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5:冰髅血沙..


2020-10-18 08:52 , 144

书接前回,马占鳌带着马海晏,马千龄和一群垂头丧气的穆斯林败兵,在呼啸的北风中,瑟瑟发抖,缓缓前行。
他们中很多人都挂了彩,不少人的父子兄弟,死在了刚刚发生的战斗中,一个个都心情沉重,正在退向太子寺。
一路上看到众人都很沉闷,马千龄为了缓和一下气氛,就指着一条被冻住的小溪说:“你看这天冷的,冰都冻的和钢一样硬,子弹打上去都会弹开。”
众人瞥了一眼小溪,但是没人有心思接他的话,又默默的向前走了一会儿,突然马海晏对马占鳌说:“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打败清军!”
听到他这么一说,众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到了他的身上,只见马海晏接着又说道:“如果我们用冰修一座堡垒,清军就攻不下来!”

听到他这么一说,众人本来充满了期待的眼光,立刻黯淡了下来,有些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觉得他异想天开。
闵 殿臣忍不住冷哼了一声,嘲讽的说道:“前几天你们说在新路坡修两个堡垒,就可以隔断清军的粮道,彻底消灭清军,大家都信了你们的话,从四面八方赶来,结果 怎么样?还不是被清军攻了下来,那两个堡垒用了那么多的木材土方,你们也没有守住,差点被清军包了饺子,死了那么多人,现在你又在出什么馊主意!”
马千龄在旁边一听,立刻就不高兴了,反驳道:“什么叫我们没有守住,你们南乡的人又在干什么呢?”
闵殿臣也毫不示弱,马上反唇相讥道:“那是谁出的主意在新路坡和对方决战,难道是我们吗?”
马千龄一听,立刻火了,“你说这话是啥意思,当初是谁闹着要造反,建立伊斯兰国的,是谁造成了现在清兵来攻,难道是我们吗?”
双方越吵声音越大,有些人站在闵殿臣一边,有些人站在马千龄一边,双方吵得脸红脖子粗,有人已经把手按在了刀把上。

马占鳌开始一直没有说话,这时候他突然拨转马头,大喝一声:“都给我闭嘴,现在清军大兵压境,我们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如果我们再不能团结一心,继续窝里斗的话,那就要灭族灭种了!”
马占鳌说完,怒视着众人,众人蹑服于他的声势,同时也知道他说的在理,于是都纷纷低下了头,闭上了嘴巴。
凌冽的寒风中,众人各怀心事,默默的继续向太子寺方向行进。
走了没多久,马海晏忍不住的又开口说道:“我们确实要改变一下战术,修冰堡来对付清军。”
看见他不合时宜的又开口说话,有些人面带愠怒的看着他,有些人则给他使眼色,让他闭嘴,但是马海晏却显得非常兴奋,仿佛没有看见大家的脸色,一点都没有要闭口的意思。
“大家听我说完,我们要想把清军打败,必须要把清军隔断成几截,各个歼灭,这个大家都同意吧?”
他看了看众人,发现大家默认了他这个说法,于是他接着又说道:
“但是问题是,我们现在的工事不行。土堡有个问题,如果清军集中火力,压制一个方向,一旦造成了那个方向重大伤亡的话,他们就可以从那个方向翻进土堡,因此我们不论怎么做,也不可能完全挡得住清军的火力,所以他们总有机会攻得进来。”

“但是如果我们修的是冰堡的话,就算他们压制住了我们,冰墙太滑,他们也不容易爬进来,这样我们就来得及重新分配人手,守住缺口。而且如果我们在冰堡前,再多洒一点水,周围再多结一些冰,他们要靠近都很难,冲急了就会滑倒,这样我们就能守得住。”

“如果我们能在敌人的要道上面修一些冰堡,把敌人隔成几段,敌人又攻不下来,那样我们就有机会了。”

