撑不到那一天了,他中了左宗棠的计,消耗完了粮食,而在西北打仗,粮食就是一切,所以,黍桔,草根,杂牛皮和死尸都吃完以后,他只能投降了。

1870年11月16日,挑起了中国历史上最血腥的一场民族冲突的罪魁祸首,新教首领马化龙,终于跪在了刘锦堂面前……

左宗棠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段时间里,他如芒在背,就在几天前,朝廷还再次下旨,痛斥了左宗棠,花了这么多钱,却办不好事,威胁要罢他的官。
一个月前,他在朝廷中又受到了一次围攻,指责他谎报军情,口水沾的他一身都是,而且差点就达成了,立刻用刘铭传来替换他的决定。
难啊!自从来到西北以后,左宗棠几次被这个大奸大恶的对手逼到了绝路上,一大堆鼠目寸光的大臣又在背后拖后腿,乌纱帽脱了又戴,戴了又脱,来来回回都搞了好几回,现在终于才算尘埃落定。

他在写给儿子的信里是这样说的:“金积堡锁围久合,马化隆只身就擒,若论敷衍了事,亦可结局。然此贼谋逆日久,蓄机甚深,此时若稍松手,将来仍是西北隐患。”
他要为历史负责,他要为将来负责,他愿意承担一切责任。而这种勇气,却恰恰是同时代的人,所最缺少的。
……
“都被剐了?”
“是的,父子叔侄都被剐了!”
“被灭族了?”
“是的,被灭族了!”

听到了探子传来教主的下场以后,聚集在清真寺里的河州穆斯林首领和陕西穆斯林首领,开始在白彦虎的带领下,挥舞着手臂,用阿拉伯语大声的呼喊“吉哈德”(圣战),“舍西德”(殉道者),不断的高声重复,全体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异常。
马占鳌虽然也跟着大家一起在喊,但是明显的忧思重重,心不在焉。他发现还有一个人,虽然也跟着大家一起喊,但是目光却在瞟他。
这个正在观察马占鳌动静的人,就是马千龄。
说起来,马千龄也是一个很传奇的人物,他家世代都是虔诚的穆斯林,独独马千龄这个人,不那么拘泥小节,能和其他不信教的人也打得火热。
他家世代为农,但是他对种地,却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年轻的时候他就相信一句话,“世界很大,我要去看看”,于是开始到处当盲流。
河州地处甘肃,宁夏和青海的交界处,汉藏蒙回杂居,民族矛盾重重,别人都搞不好这些关系,但他却如鱼得水,在汉藏蒙回之间当倒爷。
不过由于没啥本钱,再加上为人又大方,喜欢呼朋唤友,吃吃喝喝,结果越倒越穷,最后只好去替别人押货为生。

但是他这个人运气特别好,首先在年轻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把洋枪,据说是柯尔特转轮手枪,这个东西可是稀罕货,恐怕当时西北的官军也没有见过。
由于有了这把利器,于是他就改行当了镖师。有一次,他在押镖的路上,遇到了一对新婚的蒙古人,男的叫做尤物,听起来好像很迷人的样子,于是马千龄就招呼他们同行。
结果走到了半路上,马千龄才发现,这尤物不仅名字迷人,仇家也多的吓人,喊打喊杀的,要取了尤物的命。
同行的人都不愿惹事,纷纷和尤物划清了界限,避到了一边。独独马千龄站了出来,亮出了柯尔特左轮手枪,他要替尤物打抱不平。

尤物的仇家都没有见过这玩意,看见马千龄拿着柯尔特左轮手枪比比划划,一副很嚣张的样子,心想,这小白帽是不是脑子有病?拿个铁疙瘩,看起来像个秤砣,又像个油壶,居然也敢出头,实在是病入膏肓了。
于是这群人举着刀斧,一拥而上,要手刃马千龄和尤物夫妇,砍下这三个怪胎的脑袋。
紧接着发生的事,就是马千龄扣动了扳机,一枪一个,撂倒了三四个人,剩下的十几个人,全都吓傻了,这马千龄手上的油壶这么厉害,肯定是有妖术,于是全部转身落荒而逃。

马千龄的这一次英雄义举,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
原来这尤物不叫尤物,叫做尤务,是一个蒙古大酋长的儿子,他的媳妇是另一个大酋长的女儿。
这两家人听说马千龄救了他们的儿女,感激涕零,不但给了他一大笔的钱,而且还给了他很多生意做。
从此马千龄发了,屌丝逆袭,成大款了。而且他还上了回布斯排行榜,名列河州第一,不但娶了四房漂亮的老婆,而且还生了一大堆儿子,个个都很能干,后来全成了西北军阀他爸,有好几个后来为国捐躯,成了爱国英雄。
由此可见,以后路见不平,一定要拔刀相助,当然,如果没带菜刀,只带了指甲刀,又要另当别论了。

