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4..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1-26 , 1830 , 101 , 77

 我在老同学那里住了一段时间后,就在天津站后广场附近找了一间合租房。房子原来住着是一个工业大学的老师,小伙子是农村出来的,研究生毕业后被聘为大学讲师。

他挺有经济头脑,租的一室一厅的房屋被他放了三张床,自己睡一张,另外两张出租。我住进不久后,又有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住了进来。
  我为了生存,找到一家生产消防器材的企业,做起了产品推销员。
  这时法院对我的执行已经开始了。来执行的人不知道得了郭金富多少好处,格外的卖力气,三天两头的开着警车到家里来要钱。于是我这个在同事和邻居都认为的好人,一下子变为大家眼中一个欠钱不还的老赖。


  我这时真正明白了什么是黑白颠倒,什么是冤假错案。执行的人钱要不到,更没有抓到我;居然无视国法,在原告指使下,非法对我的住宅进行搜查。他们翻箱倒柜,盆盆罐罐,什么破棉花烂布头里,仔仔细细翻个遍,似乎比小偷都专业。

但结果令他们很失望,没有找到传说中十八万。执行庭;应该说是代表原告,见状还不死心。不仅对在家里的老太太进行政策攻心;还威胁说,不交出钱来,就拍卖房屋,扣发她的退休工资。


  老太太从知青选调后,当了一辈子公务员。她终日出入县政府大院,什么优秀党员,先进模范的奖章奖状放满了一大抽屉。面对飞来的横祸,种种人身侮辱,精神上的折磨,让她彻底崩溃了。老太太给我打来电话,提出了离婚。
  我的婚姻是我人生最大的失败,我们两人大事小事看法从来是截然相反,一辈子除了争吵,基本不说话。虽说已经分居多年,但眼下的离婚,还是让我的内心感到愧疚,尤其是现在因为我给她带来的灾难。
  这时已经到了阴历年底,记得那天是腊月二十三,我乘长途汽车返回兴海县城。下车后,我怕遇到熟人,慌忙在车站附近找了一家小旅馆躲了起来。老太太提前托了关系,约定的是下午三点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我走出旅馆时将防寒服帽子拉得低低的,遮住大半个脸,见到一辆出租车就赶紧钻了进去。
  天上阴沉沉的,飘着雪花。我望着车窗外熟悉的街道,一股伤感顿时涌上心头。从十八岁知青下乡离开天津,到现在两鬓苍白,这片土地耗去了我一生最美好的时光。这里也曾是我的第二故乡,到如今有家难归,像一个逃犯一样东躲西藏。


  晚上冰冷的小旅馆里只住了我一个人。我躺在床上彻夜难眠;我在问自己;国家怎么了?社会怎么了?怎么会容忍这些贪官污吏胡作非为?
  这时窗外刮起了呼呼的西北风,吹散了天上的乌云,露出了满天的星辰。遥望星空;我脑海里出现了年轻时常响在耳边的一段歌词;“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想念毛泽东。”
  从那时起,我几乎很少再回兴海县城,因为那个地方无法再抹去我心中‘逃犯’的阴影,留给我的只是痛苦的记忆。


UfqiLong

离婚证没有起什么作用。“你们这是假离婚!”这话从执法者口说出,未免有些悲哀。法律从不承认有假离婚,除非离婚证明是假的。原告还是依旧继续纠缠老太太,步步紧逼,看来不制人死地不罢休。
  我终于忍耐不住心中的怒火了!打电话给郭金山,让他转告给郭金富说;他那个官司的胜诉是花钱买来的,没有人欠他十八万。如果不按原来的讲的五万调解起来,别怪我不客气了。他都可以告我了,难道我还不告他吗!上告的地方可不只是法院。不要往绝路上逼我,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他已经弄得我现在‘家破’了,我也不在乎‘人亡’了!


  不知道是我的话起了作用,还是他们觉得我实在没有什么油水可挤了,同意五万块钱调解。但实施的时候,郭金富又提出近两万起诉和执行费由我出。他们和老太太又纠缠了一个来月,最后又降到六万。这时候老太太实在无法忍受了,找到几个同事借来钱,交给了法院,一场官司到此结束了。
  几天后,我拿着一个大号牛皮纸的信封,里面装着举报信和证据,走进了邮局,用挂号信寄给了沧海市纪检委。