众人听他说完,大家又想了一想,觉得似乎也蛮有道理的,于是都来了兴趣,开始议论纷纷,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
可是随着大家一深入讨论,马上就发现这个方案有很多问题,首先,最佳的隔断地点还是新路坡一带,那里是清军的粮草必经之路,而且沟深路窄,只要修几座冰堡,就可以隔断清军,但是有一个大问题,山顶上到哪里去找水?
有人提议,从山下运上去。可是马上就有人反对,修一座冰堡,那得需要多少水呀?到哪去找那么合适的水源,而且还要保证不能太远,不然水都冻成冰了。
其次,就算是有合适的水源,可以派人运过去,可是那需要多少的人手啊?怎么能避得过清军的耳目呢?
众人开始七嘴八舌的,提出各种建议,来解决这些问题,可是结果都不能让人满意。最紧要的关口,通常都没有水源,有水源的地方,又不是交通要道,众人苦思冥想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
马占鳌听着众人议论纷纷,没有说话,但是他的脑子也在飞快的旋转,考虑这个问题。他紧锁眉头,沉思良久以后,忽然眼前一亮,于是开口说道:“我们不去新路坡修,我们直接在烂泥沟修!”
“啊!”听到他这么一说,众人全都吃了一惊,烂泥沟一带,全都驻扎的是清军,十几座营盘,至少有数千人,去那里修不是找死啊?!

看着众人惊讶的表情,马占鳌缕了缕胡须,微微一笑,显出了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

傅先宗是武童生出生,说起来也算是军事科班毕业,什么是武童生呢?古代的科举制度分成文科和武科,所谓科举制度,就是通过考试测试你的能力,来决定你能不能当官,说起来也是非常科学的,理论上武将都应该是武科出身。



    傅先宗
武童生是武科最低的一个级别,看过周星驰的电影,《武状元苏乞儿》的人都知道,武科考试分为武试和文试,武试就是骑马射箭,耍大刀,举大石,测试你的武艺高低。
而文化考试呢,则是要默写孙子兵法之类古典兵书,同时还包括要写点战术方案之类的参谋作业。电影里周星驰只会耍大刀,虽然挺能打,但是没有文化,而且还不识字,策论考试只好作弊,最后被人揭发,因此被皇帝贬成了乞丐,由此可以看出,当时的考试还是非常严格的。
所以傅先宗以武童生的资格,加入多隆阿部下曹克忠的部队,也算是文凭比较高的人才,所以升迁很快,清军进入陕西以后,他就担任了曹克忠的副手。

在都兴阿当政期间,多隆阿的部队几乎土崩瓦解,陶茂林,雷正绾两军都发生了哗变,独独曹克忠的军队,在重重困难,万般危急之下,依然保持了完整统一,由此可见,他的部队素质还是非常高的。
后来曹克忠患病,回老家休养,他手下的部队就由穆图善安排,一分为二,分别由傅先宗和徐文秀带领。
傅先宗这个人打仗,也是很有两把刷子的,1866年8月21号,叛乱的穆斯林偷袭了巩昌县,突入城内,大肆屠杀城中的居民,有2000多人,被叛军围在钟楼之上。
当时傅先忠驻扎在距离巩昌县100公里外的通渭县附近,8月23号收到求援消息以后,连夜出动,急行军了一天一夜以后,24号夜间赶到。
靠近巩昌县的时候,他迅速派人做了一个侦查,结果发现穆斯林叛军数量众多,有上万人,自己则只带了千余人提前赶到,后面的大队人马,至少还需要一天才能赶到。
如果硬攻,恐怕自己人数太少,寡不敌众,如果等着大队人马到达,那么钟鼓楼上的人很可能就会守不住了。

就在危急之中,傅先宗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妙计,他让士兵全都化装成穆斯林的样子,大摇大摆的进了城,然后突然发动进攻,打了叛乱的穆斯林一个措手不及,击毙了对方数千人,夺回了巩昌城。
幸亏他当机立断,化装奇袭对方,否则就来不及了,被围在钟鼓楼上的2000多人,这个时候早已弹尽粮绝,无力再守,都准备放弃了,为了不被穆斯林凌辱,他们已经做好了集体自焚的准备。
为了感谢傅先宗及时施救的大恩,巩昌县的父老,特意立碑纪念他的功勋。巩昌县就是今天的陇西县。


