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0..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1-26 , 1849 , 101 , 84

接下来开始了我的维权行动。区劳动冲裁委员会是在劳动人事局大院的一座三层小楼里面。我走进一楼的劳动仲裁接待办公室,负责接待的是两个年轻人。

我将手中的证明材料和一份起诉书递给了坐在前面的女孩,她看了一遍,在一个册子上做了登记。然后问我带身份证了吗?我把身份证递给了她。


  她把材料又交给一个男青年审查。我问了一句,可以受理吗?男青年微笑地看了我一眼,说;可以受理,您按着起诉书的意思填写两份劳动仲裁申请书。
  仲裁申请书里有关被裁决人一栏里有公司法人代表和公司负责人两项,我问;可以填公司负责人吗?他说;都可以的。我于是填上邱明的名字。填他的名字还有一个原因,这个小机械公司的法人并非是汪老板,而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男青年把证据材料递到我的手里说道;您的证据准备的挺充分啊! 您去把这份材料复印一份,自己保留着,原件交给我们。
  事情办的很顺利,劳动仲裁委员会接受了我的仲裁要求,下面就是等待开庭审理了。
  我现在又住在我开影楼的老同学家。接下来我们开始登上了去西藏的旅途。为了在路上有个照应,老同学还在网上联络了邯郸市的两个网友一同去。我们到了邯郸后受到网友的热情款待,第二天还在邯郸的丛台广场举行了一个小型的出发仪式。


  我们的两辆车一路南下;先是游览了我工作过的洛阳,然后向西是古都西安。再从宝鸡向南过秦岭进入了四川,游览了九寨沟后到了成都。
  从成都刚要出发去雅安市,我就接到劳动仲裁委员会的电话,通知我下星期开庭。我没有预料到他们的办事效率还挺高,我们这才出来了十多天。我只好乘客车返回重庆,在朝天门码头连夜乘船赶往武汉,一路游览了三峡风光;在武汉乘火车返回了天津。
  劳动仲裁审理庭设在三楼。进去后没想到是个面积挺大的场所,最少可以坐下七八十人。一个很正规的审判庭,比兴海县法院审判庭强多了。


  我望见德兴公司的郝会计坐在里面,忙过去笑着打招呼:“郝会计,早来了吗?”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答道:“来了,张工。”

我问她,“邱明还没有到吗?”

她回答:“邱明不来,非得让我来。”

我笑道:“我告得是邱明,他不来这官司打的就没意思了。”

她听了脸上露出笑容说;就是嘛!


  “我也说应该是邱经理来,老板本来也是让他来的,可是他死活不来;他说怕您了找人揍他。”

UfqiLong

我听了郝会计的话哈哈笑了起来,“怎么会呢?我是依法维护自己的权利,又不是和他过不去,事情解决了,大家还是朋友嘛!别看他总是想挤走我;他也是为了自己的生存,因为他明白老板把我弄来是想替换他的;其实我根本没打算去抢他这个位置。

不过他应该懂得自己是给老板打工的,老板随时可以不用你;即使张三没有换掉你,迟早李四也会来顶替你的。”

  这时候从门外走进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个子不高,长得有些丰满。她望了望我说;是你申请仲裁的?我从嘴里蹦出一个字;对。
  看来这位就是仲裁员了,短短的两句对话,我发现她和郝会计事先是有过接触的;正常情况下应该先是问双方当事人都到了吗?然后再点原被告的姓名。


 她走到台子上面坐下,开口说道:“我姓宋,是负责你们这个案子的仲裁员,下面开庭。”

我望见台子上只有她一个人,感觉有些奇怪,至少也要有个书记员啊!我开口问了一句:“请问就是您一位审理吗?”

我知道规定最少应该是两人参加;她听了一愣,瞪了我一眼说:“啊!今天不算正式开庭,我今天是私下先给你们双方调解,调解不成再开庭仲裁。下面也不走开庭程序了,直接进行调解,你们双方同意调解吗?”

