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8..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1-26 , 1847 , 101 , 95

司机陈乐在路上就告诉我,老板是他的表哥,他的工作是司机兼采购。我到厂后给我安排宿舍的汪师傅,他对我讲是和老板一个村的,是老板不远的叔伯兄弟。

汪师傅有五十多岁了,他告诉我他不仅负责做饭,还兼职保管,门卫,我听了笑着说道;您了这可是老板的大管家啊!还有和我在一个办公室的会计郝姐,她与汪老板的关系更不必说了。

用人唯亲是私企不可避免的规律,不少都是夫妻加孩子一家人管理的,用外人多是从事技术工作的。


  接下来我去车间见见两个带班组长。我刚走进车间,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笑呵呵的迎了上来说:“老板刚打电话给我,说厂长过来了。”

我握着他的手说:“你是小刘?”

他答道:“是,刘德福。”

我说:“我姓张,以后叫我张工好了,哪个叫李九锁?”

他听了指了指远处一个正在干活的高大魁梧的小伙子说:“那个就是,把他喊过来吗?”

我说:“不用了,我先要熟悉一下情况,你和我说说就可以了。”

他告诉我,厂里主要是加工轿车生产线上专用的物流车辆,有时也去做流水线上的维护和改造。他把我领到加工好的车辆跟前告诉我;车子大小形状各式各样,活要求的很仔细。

这是运输轿车配件的专用车辆,一层一层的按零件的形状做的支点,车辆大部分用海绵和绒布等材料缠绕覆盖。


  公司的二层小楼,一楼半边是食堂,另半边是员工宿舍。一间四十多平米的房间摆满上下铺,里面还堆放着电缆,砂轮机等工具,这里是工人们住的地方。

在小楼的边上截出两小间房屋,房门是向楼外开的;一间是我住,另一间住着司机陈乐一家三口。我住的房间很小,放下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后就没有什么空间了。

后来我才知道,这间房还是汪师傅的住处,因为我的到来,他只好睡在食堂里去了。


  楼上是左右两间宽大的办公室;一间放着四张办公桌在还显得空荡荡的,是我和会计办公的地方。另一间原来是汪总的办公室,现在邱明在里面办公;听汪老板不满的说过,邱明居然跑到他办公室去了。

其实老板很少来工厂,他的办公室作为会客和开会用一下还是可以的;可是邱明跑到里面去办公,为了向旁人炫耀自己的地位这样做,也就显得幼稚可笑了。

即便你坐在老板的位置上,你还是一个打工的;也许他还真的把自己当成老板了,其实不过是管十来人的小工头罢了。


  我的到来引起了邱明的不安,好些天没有把工作放在心上,每天上班后就往外跑,看样子是想不干了,出去寻找跳槽的地方。

其实我对这个经理真的不感兴趣,如果邱明真的辞职不干了,我甚至已经想好了对策;那就是推荐老板的表弟陈乐当这个经理。

陈乐长的一表人才,人看上去还挺稳重,重要的他是老板的亲戚。其实业务上的事一直是他陪同邱明一起办理,业务关系他也很熟悉。业务这一块也正是我不想干的事情,因为逃避不了做一些请客送礼等自己违心讨厌的事情。
  我们是在每逢星期天双休日去轿车厂家进行维护流水线的。中外合资的外企是一家世界知名企业,这样我得以有机会了解和接触到大型的外资企业,这也是我来德兴公司的一个原因。


我们去的是合资公司的轿车组装分公司;出现在我面前的一座座乳白色高大漂亮的厂房,让人眼前一亮。厂房里宽敞明亮,而且是恒温的,被密封分开的生产线,把厂房变成一座巨大的迷宫。

如果离开施工现场返回去时,经常会在里面转来转去的迷失方向。流水线上停放着正在组装的轿车,流水线旁的一台台自动化机械手;更令人看的眼花缭乱,叹为观止。
  合资企业生产的轿车品牌是外方的,里面主要的管理和技术人员也是外方的人员。

