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7..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1-24 , 1811 , 104 , 100

 天津分公司坐落在黄河道上;租用了一处五开间的临街门市房,装修豪华,很有些外资企业的派头。公司还在郊区租了面积挺大的仓库,库存量是洛阳分公司的好几倍。
  天津电缆行业竞争很激烈,分公司销售情况也是不太好。公司经理很少来公司,听说他还开了一个小加工厂,每天自己的事情还忙不过来。
  天津分公司有员工十多个人,其中有几个是本市下岗职工。他们见到我这个总公司派来的天津老乡,显得格外的亲热。其中有一个大家称呼伟哥的,更是终日和我称兄道弟,下班后经常招呼我去大排档喝酒。


  伟哥姓李,叫李伟,大家戏称他为伟哥。伟哥四十来岁,个头不高,长得瘦弱,白净的脸上带着一副眼镜,头顶上的头发梳得好像一根根的粘在上面。每天来上班,伟哥的衣服不仅穿戴的光鲜;而且没有一丝褶皱,看出来是精心烫过的;胸前还总是要挂着一条红色领带。
  伟哥爱喝酒,每天中午吃过饭后,一个人端着一个那种老式带盖的搪瓷水杯,里面装着酒,坐在一旁一口一口地慢慢的喝着。开始我以为是在喝水,直到我闻到一股酒味才知道。


  伟哥如果按现在的说法应该称为官二代;老爷子原来是一个大型国企的书记。可惜老爷子退的早些,伟哥算是没有粘到多少光。伟哥上班后在车间没干几天,就开始坐办公室了。伟哥在年轻时也风光过一把;他时常对人讲起,当初厂里的小姑娘们一帮帮的追着他谈恋爱;现在他的媳妇就是当时的厂花。
  改革开放后伟哥也曾下海经商开过公司,用他的说法是也当过老总;可是买卖赔的稀里哗啦,到现在还有人追着他要账。


  原来的单位改制了,伟哥也加入了下岗大军。伟哥本来就没有什么技术专长,也没有什么学历;到这个年龄很难找到工作了,于是伟哥到兴亚天津分公司当了一名业务员。这里虽说没有工资,但总算不用在家看老婆的脸色过日子了。在人前说起来还是在合资企业当白领,用伟哥的话说来还不算输面。
  伟哥跑业务挣不到多少钱,可是还要维持昔日的风光;每天和一帮狐朋狗友们出入在酒店歌厅。于是伟哥经常是入不敷出,只好依靠老爷子的资助。但是伟哥就是借钱也要应酬;嘴边总是挂着那句话,到什么时候咱天津人也不能输面。
  我每天出去找亲戚朋友,拜访老同学,尤其是在领导位置上的同学,让他们帮助我销售电缆。时间一晃过去了一个多月,我也没有做成一笔业务。


UfqiLong

正当我有些焦急的时候;兴海县里的电力安装公司叶经理打来电话,说还需要一批电缆,而且数量不少。他告诉我,局里让他们公司去新建的海华港口组建分公司,分公司搞安装同时还设门市部对外销售。他们现在需要进一批电缆作为库存,但是要压一部分货款,问我好办吗?我很痛快的答应了,告诉他来天津提货。
  那天叶经理和港口分公司齐经理一早就赶来天津。我招呼伟哥和我一起提货,一直忙活到中午一点多才完事。
  我让伟哥安排找一家饭店吃饭;饭店老板同伟哥挺熟,见我们进去后忙笑着迎了过来。伟哥对饭店老板说道,这位是我们张总,来了几个客人,你赶紧给找个好房间,要能唱歌的。又低声对我说,是不是再叫两个妹妹来陪酒助助兴?他说完望了望我,我虽说心中有些不悦,但碍于客人在场,只好点点头。伟哥又对饭店老板说道,给安排两个小姐,找俩靓点的来!