UfqiLong

1868年,渭源县被据称数量多达十余万的穆斯林叛军占领,威胁陕西到兰州的运输线安全,奉当时的代理陕甘总督穆图善的命令,傅先忠率兵3000余人,前去夺回渭源县,确保陕西到兰州交通线的安全。
这个时候,战局非常不利于清军,左宗棠还在山东和西捻军作战,雷正绾的部队也没有从哗变中恢复过来,本地的绿营兵里,有大量的穆斯林士兵,一旦开战,你根本就不能保证,他们到底帮谁。
因此,在甘肃境内,除了傅先宗之外,几乎没有一支可靠的,能机动作战的部队,所以他几乎是孤军深入。
他从通渭县驻地赶到渭源县的时候,发现敌军的数量虽然有所夸大,并没有10余万之多,但是七八万还是有的,而他只有3000多士兵。

当两军对阵的时候,看着对面密密麻麻的人群,犹如黑云压顶,傅先宗的军队,开始也吓得瑟瑟发抖,卫队营官麻得胜不听命令,率先后退,被傅先宗当场枪决,其他人这才没敢继续逃跑。
为了鼓舞士气,傅先宗不断的四处巡视讲演,同时又组织督战队,后退者必斩,终于才稳住了军心。
扎稳阵脚以后,傅先宗利用炮火优势,猛轰对方中军,结果对方虽然人多,但都是乌合之众,在密集的炮火轰击下,乱作一团,有些人开始逃跑。
傅先宗一看时机成熟,亲自率队冲锋,结果他的3000多人,击溃了对方七八万人,拿下了渭源县,然后他又乘胜追击,攻下了狄道,就是临洮县,占领县城的叛军首领马云,率领数千人跪在了他的脚下,当然,不是阿里巴巴的,那个长得像外星人的马云。

他因为这场大胜,被封为了凉州镇总兵,记名提督,现在,他是负责进攻太子寺的前线总指挥。
这天早上,天气非常的寒冷,北风已经呼啸了一晚,即使做在火炉边烤火,背后还是感觉凉嗖嗖的。
天刚麻麻亮,傅先宗走出营帐,他看见一群士兵指着远处,在那里议论纷纷,于是就上前查看。突然发现在他的军营之中,多出了几个堡垒。
堡垒并不奇怪,湘军无论走到哪里,一旦扎营,立刻就要挖战壕,修堡垒,防止敌人偷袭,全部都搞好了以后,才能埋锅做饭,休息睡觉。
所以湘军的营帐外面,通常都有一圈堡垒,也就是一圈土墙,这很正常。
可是问题是,傅先宗不记得自己,曾经安排哪支部队在这个位置扎营,难道是有人临时修建的吗?
虽然有点儿奇怪,但他并没有多想,因为他估计,应该是某支部队最新修建的,还没有来得及通知他,于是他就命令手下的传令兵:“你去看看,中间的那三座营垒是哪支部队修的?回来报告我”。然后自己就回到帐内,准备去吃早饭了。

结果他刚拿起饭碗,就听到外头一声枪响,他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出大事了,他急忙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帐外,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儿。
来到了营帐外,他看见,他的传令兵倒在了新修的堡垒外,显然是被刚才听到的枪声击倒的。
他急忙拿出望远镜,仔细观察这三座营垒,发现他们的外墙,上面全部覆盖的是厚厚的冰层,外墙外面,也有很大一圈的地面,也结成了冰。
傅先宗发现,这可不是湘军的筑垒方式,他仔细的观察堡垒,但是里面的人显然都躲了起来,让他看不见到底是谁。
观察了很久以后,他发现对面堡垒的墙上,有几个小缺口,有人在那里向外观察,然后他仔细的观察那个人,不由的让他大吃一惊,他头上戴是的竟然是白帽子!天哪,这三座堡垒居然是穆斯林修的!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就在大家叽叽喳喳的议论,考虑在清军的粮道上修堡垒的时候,马占鳌突然想到,烂泥沟,就是现在清军驻扎的地方,那里曾经有一口井,在清军靠近的时候,他们悄悄的把井封了,避免被清军利用。
上次他去清军营帐周围侦查的时候,发现虽然到处都是清军的堡垒,但是独独被他们封掉的那口井周围,没有清军,说明那口井并没有被清军发现。
当马海晏把修理冰堡的好处,向众人说清楚了以后,马占鳌就突然想起了那口井,然后就接着产生了一个强烈的冲动,要在那口井附近修堡垒,至于为什么,其实他也没有想明白,因为,那只是一种直觉而已。
既然只是一种直觉,那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言,所以当众人惊讶的问他,你把堡垒修到清军中心去,那不是送死吗?其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是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似乎在驱使着他,必须要这么做。
于是他故作深沉地理了理胡须,然后神秘的笑了一笑,接着说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一招叫做黑虎掏心,到时候大家就知道它的效用了。”