UfqiLong


  我发现我们给这个合资企业干的活,价钱给得出奇的高。一个投入人工材料费总共成本七八千的小钢结构平台,按说能给到两三万元,这利润就相当不错了,可是令人称奇的是居然给到七八万。

我想这种合资企业有着严格的成本管理制度,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

是不是轿车行业利润太高了,习惯这样花钱?还是主管人员胆子太大了,收到了高额回扣。

但是这个大公司是实行招标制度啊!价格并非一个人说了算。


  后来我听了邱明说的一个叫做的“傍标”的词,才懂得里面的奥妙。原来是常给这家企业干活的几个小公司窜通好了,一起把价格抬高,让定好的一家中标。

可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当然也要给相关人员好处,否则也是难以行通的。
  还有一件事情,让我领教到世界知名企业先进管理的神话。厂家要在流水线上增加两台简单的小设备让我们做;就是物流车上的配件需要人工搬到流水线上,为了减轻体力劳动,想出了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设备。


  物流车是三到四层,一人多高,厂家要在车子和流水线中间按一个气动的升降平台。具体是这样操作;按开关将平台升降到物流车所需搬运配件的位置,人工将配件放在升降机上。再按开关,升降到和流水线平行高度后,工人再把配件搬到流水线上。

原来是操作人员直接搬放到流水线上;我怎么琢磨,也觉得没有省什么力气,只是把原的一次直接搬运改为两次横向搬运,反而比原先操作复杂延长时间了。用老百姓的话说,这叫做脱裤子放屁,多费两道手。
  这样做的目的只是看上去不像是靠人工搬运了,变成了机械和自动化操作,实际分毫没有减轻劳动强度,反倒增加机械设备和浪费时间。说出来也就是一个障眼法,哄弄外行的罢了!这样的设备如果出现在以前中国的国企,我们的工人阶级主人公一定会拉出来当作典型去批判的。


  我们加工了一台新设计的物流车样品,主持设计的外方工程师带着一个漂亮的女翻译来厂里检验核实。当他把汽车配件放在支架上摆弄时,我发现他的设计有不少失误的地方;而他这种属于夹具的设施,在机械设计中算作是比较简单的活。

于是我按他的吩咐,把小刘叫过来改动;小刘嬉笑的小声对我说:“张工,其实我早看出毛病了,可是咱们得按图加工啊!”

看得出这名外国工程师的水平很一般。


  这位外国工程师还是从外方总公司从国外临时调过来工作的,专门负责物流车设计的。我听翻译说他住在市区最高档的水晶饭店,每天要坐出租车来回到厂里上下班。

要知道水晶饭店在市区西南部,而工厂在开发区,不仅距离一百多里路,还要穿过繁华市区。这种追求奢侈,浪费时间的工作精神,让人惊叹。
  我在国企担任厂长的时候,当时曾怀着崇拜的心情买来几本国外企业管理的书籍来读,其中就有上面所说的这家企业;现在想起来有多么可笑。


  中国企业同国外先进企业在管理上是有些差距,但是各有优劣,我们通过学习赶上甚至超过并不难。难的是历史形成的科学技术的落后;工业基础水平的落后;这才是我们落后的最重要的原因。
  先进的科学核心技术,是不要幻想外国人的施舍能得到的;因为资本主义的宗旨就是市场竞争,说白了就是你死我活。

如果指望竞争对手来帮助自己,那肯定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人了。

不能掌握最先进的科学核心技术,一切都是空话。

而达到这个目的,只有通过我们几代人自己的努力拼搏,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才能追赶上的。


