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1-24 , 1794 , 104 , 77

[编按: 转载于 天涯社区/梦涵789, 2020-11-06. 原标题为“职场生涯回忆录”。]


一九六九年元月,我作为一名老三届的知识青年来到了沧海市所属的兴海县插队落户。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日,我告别了家乡和亲人,登上了开往沧海市的列车。下车后,同学们排着队走出了这座看上去有些破旧的火车站。我们在领队的知青办工作人员的招呼声中,一个个爬上了开往兴海县的解放牌敞篷卡车。
  车队在公路上行驶了几十里路后,开上了一条土道。几天前刚下过一场大雪,路上的积雪还没有融化。汽车在颠簸的路上慢慢的行驶着;天气出奇的冷,寒风中我和同学们萎缩在车厢里,望着身后驶去的一片片田野。车又走了两个来小时;我听见有人招呼,县城到了。


  卡车开进一条不太宽的街道,两旁是红色的砖瓦房。当我刚看清兴海县革命委员会的大牌子和路边的大众饭店时;汽车已经开出了县城。
  后来我们到县里来赶集,发现我们的县城只有三四里长的一条街。县城通往外界的公路都没有修通;由县里到外面去要走挺远的土道,下雨天就会长时间通不了车。
  下乡六年后,我被选调到当时县里仅有的三个小型国企中的一个;农机修造厂。说是农机修造,实际只能加工一些农机配件、维修一下农业机械。工厂面积不小,可是人不多,只有五六十人。
  自从我入厂后 ,当时的历任厂长都是上面派下来的。有部队回来的转业干部,有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还有给县委书记开过车的司机。可是每任厂长干不了一两年,便调走升官了。


  那时是计划经济,亏损了有县财政给拨款,工厂是从来不会发愁给工人开工资的。后来政策变了,国家开始给企业断奶了,工厂要自负盈亏了。
  从那以后,上面就再也派不来厂长了;而且连一些有门路的职工也纷纷调走了。于是厂长只好在内部提拔了;厂里原来有两名文革前毕业的大学生,一名是男的,另一名是女的,男的调回原籍了,女的后来当了厂长。


  多年来企业效益不好,一直亏损;再没有人愿意来这里当官镀金了。这时在厂里当生产调度的我,经过几次进修培训,三十几岁就‘破格’提拔为副厂长了。
  有一次县人大主任来厂视察工作,见到我后惊讶的说;这么年轻就当厂长了!
  当时农村已经把土地承包给个人了。农业机械也就开始没有了销路,上面分配来加工农机配件的任务也很少了,最后连修理也没人修了。
  县政府领导从天津请来一位大学老师当顾问,顾问是学化工专业的。在他的建议下,县领导决定我们厂转产建化工厂。


  我当时表示了不同的意见;一是厂址位于县城,会造成环境污染;二是据我所知规模小的化工项目经济效益不会太好。但我是一个小小的副厂长,人微言轻,根本就没人理会。后来厂里拿出来铸造和机修两个车间的地方,投资搞起了生产氯酸钾和涂料的化工厂。
  化工项目折腾了两年,不仅出来的产品不好卖;要命的是散发出的气味让附近居民无法忍受。
  有一次生产用的氯气泄露,把厂房后面的一片庄稼熏死了。农民们告到了县政府,县里的头头们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下令化工项目暂时停产。这样化工厂的设备就成了一堆废铜烂铁; 让本来就不景气的农机厂更是雪上加霜,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当时农机厂已经是很难经营下去了。


  这时候国家开始重视对知识分子的使用了,‘臭老九’顿时变成了‘香饽饽’。上面指定县里选拔一名女副县长,要求大学文化,有做基层领导工作的经验。我们厂长是位女厂长,条件完全符合,而且是县里唯一符合条件的人选。
  接下来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我这个副厂长要转正了。但是当经委主任满面春风的找我谈话时,却得到了我的回答是;我干不了,不能胜任这一职务。主任满脸惊讶的望着我;这种给官不要的情况,估计领导还是第一次遇到。

