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9..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1-26 , 1837 , 101 , 77

王老板有几个客户在唐山。一天他从唐山赶回来时已经半夜了,停好车后,他去车间了转了一圈;正巧见到有一个加夜班的工人躲在一旁睡觉。
  第二天王老板把工人喊在一起开会;工人们站在车间外面一字排开,王老板站在队前高声的给大家训话。


  他的讲话好像还是集体年代的厂长给职工开会,内容是对自己的职工开展思想教育。有一段话至今我还记得,

“我每天出去跑业务就容易吗?天天没有黑天白夜的不说;

到哪里不得求爷爷告奶奶,恨不得给人家当三孙子。

什么门卫啊!仓库保管啊!碰到哪个我不得恭恭敬敬的,见了个三岁小孩子都想给人家打敬礼。

你们倒好,上班磨洋工,活干的也是哄弄事,这回又让人家验出一堆不合格产品。

当工人的不好好干活,你们这么干对得起自己工资吗?上夜班困得受不了,你可以在旁边眯瞪一会;可你不能床子也不关,还在那给我打空转,人躲在一边睡大觉去了,说的是谁你给我滚出来!”

上夜班睡觉的工人耷拉着脑袋站了出来,王老板狠狠得骂了他一顿,可是并没有做实质性惩罚。


  散会后王老板叫我到他的办公室,说要想法加强对工人的管理。他说一直有个想法,想对工人推行计件工资,他认为厂里的工人多数是出工不出力,每天来混工资的人多。我听后忙摇着头说:“计件工资在咱这不太好办,因为情况是人少工种繁多,设备型号,新旧和自动化程度不同,产品批量小变换频繁;每个人的工作几乎都不一样,没有什么可比性;

定额计算起来很困难不说,更很难做到公平合理,计件工资对于小型没有固定产品的机械加工企业不适合,利少弊多,不但提高不了工作效率,反而产生许多矛盾。”

王老板听后一脸的不高兴,问道:“那就没有好的办法了吗?”

我答道:“可以采用优胜劣汰的办法,把一些技术水平差工作效率低,工作消极不好管理的工人淘汰掉,工作效率自然就上去了。但这样做要有一个前提,我们的工资要明显高于同行业;就是搞计件工资,如果工人收入不明显增加,也不会有人买账的。

现在的人都是在向钱看了,不是我们参加工作的年代了,那时谁给国家集体贡献大谁光荣;

UfqiLong

记得也搞过定额,多干了给点奖金,评个先进模范,大家忙活得就会很起劲。”


  当时在机械行业的技工还是缺少的,龙腾公司不仅是技术和管理人员流失,也经常有工人辞职。王老板对我说过,张工,现在不比从前了,从前工人找工作还有托人给我拎点东西当见面礼的,现在倒好,我得给工人送礼了,干活的成大爷了,动不动就辞职不干了。现在他们消息灵的很,哪里工资高就往那里跑,不给涨工资立马走人;老板也不好当了。


我到电焊组安排下料,电焊组长周建涛笑嘻嘻的对我说,张工,我准备找老板辞职不干了。我笑道:“你是不是找到好地方了,准备跳槽啊!还是你们年轻的有资本,不像我们老头子有人收留给碗饭吃就不错了!”

他忙说:“哪的事啊!我准备回家种果树,现在村里种果树的一年也不少收入,再说总舍家撇业的在外头也不是个事。”

我劝他说:“种果树收入不稳定,弄不好就白干了;再说老板也不会放你走的,不信你去试一试。”

王老板绝对不会放他走的,周建涛这可是公司不可多得的技术骨干。


  有一次王老板交代我给唐山做的裁剪设备增加一个上料的简单辅助设施,我问他是有图纸还是现设计?他望着我说道:“不知道有没有图纸,让你们设计也弄不出来,你去找周建涛好了。”

我以为图纸在周建涛手里;没想到他哈哈一笑说道:“张工,这还用什么图纸,全在我脑子里了。”

他用两天多时间就弄好了,我赶紧叫过来老宛他俩测绘了下来。


  几天后,我问周建涛:“你不是要辞职回老家吗?怎么样了,老板了让你走吗?”

只见他笑呵呵的答道:“找啦,走什么走,到他那挨了一顿臭骂,给我长了三百块钱。”

我笑道:“哈哈!你小子就是为了长工资;你说你绕这个弯子干嘛!干脆直接让老板给你长工资得了,弄不好还给你长五百呢!”
  一晃刘厂长有两个来月没上班了。终于老板又领了一个人到我办公室介绍说,这位是新来的冯工,来协助张工。我忙说道,还是我协助冯工吧!我只是临时顶替的。


  我打量来人;中等以上的个子,身体有些发福,年龄看上去比我要老。一张国字脸,白里透红的脸庞上泛着油光,一头短发齐刷刷地向上直立着,一副憨厚的样子。
  冯工原来是西北地区一家国企的工人,他来第一庄有二十来年了,当初是作为技术人才来的。他在第一庄的机械技术工人中可以算作祖师爷了,各企业中遍布着他的徒子徒孙。他的全家都迁到第一庄来了,还在这里买了房。他和王老板原来就认识,这次是老板通过他的一个朋友叫他过来的。

UfqiLong


  老冯从小在城市长大,中学毕业后到一家机械厂工作,是个优秀的技术工人。他听说我当过国企的厂长,便对我说道:“张工,我一直有个问题挺困惑;咱们都是从国企出来的,有个问题想请教您这个当过厂长的,私营企业现在的管理上真就比国营企业强吗?”

我答道:“您问的这个问题是这样;如果是小微型企业,譬如餐馆、商店等一些服务行业,还有一些小型作坊式的加工企业、农村的养殖业等小型企业,管理起来私有制经营肯定比公有制企业强;

但是有规模的的企业,私有制企业的经营管理就不如国营企业了,起码说没有什么优势可言。

现在有些精英们把国营企业说的一无是处,其实是别有用心;

有人拿原来经营不善的国企同国外的知名企业去比较,来证明私有制企业多么优越,纯属蒙人。”


他听了又问:“那为什么改革以来把这么多国营企业卖给了私人呢?”

我告诉他:“这个我也不太明白了,改革是改掉阻碍生产力发展的落后体制,解放以来,国家一直不断地改革。

其实国有企业同样可以在市场经济中实行竞争机制,优胜劣汰;同样可以打破大锅饭,拉开企业内部人员的收入差距,调动积极性,而且国企中不会出现太大的贫富悬殊。”

老冯听了说:“我看有人把国营企业私有化和改革扯在一起;就是混淆视听,误导国家改革方向。就是一些贪官们打着改革旗号,想把国家财产变成他们自己的。”
  老冯到来几天后,刘厂长便正式辞职去了另一家机械加工企业。


  私企老板同员工之间只是雇佣关系,各自都在希望自己以最小的付出来获得最大的利益,工资待遇就成了无法逃避的矛盾。

+插队落 +知青 +厂长 +王老板 +工人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0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2

      3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3

      3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4

      3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5

      3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6

      3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7

      3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8

      3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9 🔴

      4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0

      4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1

      4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2

      4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3

      4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4

      4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5

      4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 智能推荐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

     


    + 中村 中村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