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60..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1-26 , 1860 , 101 , 127

 接下来吴总没有把魏部长拿下;倒是弄得天天派人跑去修活。我问去修活的张广涛,怎么修起来没完了?他笑嘻嘻地说:“李工说了,你们得罪魏部长了,老头闲着没事就围着你们送来的料仓转,找到一点毛病就让通知你们来修理,而且一个料仓让你们跑好几次;这回知道锅是铁打的了吧!”
  不过这样一来,公司产品的质量倒是有了明显的提高了。
  我是在附近租房子住,每天骑自行车上班。一天我刚到厂门口,见到厂里的工人们乱纷纷出来跑向对过的一个工厂,有的手里还拿着家伙。我拦住一个工人问发生什么事了?

他告诉我,打起来了,老板和对面厂的人打起来了!我连忙把自行车推到院子里放好;心想还是去看看,能不能阻止双方不要发生大的冲突。


  我匆匆走入对面工厂,厂区面积挺大。我远远见到众人簇拥着老板已经往回走了。只见吴老板横眉怒目,穿着背心短裤,手里还拎着一截钢管。他从我面前走过;看了我一眼。
  我找到薛龙问起原因。他告诉我是对面的厂有两个工人过来打水,吴老板不让打,就骂了他们两句,还动了手;老板一喊我们,吓得马上跑没影了。吴老板领着我们去揍这两个小子,他俩见了这阵势吓得找个地方藏了起来。
  我问小薛:“咱们老板还挺爱动武吗?”

薛龙笑嘻嘻的答道:“可是了!别看咱们老板个子不高,动起手来特利索。有一次老板带着我们出去打架;让我们都带着家伙,告诉我们先不要下车,听他的招呼。到了地方老板找到那个人上去就揍,那个小子开始还想支拨两下,可哪是老板的对手,一会就被打的满地找牙了。

对方看到我们这一车人,没有一个敢动手的。”


我听了说:“你们怎么这种事也跟着去,要是真的动起手来,打坏了人家是犯法,伤了自己倒霉一辈子。”

他接下来说道:“老板叫去就去呗!端着人家的饭碗不听招呼还行;再说我们年轻人也好干仗,没有想那么多。

还有一天晚上,老板和老板娘吵架,老板也是喝酒喝多了,上去一脚把老板娘给踹没气了。老板吓坏了,忙喊着我们开车送到医院;到了医院一通检查,大夫给开了点药,说没什么事,回去养着就行了。老板听了没有高兴,反倒来气了,冲着大夫讓道;没事了?大老远的半夜我把人拉来了,你不给好好看看,妈的你说没事就没事了!那是个年轻的大夫,哪里吃老板这一套,气呼呼的说道;

你这个人说话嘴干净点!没事你给我出去!

老板听完骂了一声;妈的!这还是好的呢!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把那个大夫扇得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后来医院报了警,听说老板花了不少钱才了起来。”


  下午吴老板见到我,还有几分动情的样子对我说;张工,您了这么大岁数了,早上还跟着过去了!看来老板是认为我也去助阵了,我听了没有吱声,只是对他笑了笑。
  吴老板经常对我讲,现在的工人一个个都学会偷奸耍滑了;干起活来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没有一个真卖力气的。
  吴老板也经常给工人开会,他每次开会讲话有一个最大的特色,就是从头骂到尾,讲一句话骂一句街。


  吴老板不太善于言谈,讲话内容无非是不老实干的给我滚蛋!还有就是他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三条腿的蛤蟆找不着,两条腿的人有的是!上班偷懒不干活的,让我看见了就给他来个大嘴巴子扇!实在没有词了干脆只是跺着脚骂街。
  开会的工人们听得已经习以为常了,脸上有时还露出麻木的笑容;工人们围着一圈听着吴老板嚷着骂着的在讲话,那情景倒有几分像看耍猴的。
  尴尬的是,每次吴老板讲完后,必定让我接着讲话;这应该把我放在了领导的位置。为难的是,我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好讲些要提高产品质量啊!干活时注意安全啊!

