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7..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1-26 , 1834 , 101 , 77

 第二天,我见到老板的大哥坐在办公室没事,便走了进去。我坐下后,老大热情的问我,张工来我们这里还习惯吧?有什么需要的就来找我。我连忙说,挺好的!我昨天去了对面的焊管厂看看。

当我说到看见管厂里还挂着老书记的相片时;老头子的表情变得有点激动起来,他说:“是的,第一庄的人们是不会忘记老书记的。没有老书记,就没有第一庄;没有老书记,就是改革开放也到不了今天。

没有人是没有错误的,如果论功过,我认为老书记功劳要占百分九十。当年他为了村里发展费尽了脑筋,到最后他一宿一宿地睡不着觉,吃十来片安眠药都睡不着。

老书记半夜睡不着了,就一个人到大队里坐着去。如果老书记不出事,第一庄发展的要比现在好,绝对不会是眼下的样子。”


  我听了后连连点头,说:“对!功是功,过是过。功过不能相抵,但功劳也不容抹杀。当初不知道第一庄怎么就出了这么大的事?”

他这时神情变得有些凝重,告诉我说:“说到底啊!老书记他当初就是太狂了;除了中央来的,一般当官的他根本看不在眼里。起因是一起人命案;万大公司的下属公司华全公司的经理死了,发现公司账上出现大量亏空。

据说当时华全公司上下串通,在搞基建工程时大吃回扣,整个是一帮败家子。老书记知道后就让万大公司挨个审查华全公司的人;其中有个业务员有两万多元的账目没法说清,审讯他时让万大公司的人给打死了。


这个业务员是外地来的,听说家里是和一个部队当官的是亲戚,后来这件事据说是惊动了高层。

其实这次人命案也是底下的人干的,可是老书记他非自己出头扛着不让上面查。

最后不是那个市公安局长带着武警来围第一庄吗?老书记说,

‘他来啊,我让你连村都进不来!我是党员,党内的事情党内解决,你为什么到我的第一庄公开围攻?’


当时各个进村的路口全用大车堵住了,工人全放假了,一个个拿着铁管守在村口;那意思就是你有武警,我有老百姓。当时几个集团公司的头儿们都在老书记周围坐着;你知道有多少人劝他?劝他别这么抗着了,其实当初如果把事情说开了,可能完全是两个局面了,可他非要愣顶,最后闹成这个结果。

老书记给抓起来后,那个局长领着人来庄上给大伙开会说;老书记想让谁死谁就得死,这都哪跟哪啊!我们这叫个庄,但连外来人口也有好几万人,这么多事都是老书记管着;不狠着点镇得住吗?这档着 事老书记的目的还是惩治贪污,就是方法有问题;你们公安局办案就保着不出事吗?”


  听说曾经有一个记者问过老书记,有人说您是这里的土皇帝?当时他答道,把那个土字去掉,我就是‘皇帝’。

UfqiLong

当时的老书记既是第一庄企业的最高领导,同时身兼党政的一把手,权利之大是不可想象的,当然称作第一庄的皇帝也不不足为奇了。而且当时老书记身上的数不清的各种光环,更助长了皇权意识在头脑中的膨胀,发生后来的事件也就是必然的了。


  而老书记毕竟是一级党组织的负责人,党的基层领导人思想出了问题,作为上级党组织没有及时解决,应该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老书记被捕后被抄家,据说只搜出十多万元,也没有查出什么经济问题。也就是说,作为第一庄‘皇帝’的老书记掌管着这么大的集体家当;而没有像当初来抓他的那个公安局长——后来成为一个大贪官的;把钱揣入自己的腰包。
  老书记以最善理解上面政策著称,而这次他判断失误了;他以为怎么也不会扳倒他这面作为农村改革开放以来的一面旗帜。
  权力把老书记扶起来,权力又把他整倒,从整个过程来说,这显然是一个悲剧了。


  “眼下我们这上亿家产的人都有,但也有人穷得连暖气费都交不起。现在村里有钱的人占少数,没钱的占到百分九十。还是老书记那阵好,那時走的是共同富裕,我们的住房水电什么的都不要钱。

现在村里社会治安也不好,自行车锁在家门口也被偷。到如今厂子都归私人了,当老板用不用你,那是人家说了算,你家里再难,当老板的也不会管你。

虽说厂子都归你们个人了,但你那厂子的房基地是我们村上的啊!那厂子可是老书记领着我们建起来的啊!政府要是不包给他们,俺用那地也可以挣钱啊!你租俺的地,得给俺钱吧?


