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5..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1-26 , 1844 , 101 , 114

布袋发完了,和尚告诉大家可以走了。然后招呼庆东他们几个没有发到布袋的跟他走;几个人立刻听话的跟他去了后面的房间。一群人喜悦的拿着可以保佑平安的宝物,走出房间。
  外面是一个狭长的过道,一张长桌挡在门口,一个胖和尚站在桌子后面,高声喝道:“各位施主,请留下功德钱!”

人们一下子愣住了;“多少都可以吗?”

有人在问,“最少也要一百!” 和尚答道。

这时有人掏出钱放在功德箱里,有人在小声嘟囔,怎么又收钱了!这时和尚又说道:“诸位都看过西游记吧?唐僧去西天取经,佛祖还要收下紫金钵盂作为‘人事’呢!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我听了举起手中的布袋说道:“这个我不要那该可以了吧?”

胖和尚恶狠狠的答道:“不要会给你家人带来灾难的。”

这不是在咒骂人吗?我听了气得正要发作;但看到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两个凶神恶煞般的壮汉。张师傅在一旁小声说道,张工,不就一百,给他们算了。
  我正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从后面走过一人,生的英姿勃勃,身上透着军人的风度;我记起他们是夫妻俩带一个女孩和一个老太太一家四口。

他走到胖和尚面前,将手中几个布袋放在桌子上,开口说道:“我是天津市公安局的!”

说着拿出警官证在和尚眼前晃了晃,大声说道:“大家不想要的,把东西给他们放下,就可以走了。”

胖和尚听了一时呆若木鸡。人们见状纷纷扔下布袋,向门口涌去。我往门口望去,两个壮汉早已不知去向。


  我和张师傅在门口外面等了一会,只见庆东他两个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庆东问到:“找你们要钱了吗?”

张师傅答道:“要了,俺们没给。”

这时宝忠伸出手掌冲着我说道:“张工!我俩一人要了一巴掌,这还是最少的。”

庆东说:“和尚把我们几个叫后头去了,给我们每人点了个莲花灯,又把名字写了上去,让我们许愿,每人交了五百块。张工,这个管用吗?”

我笑着答道:“心诚则灵,花钱消灾吧!”
  回到车上呆了一会,后面的几个人也回来了,结果是无一幸免。数陈会计花的最多,一千多块。
  骗子骗钱的路数真是五花八门,现在居然打着佛祖的旗号骗人;真是为了钱什么办法都想出来了。这是一伙行骗的和尚,不知是真和尚还是假和尚?能让我们落入精心设计好的骗局;想必定是和导游串通一气了。我想佛祖如果在天有灵,应该将骗子们统统打入十八层地狱。


UfqiLong

公司开始陆续接到几个购买钢丝缠绕机的订单,厂里的生产基本上维持正常运转了。公司的经营效益开始好转,于是又购进几台新设备,盖了一座新车间。
  一晃我已经来公司快两年了,我发现东升公司难以得到发展的原因是没有优秀的领军人物。赵连国的人品很好,但不是经营企业的人才。

公司的另一个关键人物,日常管理工厂的陈庆东,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他没有什么文化,更不懂得企业管理,也没有正规学习过机械技术,可是还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夜郎自大。


  公司买来的新车床,陈庆东居然让不做基础固定,随便放在地上就开始用。我找到他,告诉他这样做不妥;他听了固执地对我说,张工,用不着固定,没事。

我告诉他,确实不会出什么事,可是要影响设备的精度和寿命的。后来还是庆东的弟弟庆凯见我说有道理,便领着两个人用螺栓做了简单的固定。

庆东对于公司的产品和给用户加工的设备零件,也都是马马虎虎,得过且过,既不要求内在的质量,更不在意产品外观。
  小型民营企业经营的好坏,主要靠老板,也就是看老板自己的本事了。我接触过的机械行业的小型民营企业;多是靠关系依附一两个大型企业,为其做配套加工,也就是从大企业中分一杯羹,极少有自己出产品的。


  眼下的东升公司,不仅没有优秀的管理人员,重要的是缺少优秀的营销人才,因此产品很难打开市场。加上企业规模和设备技术上都没有优势,公司也只是维持生存。
  这几天街上比往常热闹起来了;东泊村开始选举村委会了。竞选人挨户登门拜访拉选票;街上不时地有小面包车忙碌着,挨户的请村民去饭店吃饭,还有就是一家一户的送米面油;人们高兴的像是在过节。我听到股东们和车间的工人在议论;某某给了每个选民多少钱,某某给每户发了多少东西。


  这就是呈现在我面前的民主选举。我原来认为民主选举村官可以选出优秀的当家人,但现在变成了一场闹剧;细想起来,也是必然的。

原来村里是集体经济,村里搞得好坏,关系的每个人的切身利益。村民必须有一个优秀的带头人,才能过上好日子,因此村民对选谁当村官还是很认真的。
  当初我在农村插队的时候,那时叫做社员的村民是很重视生产队长的选举。当时是以生产队为核算单位,因此队长这个当家人,决定每个人一年的收入。

UfqiLong

而当队长不仅操心受累,以身作则,还没有额外收入;更不要说吃吃喝喝,占公家的便宜了,那时是没人愿意当这个官的。


  记得当时生产队有两间低矮土坯房,叫记工处,实际也是生产队的办公室兼会议室。村民每晚来记工,然后是以队长为首开始议论队里的事情,按现在的说法是每天的生产调度会吧!

内容无非是哪块的地该耕了,哪块地该种什么。有时会争论的面红耳赤,当然最后做决定的是队长。不管春夏秋冬,酷暑严寒,天天如此。

每晚社员们陆续走了,最后只剩下三个队长坐在昏暗的煤油灯下。


  当队长的经常会撂挑子,不过通常是有原因的;比如某某顶撞队长了,或者有不听指挥消极怠工的。每当早上没人敲钟了,就是队长开始撂挑子了。先是队长说明自己辞职的原因,情绪激昂的讲自己再也不干了。

下面就会有队里的德高望重的老人出面来说说道道;接下来相关的人出来,或承认错误,或赔礼道歉。人们也开始说好话,央求队长继续干。接下来副队长先把活安排下去,多数情况下队长第二天又照常敲钟了。


  现在的村只是一级行政单位,一切都私有化了,谁来当这个官,对村民无所谓。什么能力大小,品德如何,好像也不太重要了。想当这个官的,大多也是为了自己捞一把。

老百姓倒不如谁给的好处多,和谁的关系近就选谁。于是变成了竞选人需要村民给他投票,便要对村民请客送礼;村民需要村干部办事时,定是也要请客送礼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都变成赤裸裸的金钱交易了!
  后来我和连国谈起村里选举的事;他告诉我,这次选举,最多的投入几十万,少的也要几万。不过他们这里不算回事,听说靠近市区的一个村,有投入上百万还没有选上村主任的。

不知道这样选出了的村官,能否还会为人民服务?让我想起了五台山的骗子;说来也是大同小异,后者更是在明目张胆的在偷梁换柱。


+插队落 +知青 +厂长 +队长 +和尚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0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8

      3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9

      4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0

      4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1

      4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2

      4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3

      4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4

      4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5 🔴

      4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6

      4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7

      4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8

      4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9

      5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0

      5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1

      5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 智能推荐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

    知青康娃娃,那时还不识愁滋味

     


    + 新村 新村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