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5..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1-26 , 1819 , 101 , 77

梁军的行动倒是挺快,第二天就带着三个人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为首的一位年龄六十岁上下,高个子,长着一双丹凤眼,脸上常带着微笑,体态有些发福,看上去像是当过领导的人物。

梁军给我介绍说,这位姓肖,肖工。我和他们一一握手后,问了问各自的情况。我简单的介绍了工程的情况后,便带他们去见戚厂长。
  戚厂长没有想到我这么快就把人找到了,还有些惊喜。我给他介绍说,这几位都是化建公司的;这位肖工,年轻时当过项目经理;这位王师傅,八级钳工,负责风机安装调试。

戚厂长询问王师傅安装风机的情况;王师傅介绍了自己安装过的风机型号,和关键的技术要求,讲的头头是道。戚厂长听了,满意的点点头。

我又指着年轻的一位对戚厂长说:“这位小师傅是高级电焊工。”戚厂长听后说道:“好啊!高级焊工,现在挺吃香了,工资挣得可高了。张经理!风机房交给你们我就放心了!你马上做出预算,行动越快越好,别误了工期。”我于是让梁军带着图纸返回沧海市,交给金富去做预算。


  两天后,梁军带着肖工他们回来了。我接过他带回来的预算一看,二十八万多。我马上去找戚厂长,事情和上次一样顺利地签了协议。
  我问肖工,梁军是让你们承包,还是雇的你们?他答道:“我还没有拿定主意;张经理你们提四成也太高些了,梁军说按从你们给他的实际收入;再按百分六十提成包给我。只是我们这些人工资比较高,而且一天只干八小时;我心里没有底,还没有和他说准。”

我告诉他:“您最好让梁军开工资,不要承包。”

他问我为什么?我把工程协议递给他看,说:“您是内行,您看好取费标准,最后要按此结算,就是说不一定是二十八万。”

他听了一愣。


  一天,肖工找到我,说他家里有事要回市里,让我替他照看一下。还想把我手中的那份图纸捎回去找人核算一下;我说,可以,但核算结果不要对别人说。其实我也正想证实一下,里面究竟有多大悬殊。
  两天后,肖工从家回来了,见到我就满脸疑惑的问我,怎么这个活算来算去也只有捌万多啊?我听后心想;这个预算和以上同出一辙,多出了两倍。便告诉他说,要不我不让你们包啊!就是说最后甲方有可能按这个钱数结算,梁军也会按实际核算结果付给你钱,你们就有赔钱的可能。

UfqiLong

你们如果领工资,我保证你们走时一分钱也不欠你的。我们所以预算做的高,怕的是后期讨债难,这样工程的先期预付款就差不多了。您没少干过工程,不说您心里也明白。他听后,连连点头说,好,张经理,我听您的。


  说真的,肖工这伙人真不愧是大国企里面出来的;只见他们一个个身穿褪了色的工作服,干起活来有板有眼,看似不紧不慢,但效率并不低。工程的质量更是没的说,技术上的事根本不用我操心。
  甲方负责监管工程的严工对我说过,张经理,你们干风机房这只队伍,我敢说是全工地最棒的,连冶金安装公司的人都不行。但是一提起王凯他们施工的水泵房,头就摇的和‘波浪鼓’一样说,您找的这两只队伍差距也太大了。


一次,我去沧海市了。刚回到工地,严工就一脸怒气的找到我说:“走!去看看你们干的活吧!太不像话了!”

我连忙陪着笑脸说:“什么事惹得严工发这么大火?”

他说,你看完就知道了。
  我跟他来到水泵房,他指着上面的吊车梁对我说:“你们的人真能糊弄事!居然在钢梁靠墙的两头用膨胀螺丝来固定;张经理!有这样干活的吗?你们如果不改过来,我就直接去找老板!”

我说,不可能吧?他拉我到山墙外面,我一看螺丝真的没有穿出来。我忙问:“您没有找过梁军吗?”

他听了气哼哼的说:“别提他了,就是这小子让干的,我让他改过来,他还不听我的。”


我一听,也来气了;跑到正在干活的王凯面前,大声吼道,“你们这是人干的活吗!安装吊车梁能用膨胀螺栓固定吗?你们还真想得出来!太瞎胡闹了!”

他慌忙辩解说,“梁军说两头受力不大,可以这样干。”

我说:“你还在工厂干过,不知道吊车是要承受很大重量的吗?出了事会人命关天的!这不是按个热水器,打个膨胀螺栓固定就行了,你马上给我改过来!”

王凯忙点着头说,是!是!


  我刚从水泵房出来,碰见三建公司的老滕迎面走来,对我说道:“张经理,我们刚才和牛老板差点没动手打起来!”

说话时情绪还有些激动,我听了吃惊的问:“怎么回事?”

他答道:“这个牛老板也太霸道了,刚才他和李总带领着一群人在工地上巡视。牛老板见到我们开挖掘机的工人往地基里铲沙子,其实工人是按要求正常施工。可是牛老板外行啊!以为是在给他浪费东西,也不去找人问问,跑过去冲着工人大声叫骂。工地上噪音这么大,工人听不清他喊些啥,再说也不认识他,没有理他。没想到把他惹火了,随手抓起一把石子,就朝着工人的身上扔去。

UfqiLong

我们马经理见了连忙跑了过去,没等他解释清楚,牛老板就一把揪住他的领子要动手。你知道咱们沧海人都练过两下子,马经理立刻抓住了他的双手,牛老板一时便动弹不得。

这时候他们的人围了上来,我们的工人也都跑了过来。李总这时急忙站到中间拉架,牛老板一看我们人多,才松开手。牛老板的火没处撒,守着一群人冲着李总训开了,嘴里还不干不净的;可是咱们这个李总站在那连大气都没出,没见过这么不说理的老板,要是我早就不伺候他了。”

我说;“这年头有钱使的鬼推磨,要是给你年薪百万,你也要在他面前装孙子了。”


  工程上是每天小问题不断,但基本还算顺利。王凯他们让肖工从化建公司找来一位七十来岁的退休弱电技师,据说年轻时在公司是搞电气安装的顶尖人物;这样水泵房的电气安装工程也完成的差不多了。
  可是风机房这边的电工师傅到后来安装自动化控制时就束手无策了,找个借口回家不干了。肖工只好从化建公司他儿子的施工队里请了一位电气工程师来临时帮忙。
  找来的工程师挺年轻,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还是一个重点大学电气自动化专业毕业的。他找到我说;“张经理!听肖工说,办理领取材料和找甲方协调都要通过您?”

我说,是的。他说:“我刚才看过了,甲方的电路图设计问题很大,按图纸安装根本行不通,需要从新改动,是不是要通过设计单位?”

我说:“不必了,甲方和我们打过招呼,由于图纸设计仓促,有错误我们负责纠正,你只要保证把活干好就行了。需要什么材料你列个清单,我同你一起去领;你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找我。”
  小伙子不仅技术水平高,而且很能吃苦耐劳,他不像一个工程师,更像个工匠。他不分黑白的在工地上忙碌着,全部的工作都是自己动手。几天后,通过他的努力,风机房的自动化控制部分全部能运转了。他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想,这样的大学生才是国家未来的脊梁。


+插队落 +知青 +厂长 +肖工 +梁军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0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8

      1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9

      2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0

      2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1

      2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2

      2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3

      2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4

      2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5 🔴

      2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6

      2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7

      2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8

      2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9

      3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0

      3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1

      3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 智能推荐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