然后他开始得意的放声大笑,来掩饰自己的这个决定,其实真相是,他自己也没有想明白,理由是什么,但是他决定,这次要跟着感觉走。
众人听了他这几句似是而非,充满了鸡汤味的话语后,又看到他那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似乎也受到了鼓舞,于是跟着说道:“好,咱们就玩一个黑虎掏心,灭了清军这只猛虎。”
于是众人跟着他,直扑烂泥沟。这里是傅先宗主力驻扎的地方,恰好在三甲集镇和太子寺之间,距离两边,急行军都是一天的路程,可以兼顾前线和粮道。
正是由于这个距离设计得好,所以几天前,他才能及时的带兵去增援杨世俊,把马占鳌打了一个落花流水,现在粮道已通,他准备再休整几天,就离开这个驻地,前往太子寺一带。

而马占鳌恰好在这个时候,偷偷的来到了烂泥沟附近。他命令马海晏率领300名神枪手,每人带一个木棍,还有一个装水的工具,趁着夜色,在风声的掩护下,到清军没有发现的那口井边,开始筑垒。
到了晚上,寒风刺骨,由于天太冷,清军并没有派出巡逻队,所有的人都躲在堡垒营帐里面避寒。
因此马海晏他们,轻松的就到达了目的地,一看到这个情况,马占鳌临时改变了主意,决定亲自带更多的人去,多修两个堡垒,必要时可以互相支援,等到天快亮的时候,他带着大队人马,悄悄退了出来,躲在山顶上,看情况再做打算。
当傅先宗终于搞明白了,这是穆斯林修的堡垒以后,顿时怒向胆边生,火从心中起。他心想,你们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修了三座堡垒,而且是军营正中,这万一要是传了出去,岂不是被同行们笑掉大牙,以后我还混不混了?!
于是他恼羞成怒,立刻命令擂鼓吹号,全军集合,他要用最快的速度拿下这三座堡垒,杀光里面的穆斯林,绝不能丢人现眼。

其实,要是在正常情况下,用冰修堡垒还是用土修堡垒,本质上是没有什么差别的。因为毕竟是临时修的,墙又能够有多厚?只要有大炮,几炮就把它轰平了。
可是问题是,傅先宗现在没有大炮,由于山路崎岖,拉着太费力了,有些地方又根本拉不过去,所以他把大炮全都留在三甲集镇了,他手头只有步枪,这可就不好打了。
于是,他现在所能做的只能是,用一部分士兵瞄准堡垒,进行火力压制,另一部分士兵,向前硬冲,争取翻入堡垒。
但是这个时候,冰堡和土堡的巨大差别就表现出来了,或者说得再准确一点,就是冰墙和土墙之间的差距。
马占鳌他们修的这个冰墙,里面用木棍做的骨架,外面垒上一层土石,然后再用水浇在外面,形成冰面,然后又把外围尽可能的浇上水,让堡垒周围的地面,也全是冰。

UfqiLong
当傅先宗的士兵开始进攻的时候,冰墙突然变成了不可逾越的天险,首先他们冲到靠近冰墙的时候,如果跑得太快,就会被地面上的冰层滑倒,然后就会被穆斯林兵用步枪轻易击杀,如果慢慢走过去,那就相当于等着被别人枪决。
即使勉强靠近冰墙以后,由于冰墙太滑,完全无法着手攀爬,所以让穆斯林士兵,有时间把他们一一歼灭。