----


 我当时打工的公司是在天津晚报上看到的招聘广告。这是一家叫什么科技有限公司的,离我居住的地方不太远。公司就在解放路附近一座小洋楼里面,生产销售楼房用的自动灭火报警装置;据说还是从国外弄来的高科技产品。
  公司的老总是个知识分子,也是我出来打工遇到的唯一一个高学历的老板。记得老板好像是市里那个科研机构原来的头头,后来自己下海开办的公司。老板的年龄看上去比我还大,穿的西装革履,讲起话来文绉绉的。开始我去应聘时;老板听我说原来在合资企业销售过电缆,看上去又是一表人才;只是年龄大了些,可还是很痛快的就招聘了我。
  我知道这种小公司招聘业务员的门槛很低,因为底薪很少,赚不到钱你自己就会走人。在当时的情况下;我的工资只要能够自己的房租和生活费就知足了。
  一个月下来,我也没有销售出一台产品,不只是我;新招来的业务员也都是如此。可是老板也没有辞退谁的意思,只是有走的,又补进来新人。其实我心里很清楚;老板只是用较低的工资,让这些人去给他宣传公司产品,到各单位去散发产品资料,说来他还是挺合算的。


  现在我的官司算是了结了,心情也开始平静些了,考虑应该找一个适合自己的工作了。
  在一个星期天我去了位于国展中心的招聘会。走进大门时总感觉是在做一件难为情的事情;我一直认为这里是年轻人来的地方,我一个大老头子到这里来,总在觉得有好多的眼睛在盯着我瞅。
  当我融入人流中时,发现和我年龄相仿的人还不少,当然也有和我一样是找工作的;其实大多数是跟来帮孩子找工作的家长。我这时心情变得坦然了,在大厅里来回转悠着,寻找合适自己的岗位。

UfqiLong


  我绕开了那些挤满人群的招聘公司,专找一些门厅冷落,无人问津的摊位。这时我眼前一亮,有了新的发现,不少的带有机械字眼的公司在招聘厂长和工程师。我一时来了精神,逐个的开始了解情况。
  我站在了一家郊县来的的机械厂的摊位前。只见挂在一旁的招聘广告上写着,“高薪诚聘厂长,机械设计工程师,车工…”。我向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女士了解厂家的产品情况,可能是我的问题有些专业,女士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这时只见从一旁转过一位中年男子,中等身材,面皮白净,操着一口天津郊区口音问我:“您了原来是干什么的?”

我答道:“原来在外地一家农机修造厂当过生产技术副厂长”。他拿过一本产品介绍来,指着封面上的彩色照片问我:“我们是出这个的,认得吗?”

我望着上面标着的高频焊管机组的字样,觉得问题有些好笑。我以前去焊管厂时见过这种设备,于是答道:“这不是焊管机吗!带钢进入设备后,先经过挤压辊成型,再经过高频焊机焊接,最后定尺剪断,后面还有调直机.”

他听了眼中一亮,连忙问我:“您了原先干过?”

我慌忙回答:“没有,没有,我只是见到过,多少了解。”

他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说:“那您想应聘那个职务?”

我接过名片;上面印着天津市龙腾机械公司总经理王金龙,忙答道:“机械设计工程师吧。”


  我的回答显得没有底气,坦率地讲,我没有专职干过设计工作,在我原来那个小厂就是技术室的工程师也没有真正搞过设计。他听后又问:“搞过非标设计和测绘吗?”

我听了脸上露出了笑容,心想如果机械设计工程师干这个事情就好办了,答道:“非标设备吗,我和别人合作搞过印花机和一些盐场的洗盐设备,自己单独只弄过矿山用的螺旋输送机。测绘在工厂的老师傅差不多都能画两下子,关键是零部件的公差要求和加工工艺的确定。”

王总听了我的话,样子兴奋的说道:“那您了去我那里干吧!管吃管住,工资待遇那都好说。”

我听后告诉他,我要把现在的工作辞掉,然后去您那里看看我能胜任吗。


  他听后有些失望的样子递给我一张招聘表格,对我说,那您了给我留个联系方式。接着我又转了转,还有几家合适的,多是市里的企业了;可都离我住的地方很远,还解决不了住宿。
  下午刚到自己的住处,王总就打过电话来,说他现在市里了,准备来接我去他那里看看。我虽说是去给他打工,而且比较来说还是他的这个公司不错;但多少也要端点架子,于是回答道,辞掉工作后我一定先去他那里看看。

+老太太 +老板 +郭金富 +知青 +原告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0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7

      2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8

      2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9

      3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0

      3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1

      3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2

      3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3

      3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4 🔴

      3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5

      3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6

      3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7

      3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8

      3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39

      4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0

      4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 智能推荐

     


    + 法定代表 法定代表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