这样的人生经历,让马千龄和普通的穆斯林相比,有着不同的视野,考虑事物更周全,不像那些天天窝在山沟里,没见过世面的人,那样极端。
同治年穆斯林叛乱爆发以后,他做了几件事情,让很多人都觉得他是个浦志高!叛徒!回奸!
首先,新教阿訇们四下串联,到处宣传要推翻清政府,建立伊斯兰国,号召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准备武装斗争。
而这时,马千龄不仅不出钱,不出力,还在一边说怪话,说新教阿訇们是痴心妄想,这是带着大家往火坑里跳,迟早要把大家害得家破人亡。

说说也就罢了,后来大家都起事了,他也搞了一个民团,可是却仅仅只知道看家护院,不仅仅不参加集体活动,去攻打州府,居然连异教徒也不杀。
有人看不下去了,觉得要搞点实际行动,帮他提高提高认识,替他清理清理,他那个地方的异教徒,于是就来了几千陕西穆斯林,准备血洗他所在的官亭县。
没想到大家一来,就找不着汉人了,满城都是男的小白帽,女的戴头巾,而且都有阿訇担保,等着大家一走,小白帽和头巾又都不见了,大家想穿啥就穿啥。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不久这事儿传了出去,很多教徒们都不高兴了,大家都觉得,你不就有几个破钱儿吗?你算老几?居然想干扰阻碍伟大的伊斯兰圣战事业,你还想不想活了?

于是,不少人就动了除掉他的念头,马千龄听到了风声,自知形势不妙,赶紧花钱求太平,把家产的大部分都送给了超级能打的马占鳌,获得了他的保护。
后来相处的久了,马千龄发现,原来马占鳌跟他的观点完全相同。
马占鳌出生在宗教世家,花寺门宦,虎夫耶派。年轻的时候,去西安大学习巷清真寺求学,也是见过世面的。
由于清政府在鸦片战争爆发以后,执政能力逐步下降,新教开始了半公开的活动,当马占鳌执掌教权以后,他面临的最大危机,就是来自新教的竞争。

因为老教缺乏激情,相对比较理性,又比较保守,自然也就没有新教那样有刺激,特别具有蛊惑性,所以信徒一直不断的被新教挖走。
为了扭转颓势,守住自己的地盘,避免教众的进一步流失,在新旧教争最激烈的时候,年轻的马占鳌,为了收买人心,曾经一度散尽了自己的家财。
不仅仅如此,他还组织了教团武装,驱逐新教的传教者,处处和新教针锋相对,他的这些举措,在老教之中,令人耳目一新,让人对他刮目相看,使他获得了很高的声望。
所以对于新教组织的这场穆斯林建国活动,他哪有什么心情参加!清廷才是他真正的保护伞,新教成功之时,就是老教灭亡之日。所以他才不愿意去参加这场造反。

话虽这么说,可是他一拖再拖,到了最后,他也拖不下去了,因为周围的穆斯林都反了,如果他不反,他也就别想活了。
所以,当各地的新老教阿訇,都要他拿一个态度出来时,他也不敢再推三阻四,被迫同意了服从教主的指挥,举兵造反。
可是一开始,他却阳奉阴违,按兵不动,迟迟不去进攻河州城。最后,教主为了要他的投名状,派了白彦虎,带领着几万名陕西穆斯林,来到河州,逼马占鳌动手。
在扭扭捏捏了半天以后,马占鳌和白彦虎约法三章,河州城里的4万多汉人,愿意信奉伊斯兰教的,一律不杀,这些汉人,就被称作了随教汉人。
白彦虎最初也是同意了的,可是没有多久,他就开始抢掠这些随教的汉人,夺走他们的粮食,强奸他们的女人。
UfqiLong

于是有一些随教的汉人,受不了这样的欺压,就逃到了山里,白彦虎一不做二不休,就追到了山里,把这4万人杀了个精光,然后到处宣称,是马占鳌帮忙一起杀的,让马占鳌脱不了干系。
不仅仅如此,让马占鳌更加不爽的是,白彦虎自从董志塬战败后,再次来到河州,就在河州到处宣传圣战,宣传他那些激进的思想,让很多老教的信徒,也开始质疑马占鳌,对伊斯兰圣战的诚意到底有多少?影响到了马占鳌的权威。
当众人散去以后,马千龄快步追上了马占鳌,对他说:“魁峰兄,你得做主呀,得赶快投降呀,不然大家的下场都和马华龙……”
马占鳌赶紧堵住他的嘴,看了看周围,然后小声说道:“小声点儿,别让老陕们听到了,到我家去说。”
……

