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81:下卷三十:新疆沦陷-8..


2020-10-21 09:28 , 71

晚清沧海事 下卷 13
第十三章 新疆沦陷(八) 作者:罗马主义

清代在边疆地区的统治,除了新疆以外,其实都是非常成功的,无论是在蒙古还是在西藏,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有出现过贰心,即使在清朝政府最风雨飘摇的日子里,他们也没有背弃过最初的誓约。
可是独独一个新疆,却自从清朝的国力下降以后,就再也没有太平过,这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很多过去的书都告诉我们,穆斯林在新疆发动叛乱,是因为清朝政府对他们的残酷剥削和压迫,但是我要告诉你,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我们以库车(包括沙雅县),在1857年发生的一件事为例,来看一看清朝政府,到底在新疆是怎么统治的?
清朝政府在库车设有办事大臣,由满人担当,是当地的最高领导,但是由于语言不通,具体的民政事务,都是由27个当地的民族干部,也就是维吾尔族的上层贵族伯克,来实际管理。

那么库车有多少人呢?根据《大清一统志》的记载,大约有6500多人,不过我推测,这个数字肯定是非常的不准确,因为和后面发生叛乱的人数不匹配。但是这个数字,毕竟是史书上记载的,我们就姑且按它来说事吧!

依据这个记载,新疆的官民比例并不算高,根据《回疆志》的记载,这27名民族干部,总共拥有235名的家奴,在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很小,由此可见,新疆主要由自耕农组成的,所以,它绝对不是一个奴隶社会。

那么库车有多少土地呢?最初只有3万多亩。后来在清朝政府的大力推动下,到了1855年后,又开垦了12万多亩,总计大约有16万多亩。
这些土地中,大约有60%,是这些伯克们的祖传之地,以及清政府赐给他们的养廉地,剩下的就是自耕农的土地,算下来,自耕农人均也拥有十多亩土地,远远高于内地的农民,基本上和内地的小地主持平了。
那么清政府是如何收他们的税呢?每亩5升粮食。大约就是10公斤左右,占收成的3%~5%左右,赋税是相当轻的。
你要知道,在我们国家取消农业税之前,农村征收的比例,都是平均收成的15.5%,远远比清朝政府,在新疆的赋税,要高得多得多。
所以,任何人只要稍微算算账,就知道过去常见的一种说法,清政府残酷的剥削压迫新疆的穆斯林老百姓,导致他们活不下去了,被迫揭竿而起,那纯粹是胡扯蛋。

当然,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虽然清朝政府的官方政策是非常好的,但是我们也都知道,到了具体的地方官手上,那肯定也会玩出花样,这是从古到今都不可避免的。
那么地方官怎么折腾呢?主要是通过徭役敛财,清朝政府规定,老百姓只要交钱,就可以免除徭役。
在当时,这个钱的数目,大概就是每户每月25文钱,考虑到每户拥有近五十亩耕地,这个压力并不大。
当然,那些民族干部,肯定不会老老实实的按这个钱收,一定会巧立名目,从中渔利,但是也非常的有限,因为清朝政府,还有非常严格的监督措施。
就以库车为例,当地的阿奇木柏克迈尔斯勒克,试图在清朝政府规定的税赋之外,额外摊派,就立刻被一个叫做买迈铁里的人,告到了伊犁将军那里。
由于清朝政府,对民族地区的矛盾非常敏感,所以伊犁将军立刻指派,当时还是叶尔羌参赞大臣的常清,紧急处理这件事。
常清马上就进行了调查,发现反映属实以后,立刻就命令,当时的库车办事大臣乌尔清阿,罢免了当事人,停止一切超出政府规定的摊派。
清朝政府对这种事,反应迅速,并不是个案,因为有一句话,叫做民族地区无小事。清朝政府在边疆地区的治理力度,远远比内地大得多。