UfqiLong


  每当我讲到安全问题;吴老板便插话道;干活不小心受伤的,我只管送医院给你治,就是死了一分钱也不会赔你的!有本事你就去告我!
  吴老板是个抠门的人,买的工具设备不是二手货就是劣质产品,因此给安全留下许多隐患。这里也算做我打工的公司工伤事故较多的地方。
  一天,我刚走出办公室不远,听到有人大声喊道,着火了!我闻声望去,只见切割钢板的乙炔瓶的气管起火了,火焰不断的向气瓶燃烧过去;附近的工人吓得四处逃窜,有的还趴在地上。我虽说距离的挺远;但心中清楚爆炸后的威力,还是本能的往一个料仓的罐体后面躲去。


  这时,我看到一个身影,飞快地奔向气瓶;是薛龙!只见他迅速的关上气瓶开关,又利索的扑灭管道的火焰。我被吓出一身冷汗!一场灾难避免了,一切恢复正常,工人们又各自开始工作。
  我马上找到吴老板,告诉他事情的经过,督促他马上换掉全部老旧的割枪和破损的气管。


吴老板又新招来一位年龄大些的工人,姓董。董师傅是山东人,四十多岁了,焊接技术不错。
  董师傅是从一家规模大些的私企辞职过来的,我问他是不是因为这里的工资高?他告诉我工资待遇都差不多,而且这边工作环境还要差些。我问他为什么在原来的公司不干了?

他告诉我,是受不了车间主任的气;车间里许多工人们都给主任送礼,他觉得自己凭本事吃饭,没有送过礼。虽说每天努力干活,可是车间主任还是处处刁难他,一气之下便辞职走人了。

我说你为什么不去找老板理论,他答道;当头的是老板的亲戚,不管用的,弄不好还会挨顿揍。


  吴老板安排董师傅焊接油罐的封头,这个活原是蹲在上面焊接。董师傅个头高,岁数大些,而罐体要经常转动,蹲在罐上有些困难,和我提出要在一旁搭架子站在上面焊接。我觉得他的想法不错,有现成的脚手架,也费不了多少时间,站在架子上也好干活,而且排除了安全隐患,于是就同意了。
  其实经常有工人从罐上面摔下来。就在前不久,一个刚来几天的工人就掉下来摔伤了,而且伤势较重。

家里来了几个人伺候他治伤,这里是没有工伤的说法;于是家属提出给些钱回家养伤,吴老板没有答应。后来他们全家跪在吴老板的办公室不起来求他,才给了一千块钱;一家人痛哭流涕的离开了公司。


  我刚回到办公室,吴老板便满脸不高兴地找到我说:“张工是你让他们搭的架子?咱们从来没有这么干过,也不嫌费事!”

我听了答道:“没错,是我的主意。董师傅说他腿脚不好,在罐上面蹲不住,要求换人。还说不行就请假歇班,可是又没人能接替他,只好想了这么一个办法。”

吴老板听了无话可说,其实就是搭架子费了点时间。


  一天张广涛拿着图纸到办公室找我。我正在和他讲解着;一辆警车开进大门,下来一个警察推门问道,你们吴老板在吗?我告诉他在经理办公室。这时我见到一个青年人从警车中下来,胳膊缠着纱布挂在胸前,像是受伤了。我忙问张广涛:“这是什么情况?”

他答道:“张工您了不知道,那天您了歇礼拜了,小赵他们有一个新来的工人晚上找老乡喝酒回来晚了,借着酒劲便咣咣的砸大门。进来后吴帆骂了他几句,这小子不认识小老板,两人就动开了手。吴帆拿起一根棍子把他胳膊打骨折了,当时就住院了,看来这是报警了吧!”

UfqiLong


  吴老板的儿子除了打架有些特长;不仅念书不行,对学技术方面更是不感兴趣。每天只是吃喝玩乐打游戏;游手好闲,碌碌无为,远不及父辈。这也就印证中国一句老话,富不过三代。
  后来听说在警察的调解下吴老板赔了那个工人五千元人民币。不久,小赵告诉我,他们不在这里承包活干了,他们的人都走了,只有他自己留在这里等着结工钱。
  公司加工的产品看来有季节性,春季活忙,冬季活不多了。公司的人员一天天少了起来,吴老板也不再招人了。薛龙告诉我;每年都是这样,到年底人就走的差不多了,第二年又开始从新招人。


严冬到了,整个公司还剩下七八个人,工人们穿着厚厚的破棉衣在呼呼的北风里忙碌着。
  我的办公室点了一个小蜂窝煤炉子。办公室是靠边的第一间,朝东开了挺大的窗户,门窗还是老式木头的,屋内四面透风,温度很低。我穿着厚厚的防寒服,还是冻得一天也暖和不过来,恨不得把小炉子抱在怀里。
  快下班的时候,我坐在炉子边烤火,‘哐’的一声,屋门被推开了,和薛龙一起焊结构架的小刘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喊道:“不好了!张工!薛龙砸着了!”

我听后说了一句:“你快去告诉老板!”