我这次来德兴公司工作,又遇到和以前在腾龙公司一样的情况;还是当老板的想用我换掉现任的管理人员。可这一次的经理邱明和以上的刘厂长可谓相差甚远了。

UfqiLong

刘厂长一是真有本事,二是人品不错。而这个邱明就不同了,不仅没有什么真才实学,还属于那种心胸狭窄的小人;这样我的处境就有些不妙了。
  而且汪老板让邱明担任的是机械公司经理,这就更助长了邱明的狂妄自大心理。一般这种小公司老板聘用管理人员都是称为厂长或生产主管,有点规模的称为副经理。第一次见到汪老板,就听他说过;邱明这个经理现在已经不把他这个老板放在眼里了。


  一天,李九锁跑上办公室来找我说:“张厂长!冲床冲不下料来了,是不是冲床坏了,您了去给看看。”

我跟他到车间,九锁对我说;原来这种带钢是可以冲下来的,现在不行了,说着他又试了一下,还是冲不下来。我看了一眼冲模的间隙,说道:“你冲这么厚的料间隙太大了,你调窄点就行了。”

我量量带钢的厚度,告诉他冲模间隙的尺寸。他看看我,表情似乎有些失望的样子。我一想事情有些不对头,这些他们应该懂啊!于是脸色一沉,说道:“小李,你还是个带班的,这点小毛病都整不明白吗?你们每次下料谁负责调冲头?”

他支支吾吾地说:“管调冲床的人歇班了。”

接下来我对在一旁观望的小刘说道:“小刘,这个你也不会弄吗?”

小刘对我怪异的笑了笑,没有吱声。


  我刚走开,小刘就跟过来,小声对我说:“张工,是邱经理让九锁故意给您出个难题,您了知道就行了,千万别去找他们啊!”

我笑了,说道:“你们出的这个题目太简单了吧?我学得专业就是模具设计和冲压技术,好了,我明白了,谢谢你告诉我。”
  我刚来时,邱明开始是想走的,估计是在原来想去的地方碰了壁。毕竟当老板的还是精明人居多,而且很少有像汪老板这样不懂技术的外行。于是他改变了原来的想法,要保住自己这个经理的位置了,这样我呆在这里就成了他的眼中钉了。

邱明与汪老板的主要矛盾就是嫌钱给的少,于是找些理由同汪老板闹腾,目的就是为了给自己涨工资,而有我在他就无计可施了。


  我看出了邱明时常在刁难我,想办法挤走我,可惜都不奏效,没有什么作用。于是他想出一个办法,本来不多的设计上的事应该交给我,可他经常是自己干,比如给轿车公司做的升降台明显是在外面找人帮他弄得。

目的是把我晾起来,让我没事干,逼我走人。对我来讲,没事干正好清闲,用不着我了可以辞退我,但是我绝不会主动辞职的。
  几天后,李九锁又跑上来找我说:“张厂长!和您了说说,我这个带班长辞职不干了。”

我一听笑了笑,问到“你这个带班长是谁让你干的啊?”

他答道:“是邱经理啊!”

我接着说:“谁让你干的,你就找谁辞职去。”

他愣了愣,走了出去。


  一会,邱明过来找我说:“张厂长,刚才李九锁找我,说他不干带班长了,我劝了他会儿,他也不听,您了去做做他的思想工作让他接着干。”

我听后心里说,还不是你在捣鬼,冷笑道:“他不愿意干就算了,这么几个人有一个带班的就可以了。再说他还是个付的,技术也一般,冲个料都不知道调冲头,还来找我;他带班也作用不大。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做思想工作这个说法吗?就是你我如果不干了,难道老板会来做咱们的思想工作吗?要做工作还是你去吧!”


  我知道邱明如果继续想当他这个经理,我这个厂长就不会干长久了。因为老板不会用两个人,但是他不可能辞退邱明。因为邱明知道公司的事情太多了,汪老板是不敢和他闹翻的。


+流水线 +邱明 +老板 +轿车 +陈乐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0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1

      4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2

      4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3

      4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4

      4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5

      4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6

      4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7

      4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8 🔴

      4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9

      5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0

      5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1

      5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2

      5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3

      5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4

      5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