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6:两杆大烟枪..


2020-10-17 13:54 , 89

要说这大西北战场上,左宗棠麾下的军队里,最被人看不上眼的,就是黄鼎的川军和雷正绾的老湘军。
前面说过,黄鼎的川军,人首先就长得奇怪,一个个都是小矮个,活似一群霍比特人,而剩下的彝族士兵,则是奇装异服,武器样式怪异,好似一群半兽人。
更令人惊讶的是,不论是彝兵还是汉兵,人人都叼着一杆大烟枪,一路走一路吞云吐雾,不是咳嗽吐痰,就是哈气连天,看起来像痨病鬼一样,所以谁见谁摇头。

而雷正绾这个中江老表带的部队,更是诡异,前半截你看着还正常,可是一看后半截,我的妈呀,后勤的大车上,装的不仅仅是粮草弹药,还有婆娘娃儿,而且一扎营的话,大家就凑在一起搓麻将,这是集体出游还是打仗啊?
所以呢,想都不用想,这次围攻董家塬陕西穆斯林盘踞的老巢,主攻任务,自然分配给了军纪严明,武器又好的刘松山和刘典的部队,我们以后就简称他们为二刘。
而黄鼎和雷正绾的这两支杂牌军,不出意外的,也就是被安排了跟着打打杂,负责在外围拉一个封锁线,捡捡漏,抓抓俘虏之类的。


1869年的2月间,虽然黄土高原上,依然是寒风料峭,但是自从左宗棠左大帅来了以后,这供粮的问题,穿衣的问题,终于被解决了。所以大家吃的饱饱的,穿得暖暖的,自然也就不觉得寒冷了。
雷黄这两支看起来让人诧异的奇葩部队,各有六七千人,按计划在甘陕交界的长武县会师了,然后一同前往董家塬,准备和二刘的部队会合。
双方的将领都是四川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再加上满口老子龟儿子的交流一番,自然倍感亲切。
左宗棠分给雷黄两支部队的任务都不重,所以他们全无压力,自然心情放松,于是就手牵着手,愉快的聊着天,高高兴兴的散着步,向甘肃出发了。
但是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成了这场战役的主角,绝对主角。

他们现在还不知道的是,他们已经被重重包围了,而且他们的对手,将是有史以来,武器最好,兵力最强大的一支穆斯林军,而这支穆斯林军的唯一目的,就是团灭他们。
他们能逃的出生天吗?看起来很悬!
事情怎么会是这样呢?原来,这都是教主精心安排的一场大阴谋,彻底打垮左宗棠的连环计,消灭黄鼎和董正绾,这将是最后的收官之作。
按照教主的计划,首先是在北京散布谣言,败坏左宗棠的声誉。然后再策动兵变,迫使计划前往围攻董志塬的刘松山和刘典部,半路回军平叛。

这样,只要截住二刘派出的通知雷黄的信使,让雷黄他俩,孤军深入,那么,教主就可以派出在董志塬的所有陕西穆斯林军,围住这两支弱旅,全歼他们。
教主的计划,现在已经成功了一半,陕北发生的军队哗变,已经在政治上沉重的打击了左宗棠,被他买通的言官已经纷纷上书,要求严惩左宗棠,搞得西太后压力山大,犹豫不决,举棋不定。
如果他再能如愿消灭雷黄二军,在战场上打败左宗棠,必然朝野震撼,就算他左宗棠的命再硬,西太后再信任他,再想玩政治平衡,左宗棠也不可能不倒台。
到了那个时候,朝廷很可能就会任用穆图善,担任陕甘总督,被迫采纳穆图善的策略,全面招抚西北穆斯林叛乱势力,在政治上做出巨大让步,最终失去西北的控制权。
那样的话,西北,将变成他教主的西北,他要建立的伊斯兰国,就有希望了,即使达不到这一步,退一万步讲,如果换一个人来的话,也需要时间适应,这就能为他赢得时间,让他有机会把生米煮成熟饭。

到目前为止,局势完全按照教主的计划在进行。教主准确的知道了左宗棠的调兵计划,因为说起来,教主和左宗棠现在都是体制内的人,教主的公开身份,是宁夏副将。
当 然,左宗棠是不会告诉教主任何用兵计划的,但是穆图善有可能会告诉他,穆图善是西北的第二把手,什么事儿都瞒不住他的,而且他觊觎陕甘总督这个职位多年 了,一直为了朝廷不断的派来空降干部,独独不选他而愤愤不平,所以自然而然的,他也巴不得左宗棠栽跟头,搞不好就会故意把情报泄露给教主。
即使穆图善有最起码的原则,不告诉教主这些军事机密,他一样有办法,了解内情。
这么多年来,他在甘陕一带经营的庞大情报网,也不是吃素的,绝对有能力把左宗棠的一举一动,调查得清清楚楚,更不要说这次几万大军的调动了,那是绝对掩盖不住的。

