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3..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1-26 , 1853 , 101 , 138

第二天我到技术部后刚打开电脑,想着画点什么。范主任便拿着一个满是油污的旧机器零件走了进来,“张工,把这个给测绘一下!”

他对我说,“好的主任,放在这吧!” 我拿过一张废报纸放在桌子上答道。


  零件是圆柱型的,不算复杂,可是不太常见。我发现零件两头的孔小,中间有两个尺寸大于外径;是没法用卡尺量出里面的尺寸的。
  我用卡尺量一下外形尺寸,便开始画图。这时只见侯主任从外面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冲着我大声说道:“张工! 这个零件客户不让加工了,再说里面的尺寸不好量,画不了图。我刚听工人说让老范拿着走了,就知道送这来了;老范!你是不是想来刁难张工啊!”

范主任听了,冲她翻翻眼珠,没有说话。我听了说:“我看到了,有办法量的。”


  我拿过一张白纸,撕成一张圆形和一张条形,分别粘到里面的孔上。当我小心的取出后,两张纸上印出孔的直径和深度的油印。我笑着说道,这不就有尺寸了吗?这个办法,还是在兴海农机厂时跟工人师傅学的。
  第二天,我拿着图纸和旧零件送到了侯主任的办公室。她见了说道:“张工还挺有办法,其实用不着图纸也可以加工出来。”

我说:“我知道,有经验的车工干这种活有实物参照就可以,可是人家范主任是想考考我啊!这么我也正好有活干。”


  接下来侯主任告诉我说:“这个老范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张工知道吗!他以前蹲过监狱,电焊技术就是在里面学到的。他现在是厂里的一霸,您了尽量别惹着他,以上的刘工就是让他给打跑的。”

我听了吃了一惊,说道:“我一来就看他像黑社会的,怎么他还敢打人吗?”

侯主任听了扑哧一笑,说道:“什么黑社会,他也就算是一个臭流氓。不过他和刘工打架还是事出有因,里面的故事有些难以启齿,说出来怕张工笑话,不知张工想听吗?”

她说完表情有些异样的笑着望着我。我一听来了兴趣,忙说道:“快说,我这个人最爱听故事了!”


  “事情还得从咱们白总说起;白总原来在她们老家的县城工作,他的老公也在县城机关上班。老白家发财以后,两家有些门不当,户不对了;白总的老公没有什么本事,夫妻关系变得不太好了。

后来白总来天津办工厂,两个人实际就分居了,有一个小孩跟着她老公。这个刘工是白总的中学同学,后来刘工考上大学,毕业后在一个机械厂做技术工作。

白总来天津后就把老同学叫了过来,白总也对的起老同学,每月给一万元工资。两个人都在办公楼三层上住着,干柴烈火,一来二去的老同学就成了情人。


两年前,白总的哥哥把老范弄来当电焊车间主任;老范来了时间不长,也和白总搞得火热。白总在这个年龄,又有钱,多找两个男人不过是玩玩。

UfqiLong

可是这个老范倒是认真起来,和刘工争风吃醋,于是大打出手;老范不仅长得威猛,打架更是家常便饭,没有多长时间就把刘工打跑了。”

听到这里我笑了起来,插话道:“看来社会真是开放了,男人发财了养二奶,女人有钱了也不甘落后。”


  侯主任接下来讲到:“从此老范对白总更是忠心耿耿;有一回她俩在外面吃饭,白总和一个人吵了几句嘴,老范上去把人家给打了。没想到碰在茬上了,一会来了一帮人,把老范臭打了一顿。

这样事情还没完,最后托出人来摆了一桌才算了起来。两人一出去就是形影不离,外界还误以为是夫妻搭档了;就凭他俩的水平,公司能弄得好吗?再加上这个老胡,除了会给老板溜须拍马,就是每天中午吃饭前给大伙开会。

她又讲不出什么内容来;不是以前的一套政治理论,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每次一听她开会就弄得大伙都没食欲了。


可她罚起工人来,比老板都狠;张工看到食堂供的财神爷面前的人民币了吗?那就是罚这帮小孩们的,活干坏了罚款,扔了半个馒头也罚款!”我听了说道:“见到了,我以为放的是假钱了;我还纳闷,给财神上供,还有用人民币的;原来是这么回事。”

她接着说:“这帮小孩们大多都是老板从家乡招来的,工资给的都不多。开始来的时候见这里环境不错,活不太累,还能学到技术,心气都还挺高的,现在让老胡罚的一个个都不想干了。