比如库车王爷鄂对的后人艾玛特,在担任叶尔羌阿奇木伯克的时候,贪污受贿,被人举报以后,立刻就被免职,命令他回家反省。
所以客观的来讲,按当时那个文明程度,新疆的穆斯林,过的是挺不错的,无论在经济上还是在政治上,他们都没有必须造反的理由。
那么,为什么穆斯林还是要造反呢?我们以库车为例,继续讲下去。
买迈铁里告倒了库车的阿齐木伯克以后,回到乡里,立刻成了网红,当大家问他为什么这么厉害的时候,你猜他是怎么说的?
你以为他会说,是清朝政府体恤下情,反腐力度大吗?错了!
他说自己是受到了真主的启示,有神灵附体,所以异教徒必须听他的吩咐,因此就办成了这件事。
如果说,这只是吹吹牛皮,那也就罢了,可是接下来,就有点无厘头了。

从此以后,他开始装神弄鬼,告诉周围的穆斯林信徒们,他得到了真主的启示,要让他建立伊斯兰国,由他来担任哈里发,跟着他走的人不用交粮,不用纳税,都可以上天堂。
这些明显都是不着边际的鬼话,居然让周围的穆斯林,全都相信了,把他当神一样的供起。
然后他就自信心爆棚,竟敢纠集了一支2000多人的军队,几乎占了库车人口的1/3,竟试图夺取政权,前去进攻县城。
当然这是鸡蛋碰石头,拿着刀矛棍棒的普通老百姓,根本就不是训练有素的清军的对手,他们毫无悬念的,就被几百名驻防的清军骑兵击溃,买迈铁里也被活捉。接下来,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当买迈铁里被处死以后,他居然就被谣传成了伊斯兰教的圣人,有一天终将回来,重建伊斯兰国。
这本来是穆斯林贵族和普通穆斯林之间的冲突,清朝政府扮演了公正的角色,可是闹到最后,矛头竟然指向了清朝政府,搞成了一个要建立伊斯兰国的闹剧,面对这样的一个神结局,你能想得明白,这其中的内在逻辑吗?

清政府在处理善后上,并不像之前的很多书籍所说的那样,反动透顶,愚顽不化,相反,它反应迅速,而且非常注意民意。
事发以后,清朝政府不仅仅罢免了库车办事大臣乌尔清阿,以及相关的民族干部,杖责流放了他们好几个人,而且还免除了当地自耕农一年的赋税,由那27个民族干部,维吾尔贵族伯克负责赔偿,力度不可谓不大。从这件事我们可以看得出来,清朝政府在新疆的治理,实际上是谨之又谨,慎之又慎,生怕一不小心,会捅了那个马蜂窝。
但是这么小心,能赢得他们的心吗?可惜的是,从这个例子我们看得出,穆斯林造不造反,原因不在这里。

我再给你讲一个故事,1863年2月,从陕西和甘肃潜入新疆境内的极端穆斯林分子,杨三星(杨兴)和马二,试图对伊犁将军常清,发动斩首行动。他们勾结伊犁将军的驻地,惠远城内的绿营穆斯林士兵,打开军械库,杀死守军,试图攻入将军府,干掉伊犁将军常清。
这件事的目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无非就是想让新疆群龙无首,方便他们全面煽动叛乱。
这是一起非常严重的政治事件,幸亏被清军及时发现,挫败了他们的阴谋,逮捕了两名主犯和100多名叛军,才不至于酿成大祸。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很诡异,伊利将军常清,只是处死了两名主犯,把100多名叛军,还有他们的家眷关了起来,就算结案了,竟然没有深究幕后的黑手。按理说,稍微动动脑筋都可以想得出来,这么大规模的穆斯林叛乱,当地的穆斯林大阿訇马万信,肯定有牵连。
先不说他是否暗中参与了,至少他作为宗教领袖,他就绝不可能,没有听到一点风吹草动,光是这个知情不报的罪名,他就洗不干净。

吊诡的是,清朝政府却想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他们马上发布声明说:“该案是由一小撮宗教极端分子,制造的暴恐事件,和广大穆斯林无关,清朝政府绝对不会因为这件事,扩大打击面,请广大的穆斯林放心。”
你看,明明是别人想要清朝政府的命,可是清朝政府却好像自己做错了一样,生怕得罪了穆斯林,不仅不敢深究,反而四处去安慰伊斯兰教信徒。有人觉得,清朝政府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自从1862年,陕甘发生了穆斯林叛乱以后,各地对新疆的协饷断绝,驻疆官兵的薪俸,被长期拖欠,本就心怀不满,再加上军队中拥有大量的穆斯林官兵,万一深究下来,引起人心惶惶,引发兵变的话,那就得不偿失了。
还有人认为,由于陕甘发生穆斯林叛乱,波及到了新疆,所以穆斯林和其他各族之间的猜疑日深,这时候再大规模的调查穆斯林士兵的叛变,很可能会引起社会动荡,不是明智之举,因此清朝政府只能隐忍。

