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9..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1-26 , 1823 , 101 , 84

迎宝公司没有专职会计,请了一个兼职会计做账,确切说是造假账。一天,会计过来做账,拿出一摞表格对我说,张哥,二哥说这个东西让您给签一下。

我接过一看,是公司开业以来的工资表,上面连我有五六个人。“您别只欠自己,其他人也要照原名签上。”

我笑了,答道:“明白,字体最好还有区别。”
  他接着又说:“张哥业务能力挺强了,这些买卖都是您做的吗?”

他递过账本给我瞧,我接过来看了看,心中马上明白了,这是迎宝公司倒卖发票走的账;忙答道:“这些买卖都是老王办的,不过是写在我头上了,我那有这么大本事。”

我看着他脸上的表情,知道他也怀疑其中有问题了。
  不过从那以后,迎宝公司倒卖发票的事基本不弄了。


  郭金富于是又另辟财路;凭他当官的关系承包了一家国营企业的职工医院。医院规模很小,二层小楼,一楼有几间诊室,办公室,二楼是病房和手术室。医院有三个人,一个老头负责接待兼看门,还有一个老大夫和一个刚从卫校毕业的外地小姑娘。
  迎宝公司也搬到医院办公,算是给医院壮壮门面。
  我坐在金富的办公室,经常有人敲门来找医生;不过我要是穿上白大褂,哈哈!看上去绝对像是个医术高超的老大夫。


  我心想,干这个能挣到钱?但不久我看到二楼病房住满一个个挺着大肚子孕妇时,就看出来里面的门道了。孕妇多来自农村,到这个小医院来,应该是逃避计划生育。医院的手术大夫都是市医院过来的医生临时走穴,估计多数病人也是她们介绍来的。
  一时间医院的生意还挺兴隆;郭金富更是高兴的合不上嘴,对我说,大哥,还是这个活来钱快!
  郭金富在偌大的国家里应该是属于芝麻绿豆大的官员,而且不在有实权的部门担任职务。他为了赚钱居然如此胆大妄为,无视党纪国法。如果那些位高权重的官员打着家属、朋友的旗号也经起商来,那对国家,对人民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老虎’要抓,‘苍蝇’也要打!多了也会祸国殃民的。


  那时当官的参与办公司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社会风气变得‘向钱看’了,人们开始崇尚西方的拜金主义了;当官的比老百姓有权、有势、有钱,当然不甘落后,捷足先登了。权利大的,直接从国企改制中‘分一杯羹’,权利小的,便利用手中的权利、关系人脉,还有灰色收入,开公司让自己先富起来了。下岗工人,普通老百姓,也就是去卖个煎饼果子,摆个地摊卖服装了。真有的积累够了资金想做大生意时,恐怕在市场上已经很难有立足之地了。
  我除了去钢厂要账,郭金富也让我出了几次差,主要还是依靠李建华的关系,但买卖一次没成。
  转眼到了阴历年底,郭金富听说别的公司在钢厂要来钱了,便让我去钢厂讨债。我去转了一圈,回来后还是老调子,对方不给。于是我把要账手续往他面前一放,说,兄弟,这个账我是要不回来了,你让别人去吧!明年没什么事我就不来了。他听了没有说话。


UfqiLong

刚过了正月十五,郭金富打过电话来了,他问:“大哥什么时候来公司?”我说,没什么事就不去了。他有些着急的说:“还是赶紧过来吧!从年前王凯他们就追着我要钱,其实咱们不欠梁军的钱了,可是他们说梁军给不了钱就找我要。

这两天找到我单位来了,说是还欠工人工资,再不给就领着工人去找市政府。我这里现在是焦头烂额了,大哥快过来想想法吧!”

我听后心中暗笑,你不是不同意给工人开工资吗?这回吃到苦头了吧!我告诉他,我马上给王凯打电话,让他们等着我回去解决。


  我回到公司见到金富,对他说,我可以劝说王凯他们不再纠缠你;可是有件事得办,就是在后期工程部给了些安装电缆的零活,我直接让王凯他们干了,陆续加起来有两万来块。当时和他讲的也是四六分成,这样说来咱们也欠他们的钱。他们也一直追着我要,我看先给他们解决了。金富听了说,行啊!大哥你去看着办,只要把事情摆平就好。
  我打电话给王凯,告诉他我马上要见他们。他听了说,中午找家饭馆我们请您。见了面后,他俩就叫开苦了;说当初要听您老的话就对了,我们让梁军给哄弄了,现在干活的都到我们家里要钱。

梁军给的两万多块钱都给工人了,我俩一分没得到,还欠了一屁股账。梁军这小子真是个无赖,怎么找他也是不给。我说:“我比你们也强不了多少,到现在欠我的工资也没给。你们的事情有些麻烦,你们和梁军是承包关系,我们该给梁军的钱都给他了。再有我给你们交个底,我们的预算做的虚数较大,不可能再要回多少钱来了。

UfqiLong

你俩最好和梁军变成雇佣关系,和他按工资结算,欠的钱让他打条。这样欠工人的工资梁军不给你们,你们就有理由找我们要,我也好帮你们说话,到什么时候也不能差农民工的工资。

还有原来我直接让你们干的零活,我回头找郭金富把钱给你们要回来;你们以后就不要再找他的麻烦了。我抓紧去钢厂要账,要回来钱先把欠你们的工资解决,我原来承诺不欠你们工资的话还有效。”

他俩听了,高兴的说,我们都听您老的,您老是个大好人。


  我回去告诉郭金富,王凯他们说了,只要先给他们一万块钱,把我们欠他们的干另活钱给清了,他们就不再找你闹了。金富听后痛快的答应了,看来乌纱帽比人民币重要。
  我把钱交到他俩手里后,没想到王凯拿出几千元递到我手中说:“张工,这是当初您帮我们干活的报酬,多少的是我们的心意,也是您该得的。”

我听后,心想他俩倒是还挺守信用,说过的话还没忘,当然也是为了今后得到我的帮助。于是说;“好吧!可是这笔账是要算在梁军的头上,你们告诉他,你们代替他付给我工资了。”
  我当时心里也很清楚,如果要不回钱来,郭金富是不会给我工资的。为了我也为了王凯他们的工资,又开始去钢厂‘讨债’。


  当时钢厂的效益很好,可以说是日进斗金。我找到工程部的焦经理,告诉他现在工人每天追着我要工资,能不能给我解决些钱。他答道,可以,但是你们需要找王工给你们结算起来。
  我找到王工说明来意,他听后一脸为难的说,让我怎么给你们算,现在已经超了。张经理,真的不好办,我看你们这事还是拖拖再说吧!
  时间又过了半年,期间王凯不停的打电话问我钢厂要账的事。他说他们和梁军已经改成按工资结算了,还欠他们三万六千多。我告诉他们,我这里要账挺难了,你们还继续找梁军要钱。后来梁军继续赖着不给,王凯他们将梁军告上了法庭。
  转眼又快到年底了,梁军欠王凯他们的工资通过法院起诉后还没有给,王凯他们申请了强制执行。


+插队落 +知青 +厂长 +梁军 +王凯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0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2

      2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3

      2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4

      2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5

      2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6

      2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7

      2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8

      2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9 🔴

      3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0

      3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1

      3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2

      3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3

      3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4

      3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5

      3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 智能推荐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

     


    + 佳丽 佳丽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