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1..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1-24 , 1805 , 104 , 90

一星期后我到兴亚公司报到,当天上午在集团办公室办理了入职手续。
  中午公司举办了欢迎午餐,这次招聘有三十多人,我们被安排在招待所餐厅的几个单间里吃饭。
  总裁和公司主要负责人都参加了。席间总裁端着酒杯来到我们房间,同大家干了一杯酒后亲切的说道;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来找我!
  下午在公司会议室开会。老实讲,在这样高档豪华的会议室开会还是第一次。我坐在一张大大的椭圆形会议桌后面,感觉像是在参加一个高层次的会谈,心情亢奋的完全处于一种莫名其妙的状态之中。心中在想;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老张这个年龄了,还能到这样一个企业来工作,还是合资企业;真是时来运转了,可以说是‘姜太公八十遇文王——交老运了’。


  这次召开的是我们新入职人员的会议;内容是听集团公司副总裁、线缆公司杜总经理作报告。这位杜总讲起话来口若悬河,但给人的感觉有些油腔滑调。
  他先讲了公司的发展史,公司的现状,线缆行业的市场状况。接下来的讲话应该是给这些新来的业务员培训了:“你们这次招聘来的都是大学生,全是经过总裁亲自挑选的,你们可是公司的人才。但是你们这些人没有干过销售,更没有人卖过电缆。你们下去后,要好好的向老业务人员学习,有文化不等于跑的了业务。”


  杜总的这番话我是很赞成;其实业务员真的不需要高学历。学习好的学生里书呆子也不少;搞搞技术,做做学问还可以,但不一定做的了买卖。
  我问过来应聘的人了,有教员,乡镇的干部,还有报社的记者;多是刚毕业几年的大学生。他们的工作说来都是挺不错的,但是那个年代工资都不高。这些人就是嫌自己挣得钱少,来这里淘金的。我估计都在这里呆不了几天,因为他们不了解乡镇企业---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


  可是杜总下面的话让我大跌眼镜:“我以前给业务员开会讲过,跑业务首先要脑袋瓜活;有的业务员你让他出去找个小姐都找不来,你说你连个小姐都不会找,这样的业务员还能卖的了电缆吗?”

UfqiLong

天啊!卖电缆能和找小姐联系在一起;这话居然出自一个总经理口中。
  一时间公司的高大形象在我心中大大的打了折扣。企业总经理这样重要人物居然是这样的水平;公司的实际情况就可想而知了,这里可能不是我想象的那么乐观。
  接下来是电缆工程师对我们进行培训。来的人学习能力都不用说,很快就掌握了电缆的相关知识。几天后这些人被派往了全国各地的销售分公司,只有我和宋金城留在公司销售部。


 宋金城比我小几岁,我们两个是来应聘的人中岁数最大的。我一直在观察这个人;只见此人目露凶光,手腕上还刺着的不知是蝈蝈还是蛐蛐,看上去不是个善茬。我自认为很有识人的本事,但这个人让我弄不清是干什么的,只是感觉他和我们不是一路人。
  我们两个住在一个宿舍。宋金城见我是天津人后很高兴;他告诉我,他是从小在天津长大的,十几岁回到老家沧海市。他原来在市里一家工厂上班;后来自己开了服装店,加油站,还有歌舞厅,歌厅现在包了出去,服装店和加油站有他老婆在打理着。


  他说他是和一个区公安分局的局长有些交情;这个局长同兴亚公司总裁关系挺好,他是通过这个局长介绍来的。他来的时候是这个局长朋友亲自送来的,那天他们是和总裁在一桌吃的饭。他这些话可能是为了炫耀自己,我听了不太相信。
  我心说此人来头不小,可是居然来此打工;而且言谈举止露出了江湖的匪气。说话时总是在刻意的咬文嚼字,但也很难掩饰其低俗的谈吐。
  我俩在销售部是属于实习阶段,没有安排什么具体工作。我们两个坐在对面;除了翻阅公司相关销售的规章制度,就是给别人帮帮忙,一天到晚无所事事。


  有一天,一个来买电缆的客户突然走到我俩面前;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对宋金城说:“您老人家怎么上这里来了?”

UfqiLong

宋金城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看样子应该是不认识。来人接着说:“您老人家不是宋金城吗!咱们沧海市地面的人谁不知到您老的大号!您老人家要是一跺脚,半拉沧海市都乱颤。”

他听后笑了,说:“闲着没事,过来玩玩。”

我听到这里,知道了我这个同事是在黑道上混的,而且不是一个小人物。


  我这个人喜欢接触三教九流,可是黑道上人物从来没打过交道;我的这个同事倒是引起了我的好奇。可是这种人公司作为人才招聘来,让我对这个‘合资企业’产生了疑团。
  宋金城见我知道了他的来历,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滔滔不绝的谈起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
  他告诉我,他在工厂上班时不用每天去干活,不但工资照发,每次涨工资还都落不下他,厂里而且还要分给他最大最好的房子;否则他就去厂长家理论、理论。当然厂里有些麻烦事也让他出面摆平。


  我问起前几年市里镇压黑社会团伙的事,他乐了,说;“那几个小子是晚一辈的,有两个跟着我玩过。小孩子们不知天高地厚,结果正赶上市里严打,撞到枪口上了,把命搭了进去。我年轻时也和他们一样,领着一伙人舞刀弄枪,打打杀杀的,可是我不会弄出人命来。

我也进去过好几年,不是因为打架,是牵扯进一桩贩毒案。仗着我平常爱学学法律,当时为自己辩护的还不错,才没有栽进去。出来后自己开始做买卖赚钱了,闲着时也给别人要账。就连律师们也请我帮他们要过账,这帮小子们还给我办了个律师证。”


  听到这里我很感兴趣,说:“现在要账挺难了。

”他说:“只要在沧海地面,包括天津,我出面都能摆平。也有不识相的,我就打发几个长头发的,光头的,身上刺着龙的小子找到他办公室;进去后只是向他问清姓名,告诉他是我打发来的,然后不再说话扭头就走。妈的,第二天吓得准保把钱拿来。大哥,有欠你账的,兄弟我可以给你要。”


+插队落 +知青 +厂长 +金城 +业务员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0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

      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

      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6

      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7

      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8

      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9

      1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0

      1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1 🔴

      1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2

      1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3

      1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4

      1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5

      1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6

      1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7

      1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 智能推荐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