所以,按照教主的指示,在二刘出发前往董志塬,恰好走到半路上的时候,潜伏在陕北军营中,教主的间谍们,如期发动了哗变,杀死了部分留守的军官,又故意派人去给二刘通风报信。
然后不出所料,刘松山和刘典一听到这个消息,赶忙回军去救火,他们派出通知雷黄的信使,自然也不出意外的,被教主的人,成功的在路上拦截了。
这些对教主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毕竟到处都是他的眼线。

所以现在,雷正绾和黄鼎这两个瓜娃子,正懵懂无知,高高兴兴的走入了伏击圈,他们俩要面对的,是所有陕西穆斯林的精锐。
为了打赢这场仗,教主可是下了血本的。自从他向穆图善诈降以后,他成了宁夏的实际控制人,而且掌握了宁夏最赚钱的资源,盐业。
在清代,盐业是国家最重要的税收来源,我们知道的,后来那些著名的山西票号,最初都是从贩盐开始的。
而教主的商号本来就遍布甘肃,青海,蒙古,新疆,北京和山东,甚至在黑龙江也有据点,现在又有了盐业,自然锦上添花,越做越大。
这几年里,利用朝廷集中精力剿捻,无暇西顾的时机,他养精蓄锐,集中精力赚钱,他的资产就像滚雪球一样,快速的增加。
然后他用这些钱,一方面花重金,把金积堡地区打造成了一个堡垒密布,防守严密的独立王国,另一方面,他又通过沿海的回商们,向洋人们购买了大量的枪支弹药,大大增强了自身的实力。
他有一条秘密贸易通道,可以把这些枪支弹药,从天津转运入河北,再运到蒙古,最后又从蒙古转运回了宁夏,这几年里,一直畅通无阻。

现在,为了彻底扳倒左宗棠,他豁出去了,把这些原来准备用于防守金积堡地区的洋枪,大部分都投入了这次战役。
就在一个月以前,他出动了1500只骆驼,向董志塬的陕西穆斯林军,运送了大量的枪支弹药和粮食,他要让他们在这场决定性的战役中,有着最佳的装备,充足的物资。
现在白彦虎,崔伟,禹得彦,郝明堂,禹生彦,马长顺等等,陕西穆斯林的所有的精锐,已经倾巢而出,把黄鼎和雷正绾围得水泄不通,只等最后的收网了。
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教主得意的捻须而笑,这一仗结束以后,清廷很可能会心灰意懒,放弃西北,他的伊斯兰国就有望了。

雷正绾本来也算湘军的一个名将,历经大小战役无数,一向是很能打的,从来没有吃过败仗,多隆阿带兵的时候,他可是军中的第三号人物,西北地区的绝对主力。
原来的他也是牛逼轰轰的,看谁都瞧不上眼儿,可是,自从上次哗变以后,他也开始灰溜溜的夹起尾巴做人,而且他的部队,士气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整个就蔫了。    

湘军

再加上墙倒众人推,雷正绾的黑历史,全被大家挖了出来,什么投机取巧,擅长奉迎,抽鸦片,包小妾,纵容士兵携带眷属等等,简直不胜枚举,好多人都觉得雷正绾光杀头都是不够,就算不灭九族,也该千刀万剐。
而且,名声比他好的多的陶茂林和刘蓉,都被罢官,削职为民了,他雷正绾名声这么差,不从重处理,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呀?!
所以,当左宗棠传他到西安问话的时候,他的三妻四妾们,抱着他哭成了一块,他连棺材都买好了,唯一能想的,就是一个怎么样的死法了。

没想到他战战兢兢的来了西安以后,左宗棠并没有问他哗变的事情,反而是问了他很多甘肃的风土人情,地形地貌,叛军的内部构成等等问题。
直到末了,左宗棠才问他,别人说你打仗的时候带着家眷,此事可当真?
雷正绾本来想否认的,在给朝廷的奏章里,他一直在否认这些指控,但是想到左宗棠大人是出了名的喜欢刨根问底,眼里容不得沙子,瞒他多半是瞒不住的,于是犹豫了半天,他点头承认了。
出乎意料的是,左宗棠并没有立刻指责他,只是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雷正绾接下来的回答,挽救了自己的前途。
他给左宗棠是这样说的:

“大人,你也是带兵出身的,我也就不瞒你了。最初跟着多隆阿在陕西,所有的人都发了点小财,这一有了钱以后,大家就觉得命就值钱了,就不想打仗了。
后来入甘以后,经常吃不饱肚子,又离家万里,就更加人心思归了。
好多人揣着钱,心里烧的慌,都怕夜长梦多,哪天钱会没有了,所以急着想趁手里有点钱,回家修房子,娶媳妇,从上到下,没得哪个不想回家,于是逃兵就越来越多。
所以,只要这帮人手里有点钱,他们就绝不会安心在这里打仗。我必须想个办法让他们把钱花了。想来想去,我觉得女人是最能帮男人花钱的,而且也是最能拴住男人心的。
所以,我就带头买了些当地女子,也鼓励官兵去买,这样一来,官兵就不再寂寞了,心中也有了寄托,二来一旦有了女人帮忙,这钱几下就不够用了,所以只能老老实实的当兵吃饷。
而且我每次出去作战,之所以要把家眷都带上,也是为了防止士兵们临阵脱逃,他们要是往后一退,他们的老婆娃儿就要遭殃,所以他们不敢往后退,只有拼死作战。
这要是在其他地方,我绝对不会出此下策,可是在这个鬼地方,实在是没办法呀。”