UfqiLong


  我解释说自己能力太低,当不好这个厂长,希望领导另选高明;我只适合当副手,没有统帅全局的工作能力。
  其实我不是借故推辞;这两年我们的女厂长为了上化工厂,她已经将农机厂的工作全权委托给我,实际上我已经在行使厂长的权利。虽说我做了很大努力,工厂不仅没有多大的起色,自己还吃尽了苦头,同时也知道再继续维持这个烂摊子我已经是无能为力了。
  接下来县领导选派过两次厂长;但来人到厂里转了一圈,了解一下情况后,就再也不露面了。


  要说还是当领导的有办法;那时正提倡民主选举厂长,于是上级领导到厂里召开职工大会,投票选举厂长。选举不提候选人,厂里厂外都可以选,还可以公开竞选拉选票。但选举进行的很平静,没有人出来竞选;结果是我近乎全票当选。
  这样又让我增加了自信;众望所归,临危受命!一时间觉得自己好像是浑身热血沸腾,于是我下决心要大干一场。
  我向上级领导提出了;化工厂必须宣布下马,而且要进行任职前企业审计的要求。县领导不仅同意了我提的要求,还实行了当时刚出炉的厂长责任制,赋予了我更大的自主权。


  我当时上北京,跑天津,四处奔波;找科研单位引进新项目,找大企业联系配套加工。开发新产品,购买设备,加强企业管理。总之自己认为该干的,能干的事情全干了。
  虽说自己尽了全力,但工厂只是做到不再继续亏损,职工收入略有提高;企业还是没有太大的起色,只可以算作惨淡经营吧!原因当然是我这个厂长不称职,不是当企业家的材料。现在回想起来,不成功主要原因是自己没有企业家的胆略和气魄;不敢投资,更不善于融资。
  有一次县经委领导找我谈话,他坦诚的对我说:“张厂长!你的最大弱点就是胆量太小,不敢干,你不要怕赔钱,赔了就当作交学费了;再说赔钱是赔共产党的,又不是用你自己掏腰包。” 

但我从来是不会干没有把握的事情;一个人的性格,思想意识是很难改变的。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企业发展是要受到自身状况、地理位置、交通等大环境的限制。俗话说,没有梧桐树难引的凤凰来;有几次来农机厂考察的合作单位都望而却步了。
  企业想要发展,最需要的是人才。厂里不仅很难引进人才,就是连分配来厂的一名大学生和两名中专生,不到一年,大学生去了科委,中专生去了银行和工商局。其实他们学的是机械专业,而且是属于农家子弟考出来的。
  我这个厂长一天到晚忙的不可开交,闹得自己身心疲惫,苦不堪言。其实我真的天生不是当官的材料;不仅不会和银行,税务,工商部门去搞好关系,更不会讨好上级领导;而且还和领导们对着干,就连县长也敢去顶撞。


  县里要搞一个工程,需要占用农机厂的一块地方。几经交涉后,财政局答应给一部分补贘款;但是款项迟迟没有到位。按常规我应该找财政局长去‘疏通’;其实农机厂是国企,没有土地转让费的说法,只是答应给了一部分搬迁款。可是我不按常规去办事,而是下令不给钱就不腾地方,事情就这样僵持在那了。
  于是县长召开办公会时就把我‘请’了去;“你们农机厂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一点全局观念也没有!那块地方怎么还没有给騰出来?”

县长态度威严的开口向我兴师问罪了。我答道:“因为财政局的补贘款没给拨过来,我为此还召开了职代会,他们的意见必须等款到后才可以。”这时财政局长说话了:“张厂长!你知道这些年来财政上给了你们厂拨了多少钱吗?你们厂亏损这么多钱,不都是欠县财政的吗?”

