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3..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1-25 , 1817 , 101 , 69

[更新 2020-11-21]

回到沧海市后我与郭金富商量下一步怎么办;他的打算是将工程承包出去,问我有合适的队伍吗?我想了想,说道,咱们县里自来水公司可以干。他听了有些疑惑,问道:“他们也接工程吗?”

我说:“接!自来水公司本来是个肥的冒油单位,可现在通过各种关系塞进来的人太多了,开工资都成了问题;他们也在想办法寻找出路,前些日子徐经理还问我能不能给他们在外面揽点工程。”

金富听后说:“好啊!赶紧打电话联系。”
  自来水公司徐经理是我多年的好朋友,他接到我的电话后第二天便赶到沧海市。我向他介绍了工程的详细情况,并把图纸和协议拿给他看。


  中午和金富吃饭时,徐经理提出先将图纸拿回去核算一下,让我同他一起回去。我想自己出来很长时间了,也正好顺便在家住几天。在回去的路上,他说,明天准备去钢厂工地看看;那里的自来水公司经理和他很熟悉,想进一步了解一下情况。
  第二天我们来到炼钢厂,到工地看了后,徐经理感到交叉施工有些难度,怕与建筑方不好协调。我说,这个你放心,都是一家人。


  于是我们又驱车去当地的自来水公司。公司的孙经理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徐经理说明来意以后,向孙经理询问了胜利钢铁公司的情况。孙经理告诉我们;胜利钢铁公司是当地最大的民营企业,老板姓牛,开始起家是经销钢材,后来搞钢材加工。

镇上的人们对牛老板的看法不是太好;听说他们厂的工人如果往外偷东西,被逮住后先把腿打断,然后再送往医院治疗。和牛老板共过事的人都说他不太讲信用;给他干活最后结款挺难的,我们当地人都不愿意和他打交道,你们要是给他施工多加小心为好。


  回到县里后的第三天,徐经理打电话让我去他那里,见了面就对我说:“工程预算款核算出来了,可只有十七万多,怎么和协议报价相差这么多?”

我听后大吃一惊,知道预算肯定有些虚高,但没想到相差这样多,答道:“是不是算错了。”

他接着说:“开始我也以为计算有误,让他们又核实一回,我自己也大概估算了一下,也只有这样多。这项工程一是取费标准太低,二是只有人工费,材料是由甲方供给。一般做工程预算高一些倒是正常,但也不能相差几倍,帽子不能大一尺啊!”

UfqiLong

我说:“这好像也没有什么坏处,大不了我们只要预付款,剩下的不要了,省的后期讨账了。”

他摇了摇头说:“事情没有你说得那么简单,若是几百万的工程,多做几十万预算,还能说的过去。如果才十几万工程多预算了几十万,这就难免有合伙诈骗工程款的嫌疑了。我这里大小是个国家企业,不像私人老板那样想怎么干都行。

现在都知道近六十万的工程,最后只拿回十几万;我们干这个工程赚钱多少倒是关系不大,可是别让大伙怀疑是我自己把钱揣腰包了。即使钱按预算拿回来,万一被钢厂老板查出来,退回去是小事;要是我为公家的事摊上官司,这可就划不来了。你们这个活风险太大,我贵贱不能接。”

临走时他又叮嘱我说;你和郭金富合伙干工程要小心点,别看郭金富是个当官的,总感觉这个人有点不靠谱。


回来后我告诉郭金富,徐经理他们不准备干了。他听了后马上说:“那样正好,隔壁的小梁子这两天正缠着我要工程;一会我把他喊来,交给他干。”
  梁军和金富原来是邻居,两家的院子隔着一道墙。梁军早先是一个街头的小混混,后来自己领着几个人承揽些小工程;就是找到活后就组织人干,没活就在家里呆着。


  不一会,梁军兴高采烈的跑了过来。 我给他介绍了工程的大概情况,问他能找到相关的技术人员吗?他告诉我说;“那可没问题,我认识好几个化建安装公司退休和下岗的技术工人,干这个活就是小菜一碟。”

我把图纸和协议交给他看,说道:“具体运作方法就是我们合伙承包;按我和甲方定的协议执行,四六分成,你是六,利润和风险按此共但。我们负责与甲方协调工作,其余的任务全归你。你回去核算一下,看可以干吗?”

我原以为他会和我讨价还价;没想到他听后高兴地回答,不用了,我听二哥说过;咱们亲戚在那里是大拿,这活肯定会赚。我说,那好,明天我们去工地。


  我们到钢厂找到戚厂长;我把盖了三建公司公章的工程协议交给了他,告诉他我的施工队伍马上入驻。戚厂长领着我们到工地指定了盖工棚的位置,然后对我说,你的施工队伍入驻后,我马上按协议给你们拨预付款。
  回去的路上,梁军对我说,入驻工地就要盖活动房,买床等生活用品,还需要再置办一些工具。但是手头的钱不够,您了和二哥说说,能不能先支点钱给我。我答道,这个到可以,但是他能给你多少,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过了两天,梁军领着两个人来见我。给我介绍说,这两个是我的带班的,这位叫王凯是管水的,那个小杨是管电的。我向他们询问了个人的情况;知道他们只是干过楼房的水电安装,姓王的倒是在工厂干过电焊工。

UfqiLong


  来的二人看上去对梁军并不太信任;他们最担心的是工钱有没有保障。我听后笑了,对他俩说,你们好好看看我,像是坑蒙拐骗的主吗?我活这么大岁数了,没欠过别人的钱。我可以向你两个保证,你们的工资按月发放。别看是梁军叫你们来的,他给不了你们钱就朝我要。
  第二天我们一伙人就赶到工地。我了解一下干活的这些人,发现有几个只是干过楼房的水电安装,其余的就是建筑工地的小工。

施工队伍里并没有什么化建安装公司的技术工人,心说让梁军这小子糊弄了。可是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秃子当和尚,将就事吧!这时我开始后悔来干这个工程了,但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我以前没有接触过设备安装,对于给排水安装工程更是外行。我一直信奉一句话,外行领导不了内行。现在的情况是,我这个外行领导者一群比我还外行的人;心里真是像十五个水桶提水,七上八下。
  我打一接触这个工程,便跑到书店买来一本给排水安装的相关书籍,开始给自己恶补。
  我在农机厂时担任过生产调度,这个角色不仅要有一定的组织协调能力,各种机械加工知识;而且还具备高超的识图本领。
  我自以为看图纸是不在话下;但我仔细看了图纸后,感觉和机械图纸差别还是挺大,似懂非懂。我从小自学能力特强;想起初学识图时,用图纸对照机械零件学起来最快。

我马上拿起图纸,跑到已经安装好的炼铁厂水泵房。虽说设计不太一样,但大同小异,我借此很快掌握了给排水识图。


+插队落 +知青 +厂长 +工程 +梁军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0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6

      1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7

      1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8

      1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9

      2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0

      2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1

      2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2

      2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3 🔴

      2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4

      2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5

      2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6

      2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7

      2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8

      2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9

      3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 智能推荐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