便急忙向现场跑去。
  小薛被两个工人搀扶着,表情看上去有些痛苦,但好像伤势不重,见我来了,便坐在了一堆钢材上。


  算是这小子命大,他用天车旋转钢架时钢丝绳脱钩,钢架倒下来把他压在下面;万幸的是钢架一头砸到放在一旁的型钢上,下面有些空隙,否则的话性命难保。
  我问了一下他的伤势情况,他咬着牙倔强的说,没事,张工。这时吴老板来了,他没有安慰几句受伤的小薛,也不张罗着去医院,而是张口骂开了:“妈的干活不知道长眼睛,要是砸在脑袋上不就玩完了!妈的就不知道小心点!”
  其实我心中很清楚,钢丝脱开是由于质量不好又老化了,但是没人敢说出来。我见到小薛的眼里流出了泪水,不知道是因为伤痛还是伤心的流泪。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大声说道,赶紧扶他到办公室躺着吧!过了一会,我见到没有动静送薛龙去医院,便问他怎么样,他告我诉胸口痛的厉害了,还有些喘不上来气。我心中不由有些冒火;马上找到吴老板:“怎么还不送小薛去医院?”

他倚在床头看着电视,说了一句:“用得着上医院吗?”

我说:“还是去检查一下,没事不更好吗!”

他听了不情愿的说了一句,那就让吴帆拉着他去医院瞅瞅。


  薛龙住了两天医院,出院后需要养伤;不干活是没有工资的,他就结清工资回家去了。走的时候他伤感的对我说:“张工!明年我说什么也不回来了,这里不是人呆的地方。我给老板卖了这么多年命,受伤住院他都没有去看过我。”
  薛龙应该是公司最优秀的员工,不仅技术全面,而且任劳任怨,还是我的得力助手。坦率地说,如果换作别人我还真的不会管得这么多。薛龙走后不久,我也离开了公司。
  接下来自己准备休息一段时间。一天我正在外出旅行的途中,接到一个电话。电话说在网上看到我的简历,问我可以到外地工作吗?

他们公司现在招聘厂长和机械工程师,地址在离天津二百多里的三合县。我一直接触的是大城市的民营企业,也想知道小地方的私企是什么样子,很想过去看看。


----


2020-12-20 08:06:56

+吴老板 +老板 +工人 +师傅 +张工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0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3

      5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4

      5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5

      5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6

      5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7

      5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8

      5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9

      6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60 🔴

      6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61

      6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62

      6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63

      6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64


    🤖 智能推荐

    不误工,我们接种了疫苗 不误工,我们接种了疫苗

    解码“示范生”的乡村振兴秘笈

    “工人挑老板”倒逼企业转型升级

    广州“制衣村”的十字路口:旺季工人日赚四五百元,90后已不入行

    “老板街头排队被工人挑”折射就业观念转变

    工厂老板长队、月薪上万也招不到人,用工荒又来了?

    武汉街头3万多组红灯笼入库

    排1公里长队招不到人?我们和广州招工街上的老板们聊了聊

    “老板街头排队被工人挑”对打工人是个好现象

    老板排队被挑 年轻人为什么不愿进工厂了? 老板排队被挑 年轻人为什么不愿进工厂了?

    “老板排长队被挑” 年轻人为啥不再做“厂工”?

    “工人挑老板”对传统行业的警醒

    “老板街头排队被工人挑”提示用工模式待改进

    光明时评:老板举牌排队被工人挑,没必要太惊讶

    3公里长队!老板排队等着被工人挑! 咋回事?

    奋斗十几年 打工人成大老板 沉迷高消费 败光家财去诈骗 奋斗十几年 打工人成大老板 沉迷高消费 败光家财去诈骗

    广州招工老板街头排队被工人挑,到底发生了什么? 广州招工老板街头排队被工人挑,到底发生了什么?

    工人紧缺!月薪8000元,转眼就被一万元“挖”走! 工人紧缺!月薪8000元,转眼就被一万元“挖”走!

    工人紧缺!月薪8000元,转眼就被一万元“挖”走!制造业工人都去哪了? 工人紧缺!月薪8000元,转眼就被一万元“挖”走!制造业工人都去哪了?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相关精选

    ​既做“老板”又是“打工人” “辣妹子”罗湖创业 开启新生活 ​既做“老板”又是“打工人” “辣妹子”罗湖创业 开启新生活

    贵州六枝特区私人墓地交易活跃 花几万元能买“活人墓” 贵州六枝特区私人墓地交易活跃 花几万元能买“活人墓”

    市场回暖,工人不足,制衣村何去何从? 市场回暖,工人不足,制衣村何去何从?

    残疾工人5.8万工钱欠了近3年 讨薪遭老板辱骂威胁 残疾工人5.8万工钱欠了近3年 讨薪遭老板辱骂威胁

     


    + 监事 监事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