我答道:“财政局是给过我们厂不少钱,可我在任期间一分钱也没有得到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省里去年有一笔拨给农机厂的设备更新专用资金至今没有给我们。”

UfqiLong


  这时候县长大人听得不耐烦了,满脸严肃的大声对我说:“你知道吗?你们可是国营企业,按政策我是可以无贘征用你们的地方!”我听了后也语调强硬的回答道:“县长说的很对,既然这样,你们根本没有必要找我来,告辞!”
  我的话让会议室里在座的大小官员瞠目结舌;居然有人敢和县长这样讲话。
  县长的工作作风是有名的强势,据说县委书记都惧他三分。我心中说,这次我一定会就地免职了。我刚站起身来,主管工业的副县长喊道:“张厂长你先坐下!”然后他到县长身旁耳语了几声后,对我说道:“你们的事散会后再说。”
  第二天,财政局就把钱给厂里拨了过来。
  事后经委主任对我说;张厂长你怎么这样死心眼啊!你给县长和财政局长一个面子,再和他们搞搞关系,就是不止给你这点钱了;这回可好,还把县长和财神爷都给得罪了。
  当席卷全国的企业改革大潮涌来时,我们的县领导者也开始对县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小企业进行改革了。


  当时农村分田到户极大的调动了农民的积极性,成功的让农业生产得到了快速发展。于是有了一个说法,企业改革要借鉴农村改革的成功经验。但是工厂又不可能分给个人单干;于是县领导们决定把国营和集体企业承包给私人经营;他们认为只要把企业交给个人经营,就可以改变原来的落后面貌。
  接下来开始搞个人承包企业了。先是集体企业,接着是国营企业。国企承包是要征求原负责人和职工代表大会的意见,我当时的态度是举双手欢迎。自己是这样想的;人要有自知之明,干不好就应该主动让贤。
  经委领导误以为我要承包,于是决定农机厂公开招标承包。我这个人对当官本来不是太感兴趣;但是认为当一个厂长不同,还是可以为国家做点实事的——可是这个厂长真的有些干够了。原因不只是我没有干出什么名堂来,而是被厂里的一些杂七杂八的乱事,搞的焦头烂额。


  县里工厂的工人和城市里的工人不同;来当工人的不少是通过当官的关系,从农民变成工人是为了吃皇粮,享清闲来的。这些人即无技术,又不肯出力;可是一个个讲起话来头头是道,屁大的事也可以和你掰扯半天。
  最让我头痛的是工人涨工资;一些人是事前找你说事,事后找你闹事,一天到晚弄得你心烦意乱;还得耐心地做工作。一次我为了说服一个没有调工资的工人,就说你现在的工资比我这个厂长还高嘛,我还是你们选出来的啊!他回答了我一句;我能和你比吗?你还当官呢!言外之意我这个厂长想必是可以捞到大大的好处的。


  我当厂长这些年,深深的体会到;国有企业如果不实施改革是没有出路的。不实行竞争、优胜劣汰的机制,不消除大锅饭,企业是没有希望的。
  当时我也认为招标承包这个办法能招来能人,让工厂得到快速的发展。对我来说,只要将工厂搞好了,我当不当厂长无所谓。
  公开招标的启示登上了沧海市日报;一时间还真有人登门咨询考察,有市里来的,也有邻县过来的。凡是来的人我都亲自接待;主动热情的介绍情况,态度真诚的表示欢迎。我还认真了解来人的情况,这情景看上去有些好笑;像是我在招聘厂长。结果让我很失望;看上去似乎有些本事的人最后都没了音信。


  而让我觉的不靠谱的人倒是积极性十足。其中有一个下面乡镇企业的农民业务员想要来承包,可是条件不太具备,经委主管领导也不看好他。不过这个人倒是很会投门子,拉关系;他通过给县委书记当秘书的老乡,直接找到县委书记;也就是当初我顶撞过的县长,现在是县委书记了。
  当时还流行一种说法,就是号召农民进城承包工厂。这样在县里最高领导的支持下,这位农村来的业务员获得了参加竞标承包农机厂的资格。

+厂长 +农机厂 +厂里 +县里 +领导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0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 🔴

      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

      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

      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

      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

      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6

      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7

      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 智能推荐

     


    + 光刻机 光刻机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