  大家正喝的高兴;门打开了,两个油头粉面的小姐走了进来;问那位是伟哥?伟哥扭过头去上下打量了两眼后;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僵硬起来,大声呼道:“服务员!把你们老板喊来!”

饭店老板还没站稳,伟哥指着两个小姐说道:“兄弟你这不是拿我开涮吗?看看你弄来的这二位,不是成心打我脸吗?赶紧给我换人!”

老板看了两个小姐一眼,神情马上变得好像被客人在饭菜里吃出了苍蝇,忙陪着笑脸说:“今天这个点晚些了,常来咱们这的小姐都有活了,我临时让人找了俩,没想到是这样;兄弟失误,多包涵!”


说着指着站在一旁两个不知所措的小姐喝道:“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下去!”

其中一位小姐小声的说,老板我俩是打车来的;饭店老板不情愿的掏出两张钞票,嘴里说道,快滚!也不尿泡尿照照自己。一旁的齐经理笑道,这么丑也敢出来当小姐。伟哥对饭店老板说道:“兄弟你今天这事办的太让我输面了!找不到人你言语啊!也别给我糊弄事啊!你看伟哥的!”

说着便掏出手机。这时叶经理对我说:“张厂长,算了吧!我们还要赶回去。”

UfqiLong

我告诉伟哥不要再找了。
  眼前的情景,让我的心情变得沉重;人居然可以变得像商品一样任人挑选退换,人为了生存可以丧失了做人的尊严。


  这时伟哥看到我的脸色有些不对;忙端起酒杯说:“兄弟我今天事情没有办漂亮,扫客人兴了!我陪每位单独喝一杯,不!我喝两杯,这一杯算罚我的!”

说着从一旁又拿过一个酒杯来倒满酒。叶经理见状笑道:“伟哥真的好酒量,那天到我那,咱们换大杯。”

伟哥听了说道:“还是叶老板理解兄弟!”
  一晃叶经理他们提走电缆大约有两三个月时间了。一天我去老同学家没有回来,第二天中午刚进公司就见伟哥火急火燎的对我说:“张哥!出事了,叶经理他们买咱们的电缆在海华港让工商给查封了!我打你的手机也不开机。这一上午光来电话找你了!先是上回来提电缆的叶经理和齐经理找你,接着又有一个总公司的人找你,问我咱们往港口发电缆了吗?我告诉他发了。”

我听了大吃一惊,慌忙挂通港口齐经理的电话,电话接通后,他便焦急的问我:“我们在天津提的电缆是新亚出的吗?”

我语气坚决的答道:“没错,货真价实。”


他接着说:“那我就放心了。今天一早就来了一大帮人,是市工商局和技术监督局的;说是接到你们公司举报,这里销售假冒伪劣电缆。当时就把我吓懵了,我连忙给你和叶经理打电话,你的手机打不通,我又打到天津公司。

说是你不在,是上次和咱们一起喝酒的那个伟哥接的。这伙人拿着卡尺忙乎了一阵,说质量不合格,属假冒伪劣产品,告诉我要全部拉走。我一听就急了,和他们讓开了,说这些电缆就是兴亚的,有问题也是厂家的责任。这时有一个自称是兴亚总公司的人问我从哪提的货,我告诉他是从天津通过你提来的。他听了后给你们那打了电话,然后他们态度就缓和些了

。可是检查出电缆质量有问题,规格不达标。还是不依不饶的开了一万块罚单,还要拉走十盘小线缆。我当时心里也没底,再说这帮爷们也不是好惹的,钱没给,电线让他们拉走了。”

我听了后心中说道,自己来打自己的假,真是天下奇闻啊!


+插队落 +知青 +厂长 +伟哥 +电缆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0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0

      1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1

      1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2

      1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3

      1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4

      1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5

      1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6

      1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7 🔴

      1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8

      1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9

      2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0

      2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1

      2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2

      2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3

      2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 智能推荐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

     


    + 密伯 密伯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