我费会子劲,调理的刚能干点活了,不知道那天就辞职走人了。现在闹的我这个车间主任也没法干了,我也不打算伺候他们了。”


我听了说道:“你说的这个问题在私企挺多的,工人嫌工资低,不是消极怠工就是流动性很大。当初有人把我们国营集体企业说得一无是处;我走了几家民营企业了,管理上存在的问题一点不少;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晚饭后,我围着工厂的大院转了一圈,院子周边有许多空闲的土地,上面都种满了蔬菜。走到一处偏僻的角落,我看到在凉棚下还拴着一只藏獒。我走上前去仔细观看;这只虽说没有笼子里的两只个头大,但按书上描写的应该是一只纯种的藏獒。见到我的到来,它依旧站在原处,即没有叫,更没有扑跳;这一点倒是符合藏獒的习性。
  这时看门的大爷走过来热情地和我打招呼。我对他说;这可是只好藏獒啊!他听了告诉我说:“是的,您了还挺有眼力;这可是咱们老董事长的心爱之物,当初小时候就花了五万买来的。

老董事长隔三岔五的来厂里,从来不过问工厂的事情,只是捎着牛肉来喂这只藏獒。”


我远远地望着狗,问道:“这家伙是不是很凶吧?”老头听了一面笑着过去解开狗的脖套,一面对我说:“凶什么凶,老实的很,和家里养的笨狗差不多;不过这话可不好对外人讲的。”
  狗跑到了我身边,摇头摆尾的用嘴拱了拱我,眼神里看着还挺友好。是的,藏獒离开了西藏原来的环境,经过几代的驯养变得和普通狗区别不大了。
  接下来看门大爷告诉我,他是和老板一个村的,原来跟着老董事长出来干建筑,现在年岁大了,让在这看门。看门的是两个人,一个人管喂狗,另一个管着种菜,他是负责喂狗的。我听了说道:“那你们两个活也不少啊!还有那么多花和草地。”

UfqiLong

他告诉我,花草他们不管,那是办公室人员的事。


  我这个机械设计师每天也没有什么设计的工作好干,实际上比起我在东升机械公司时的工作量也不多。为了让旁人看来我的活不少,尤其是胡主任;不管有用没有的图纸,每天忙着在电脑前画图。
  后来我发现坐在前面的老范不只是在网上看新闻,而是来打游戏;即使有工人来找,他也不在意;只有发现白老板来时立刻转换频道,屏幕上就变成一张图纸。

后来我也学他的方法,把画的图纸存在一边,然后上网消磨时间,听见门响马上变换成图纸。


  一天早上我到食堂准备用餐,进去后发现气氛有点不对;只见胡主任满面怒气的坐在前头,也没有开饭。我坐下来小声问身旁的一个工人怎么回事;他告诉我胡主任说先开会,我心里想,每次是中午开会,今天怎么改成早上开了。
  一会儿人到齐后,会议开始了;只见胡主任绷着小脸,横眉怒目地看着大家。她开始讲话了:“昨天公司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件,有人居然敢偷走公司的钱财,你们看看那里!”

说着她用手一指,大家随着她指的地方看去;原来供放在财神爷面前的人民币不见了,只剩下几张五元和十元的。


  “你们里面是谁干的!赶紧自己站出来承认!白总说了;只要自己主动交代承认,也就不再追究了!”

餐厅里顿时变得鸦雀无声,人们默默地坐着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胡主任见没人承认,更加恼怒起来,恶狠狠地说道:“没人承认吧!好!不要以为你不说我就查不出来!其实我早知道是谁了!尤其是被罚款的,是不是心里不服,把钱拿走了?

不要以为我治不了你,我是给你一个机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等一会如果人赃俱获,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那就治一个盗窃罪把你送派出所!没人承认?好!一会吃完饭,我们就开始检查每个人;全都把宿舍钥匙交出来,我们要挨屋搜查,我不信就找不出来!”

这时范主任在一旁搭话了:“好汉做事好汉当,脑袋掉了才碗大的疤,这点小事有啥了不起,赶紧把钱拿出来不就得了吗!别让大伙跟着你背黑锅!”


+白总 +老范 +张工 +藏獒 +刘工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0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6

      4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7

      4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8

      4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9

      5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0

      5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1

      5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2

      5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3 🔴

      5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4

      5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5

      5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6

      5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7

      5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8

      5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9

      6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60

    61 62 63 64

    🤖 智能推荐

     


    + 经营范围 经营范围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