当然,这些说法都有道理,我那些政治不正确的分析,这里就不提了,免得又被封了。
但是这件事,至少解决了我们心中的另外一个困惑,那就是在1863年,为什么发生了那么多起,穆斯林勾结俄军叛乱的事件,清朝政府却从来没有,深入的调查过幕后的黑手,反而尽量回避矛盾,采取了鸵鸟政策,看来都有相似的原因。
通过这两个故事,我们也可以看得出,清朝政府在新疆的治理方式,几乎就是竭尽全力的去讨好穆斯林,生怕得罪了他们,他们这么做,最后能得到好的效果吗?
……

UfqiLong



1864年4月,清朝政府驻库车城的办事大臣萨凌阿,忽然听到手下来报,说是城外有穆斯林在市场里闹事。
萨凌阿稍微有点意外,因为自从上次买迈铁里事件以后,朝廷在这里重点整治了吏治,而且还减免了老百姓的赋税和徭役,所以他们应该感恩戴德,怎么会又闹事了呢?


萨凌阿觉得,这应该不会是叛乱,很可能是一起偶发的治安事件。于是,他就安排了一个民族干部,带着十多个衙役先去看一看。

……

黑山派的热西丁和卓,怎么看都是一个无害的人,作为一个狂热的宗教苦修士,他每天除了祈祷,还是祈祷,似乎从不关心世俗的一切事物。在库车,如果说鄂对家族,是最高的世俗领袖的话,那么他热西丁和卓,就是当地的最高精神领袖。
按照维吾尔人毛拉穆萨.塞拉米在《伊米德史》里的描述,所有当地的汉族和维吾尔族穆斯林,都视他为最高精神领袖。

毛拉穆萨.塞拉米

这个隐居的人,并不像他表面装的那么简单,这个时候,他的堂叔包尔汉,好友毛拉乌斯曼等人,正在和妥得璘的代表杨春,当地新教的汉族穆斯林阿訇马隆,马秀尔,商议着一件大事。
作为一个虔诚的伊斯兰教徒,他一生最大的梦想,就是用伊斯兰教法来统治现实世界,而这就意味着,他迟早有一天,要拿起武器,和这个多次庇护过他们黑山派,挽救过他们性命的异教徒政府开战。

……

1864年3月4日,俄军南路军,在迪米德里·诺曼诺韦斯基的指挥下,离开了冬季宿营地,继续向伊犁河谷附近推进。对于他来说,这次进攻就是孤注一掷,他必须尽快击败清军,逼他们签下协议,否则,他就无法向西伯利亚总督杜加洛夫交待。
而且西伯利亚总督杜加洛夫,也会无法向皇上交待,特别是,在西伯利亚总督相信了他的保证,指示谈判代表扎哈罗夫,拒绝了明谊的妥协方案以后,他就更不能发生意外了。因此,虽然有了穆斯林叛军这张王牌,但是迪米德里·诺曼诺韦斯基,还是不敢只踩在一条船上,万一漏水了怎么办?
所以他又要求后方,在开春后增派了军队,希望能在战场上,即使不靠穆斯林发动叛乱,也能直接击败清军。
但是,令他沮丧的是,威里夫金率领的前锋部队,在伊犁河谷,被早已严阵以待的,巴里坤领队大臣讷尔济率领的清军,又给挡住了。双方在一个叫做芦草沟的地方,展开了激战,清军依靠早已修筑好的工事,打退了俄军的进攻。

