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5..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1-26 , 1855 , 101 , 111

接下来林建民先推行他原来在外资企业的管理制度,再就是对车间进行整顿。机加工车间主任是新来的,都按他的指挥重新将车间的产品和原材料码放整齐。可是到了老范的电焊车间,就没人买他的帐了;林建民找了老范两回,不仅老范车间一点动静没有,听说还吵了起来。

最后林建民没有办法;只好自己亲自动手,领着工人去收拾电焊车间。


  白老板揽回来了一批加工活,以前没有干过。林建民交代我去盯着点这批活别出问题;这是一批挺大的架子,架子主要是焊接,是老范的任务。车间开始焊接第一个架子,我跑去检查一下;架子挺高,要用型钢焊接起来,我一看还真有问题。

按国家焊接工艺标准,这么大的型钢焊接应该是斜角对接,结果老范直接就焊接了。我连忙找到老范,他听了后满不在乎的说:“这样焊接即省材料,还好干活,我让他们焊得挺结实的。图纸上也没有明确标示怎样对接;再说这么高的架子,到工地就竖起来了,没人看的出来。”

我一听他这么说,便说道:“主任说的倒是不错;可是现在林总主持工作,他对产品质量要求挺严,要不我去请示他一下?”

老范听后大嘴一瞥说道:“你去跟他说吧!我就这么干,让他来找我!”


  我找到林建民汇报了情况。他听了急忙说;这可不行,我去找他。我说,你可别和他干起来。他听后乐了,说道:“没事,张工,强龙还压不了地头蛇!我来之前听说过老范,事先有所准备;我有个发小和这块道上叫‘麻三’的关系不错,他告诉我如果有人惹你,你一提他就行了。

上回老范在车间跟我耍横,我把他叫到办公室;真真假假的和他侃了一通,现在见着我老实多了。”


  可是没有一会,只见林建民垂头丧气地回来了,说道:“张工,没办法,他根本就不听你的!看来只有去找老板了。”

我听了告诉他:“找老板也未必听你的,不过你可以和白总这么说;就说图纸画的不明白,咱们想直接焊接,问问甲方是否同意?甲方听了肯定不会同意;

老范怎么也不敢和甲方对着干,咱们的目的不就达到了吗!”林建民听了高兴的挑起大拇指说道:“高!就这么办。”


  这件事老范败了下风。可是从那天开始老范改变了原来对林总的观望态度,变成直接跳出来,在各种场合对林建民进行攻击了。

他对我说道;咱们这位林总,除了会领着工人打扫卫生还能干点啥啊?钱拿的可不少,也没看见给公司创出什么效益来,张工!你知道他的工资是你的多少倍吗?

我听了心里说;林建民这个副总恐怕要干到头了。


转眼我来公司好几个月了,算计着应该给自己长工资了。晚上遛弯时我对老岳说;上个月的工资造表了吗?我满三个月的试用期了,应该给我长工资了,他看了一眼我,似乎有话说但没有开口。

UfqiLong

没有几天老岳跑到技术部对我说道:“张工!你的工资没有长,我还特意问了老胡,她说不变。”

我听后很是气恼,说道:“我去找她去!”

老岳拦住了我说道:“最好不要找了,我也是试用期满后不给长钱,老胡说不同意就辞职走人;后来我发现,对待新来的人都是这个套路,找老板也没用。”

我听后心中思量,那最好不去找,等我找好新的地方,再去找她,不给长工资就辞职走人。


  我立即上招聘网站更新了自己的简历,又加上了生产管理方面的应聘职务。
  我猛然想起,这件事应该去找林建民;他和我说过有什么难处找他解决。我和他说了之后,他答应马上去找老胡,说这事包在他身上了。两天后,他告诉我,老胡说这事她主不了,又去找老板,废了半天嘴舌,才答应从下个月开始给长.


我的手机铃响了;来的应该又是招聘的电话,更新完简历后这几天已经接到过两三次了。
  电话接通后,对方说道:“是张工吗?我姓李,我是你的老乡!”

我听出对方是沧海的口音,便答道:“是我,您是哪位?”

对方笑道:“你是兴海县的,我是盐海县的,咱们不是老乡吗?”

我忙答道:“对!老乡,请问有什么事吗?”

