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0..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1-26 , 1838 , 101 , 69

这让我想起当时被称作资本家;我父亲的故事。

父亲在解放前一直在天津和北京经营百货商店,规模都不算太大。在北京城快要解放时;父亲听说共产党是不许可剥削阶级存在的,就关闭了不景气的店铺。

  解放后,父亲把商店的门面房卖给了政府,当时买房子的工作人员知道他曾是商店的老板后,希望父亲来他们所在的商业部门参加革命工作,当时国家很需要懂商业的人。

可是父亲没有同意;他告诉过我是害怕国民党打回来被杀头。还有一个原因是给的工资按小米计算,父亲算了一下觉得钱太少。


  父亲说后来他们的首长还亲自登门来请他,可当他见到乘着吉普车来的首长脚下穿着的一双草鞋时;心底下总觉得这些人成不了气候,于是婉言拒绝了参加革命工作。

当初如果同意了,我以后的家庭出身就不会是资本家了,有可能成为革命干部了,哈!一念之差,父亲没有混入革命队伍。
  在建国初期,国家还没有取消私人工商企业,父亲便又回到天津收购了一家十几个人的小织袜厂。父亲一直经营的是商业,对工厂管理不太懂;而且是性格温和宽容的人。我听母亲讲过,父亲开商店的时候,下面的伙计是经常往家拿商店东西的。


  可是父亲也有他精明的管理办法;他没有当老板,而只是让自己成为一个合伙人。父亲把厂房和设备通过和工人协商收取合理的租金;将工厂的经营权承包给大家,所得的效益直接和每个人挂钩。工厂的管理工作交给大家叫做李会计的人负责,父亲的工作是负责采购和销售。

父亲和工人们一样开工资;而且一定要按大家的平均工资领取。李会计负责管理,财会工作之外,还包揽所有的后勤辅助工作;小时候我见到母亲也经常给他帮忙干活。


  这样大家都在给自己工作,积极性很高,收入都很可观。工人们和父亲的关系很好,我记得公私合营后他们多数回老家农村了;每当他们来城里时还经常拿着家里的土产品来看望父亲。公私合营后,李会计和父亲一直留在集体厂子里工作,李会计后来成了厂里的领导。
  父亲在公私合营后,拒绝担任管理工作,坚持要当一名普通工人。他什么技术也不会,于是安排他一个最简单的工作,给袜子贴商标;这个工作他一直干到退休。
  我记得小时候因为街道拓宽,工厂的前面房子拆掉了,后面的房子除了我家原来住的,其余的成了合营集体厂的办公室。后来父亲还主动让出家里住的部分房间给厂里当办公室。

UfqiLong


  至今在我的脑海里不时地浮现出来一些情景;一个应该是后来叫做大鸣大放的运动,当时院子里竖起木竿,再钉满苇席,苇席墙在院落转了一个圈,上面贴满大字报还有漫画;这给儿时的我和小伙伴有了捉迷藏的好去处。
  还有一个就是举国上下大炼钢铁,大人们在院子原来种花的地方用砖砌成一个炉子,夜以继日的守候着炼钢炉。好像费了不少周折,一天夜里,炉口终于流出不知是钢还是铁的红色液体;人们开始高兴的欢呼着敲打起锣鼓。
  可七八岁的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父亲把家中最大的铁制品,我的单人床送来炼钢,害得我后来一直睡在用木凳搭起的板床。记得那张床的床架是酱紫色的烤漆,制作考究,欧式风格,听父亲讲还是德国货。
  现在想来,父亲当时的做法似乎很傻。可当文革来临;他的一个个老朋友被挂上反动资本家的牌子游街批斗时,——而他却安然无恙。


腾龙公司原来的厂长和工程师都走了,王老板现在是弄来了四个人接替,可以说花费的工资增加了,工作效率却不比从前。
  冯工在机加工技术方面挺全面,但在管理方面很不擅长,年岁也大了,如果让他一人接替厂长的工作还是有难度。王老板也只好用两个顶一个的办法,维持眼下的事情。
  那天老冯正和我绘声绘色的聊起当年第一庄事件,他和工友一起拿起钢管上街的情景时;我的手机响了,上面显示的沧海区号家里的电话,我慌忙站起身来,走出办公室。


  电话里传来老太太焦急的声音,“郭金富打过电话来了,说纪检委找他谈话了;他说你如果再举报他就通知法院来找我要他的十八万。我说我们已经离婚了,他的事和我没关系了。

郭金富说那十八万可是离婚前的事,我还得找你要,还说些威胁我的话。我求求你了!别和他们再瞎折腾了,你就让我消停两天吧!”


但是事情我也不甘心就这样了结了。我的举报材料里有郭金富打官司诬告我的内容,纪检委也去了兴海法院调查。兴海法院的人曾经给我打过电话;说老张你怎么捅到纪检委去了!让我有时间回去一趟,坐下来商量解决。

UfqiLong

当时我心里明白,既是案子改判,变成六万,也没有实际意义;彻底翻案是不可能的。思来想去,我只有去检擦院举报郭金富诈骗工程款这条路可走;但内心总是觉得有些不妥,还是应该先和会受到牵连的建华通个气。


  于是我挂通了李建华的电话;当我说到工程预算高出实际价格好几倍,而且是在没有经过甲方核实,他就率先签字时,他打断我的话,吃惊的‘啊’了一声说;这样呀,你怎么早不跟我说呢!我答道,现在和你说也不晚吧!

他又问道,多算了多少钱啊?我答道,大约六七十万吧!他听了说,几十万呀,在工程上也算不了什么钱。

我说,是没有多少钱,要是几百万的工程还说得过去,咱们二十多万就多算了这么多,可就构成工程诈骗了。我怕出了事把咱们两个搭进去;在结算时放弃了近一半工程款,这样还要多领了二十多万。

郭金富和法院说剩下的工程款让我领走了,于是利用当时他收到工程款不打条,诬告我欠他十八万,和我打官司坑走了我六万块钱;等于我工资没得到还往里面搭钱。


不过我损失六万也值,洗清了我没有参与咋骗。没想到兄弟你还给他们打了证明,这可是越陷越深了;其实他的官司本来打不赢的,都亏了有你给打的证明。我现在只有告他工程诈骗,官司才能反过来,我才能讨个公道。

再说让检擦院去钢厂查查,我到底领没领钱,也好证实我的清白。不过这样就坑了兄弟你了,实在是对不住了。

建华是何等聪明的人,他听了焦急的说到,大哥!千万别啊!咱们自己家里的事情自己了吧!不就是六万块钱吗!包在我身上了。其实您要是早找我,也不会有今天的事情了。后来,金富的大哥出面,把六万块钱如数退给了我。


  这样,我在经济上没有受到什么损失。郭金富在法院告了我一回,我到纪检委告了他一把,也算扯平了。而且他执行走的六万,除了律师费、诉讼费、请客送礼,恐怕也所剩无几了。这一次他们又掏出六万来,可以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插队落 +知青 +厂长 +父亲 +郭金富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0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3

      3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4

      3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5

      3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6

      3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7

      3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8

      3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9

      4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0 🔴

      4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1

      4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2

      4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3

      4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4

      4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5

      4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6

      4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 智能推荐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

     


    + 注册资金 注册资金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