现在有厂子的才几个人?可是俺们到厂里上班,你说不要就不要了。现在俺们地也没了,俺们找谁说理去?你们一个个都富起来了,俺们以后指望什么吃饭?”

这是当时年近六十的钳工车间马师傅对我讲的一段话,也说出了第一庄改制后的现状。


  乡镇集体企业最早在五十年代出现在江浙一带,当地由于地少人多,率先办起了小型加工厂,当时叫做社队企业,经营范围是以农产品加工和给国企配套加工。

改革开放后,国家放宽了乡镇企业的经营范围,第一庄就是在那个时候异军突起。改革开放让乡镇企业迅猛发展,成了国企的竞争对手。

乡镇企业利用自己政策的灵活性,让许多国企在竞争中败下阵来,濒临倒闭。可是接下来在同资金雄厚、技术管理先进的外资企业,无孔不入的私营企业的竞争中,也难逃覆灭的下场,结束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当然第一庄走到今天也是早晚的结果。


  一天,我正在办公室看图纸,手机铃响了。电话是沧海市打来的,对方在核实了我的姓名后告诉我,他们是沧海市纪检委的,举报郭金富的材料已经收到,现在已经开始调查,希望我有时间到沧海市纪检委来一趟。


UfqiLong

我寄给沧海市纪检委举报郭金富的材料只是他违纪那一部分,涉嫌到诈骗工程款的犯罪行为并没有举报。其实当时我的内心是很纠结的,因为我担心会伤害到两个无辜的人。
  第一个是李建华,其实他并不知道工程虚假预算的真实情况。但法律是重证据的;

第一是亲戚关系属实。

第二他在迎宝公司和我的官司中出具不应该写的证明,由此可以判断他们存在共同利益。

第三调查到甲方主要的当事人,主管炼钢厂工程的戚厂长和负责预算的王工,他们肯定会证实工程预算在没有经过核实的情况下李建华违规批准签字;事实也是这样。


而李建华是拿不出证据证实自己不知情和没有参与工程咋骗。而这一切的发生,应该说也有我的责任;如果当时我没有向戚厂长暗示和建华的关系,戚厂长也不会有后面的举措;预算正常审查后也不会通过,后面的一切事情也不会发生了。
  另一个受伤害的是郭金富的姐夫林树田。因为他是迎宝公司的法人代表,作为亲戚他必定把事情揽在自己身上。而且郭金富是很狡猾的,他没有确凿的证据落在我手里;证明虚假预算是他所为,证明他是迎宝公司利益的实际获得者。他可以说是事情是他姐夫干的,他只是给亲戚帮忙。


  弄不好是真犯法的逍遥法外,无辜的人反而遭受牢狱之灾。钢厂是私企,老板的钱也未必都来得干净;也可以说这件事也就是黑吃黑,并非是国家财产受到损失。

再说这点钱在牛老板身上可以说是九牛一毛,我也犯不上劳神去给他追回损失。

而且这两个人都和我是朋友,尤其是李建华,以前我在工业公司还找他帮忙买过钢材;欠下过人情。我这么做不仅是害了他们两个人,还会毁了两个家庭。


  我于是决定只向纪委举报郭金富的违纪行为,单凭郭金富的违纪行为,也应该受到党内处分免去领导职务。可是在那个年代查处腐败行为往往是点到为止;被举报的人大多是走走过场,最后还是不了了之。我当时对这次举报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是想先试探一下,看看会是什么结果,万一碰到个包青天呢。
  我到是不怕郭金富对我进行报复。当时那种四处流浪的打工生涯;到哪个公司老板连身份证也没看过,住在哪里也从没办过暂住证。加上我说着一口天津话,——就是个逃犯我想都会很难找到的。我所担心的是家里的人遭到报复,这次打官司的遭遇,让我深深领教了司法的腐败,不能不说还是心有余悸。
  车间里机器的轰鸣声,仿佛给我带回了在农机厂时的年代,让我从打官司的烦恼中解脱出来。


+插队落 +知青 +厂长 +书记 +郭金富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0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0

      3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1

      3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2

      3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3

      3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4

      3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5

      3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6

      3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7 🔴

      3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8

      3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9

      4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0

      4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1

      4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2

      4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3

      4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 智能推荐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

     


    + 浪潮 浪潮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