傅先宗连续组织了几场冲锋,但是除了留下一大堆尸体外,根本无法靠近冰垒。
其实这个时候,他只要稍微冷静一点,就可以想到解决办法,因为他完全没有必要,立刻攻下这几座冰垒,他可以在他们外面挖一条壕沟,把他们困在里面,隔断和外界的联络,过几天以后,他们自然而然的,也就弹尽粮绝了,不用自己动手,也就灭了他们。
如果马占鳌他们把冰垒修在新路坡,清军的粮道上,看到眼前的情况,傅先宗很可能就会采取这个理性的办法,挖壕沟困死他们,可是现在,把堡垒修在他的营盘中间,这让他失去了理智,彻底激怒了他。
看见连续几次进攻失利,傅先宗恼羞成怒,他接着干了一件大蠢事,他抢过士兵手上的旗帜,带头冲向了冰堡……
正在指挥作战的马海晏,突然看见一个身披黄马褂的清军将领,亲自执掌军旗,冲向了冰堡,他知道,这个人一定是这里的最高统帅,于是,他下令全体停止开枪,如果没有他的命令,谁要是先开枪,他就崩了谁。

为什么要让全体停止射击呢?因为马海晏知道,这个将领举着大旗,如果听到枪响的话,周围的士兵就会从他手上接下大旗,他就不会再继续向前跑了,只是做个样子而已。
如果没有射击的话,他也许会跑得更近一些,这样马海晏就有机会击杀他,他命令七八个神枪手,和他一起同时瞄准这个穿黄马褂的人,听到他的枪响,就一起射击。
200米……150米……100米……,马海晏看见后面已经有军官在拉那个将领了,让他不要再向前了,他当机立断扣响了扳机,其他几个神枪手也几乎同时射击,那个穿黄马褂的将领,当场就被击倒,清军抬起他,就开始向后退……
在山梁上的马占鳌也看到了这个情景,于是他骑上战马,大呼一声,第一个就冲下了山梁,其他的人也纷纷上马,跟着从山上往下冲了过来。
清军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三座冰堡上,而恰好在这个时候,马占鳌发动了全线冲锋,埋伏在周围山上的数千骑兵,还有上万名步兵一起都冲向了清军阵营。

清军顿时大乱,而由于傅先宗的阵亡,没有了最高指挥官,导致清军失去了统一的指挥,群龙无首,无心恋战,争先恐后的向三甲集镇方向逃跑,混乱中,上千名士兵被杀,数名将领阵亡。
马占鳌他们一方面紧追不舍,一方面发出传帖,让四面八方的穆斯林全部赶来支援,很快,他的追击部队就达到了3万多人,接着又击溃了驻守新路坡一带的杨世俊部队,一路势如破竹……
追到党川铺的时候,他们的前锋部队突然被挡住了,原来徐文秀和陈湜已经得知了傅先宗战败的消息,但是他们并不慌乱,因为他们也都是已经久经沙场的。
徐文秀和陈湜一商量,立刻想出了一个将计就计,反败为胜的办法,他们把驻扎在三甲集镇一带的装备了后膛枪的部队,全部派上了战场。
然后徐文秀又通知驻守新路坡的杨世俊,假装溃退,把敌人诱进预设战场,党川铺一带,然后他正面堵住敌人的同时,杨世俊伺机两面包抄,一举围歼马占鳌,争取反败为胜。
这个主意确实很妙,杀红了眼的穆斯林叛军,完全没有想到,清军居然在大败之中,能临危不乱,又挖了一个陷阱,准备来收拾他们。

当他们一路高高兴兴的追杀到党川铺的时候,立刻遭到了迎头痛击。这一次,他们领教了前所未有的强大火力。
徐 文秀把装备了后膛枪的几支火力强大的部队,全都调了上来,虽然他们有的装备的是斯潘塞步枪,有的装备的是德莱赛步枪,还有的装备的是夏斯波步枪,甚至还有 几挺加特林机枪,五花八门,后勤供应困难,弹药储备也有限,打一颗少一颗,但是徐文秀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要毕其功于一役。
很快,马占鳌就带着穆斯林叛军,不知不觉的,就进入了徐文秀的预设阵地,当他们刚一靠近,立刻遭到了徐文秀的部队劈头盖脸的打击。
火力之凶猛,射击之精准,把刚才还处于胜利的喜悦中的穆斯林叛军,打得头破血流。