听他说完,左大人似乎并不是很惊讶,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所以你的兵哗变了,都能追的回来,而他们则办不到。”
最后,他得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撤职留用,戴罪立功,这让他简直大喜过望。
不仅仅如此,更让他意外的事,虽然他不是左大人的嫡系,但左大人也没有把他当外人看,派专人敦促,解决了他的粮食和军饷问题,让他的部队恢复了元气。
现在,除了武器没有换装以外,他觉得其他的一切都已经恢复了正常,当然,在很多人眼里,他依然是一个渣渣。


慈禧太后看着这一大堆奏章,心里略微有点疑惑,这哗变的消息,是穆图善用800里加急传来的,虽然说他有专折奏事的权力,但这么着急的揭上司的短,也未免有点太不符合官场的惯例了吧?
至于这言官的弹劾速度,更加的神奇。这奏报前脚才到,后脚他们就上书弹劾,难道这写文章不要时间的呀?特别是过节之前,应酬这么多,天天喝的二醉二醉的,实在来不及更新。莫非这帮言官,他们早就准备好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京城里很早就流传着左宗棠的种种是非,她也有所耳闻,会不会是大家早就知道真相了,只有她一个人被瞒着不知情,所以才觉得这一切稍微有点儿奇怪呢?
这左思右想,害的她一夜睡不着觉,于是第二天一早,她就派人去请,她在朝廷上最相信的一个人,也是最正直的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曾国藩。
两人一见面,西太后特意给曾国潘安排好座,看了茶,然后开始故作轻松的聊聊天气,讨论讨论火山灰对航班安全的影响,又谈谈如何保持身体健康,强调下不吃转基因食物的重要性,东拉西扯,最后终于把话题落到了左宗棠身上。
曾国藩一听要讨论左宗棠,微微一笑,似乎早就知道了西太后的意图,但是出乎意料的,他给了西太后一个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他是怎么说的呢?
莫急,我们稍等下再说西太后和曾国藩聊天的事儿,现在我们先来讲讲,雷黄二人走到哪儿了。

这个时候,他们刚刚越过了长武县,已经进入了甘肃,所在的地方,是一种非常独特的地形,叫做塬。    

黄土塬

塬就是山顶上的一块大平地,只有黄土高原才有。它的特点是,四面都是陡峭的坡,上面却是平的,大小不等,小的只有几公里长,几百米宽,大的可能有上百公里长,几十公里宽。
在这种地形上,最适合打歼灭战。以前西夏的李元昊,就是在这种地形上,多次歼灭了宋军主力,从此一跃而起,建立了西夏国。
现在,教主也打算重复这个故事。而黄鼎和雷正绾,就是他下酒的菜。当然,穆斯林是不喝酒的!
雷黄两人走着走着,忽然发现怎么老是看不见二刘,周围却有很多穆斯林出没。最后,他们发现走不动了,前面有很多穆斯林凶神恶煞的堵住了路。
粗略数了一下,正面至少有四五万人,抄到他们背后的也有一两千人,全部加起来,是他们两个人部队的三倍左右。
让他俩最担心的是,好像穆斯林中有一大部分人,都是背着洋枪的,和他们两个人一样的洋枪,恩菲尔德1853式,一副来者不善的架势。

UfqiLong

恩菲尔德1853式


看起来一场大战在所难免,虽然这两个人一脸的懵逼,怀疑自己走错了路,怎么会没有遇到二刘,却遇到了这么一大堆穆斯林?实在是意料之外,但两人也得赶紧应付。
于是,这两个人立刻布阵,雷正绾摆了一个矩形的长方阵,把辎重和家眷放在正中,把炮兵放在地势稍高之处,一切井井有条,一看就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
但是等他布置完毕,回头一看,黄鼎的川军,居然排成了两列长蛇阵,间隔很宽不说,而且侧翼还是由手持冷兵器的彝军防守,这把雷正    绾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于是火速策马去找黄鼎。

“你娃这个样子搞要不得!你不弄个方阵,拿给骑兵一冲,你娃就瓜西流了!”雷正绾赶紧跑去告诫黄鼎。
“莫要虚火,你娃懂不起,杀猪杀屁眼,各有各的杀法。”没想到黄鼎理都不理他。
就在雷正绾着急的时候,白彦虎和其他穆斯林们,看着川军的阵型,也都乐了,这不是找死吗?!
于是他们很快做出了决定,用骑兵冲击彝族军队防御的侧翼,用炮兵轰击雷正绾的方阵,并派出少量的军队佯攻,牵制他的兵力,防止他支援川军。
然后手持洋枪的士兵们,重点攻击川军,和他们对射,一旦对方队形混乱,立刻由埋伏在洋枪队后方的两万多骑兵发动冲锋,彻底歼灭黄鼎的川军,然后再来收拾了雷正绾。
一切都安排得完美无缺,穆斯林军看来就要创造历史了,他们是否能重演李元昊的故事呢?