郝会计抢先答道:“同意调解。”

然后她们俩一起望着我;我慢吞吞地说:“好,那就调解吧!”

仲裁员说道:“那原告先说一下申请仲裁的理由和要求。”


  我开始发言道;本人在被告公司工作四个月后被无理由辞退。在职期间公司没有和我签订劳动合同,现要求公司按劳动合同法规定对本人进行双倍工资补偿,共计人民币一万八千元。
  接下来郝会计发言说;公司不同意张工提出的双倍工资的要求,因为张工在离职前是要求补偿一个月工资,公司当时认为不合理没有同意。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按张工在公司的工作时间,只能多补发半个月工资。


  这时仲裁员问到:“原告离职前是提出补偿一个月工资的要求吗?”

我答道:“是的,当时被老板拒绝。”

她又接着问:“那如果现在按你要求的一个月工资给你们双方调解可以吗?”

我听了心想这是要转移话题啊!于是答道:“不可以,我现在要求的是工作时间的双倍工资。”

她接着说:“那你离职时为什么不提这个要求呢?”

UfqiLong

我答道:“因为我当时不知道这项条款,现在我认为此条更适合我的情况,所以依法提出仲裁申请。”

她听后瞟了我一眼,不再说话。


  现在看来这位宋仲裁员的立场有着明显的倾向性了;我明白德兴公司已经和她有了幕后交易,心中对今天的调解不在抱什么希望了。
  “被告还可以多出些钱吗?”仲裁员开口问,

郝会计答道:“我也是一个打工的,只是老板指派我来的,老板说了,最多给一个月工资。”

我听了后,望着仲裁员态度强硬的大声说道:“那么今天的调解就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还是正式开庭仲裁吧!”
  一时仲裁庭里的气氛有些僵持,我发现郝会计脸上露出一丝失望的表情。沉默了一会后,仲裁员开口道,被告先回避一下,我单独和原告谈谈。


  宋仲裁员依旧坐在台子上。她望了望我,说道:“您了给人家公司干了这么几个月,非得要双倍工资,不觉得这么干有些不符合情理了吧?”

我答道:“您的说法是不是有点可笑?既然法律是这样规定的,就是给劳动者的权益,应该就是合情合理的!”

她听了接下来说:“那你想没有想到你不能胜诉,即使胜诉了对方也不给你钱呢?”

我笑了,说:“当然想到了,我仔细研究过劳动合同法,做了充分的准备,没有败诉的可能;如果我的官司都打不赢,那么国家这条法律就形同虚设了

打工的遇到这种情况多了,像我这样能拿到证据,能够找你们仲裁本来就是很不容易了。如果万一败诉的话;我会先找你们主管部门领导解决,解决不了再找市人大,党政相关部门反映情况,也就是俗称的上访。

实在不能解决的话,最后我才去法院起诉。对于裁决后被告不给钱,那就去法院申请执行。

官司嘛,倒是没少打过,法院里的事情我也懂;大不了这一万八都当费用花上,我也会想办法执行回钱来;就是要为了给劳动者讨个公道!”


她听了我的一番话,吃惊的望着我,警觉的问了一句:“你原来是干什么的?”

我笑着答道:“我原来是一名国企的厂长。”

她“哦”了一声后问道:“你想达到什么目的呢?”

我说“当然是要钱啊!”

她接着又问了一句:“那你最少想要多少钱?”

我迟疑了一下答道:“不能低于一万块吧!”

她听后转身走出仲裁厅。

+插队落 +知青 +厂长 +仲裁 +仲裁员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0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3

      4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4

      4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5

      4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6

      4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7

      4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8

      4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9

      5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0 🔴

      5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1

      5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2

      5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3

      5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4

      5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5

      5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6

      5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7

    58 59 60
    61 62 63 64

    🤖 智能推荐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

     


    + 商行 商行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