虽然俄军在大炮的掩护下,凭借先进的步枪,对清军展开了狂轰乱射,可是由于这里的地形,实在是太过险要,双方激战了一个多月,俄军依然无法突破清军的防线。迫不得已之下,俄军被迫向北,试图绕过清军防线,但是他没有想到,他竟然犯了一个错误。
由于战线拉长,兵力自然被分散,清军居然发现了这个破绽,趁机发动了反攻,重创了威里夫金部,损失了四百多人,导致开战以来,俄军遭受了最惨重的一次战术失败。

UfqiLong


而在北线,情况也不乐观。
1864年2月23日,俄军1万多人,和清军展开了会战,激战了数日之后,双方都损失惨重,最终俄军借助人数优势,勉强占了上风,乌鲁木齐都统额宸被迫率军东撤。
随后俄军继续向前,又击退了上万蒙古骑兵的骚扰,一路南下,似乎终于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但是俄军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就又受到了塔尔巴哈台参赞大臣锡霖,率领的六千多人的阻截,双方在清军的预设阵地展开了激战。
清军在两门英制20磅阿姆斯特朗大炮的掩护下,依靠密集的壕沟,和俄军展开了猛烈的炮战,俄军虽然付出了重大的伤亡,却无法突破清军的防线。
俄军在这里耗了快一个多月,却依然在原地踏步,时间很快就来到了4月,迪米德里·诺曼诺韦斯基在南北两线,都陷入了僵局,现在他已经彻底明白,如果没人帮他,在大清背后捅上一刀,他这场仗,是无论如何也打不赢的。
可是这一刀,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捅出来呢?迪米德里·诺曼诺韦斯基焦急的等待着。
……

库车办事大臣萨凌阿,本以为城外市场的穆斯林闹事,是一场小规模的治安事件,可是很快,被他派去查看的人,就有几个一身是血的逃了回来,向他报告,大群的穆斯林发动叛乱了,杀死了他派去的官员,放火烧毁了市场。
这实在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让萨凌阿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但是他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因为几个穆斯林叛乱,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为什么他这么自信?因为在库车城里,还驻扎着一支六百多人的骑兵部队,他们是土尔扈特轻骑兵和索伦重甲弓骑兵。
这是一群武装到牙齿的职业军人,寻常的老百姓叛乱,就算是有几千人,也不是这几百人的对手。
于是,他立刻命令他们全体出动,前去镇压市场里的穆斯林叛乱,同时紧闭城门,防范其它意外发生。
清军的骑兵,刚一出了城,就远远的望见,市场那边,早已浓烟滚滚,大火熊熊,凄厉的惨叫声不断的传来,惊恐的人群正在四下里逃跑,穆斯林正举着砍刀在追杀他们。
清军急忙快马加鞭,冲向了出事地点,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突然发现,前方居然有二千多名穆斯林,排成了整齐的方阵在等着他们。
不过清军并不在乎,在他们的想象中,一群拿着砍刀斧头的老百姓,纯粹的乌合之众,有什么可怕的?别说二千多人,就是再多一点,他们也无所谓。
于是,他们立刻凭借着娴熟的技艺,在行进中调整成战斗队形,前方是平端着长矛的索伦重甲骑兵,后方是弯弓搭箭土尔扈特轻骑兵,准备在一阵密集的箭雨掩护下,冲垮对方的方阵。
随着他们越冲越近,他们突然发现,穆斯林的方阵中,居然有大炮,穆斯林手里拿的,竟全都是燧发枪。
这一瞬间,清军士兵惊讶得目瞪口呆,就在他们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战马已经冲到了离敌人很近的地方,他们已经来不及调整了。
只见他们的眼前,火光一阵阵的闪过,接着他们听到了隆隆的炮响,然后就是密集的枪声,清军被弹雨一片一片的犁到,被打得人仰马翻。
他们可能到死也没有明白,普通的老百姓,怎么会有大炮和先进的燧发枪,而且还能娴熟的使用!
他们也绝不会猜到,他们眼前面对的,根本就不是普通的闹事老百姓,而是受过俄军训练的穆斯林叛军,他们现在正要在大清的后背,捅出那决定性的一刀!
当硝烟散去以后,只有几十名清军骑兵侥幸逃脱,飞速的奔回库车城内,由于太过意外,所有的人,都还没有从惊愕中清醒过来。
……

库车办事大臣萨凌阿,听完了这些刚逃回来,依然惊慌失措的士兵的叙述以后,足足的愣了半天,也没有想清楚,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是这样?!
不过,他还是很快从慌乱中镇静了下来,迅速的开始思考对策,他忽然眼前一亮,想起了一个人,也许能帮他渡过这个难关,那么这个人是谁呢?