左宗棠现在恨不得自己能有三头六臂,这两天在西安,正忙着和袁保恒两个人算账,这要用钱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需要的粮食数,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如何调配?给谁不给谁?实在是伤透了脑筋。
前段时间,和陕西穆斯林的谈判破裂,所以,这进攻董志塬的仗是非打不可了,他安排好了各军的进军路线以后,本来是准备亲临前线指挥的,可是收服了董福祥以后,几十万流民的安置问题,却把他给拖住了。
哪些地方安置多少流民,需要多少安置经费,由谁来负责?这大大小小的官吏,争得个你死我活,都想从中间揩把油。
而左宗棠既要把流民安置好,也要尽全力防止贪污腐败,避免安置工作的失败。这些官场斗争,耗了他太多的精力,让他实在脱不开身,所以前线指挥的事情,就委托给了刘松山。

就在他每天忙得屁滚尿流,连吃个饭,喝口水都需要挤时间的时候,陕北军队哗变的消息,也传到了他这里,虽然规模不大,而且刘松山和刘典已经去处理了,但是还是引起了他的极大关注。
因为这事实在有点奇怪,以往的哗变,都是因为缺钱少粮,但这次,供应充足,而且是任务最轻松的留守部队,这就有点莫名其妙了,因为前面我们说过,湘军的待遇,是清军里最高的,所以闹待遇问题,这就很不正常了,感觉是有人蓄意煽动的。
最近怪事挺多的,左宗棠已经得知了,京城里到处都散播着对他不利的谣言,联想到这次的哗变,让他感觉到,是有只黑手在背后操作,一股看不见的恶势力,正企图把他打倒。

特别是,这事发生在二刘出兵的半路上,太蹊跷了,让他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他把二刘的报告,又拿了过来,一遍一遍的看,突然他发现,刘松山通知了黄鼎和雷正绾,他要回军平叛,可是却没有告知黄鼎和雷正绾该怎么做,是进是退还是原地待命。
按理来说,这两个人会立刻来征求他的意见,可是,他却没有收到他们的报告。
越想越不对劲,左宗棠拿出地图一看:“不好,要出大事!”他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原来这是一个连环计,玩的是调虎离山,黄鼎和雷正绾危险了,他必须要马上想办法,去救他们俩,他该怎么办呢?

黄土塬上,几万穆斯林军也正在布阵。雷正绾骑在马上,拿出了千里筒,也就是单筒望远镜,观察着穆斯林军的举动,他看见穆斯林军纷纷下了马,开始列阵,手里也都拿着洋枪,粗略数了一下,居然有四五千杆。
接着,他看见他们正在从后面拉上来一个个大家伙,12磅的阿姆斯特朗前膛炮,一门,两门……居然有16门,这些都是当年陶茂林军哗变时,被穆斯林捡去的那些大家伙。
雷正绾感到了真正的压力,虽然天气很冷,北风像刀子一样的,但他还是冒出了很多的冷汗。

穆斯林军开始进攻了,禹生彦率领5000多骑兵,卷起了漫天的尘土,呐喊着冲向了川军由3000多彝族士兵防守的侧翼,雷正绾看见,还没有等骑兵靠近,那些彝族士兵就开始向后跑了……

如果禹生彦带领的5000穆斯林骑兵,在冲锋之前多想一个问题,为什么在灞桥之战中,独独黄鼎麾下的川军和彝军,在4万多捻军骑兵的包围下,毫发无损,全身而退?也许他们就不会这么鲁莽,选择彝军作为突破口。
张宗禹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小阎王,捻军骑兵的战斗力,那可是清朝末年,冷兵器之王,足足甩出穆斯林骑兵好几条街。
就连成吉思汗的子孙,大名鼎鼎的铁帽子王僧格林沁,他带领的近二万原汁原味的蒙古骑兵,都被张宗禹砍了个干净。

而且在灞桥之战中,他们还曾经围歼了一万多湘军,这是连太平天国都没有做到过的事!以张宗禹这么强的战斗力,却独独放过了黄鼎麾下的川军和彝军,这中间难道没有什么玄机吗?
当然,如果禹生彦他们会思考,他们也就不会参加这场叛乱了,更不会出现在今天这个冲锋现场,所以,一切都是命数。
5000多穆斯林骑兵,在禹生彦的带领下,排成了一个正面宽200多米的密集纵队,举着刀,挺着矛,冲向了川军左翼最顶端的部分。
这里是彝军防守的地方,根据间谍们的情报,他们的武器主要是双股叉,短柄刀之类的,只有少量的人背得有弩,而且看起来射程也不远,完全不足为虑。