接下来他说:“我是在网站上看到你的;我这里缺少一个副总,我觉得你挺合适的,准备让你到我这来。”


我问道:“你们是加工什么产品的?”

对方答道:“机床护罩。” 

我知道机床护罩属于钣金件,兴海原来也有干的,便说道:“我是搞机械制造的,钣金加工的活没干过。”

他听了说道:“我现在又新建一个厂子,是做机械制造的。”

我问道:“生产什么产品?”

他答道:“龙门铣床。”

我听了有些吃惊,还是大型精密机械设备;这并非一般机械加工厂可以干的,感觉有些不靠谱,便说道:“您把公司的地址名称给我发过来,我考虑一下,过两天去你们公司看看。”


  一会,信息发过来了,哈!公司还是起了一个洋名,好像叫什么斯的,记不清了,听起来给人感觉是个西方的外资企业。我不由得佩服这位李老板的经营头脑;他迎合了当时国人的崇洋媚外的心理,给人印象即使不是外企也觉得是和洋人有什么瓜葛。
  我是不太想当这个副总的;我知道这个活不好干也干不长,可是眼下急于寻找新的工作,只好是饥不择食了。而且我对这个公司有些好奇,决定还是过去看看,而且距离不远,就在附近的北郊工业园区。
  几天后,林建民告诉我,他辞职不干了;这是在我预料之中的,但没想到他走的这么快。可是他一走,我长工资的事情肯定没有希望了。

UfqiLong


  我应该抓紧找到自己下一个打工的地方了;我马上打电话给李老板,告诉他星期日过去应聘,他听了很高兴,告诉我去的时候给他打电话,他去车站接我。
  星期日我赶到北郊工业园区,下了公交车后我四面张望了一下,刚掏出手机,就听到汽车的喇叭声;不远处道边停着一辆黑色的大奔,一个人拉开车门在向我挥手。
  李老板有四五十岁,长得黑黑瘦瘦的,要不是他那身名贵的西装和这辆豪华的轿车,看上去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庄稼地农民。


  李老板的工厂不算大,一间厂房和一座两层的办公楼。他先领着我到车间转了一圈;车间面积不大,可是利用率很高。干活的工人有三十来人的样子;但我惊奇的发现,这里的工人干活的积极性非常的高。工人们认真、紧张有序地忙碌着,并非是见到老板来了做做样子;这一点是瞒不过我这双在工厂呆了几十年的眼睛。
  我不由得对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老板刮目相看,他给我的第一印象;管理有方。


  车间里的机械设备不太多,主要的是剪板,折弯机和切割设备。我注意到这些设备不仅布局合理,而且这些崭新的加工设备在品牌和自动化程度上都是一流的,尤其是那台龙门式等离子切割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不由得从心底佩服这位老板的管理水平;‘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先进优良的设备会大大提高工作的效率和产品质量。难怪他又要建新的工厂,这样高效率的企业产生的高利润是可想而知的。


  办公楼一层是工人宿舍,二层是办公室和李总一家居住的地方。李总的办公室不大,两个标准单间,外面一间是会客室,里间是他的办公室;除了办公桌外还放着一张单人床。
  我在心里琢磨着,就眼前这个企业状况根本不缺少我这个副总。便问道:“现在新工厂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他告诉我:“基建刚开始动工。”

我一听笑了,说道:“那您这么早让我来干什么呢?”

他答道:“我有一个想法,就是还打算上切割机,是刚才在车间里看到的那种,想让你来设计仿照出来,没有太大问题吧?”

我一听就来了精神;这套设备虽说是自动化控制的新型设备,但机械部分并不复杂,便答道:“机械部分没问题,就是自动控制这块我弄不了。”

他说:“这块我已经联系好了,包括龙门架已经找好生产厂家。”

我说道:“好!那我回去马上辞职,把那面的事情交代一下就到你这里来上班!”

他听了高兴的说:“行!你哪天来打电话给我,我派车去接你。”

+林建民 +老范 +车间 +老板 +李老板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0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8

      4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9

      5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0

      5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1

      5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2

      5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3

      5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4

      5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5 🔴

      5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6

      5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7

      5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8

      5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9

      6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60

      6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61

      6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62

    63 64

    🤖 智能推荐

    弹性工作带娃两不误 武汉有家“宝妈工厂”

     


    + 崇明 崇明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