+库车 +穆斯林 +政府 +新疆 +常清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71:下卷二十:治理新疆-9:新疆移出穆斯林移入汉民

  72.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72:下卷二十一:治理新疆-10:大清王朝的第一个不平等条约

  73.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73:下卷二十二:治理新疆-11:大清国无力征服中亚

  74.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74:下卷二十三:新疆沦陷

  75.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75:下卷二十四:新疆沦陷-2

  76.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76:下卷二十五:新疆沦陷-3:清俄勘界之战

  77.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77:下卷二十六:新疆沦陷-4

  78.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78:下卷二十七:新疆沦陷-5

  79.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79:下卷二十八:新疆沦陷-6

  80.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80:下卷二十九:新疆沦陷-7

  81.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81:下卷三十:新疆沦陷-8 🔴

  82.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82:下卷三十一:新疆沦陷-9

  83.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83:下卷三十二:新疆沦陷-10

  84.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84:下卷三十三:新疆沦陷-11:没有起义只有背叛

  85.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85:下卷三十四:新疆沦陷-13

  86.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86:下卷三十五:群魔乱舞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87:下卷三十六:群魔乱舞-2 87.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87:下卷三十六:群魔乱舞-2

  88.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88:下卷三十七:群魔乱舞-3

  89.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89:下卷三十八:群魔乱舞-4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90:下卷三十九:群魔乱舞-5 90.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90:下卷三十九:群魔乱舞-5

  91.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91:下卷四十:群魔乱舞-6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 智能推荐

新疆乌鲁木齐市政府原副市长李伟被“双开” 新疆乌鲁木齐市政府原副市长李伟被“双开”

新疆宗教信仰自由状况报告

“滋味新疆 · 瓜果飘香”公益助农活动再出发 “滋味新疆 · 瓜果飘香”公益助农活动再出发

浙江专家把脉指导阿克苏地区“双创”工作 浙江专家把脉指导阿克苏地区“双创”工作

浙江滕头乡村振兴学院新疆分院在库车正式挂牌成立 浙江滕头乡村振兴学院新疆分院在库车正式挂牌成立

为共享单车作画 新疆小伙达纳“共享”家乡美 为共享单车作画 新疆小伙达纳“共享”家乡美

多地开设“政府扶贫爱心助农专柜”

自治区第十三届人民政府召开第98次常务会议

新疆库车市:工作队队员就像我们的亲人一样

宁波十年投逾30亿建设“美丽库车“ 累计实施183个援疆项目

最新报告:新疆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得到充分实现

新疆库车市:发展馕产业拓宽致富路

新疆库车市基层干部赴滕头乡村振兴学院培训 新疆库车市基层干部赴滕头乡村振兴学院培训

新疆库车市:“冰糖心” 苹果甜了果农心 新疆库车市:“冰糖心” 苹果甜了果农心

新疆发展研究中心调查组:新疆少数民族劳动就业调查报告 新疆发展研究中心调查组:新疆少数民族劳动就业调查报告

阿克苏地区推进“六型”政府建设优化“12345”政务服务热线 阿克苏地区推进“六型”政府建设优化“12345”政务服务热线

“甬·书循环”一起为新疆“书”送爱!

青海省政府党组召开会议

华春莹:所谓中国迫害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的论调本来就是伪命题,是抹黑中国的闹剧 华春莹:所谓中国迫害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的论调本来就是伪命题,是抹黑中国的闹剧


🔥 相关精选

从小家到大家,脱贫路上就业先行

新疆库车旅游推介招商活动走进福州

新疆库车市23家企业成功实现小升规 新疆库车市23家企业成功实现小升规

新疆库车市:南果北种 火龙果成为致富新途径 新疆库车市:南果北种 火龙果成为致富新途径

浙江宁波援建新疆库车应麟幼儿园主体建筑落成 浙江宁波援建新疆库车应麟幼儿园主体建筑落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