本来黄鼎的部下,只有几百彝族士兵,但是这群人特别幸运,在和太平天国扶王陈得才的战斗中,以及后来和张宗禹的战斗中,几乎都没有什么损失。
而且来到西北以后,他们也不觉得这里很艰苦,反而觉得比家乡大凉山还好,因为那里的条件比陕西还艰苦,而且这里有政府管吃管住,除了时不时的出去打打仗,大部分时间都在晒太阳,不用给土司干活,轻松安逸。
而且打仗对他们来说,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在大凉山的时候,隔三差五的,他们就要帮土司去参加各种大大小小的械斗,一样的惊心动魄,关键纯粹是白干,没有任何收益。
但是在这里参加战斗,不仅仅可以领饷银,而且可以抢掠一些财物,虽然银子和抢来的财物,有很大一部分会被管家收走,但是有总比没有好,所以大家都很开心。

而管家也发现这是一个生财之道,就报告给了土司,于是土司就派了更多的人来拿工资,把这当成了他的创收项目,所以陆陆续续的,黄鼎的部队里,就有了3000多人的彝兵。
现在,穆斯林骑兵把他们当成了鱼腩,准备蹂躏他们,生生的吞掉他们。
穆斯林骑兵决定把冲击的正面缩小一些,尽量靠边,离阵线中央的川军远点,尽量避开他们的洋枪火力,减少不必要的损失,集中精力,击溃这些手持冷兵器的半兽人。
就在他们冲到一半的路上,他们发现,骑兵冲击宽度上的所有彝军,都已经开始逃跑了,而且跑得飞快,川军的一字长蛇阵的最左边,开始折弯了。

所有的穆斯林都笑了,心中暗想,你们跑得再快,难道还有我们的马快吗?于是,所有的骑兵都冲向了溃退的彝兵,跟着他们就追了下去,卷起了漫天的尘土。
追着追着,这场冲锋的领导者,18寨首领之一的禹生彦,忽然发现有点不对劲,这老彝胞们不是在逃跑,而是在转弯,他们实际上是把面对着骑兵的一字长蛇阵,转了90度,变成了和骑兵平行的一字长蛇阵。
前面我们说了,他们作战的地方,是一个叫做塬的特殊地形,这种地形就好像是一座大山被削平了,四周都是悬崖,上面是一块平地。
所以,彝军假装逃跑,实际上是在转弯,穆斯林骑兵落入了一个陷阱,一侧是悬崖,一侧是彝军,他们的正前方没人了!
现在穆斯林变成了骑兵游行,相当于列队从几百米长的彝军战线前通过,让彝族士兵们检阅,“彝族首长好!”“穆斯林同志辛苦啦!”

就在这个时候,欢声雷动,掌声四起,一阵密集的鲜花彩带飞了过来,为阅兵的士兵们加油……额,不好意思,搞错了,是鹅卵石。
丢石头,这不是小孩子干的事情吗?让穆斯林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可是彝军的独门绝技。
他们扔的小石头,都是专门选过的,装在布袋子里头,需要的时候,拿出来夹在一个皮绳中间,然后用手快速的旋转,他们觉得差不多的时候,会突然松开皮绳的一端,然后小石头就准确的飞了出去。
他们扔的不仅远,而且准头好,说打鼻子不打眼,个个都是没羽箭张清。一时间仙女散花,穆斯林们被打得鼻青脸肿,好多人都被打下了马,急需前往医院整形,剩下的人则是吓的抱头鼠窜,谁也没有想到,还有这种玩法。

而且跑着跑着,他们又发现,前面的通道越来越窄,想勒住马,免得冲下了崖,但是由于马蹄溅起的尘土太大,后面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依然拼命的往前冲,结果几百号人和马,被挤下了悬崖。
看着大部分骑兵都挤进了窄小的通道,动弹不得,彝军挥舞起了钢叉,一边乱戳,一边把穆斯林们往崖下逼。
现在穆斯林们把侧面全都暴露给了彝兵,一下子变得毫无还手之力,不是被连人带马的挤下悬崖,就是被钢叉捅了个对穿对过。
这5000骑兵的指挥者禹生彦,也是一不留神,身上被钢叉一戳,扎出了四个洞,开始向外咕咕的冒血,而他只有两个手,所以怎么也堵不过来,最终血尽人亡。
他死的时候,应该想起了他听过的一个传说,只可惜,他现在才能明白其中的含义。

据说张宗禹在灞桥围住湘军那天,看见黄鼎的部队外围,彝军排成了一个锥子阵,手舞钢叉,步伐整齐,移动迅速,不声不响的向包围圈冲了过来。
久经战阵的张宗禹一看,顿时感觉到寒意阵阵,杀气冲天。他立刻判定,这帮人不好对付,没有必要硬拼。于是令旗一挥,让出了一条缺口,由着彝军冲了出去。
可是旁边的穆斯林向导大惑不解,问为什么不杀了这帮人?张宗禹只是哈哈一笑,说道:“你看这腊月寒冬,冰天雪地的,这些人居然赤足而行,又不是汉人,想来也是生活不易,被逼而来,所以我不忍心杀他们。”
没想到这话,把穆斯林们忽悠了,现在让他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也让后世的好多历史学家们,特别是左派的研究者们,感动的泪流满面,一致认为,这是张宗禹有革命觉悟,懂得民族团结的明证!事实证明,捻军就是一股革命力量!
不好意思,又扯远了。现在左线的局势,出现了一个大逆转,变成了彝军拿着钢叉,劝着穆斯林们跳崖:“你看,多么蓝的天哪,走过去你就会融化在蓝天里,朝仓不是跳下去了吗,唐塔也跳下去了,现在你也跳下去,跳呀,快跳啊!”


