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7..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1-26 , 1821 , 101 , 69

梁军把我给工人开工资的事,跑到郭金富那里告了我的状。其实金富也不想给工人开工资的,他认为有钱应该先装进自己腰包,因此对我的做法很不满意。他对我讲,工程包给了梁军,工人开工资是他的事情,你不该插手管了。
  虽然郭金富现在说是雇佣我,但从来没和我签过劳动协议;钢厂的工程金富的迎宝公司和我之间也没有委托书。而金富的公司同梁军的承包关系实际就是障眼法,没有法律依据的。

同甲方签承包合同的是三建公司和我,甲方是知道并同意我和三建公司是挂靠关系,而且从经济利益上所有工程款都到了我的名下;从法律上讲我要负主要责任,包括拖欠工人工资。


  其实郭金富的如意算盘就是;他只是口头上雇我,赚了钱是他的;出了事,工程就变成我承包的了,责任由我这个朋友替他顶着。
  胜利钢铁公司的陆总曾经在会议上宣布过老板的决定;为了减轻施工单位的负担,在钢厂工程后期小的施工队伍不需要再挂靠别的单位,也不用什么资质了。张三领人干活的就叫张三工程队,李四就叫李四工程队。改为工程队直接由公司雇佣;谁给钢厂干活,钱就直接给谁,有问题就找谁。这样说来,我给工人开工资领的五万块,应该是非法所得,承担法律责任的也应该是我了。


  晚上吃饭时接到金富打来电话,告诉我建华辞职不干了。接替建华的是陆总,陆总是牛老板的亲外甥。陆总是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的研究生,但所学专业和炼钢无关。陆总个子不高,戴副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说话待人挺和蔼。
  牛老板没有儿子,听说非常器重这个外甥。其实陆总接替建华是早晚的事,这也是私人企业的规律。陆总来到公司后工程上的事就归他管了,老板已经开始不信任建华了。
  这时钢厂工程已经到了验收阶段了,我们的人大部分也都撤回去了。
  工程的施工费用我也统计出来了,总共费用加起来大约二十万左右。工程前期拨款累计三十八万,也就是说这个工程迎宝公司已经可以‘获利’拾捌万元。


  我一想起这些钱进了贪官和包工头的口袋;真的有些恨自己了,怎么会干出这种傻事?不行!钱不能都便宜他们。于是我一改原来的精打细算,处处节俭的习惯,开始起想办法花钱了。
  最后这次回公司金富让我多支了些钱,他的意思是预支给我的工资。于是我就用手中的钱,开始宴请宾客了。
  厂部里的,工程部的大小头头,原来打过交道的工程队老板;我一改原来的吝啬鬼形象,今天请这个,明天请那个,所有人都弄不明白,这个张经理突然变得如此慷慨大方起来了。

UfqiLong


  我觉得也该请王凯他俩吃顿饭。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我对王凯说,叫上你的人,晚上我请客。他一时有些受宠若惊,说,怎么好意思让您请我们呢。
  我又想起做饭的老李来,他虽说管做饭,但实际上是梁军的管家和眼线;因为梁军不常在工地盯着。我告诉老李晚上出去吃饭,他说要留下看家,我说,看什么家,这地方连只麻雀都飞不出去,什么也丢不了。我看他还不想去,突然冒出一句不该说的话,今天可是我生日啊!他听了,忙说,一定去。


没想到我这句话到让他们破费了,不仅给我买了一个大蛋糕,还买了件衣服。老李还一再说,张经理,衣服可是我们在精品店里买的啊!
  在酒席桌上,我提起那次小杨在安装照明灯时;没有戴安全带就在天车梁上来回走动,当时我在下面吓坏了!他下来后遭到我好一顿狠狠的训斥。我举起杯说,其实我知道你们为了完成工程,干起活来都拼了命。

我有时说你们时语言有些过激,可能伤害了你们,我们喝杯酒,算是我的道歉。他俩听了,慌忙端起酒杯站起身来说,您老快别说了,我们知道,您那是为我们好!干杯!祝您老生日快乐!那天晚上大家喝的挺高兴,也是我第一次在饭店过生日。
  我宴请过的人中有一个是钢厂的‘重量级’人物,那就是负责预算工作的王工。这个人在钢厂搞工程的老板心中是很重要的人物,财神爷,是必须要搞定的。
  我有过几次和王工接触,每次觉得他的表情总有些怪怪的;但从来没有为难过我,找到他办的事情都痛快的给办理了。按工程上的潜规则我应该是欠着他一份人情的,因为我从来没有对王工有过请客送礼。


  我邀请他吃饭时,他似乎预料到我迟早会来找他。酒店是王工找的,我刚坐下,他就先开口了:“张老板,我知道你们是李总的人。当初你们那份预算当官的先都通过了,我这个小卒子就不会管的太多了。不过你们的预算真的没法说,我一直在一边放着呢。现在陆总和老板都知道你们和李总的关系了,兄弟我现在没法再趟这个浑水了。”

UfqiLong

我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心中暗想,他这是以为我今天是想用重金来收买他啦!在钢厂里的人中,只有他知道我们预算的秘密。


  我微笑的对他说;“王工!第一,我不是老板,和你一样也是打工的;我和建华只是朋友关系,并非像传说的什么亲戚。第二,预算的事,开始我也是被人蒙在鼓中,包括建华和戚厂长。第三,不过处理这件事的权利在我手中,剩下的钱我不打算要了。

我不会给自己找麻烦,更不会给您惹麻烦,相信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今天咱们就是喝酒叙友谊,别的什么事也没有。”

他听了我的话有些疑惑,看上去是似信非信的样子。
  吃完饭后,觉得消费不够多,我又吩咐服务员拿来两条烟给了王工,我也预料到今后还要和他打交道。


  一天,我拿着一摞验收报告,放在金厂长的办公桌上,小声说,晚上请你喝酒,他听后笑了,点了点头。金厂长只有三十几岁,有些书生气,人很实在。在他给戚厂长当副手时,我们的关系就一直相处挺好。

晚上吃饭时,他对我说,他也不准备在这干了。我问,怎么了?他说:“工资低,也没有保障。”

我说:“你们不是年薪三十万吗?”

他听后笑了,说:“那是年薪啊!可是到现在那个厂长也没拿到过啊!我们每月发两千的生活费,老戚他们最后也只得到这些。钢厂现在的工资待遇就好比金字塔,越往上越少。下面的工人,炉前工的关键人物最高有开到一万的,车间一级的工段长在金字塔中部,开五六千。我们这一级到了塔上面,给两千,哈!最后到了尖上是老板,就不开工资了。”

我听后心想;难怪他们都拼命捞钱呢!我又对他说,我们的验收报告先不要签字盖章,放在一旁压着。他问我为什么?我说,不用管了,听我的安排。


+插队落 +知青 +厂长 +老板 +工程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0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0

      2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1

      2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2

      2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3

      2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4

      2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5

      2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6

      2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7 🔴

      2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8

      2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9

      3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0

      3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1

      3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2

      3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3

      3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 智能推荐

    + 小路 小路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