朝廷里又掀起了一轮批判左宗棠的高潮。慈禧太后也很纳闷,这个左宗棠才打了胜仗,你们怎么又要搞他?
慈禧太后心想,上次幸好是翁同龢水平高,能在这么多混乱的信息中,帮两宫皇太后理清了左宗棠的战略意图,避免了冤枉好人,误了大清的事业。
由此可见,翁同龢这个人业务水平真高,将来一定要重用。
慈禧太后又想到,这个人不仅业务水平高,而且是个忠臣。如果不是他及时的指出,南北军权,如果都集中在李鸿章一个人手上,这大清必然危矣。
因为就算他李鸿章是忠臣,万一将来有一天,刘铭传这些人,非要逼李鸿章黄袍加身,那也是由不得他的,我们这孤儿寡母的性命,能不能比得上后周柴氏,谁又能知道呢?
想到这里,慈禧太后长出了一口气,要不是翁同龢提醒及时,当时病急乱投医,差点儿就出了昏招,现在看来,左宗棠果然不负众望。

但是慈禧太后看着一大堆的奏章,不由得又皱起了眉头,这次言官们弹劾左宗棠,夸大战功,乱花钱,能力低下,行动缓慢,老迈昏庸,怎么翁同龢又不说话了呢?
她当然不知道,因为翁同龢只是为了和李鸿章的淮系作对,现在淮系在这件事情上,已经占不到什么好处了,所以他也就懒得发声了。
而且他也知道,修理左宗棠,是言官们最喜欢的业余活动,反正就是看他不顺眼,不挑点他的刺,大家就不舒服,所以,他也就没有必要去坏了大家的兴致。
左宗棠最近一直处于病痛中,当年在福建惹下的疟疾,最近又复发了,一冷一热的,高烧不断,虽然用金鸡霜纳止住了病情,但是他的身体,正变得越来越虚弱。
他已经过了60岁了,是一个标标准准的老人了。他的身体正变的越来越差,而且,还有更多悲痛的讯息,不断的在打击着他。

不久前,他最得心应手的爱将刘松山战死了。紧接着,老家又传来消息,陪伴他一生的老妻也亡去了,而他却不能回家看一眼。
更让他气愤的是,朝廷里现在几乎没有人替他说话,所有的人都在找他的麻烦,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的巨额军费开支,挤占了这些人的贪污腐败空间。
没人关心,西北这场仗打的有多难,大家只关心,什么时候他可以不向朝廷要钱了,虽然朝廷的财政情况一直在好转,但是大家还是觉得他占得太多!
除了这些问题,他现在还面临很多现实的困境。刘锦棠送刘松山的灵柩回湖南老家去了,还带走了5000多老弱伤兵,这支最能打的部队,暂时只能处于休整状态。

黄鼎的父亲死了,他本人也病倒了,张曜,金顺,雷正绾的部队正在扫除甘肃东部的流寇,这些都是在金积堡战役中,被打散的各地穆斯林叛军。
他现在能用的机动部队,只有以前多隆阿留下来的曹克忠部,曹克忠病退后,由傅先宗,徐文秀分别率领,在金积堡一战中,他们主要负责围堵,看不出战斗力的高低。
本地的甘军战斗力极弱,中间有穆图善以前招抚的大量穆斯林叛军,左宗棠一直很担心这支部队的忠诚性,他现在派自己的一个老部下周开锡去整编。
当然,也有好消息,四川给了一笔钱,买了一堆德国军火,指定武装川军,他派黄鼎的部下徐占彪,从黄鼎的军中选出了5500人,去接收这批武器,据说全是德莱塞步枪和克虏伯后膛炮,马上就要训练好了。
……

昏黄的油灯下,马千龄对马占鳌说:“教主被围到了撑不下去才投降,实在是不明智啊。不仅仅自己全家80多口男丁被杀了,而且底下的兄弟,据说也有1800多人被斩首,我们不能步这个后尘啊!”
“这我知道。”马占鳌皱着眉头,忧心重重的点了点头,接着又说道:“可是左宗棠刚刚打了一个大胜仗,心气高傲着呢,我们现在去投降,未必能得到一个好条件!”
“哎……”马千龄也长叹了一口气:“悔不该当初和教主他们搅在一起,魁峰兄,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呢?”
“先要把白彦虎他们赶走。”马占鳌拈了拈胡子,略带焦虑的继续说道:“如果我们要降,白彦虎他们在这里,我们是怎么也做不到的,他们到时候肯定会捣乱。”
“松坪兄,”马占鳌对着马千龄继续说道:“现在他们陕西穆斯林几万人赖在我们这里,我们做什么事,都得听他们的意见,看他们的脸色。”
“而且你也知道,我们也养不起他们这么多人,如果他们留在这里,早晚大家都没饭吃。”
“可我也不能硬赶他们,如果逼急了,大家翻脸,他们都是些亡命徒,恐怕立刻就会发生火并,虽然我并不怕他们,可是大敌当前,总不能自相残杀吧。”
“所以松坪兄,你是我们这里最足智多谋的人,能不能想出一个妙计来,把这些瘟神都送走?”
马千龄听到马占鳌这么说,陷入了沉思,想了一会儿以后,他对马占鳌说:“我倒是有一个办法,也许能行。”
……