几天前,千里之外的北京城,西太后问曾国藩,让他谈谈对左宗棠的看法,曾国藩想了想,微微一笑,他是这样对西太后说的。
“刘松山这个人就是一个活雷锋,他是一个焦裕禄式的好干部,这点你也是知道的。”
西太后一听,点了点头,确实如此。西北这么苦,他这个级别的干部,除了刘松山以外,再也没有人主动报名去了,论道德品质,人人都要对他翘一个大拇指。

“刘松山在我麾下的时候,非常注意洁身自好。”曾国藩接着又说道:“其他人也许会碍于面子,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交往,刘松山若遇到了品行不端之人,即使是比他官品更高的,也会拂袖而去,绝不接触。”
“所以,能和刘松山相处的人,是怎么样的人,应该可以猜得到的。”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话绝对的不错。所以刘松山愿意跟着左宗棠,那左宗棠就一定是个正确的人。
所以黄鼎既然是左宗棠的好友派来的人,那他一定就不会差到哪儿去,而雷正绾,既然被左宗棠留了下来,那也一定有值得留下来的道理。

西安城里,左宗棠想了一夜,最后下定决心,把已经写好的发给刘典的调令,放在烛火上烧掉。他觉得雷正绾和黄鼎不会失败,他不能派刘典去支援。
如果他派刘典去支援,对方肯定会逃跑,这样对方就会化整为零,和他打游击,要消灭对方就难上加难。
现在不如将计就计,让对方去围雷正绾和黄鼎,打一场消耗战,彻底消耗掉陕西穆斯林的主力,他相信雷黄二人肯定应付得了这件事,他对他们两个有信心!

那么,他的这个想法正确吗?
寒风里,看着对面一眼都望不到头的小白帽,川军的士兵们牙齿都在打颤,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吓的。
黄鼎听到了这骨头咔咔咔的撞击声,在他的军中响成了一片,快成了交响乐,于是立刻下了马,招呼士兵:“大家把烟都烧起,烧起,听我给你们摆一下!”
于是所有的士兵都拿出了烟杆,手抖脚抖的装上了烟丝,点燃了火,吞云吐雾之后,刚才那阵儿打击乐的声音,才稍微小了一点点。
“对面的穆斯林是我们的三倍,我们要一个弄他们三个,你们虚不虚火?”黄鼎笑着问大家,有些士兵说有点虚火,有些士兵说不虚火,还有些人不开腔。
“虽然我们是一打三,但是如果一枪一个,只要三枪就可以把他们全部洗白,这个帐大家都是算得清楚的。

关键是他们脑子有病,你们说这帮穆斯林,放着马不骑,偏偏要下来走路,和我们比枪法,你们说,他们是不是一群瓜娃子?”
所有的士兵都赞同的笑了,一起说道:“对头!”
“所以一点儿都不用虚火,这群龟儿子,我们随便弄他们。”黄鼎接着又说:“记到,过会儿装火药的时候,千万不要撒了,不然枪打起就没得力了。子弹要捅到底,千万不要忘了塞纸,不然子弹就滑出来了,这下就搞个串串了,晓得不?!”
“晓得!”士兵们齐声回答。
“枪拿起来莫要乱抠,要瞄准了才放,子弹是拿来打人的,不是拿来听声响的,记到没有?”
“记到了!”士兵们又齐声应和道。
这个时候,对面的穆斯林们正在向麦加方向磕拜,阿訇们开始诵经,声音洪亮,阴阳顿挫,宛如一首歌声。
黄鼎听了一会儿,回过头来对士兵们说:“狗日的嗓门好大,隔得这么远,都听得清清楚楚,等会儿把他捉到,弄到川江上去喊号子,肯定要些人来比噢!”
士兵们全都哈哈大笑,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气氛一下就活跃起来了。

