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4..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1-24 , 1808 , 104 , 95

分公司租住的中州宾馆位于市中心,是一家中高档宾馆。公司每个月用于房费,餐费要一两万。我当时觉得第一件应该做的事,就是将公司搬出宾馆办公。
  听徐斌讲,宾馆的租期还有十几天就要到期了,每次要交一个季度的。而且公司的账户上也没有多少钱了,分公司的存款在我来之前温利已经汇给总公司了。
  我翻开桌上的洛阳晚报,想看看有没有租房信息。我的眼睛立刻被一则广告吸引住了,洛阳机电产品一条街现开始招商。入驻的商家第一年可享受五折租金的优惠待遇,知名大企业公司入驻可享受一季度免收租金,也就是说有可能分文不花就可以入驻。这对我来说太有吸引力了,兴奋的我拿起电话准备咨询。


  这时徐斌走了进来,对我说:“张经理,您的名片我印来了,看看还够精致吧!”

我接过名片,一眼瞅见上面的总经理三个字,一下子笑了起来,说:“一共八个人的公司,还印什么总经理。”

徐斌说:“我看他们几个名片上都印着经理,您怎么也不能和他们一样,我就给印了个总经理。”

我说道“好!你装起名片,咱俩马上到这个地方去一趟。”

我将手中的报纸递给他看。他看后高兴的说;“好啊!您是想把公司搬到这里去?不错,不错,我这几天还正为房租钱发愁呢。”
  徐斌是大专毕业,在学校还担任过学生会干部,人很精明能干,而且长得挺帅。因为家是农村的,在市里没有关系,毕业后分配到一家国企,工作不太称心,便辞职来到兴亚公司。
  机电商品市场距离我们住的地方不太远,地理位置还不错,交通也挺方便。我俩在市场里转了一圈;市场面积不太大,刚刚有入驻的商家。


  我们推门走进市场招商办公室,通报是来租商铺的。负责接待的人员指了指坐在里面的一个四十多岁的人说,找王主任。也许王主任见到我们俩气度不凡,不知是何来头,早已起身迎了过来;徐斌在一旁介绍说:“这是我们张总!”

UfqiLong

然后双手递过我的名片。王主任看了看名片,脸上露出惊喜,热情的招呼我们坐下。
  我坐下后,面无表情的说:“我们公司准备入驻你们市场,我们是合资企业,不知道能不能享受优惠三个月免租的待遇?”

王主任听了我的话,马上回答:“合资企业,当然可以。”

我接着说:“好!那我们现在就先把协议签了。其余需要什么手续让徐会计过来补办。”

听了我的话,王主任连声说:“好!好!你们合资企业办事效率就是高。”

我忍住内心的喜悦,心说有这样的好事,效率还会不高。签毕协议后,我起身握手告辞,王主任满面笑容的把我们送出门外。


  回来后我马上打电话向公司焦总做了汇报,他对此还是赞同。但是他告诉我,分公司没有权利选址,必须先打报告申请,再经过集团公司来人考查批准。我说我尽快把申请报告发过去,希望快些来人,因为宾馆租的房马上要到期了。
  等了一个来星期总公司也没有消息;我挂通了焦总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据你们温经理反应,说你们要去的地方很偏僻,不太适合分公司办公;这件事还是等等再说吧!”

我听了有些冒火,大声的说:“真实情况是怎样,赶紧来人一看不就清楚了吗!现在宾馆房屋的租期快到了,分公司没有钱交房租,到时候我们会被撵出去的!”

他告诉我让温利去想办法弄钱。


  几天后,温利领着宾馆的经理来找我要租金,我告诉他到期不再租用了。温利问我总公司同意搬走了吗?我冷笑了一声,答道:“分公司搬迁是因为没钱交房租,焦总说了,让你去想办法,你现在有办法弄到钱咱们就不用搬了。我只是先找个不花钱的地方暂住,等有了钱咱们再搬回来。”

UfqiLong

他听了支支吾吾的说,我上哪弄钱去。
  几天后,我没有通知总公司,便领着徐斌先从宾馆搬了出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只要做的对,就没有必要顾虑太多。
  我这一招还真灵,搬迁后的第二天,温利就跑来告诉我,明天集团严副总裁来洛阳。严总是总裁的表弟,而且是兴亚集团公司领导中学历最高的,据说是研究生毕业;我们这些人就是严总建议招聘的。


我开始考虑下一步工作。其实从我到洛阳后,温经理和几个业务员就没把我放在眼里。他们认为我呆不长,想着法处处刁难我,巴不得马上挤走我。我想一味忍耐是没有用的,于是我开始主动出击了。
  清理外欠款一直是总公司要求完成的任务,我决定先以此做文章。其实外欠款并非都是因为欠款户是老赖,这是和业务员有着很大关系。

这让我回想起在县里布鞋厂当工作组长用过的办法;让业务员通知欠账的客户马上还钱,否则就到法院起诉。


  不过我的这一套在洛阳分公司一点用也没有,根本没人理睬。要说也是,鞋厂的业务员是国家正式工人,害怕打碎自己的饭碗,自然会有所约束。

而这些人不同,公司对他们来讲,有好处就沾在这里,没有利益了就拍拍屁股走人。再说他们和总裁都是沾亲带故,知道我也奈何不了他们。
  这个法不灵就换一个,我接着又宣布一个新政策。就是业务员老账要不来的就必须要求客户现款提货,不再赊账。我想老账要不回来,但是我不能再增加新的外欠款。
  我的规定一宣布,便招来了各位业务员的反对;说如果这样的话买卖就没法做了,给人家送货还懒得要呢!我坚持说,那你们就赶紧出去要账,我是说到做到的。

+插队落 +知青 +厂长 +徐斌 +宾馆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0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7

      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8

      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9

      1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0

      1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1

      12.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2

      13.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3

      14.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4 🔴

      15.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5

      16.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6

      17.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7

      18.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8

      19.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19

      20.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0

      21.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 智能推荐

    知青插队落户的老厂长

     


    + 崇明 崇明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