由于追击的队伍被拉得很长,前面的穆斯林叛军被阻挡的消息,后面的穆斯林叛军并不知道,特别是收到传帖的穆斯林,还在纷纷赶向战场。
徐文秀看着越来越多的穆斯林涌向了党川铺,被他强大的火力,压制在战线正面,动弹不得,挤成了一团,徐文秀觉得机会来了,他立刻派出部队开始向两翼穿插,准备包抄穆斯林叛军……
当马占鳌赶到前线的时候,他发现,他们被困在一块谷地里了,几万人挤在一起,无法动弹,而前方凶猛的火力,他们根本突破不了。
然后他突然发现,白彦虎在悄悄的向后溜了,他心中不由得一凛,那家伙第六感特灵,一遇到危险,总是第一个就逃跑了。

难道我们中计了?马占鳌不由得有点紧张,然后他马上爬上一个山岭观察,发现真的不妙,原来清军正在向它的两翼迂回,准备围歼他们,吓得马占鳌出了一身冷汗,这可如何是好?
徐文秀举着望远镜,正在观察敌军的动向,他心中暗暗有点得意,只要不出意外,今天他很可能全歼马占鳌,几万穆斯林都挤在这个山谷里,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了,他很可能就会青史留名,成为一代名将。
徐文秀放下了望远镜,回头招手,让后备队投入战场,开始对穆斯林发动最后的总攻,当他回过头的时候,风突然大了起来,有几粒沙子吹进了他的眼睛。
他揉了半天,流了一大堆眼泪,才勉强的再次睁开眼睛,他发现对面的天黑了,接着铺天盖地的沙尘暴就向他吹了过来,沙粒像雨点般的冲向他的脸,别说睁眼了,连呼吸都困难。

马占鳌非常的沮丧,他发现自己无计可施,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的逃跑,但是现在队形这么混乱,根本无法有效的传达命令,估计逃跑不了几个人,大部分都会面临灭顶之灾。
就在这个走投无路之时,背后突然刮起了沙尘暴,马占鳌不由得也愣了,然后他忽然激动的泪流满面,难道是安拉来救我们了吗?
当沙子吹打到他的身上的时候,他拔出马刀,纵马向前,高声呐喊着:“冲啊!”于是众人全都跟着他,向清军冲了过去。
西北的沙尘暴,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正对着风口,根本就没法睁眼,现在无论有多么先进的武器,多好的战术安排,一切都等于零,这就是命运……

清军现在唯一能做的的事情,就是逃跑,乱军中,徐文秀身中三矛,当场毙命,但是他死不瞑目,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
早不刮风,晚不刮风,偏偏就在他要全歼马占鳌的时候,刮风了,而且刮的还是沙尘暴,他的运气实在是太背了!
这一天,是1872年2月19号,清军大败,数千人阵亡,十余名军官战死,所有在河州一带的清军,得到消息以后,全部都开始向洮河东岸溃逃……

当左宗棠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被惊呆了,在他的一生中,从来没有打过这样大的败仗,40营清军,全线溃败,他现在该怎么办呢?他又如何向朝廷交代呢?


+清军 +马占鳌 +众人 +海晏 +冰堡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5:曾参杀人

  34.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6:两杆大烟枪

  35.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7:蝴蝶效应

  36.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8:天津新教案始发

  37.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9:千秋功罪问心无愧

  38.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0:艰难时刻曾国藩实事求是的嬗变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1:命运之神曾打开国门:人才计划和铁路计划 39.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1:命运之神曾打开国门:人才计划和铁路计划

  40.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2:穆斯林新教马化龙被歼灭

  41.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3:洮河血渡

  42.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4:兵伐古道

  43.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5:冰髅血沙 🔴

  44.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6:历史的轮回中美穆斯林三角

  45.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7:鏖战河湟

  46.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8:霜血铁衣

  47.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9:二桃杀三士

  48.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20:战河西定关内,破教宦安穆民,西北平定

  49. 晚清沧海事-30:下卷1:搞乱新疆的那个谎言究竟说了些什么?

  50. 晚清沧海事-31:下卷2:神棍,骗子和香妃

  51. 晚清沧海事-32:下卷3: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为什么非杀不可?

  52.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33:为什么极少数的伊斯兰教精英,容易走向极端?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34:下卷:征服新疆:千里奇袭 53.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34:下卷:征服新疆:千里奇袭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