在雷正绾的对面,穆斯林们把大炮刚推入了阵地,就对着雷正绾的方阵,进行了一次齐射。
炮弹嗖嗖的飞了过来,有些打在阵地前,有些从头顶上飞了过去,还有几颗打中了阵地,造成了一些伤亡。
不过看到这架势,雷正绾却反而放下了心,他摘下帽子,擦掉了额头上的冷汗,深深的吐了一口气,他知道,今天的炮战他肯定会赢,因为对方只是会放炮而已。
这样的敌人和他可不在一个境界上,他马上就可以吊打他,让他们知道一下,那个时代最先进的炮兵战术是什么样的,他要给他们上一堂炮术教学课。
他对着自己的炮队做了一个手势,于是一门炮开始发炮,这一炮是测距用的,而且一定要打短,不能打长。因为打长了看不见弹着点,下一门炮就无法修正。
这一炮射出去以后,果然落在了敌阵前,雷正绾用单筒望远镜一看,测算了一下距离,又给了炮队一个手势。
于是下一门炮开炮,这一炮就打得离对方很近了。雷正绾观察了以后,说了一组数字,剩下的炮兵,按他说的调好炮。
他一挥手,炮兵开始依次放炮,而不是像穆斯林那样,没有规律的,大家想放就放,这样的目的,是方便每门炮观察自己的弹着点,进行校准。

这一轮射击过去以后,立刻摧毁了穆斯林的好几门炮,打中了一个弹药堆,炸得穆斯林的炮兵阵地人仰马翻,就算是打歪了的炮弹,也偏的不远。

每一炮射出去以后,雷正绾手下的其他几个军官,也拿着单筒望远镜,观察弹着点,然后指挥炮兵加减装药量,改变了俯仰角。
结果对射了十几轮,用了不到半个小时,雷正绾就把对方的炮兵彻底打熄火了。所以,这洋枪洋炮,绝不是有就可以,会放就行,其中的窍门,只有内行才知道,而雷正绾就是这个内行,所以左宗棠才要留下他。
不过这些都是些小便宜而已,离战争分出胜负,还早得很,穆斯林的主力,还没有开始进攻。
冲击川军的左翼失败以后,穆斯林们付出了2000多名骑兵的代价,学会了张宗禹只看了一眼就明白的道理,别打彝兵的主意,这帮人不好惹。

而且他们还学会了一条,在塬上作战时,和平原作战有着本质的不同,随时要记着,两边儿都是悬崖,骑兵千万不要玩侧翼进攻,否则就变成了跳崖比赛。
虽然受了这些挫折,但是他们毕竟还有四五万人,这点儿痛无伤大雅,陕西穆斯林的首领们又聚在一起商量了一阵,重新调整了战术。
他们要把排在中央,准备攻击川军的洋枪兵,抽出一部分,向左横移,去攻击冷兵器的彝兵,另一部分则继续牵制川军。
这一招很狠,彝军虽然很猛,但是初战胜利,很大程度上,是他们正确运用了地形的结果。
虽然他们的冷兵器作战能力很强,小石头扔得又准,但是他们也不是神,在洋枪面前,一样也是血肉之躯。
所以他们要么后退,要么川军移动过来支援他们,可是无论做什么,都会造成队形混乱,这样两万多穆斯林骑兵一冲,基本上就可以奠定胜局了。
可惜的是,等他们想明白的时候,雷正绾早就想明白了,而且已经开始行动了,比穆斯林们更快,更及时。

虽然在甘肃混了很久,但都是小打小闹,在塬这个特殊的地形上,打这个级别的会战,他也是第一次,但是问题是,打会战,他可不是第一次了,当年和陈玉成交手的时候,规模可比这个大得多了,他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
现在他已经明白了,在塬上,骑兵是不能包抄两翼的,那干嘛还需要方阵呢?而且既然没有侧翼的忧虑,我就可以主动进攻啊!
于是他立刻改变了阵型,派出一列纵队,贴着悬崖前进,另外一部分排成横列向前平推,这样他的阵型就变成了一个L型,他面前的敌人,都要面临前方和侧方交叉火力的射击。

黄鼎也不是等闲之辈,他参加过当年湘军和扶王陈得才在汉中的大会战,而且也击败过陕西境内的李蓝起义军,更熬过了张宗禹对湘军的大屠杀,所以,雷正绾一变阵,他立刻心领神会,予以配合。
清军突然主动出击,全线压了过来,大大出乎穆斯林军的意料,而且现在雷正绾的炮兵也腾出了手,开始全力轰击穆斯林军马队的集结地,这时穆斯林们最大的问题暴露出来了,前线没有一个最高指挥官。
白彦虎,崔伟,陈林等等陕西穆斯林的叛军首领,都听教主的,但是互相之间没有一个隶属关系。如果清军呆在原地,等着他们打,他们可以慢慢商量。可是清军突然发起了进攻,他们就乱了。
在炮火的轰击下,有一部分马队向后退了,另一部分马队冲向了雷正绾,立刻被湘军的交叉火力打得落花流水,也开始乱窜。

而穆斯林的洋枪队刚刚分了兵,一部分向左开始移动,没想到川军就主动压了上来,和留下来的穆斯林洋枪队开始了对射。
这川军虽然看起来个子矮小,不堪一击的样子,但是实际上他们都是久经战阵,打过扶王陈得才的太平军和李蓝起义军的。
虽然大家都用的是同一种枪,但川军的枪法和装弹速度,远远不是才练了几天的穆斯林洋枪队可以比的,所以每一次对射以后,川军只倒下了几个人,而穆斯林的洋枪队则是倒下了一大片。