除了军事上的事情,左宗棠现在还有一件事情,也很着急,就是金积堡投降的陕西穆斯林和本地穆斯林的安置问题。
金积堡之战打到后期的时候,各个堡寨都已经断粮,有一些堡寨,奉教主的命令,开寨投降,对于这些人,除了那些首恶分子,必须被坚决处死以外,还有很多普通的老弱妇幼,需要安排善后。
左宗棠现在已经有了方案,叛乱的穆斯林绝对不能够再回原籍住,而且还必须分散开来,远离汉族居住区,同时也不能再靠近城市和交通要道,但是还要让他们能够生存下去。
想清楚了是一回事,找到这样的地方又是另一回事,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详细的地图,全靠本地官员推荐,然后左宗棠再派人去看。
费了九牛二虎的功夫,最后终于找到了两个理想的地方,一个是离固原县城几十里的一个山沟里,还有一个叫做化平川的地方。
这两个地方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活得下去,但是活不好,后来生活在这里的人,慢慢的繁衍扩散,遍布了今天整个西海固一带,直到今天,依然是全国最贫困的地区。
一共有一万二千多名金积堡地区的穆斯林,一万多名陕西地区的穆斯林被安排在这里,到了现在,又已经变成了上百万人口。
西海固地区,1972年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确定为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
这一带的穆斯林,一直到今天还实行一种奇怪的祈祷方式,他们点头和摇头56次,纪念教主被俘的56天。

教主的坟墓,按照他们的说法,叫做拱北,也就是纪念堂的意思吧,在教主的死亡地,修得庄严肃穆,直到今天,除了当地人,大量来自中亚和新疆的伊斯兰教徒,也来朝拜他。
说到这里,我觉得还是美国人比较聪明,他们把本拉登的尸体丢到海里,免得将来有基地分子去修纪念堂,让他变成了圣人。
至于被教主直接下令屠杀的,大约有100多万普通汉族老百姓,现在早已被人们忘记,更没有人为他们修纪念馆,而且在当代的历史著述中,这些都被刻意的回避……

马占鳌送走了马千龄以后,回到了屋内,家里的女眷立刻围了上来,打听教主一家的结果。
大家听到教主和他的全部儿子,都被凌迟处死,他的亲戚全被斩首,未成年的儿子全被阉割,所有的女眷全部送到福建,给官兵当了奴隶。
所有的人听到这些,都沉默不语,接着有人开始呜呜的哭了起来,接着所有的人都哭了起来,马占鳌觉得心里很烦,他能理解,所有的人都担心各自的命运,他走进了书房,忍不住题诗一首:

龙战乾坤血未销,彼天何事纵天骄?
祗堪孽境留冤狱,安有爰书载赦条。
舆论至公千载定,君门虽大九重遥。
公然杀将屠城事,说与妻孥破寂寥。

写完了以后,他走到了院子里,久久的望着夜空,他在想,打肯定是打不赢的,即使赢得了一场两场,终将失败,降现在未必能得到好结果,这可如何是好呢?

+穆斯林 +教主 +新教 +云南 +金积堡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2:国士无双

  31.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3:黄河九曲

  32.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4:捻军小强之死

  33.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5:曾参杀人

  34.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6:两杆大烟枪

  35.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7:蝴蝶效应

  36.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8:天津新教案始发

  37.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9:千秋功罪问心无愧

  38.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0:艰难时刻曾国藩实事求是的嬗变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1:命运之神曾打开国门:人才计划和铁路计划 39.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1:命运之神曾打开国门:人才计划和铁路计划

  40.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2:穆斯林新教马化龙被歼灭 🔴

  41.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3:洮河血渡

  42.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4:兵伐古道

  43.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5:冰髅血沙

  44.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6:历史的轮回中美穆斯林三角

  45.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7:鏖战河湟

  46.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8:霜血铁衣

  47.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9:二桃杀三士

  48.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20:战河西定关内,破教宦安穆民,西北平定

  49. 晚清沧海事-30:下卷1:搞乱新疆的那个谎言究竟说了些什么?

  50. 晚清沧海事-31:下卷2:神棍,骗子和香妃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