向左移动的穆斯林洋枪队还没走远,看见中央战线支持不住了,也没了主意,一部分继续向左走,一部分又跑回去增援,顿时乱成了一团。
而彝军这个时候也突然发力,左侧的阵线开始向前冲,他们的正前方,就是刚才死里逃生的禹生彦的骑兵余部,现在已经是惊弓之鸟,看见彝军冲了过来,掉头就跑。
他们这一跑不打紧,后面的骑兵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儿,也掉过头来跟着跑,而右侧的骑兵这个时候也被雷正绾打垮,退向了左侧,也被裹挟着一起逃跑,顿时全军崩溃。
穆斯林的洋枪队,本来就快扛不住了,回头一看后面都在跑,于是也慌了神,丢下枪就开始跑,川军立刻全线冲锋。
于是战场上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步兵追着骑兵跑,小矮矮撵着大汉打。

什么是风声鹤唳?什么是草木皆兵?穆斯林马上就体会了这两个成语的精确含义。他们很快就发现,不论他们怎么跑。只要刚一坐下来喘口气,彝兵就出现在他们不远之处,让他们没法休息,只好站起身来,又继续跑。
而后面的川军和湘军,现在也只有一个愿望,追上彝兵,好叫他们停下来,让大家歇口气,可是他们怎么样也追不上彝兵,所以也只有跟着跑。
于是这一下,整个甘肃都跑起了马拉松,而且是没日没夜的跑,不是一天两天,是连续十多天如此,所有的陕西穆斯林都崩溃了,他们现在只有一个愿望,以最快的速度逃往金积堡。

可 是就是这样一个愿望,好多人也实现不了,白彦虎就是其中一个悲催的家伙,由于他先跑回董志塬去接家眷,就这么稍一耽误,结果忽然发现,彝军不知怎么的,居 然跑到他前面去了,而且把去金积堡的路给堵住了,后面的雷黄两军马上就要追上来了,于是他急中生智,从两军的缝隙中找了一个空子,转身跑向了河池地区。
就这么马不停蹄的连追了十多天,最后黄鼎和雷正绾,终于在快到灵州的路上,追上了彝军,他们每个人现在都有几大包的战利品,实在是背不动了,所以都躺在路边吞云吐雾。

就在西太后仍在品味曾国藩那番话的深意的时候,太监来报,西北大捷,左军收复了大半个甘肃,董志塬,庆阳,镇原堡,固原,环县等等,全部在十多天内被光复,击毙回军三万余人,大小首领上百人,缴获骡马两万余头,军械无数……
京城内顿时欢声雷动,左宗棠的角色,忽然从人人唾骂的大奸臣,变成了人人称颂的大英雄,一天之间,就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
这两只大烟枪,最被人瞧不起的雷黄二军,居然只用了十多天的时间,就把五年多来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就这么搞定了。

所以,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别以为抽烟的人都是那种:“鼻泷口水,冒充老鬼,牙齿焦黄,装作内行”。在识货的人眼里,他俩就是有真本事的人,可以信赖的人!而左宗棠,就是那个识货的人。
望着一茬又一茬逃入金积堡的陕西穆斯林,教主感到有点心惊肉跳,他知道,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了。
这个时候,他的儿子马耀邦给他出了一个主意:“不如我们把陕西穆斯林组织起来,越过蒙古,直接进入华北,出现在北京城下,这样在军事上虽然意义不大,但是在政治上可以狠狠的打击一下左宗棠,你看如何?”

教主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道:“不用,还没有到那个地步,我还有一计,必能奏效!”
然后他咬了咬牙,恶狠狠的说道:“左宗棠,别得意的太早,咱俩走着瞧!”


UfqiLong


+雷正绾 +穆斯林 +黄鼎 +教主 +川军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晚清沧海事-24:伊斯兰教马化龙教主使诈

  25. 晚清沧海事-25:清军西部换帅失利崩盘

  26. 晚清沧海事-26:新任陕西总督杨岳斌赴任西北吃面

  27. 晚清沧海事-27:清军名将左宗棠接任西北剿匪

  28. 晚清沧海事-28: 多行不义必自毙的捻军捻匪

  29.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好干部刘松山率军进陕

  30.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2:国士无双

  31.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3:黄河九曲

  32.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4:捻军小强之死

  33.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5:曾参杀人

  34.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6:两杆大烟枪 🔴

  35.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7:蝴蝶效应

  36.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8:天津新教案始发

  37.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9:千秋功罪问心无愧

  38.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0:艰难时刻曾国藩实事求是的嬗变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1:命运之神曾打开国门:人才计划和铁路计划 39.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1:命运之神曾打开国门:人才计划和铁路计划

  40.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2:穆斯林新教马化龙被歼灭

  41.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3:洮河血渡

  42.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4:兵伐古道

  43.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5:冰髅血沙

  44.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29-16:历史的轮回中美穆斯林三角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