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督山伯爵-下部-10:第六十六章 婚姻计划..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3-04-13 , 8454 , 116 , 107

听音频 🔊 . 看视频 🎦

基督山伯爵-下部-10:第六十六章 婚姻计划



这一幕发生后的第二天,在德布雷上办公室去的途中照例来拜访腾格拉尔夫人的那个时间,他的双人马车并没有在前庭出现。约莫十二点半时,腾格拉尔夫人吩咐备车出去。腾格拉尔躲在一张窗帷后面,注视着他预料之中的那次出门。
  他吩咐仆人,腾格拉尔夫人一回家马上来通知他,但她到两点钟也没回来。于是他吩咐套马,驱车到下议院,在发言表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从十二点到两点,他一直呆在他的书房里,拆开一封封的信件,堆叠起一个个的数字,心里愈来愈觉得愁闷。
  他接待了一些客人,其中有卡瓦尔康蒂少校。   少校还是象他往常一样地古板和严谨,他分秒不差地正巧在前一天晚上所约定的那个时间来访,来和那位银行家了结他的事务。腾格拉尔在开会的时候显得异常激动,比往常更猛烈地攻击内政部,然后,当离开下议院钻进马车的时候,他告诉车夫驱车到香榭丽舍大道二十号。
  基督山在家,但他正在和一个客人谈话,请腾格拉尔在客厅里等一会儿。在等候的期间,门开了,走进来一个穿长衣的神甫,那个人无疑比他更熟悉主人,他没有等,只是鞠了一躬,就继续向里面的房间走去。一分钟之后,神甫进去的那扇门又打开,基督山出来了。   “对不起,”
他说,   “我亲爱的男爵,我的朋友布沙尼神甫,或许您刚才看见他经过了这里,他刚到巴黎。由于好久不见了,所以同他多聊了一会儿,劳您久等了。希望您能理解这个借口。”

  “没什么,”
腾格拉尔说,   “是我的错,我选错了拜访的时间,我自愿告退。”
  “请一定不要走,相反,请坐。您怎么啦?您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我很为你担心!因为当一个资本家发愁的时候,正如一颗彗星的出现一样,它预示着世界上某种灾难要发生了。”
  “这几天来我交了恶运,”
腾格拉尔说,   “我老是只听到坏消息。”
  “啊,真的!”
基督山说,   “您在证券交易所里又栽了一个跟头吗?”
  “不,那方面我至少还可以得到一点补偿。我现在的麻烦是由的里雅斯特的一家银行倒闭引起来的。”
  “真的!”
您所指的那家倒闭的银行难道就是雅格布·曼弗里那家吗?”
  “一点不错。您想想看,这位先生和我不知做了多少年的生意了,每年往来的数额达八九十万。从来没有出过差错或拖延过日期——付款象一位王公大人一样爽快。嗯,我给他垫付了一百万,而现在我那位好先生雅格布·曼弗里却延期付款了!”
  “真的?”
  “这种倒霉的事是闻所未闻的。我向他支取六十万里弗,我的票子没能兑成现金,被退了回来。此外,我手里还有他所出的四十万法郎的汇票,这个月月底到期,由他的巴黎特派员承兑的。今天是三十日。我派人到他那里去兑现,一看,那位特派员竟然不见了!这件事,再加上那西班牙事件给我的打击,使我这个月月底的光景够瞧的了。”

-loading- -loading--loading-


  “那么您真的在那个西班牙事件里损失了很多吗?”
  “是的,我损失了七十万法郎。
  “咦,您怎么会走错这一步的呢——象你这样的一个老狐狸精?”
  “噢,那全是我太太的错。她做梦看见卡罗斯先生已经回到了西班牙,她相信了。她说,这是一种磁性现象。当她梦见一件必将发生的事的时候,她就通知我。在这种信念上,我允许她去做投机生意。她有她的银行和她的证券经纪人,她投机,输了钱。
  当然,她投机的钱是她自己的,不是我的,可是,您也知道,当七十万法郎离开太太的荷包时,丈夫总是知道的。难道您没听见人说起过这事吗?哼,这事已闹得没人不知道了!”
  “是的,我听人说起过,但详细情形却不了解。对于证券交易所里的事,谁都不会比我懵懂的了。”
  “那么您不做投机生意吗?”
  “我?我光是管理我的收入就已经够麻烦的了,哪还有心思投机呢?除了我的管家之外,我还不得不雇一个管账的和一个小伙计,至于这桩西班牙事情,我想,卡罗斯先生回来的那个故事,男爵夫人并非完全是做梦看见的吧。报纸上也谈到过这件事,不是吗?”
  “那么您相信报纸吗?”
  “我?一点都不相信,不过我认为那忠实的《消息报》是个例外,它所公布的都是真消息——急报局的消息。”

UfqiLong

  “对了,我就是这一点弄不明白,”
腾格拉尔答道,   “卡罗斯先生回来的消息的确是急报局的消息。”
  “那么,”
基督山说道,   “这个月您差不多损失了一百七十万法郎!”
  “老实说,不是差不多,我的的确确损失了那么多。”
  “糟糕!”
基督山同情地说,   “这对于一位三等富翁来说可是一个很厉害的打击。”
  “三等富翁,”
腾格拉尔说,觉得有点受辱,   “您这是什么意思?”
  “当然罗,”
基督山又说,   “我把富翁分成三等——头等,二等,三等。凡是手中有宝藏,在法国、奥地利和英国这种国家里拥有矿产、田地、不动产,而且这种宝藏和财产的总数约为一万万左右的,我把他们叫作头等富翁。凡是制造业或股份公司的大股东,负有某重任的总督,小国王公,年收入达一百五十万法郎,总资产在五千万左右的,就把他们叫作二等富翁。
  最后,凡是资产分散在各种企业上的小股东,靠他的意志或机遇赚钱,经受不起银行倒闭的,经受不起时局急变的,财产的增减单纯靠搞投机,受自然规律中大鱼吃小鱼定律的支配,虚实资本总共约莫在一千五百万左右的,我称他们为三等富翁。我想您的情形大概就是这最后一种吧?”

  “糟就糟在这儿!是的!”
腾格拉尔回答。
  “那么,象这样再过六个月,”
基督山平静地说道,   “一个三等富翁就要绝望了。”
  “噢,”
腾格拉尔说道,脸色变得非常苍白,   “您讲得时间多快啊!”
  “让我们来想象一下这七个月吧,”
基督山还是用同样平静的口吻继续说道,   “告诉我,您有没有想过:一百七十万的七倍几乎就是一千二百万这一点?没有?嗯,你是对的,因为假如您这样反省一下的话,您就决不会把您的本钱拿出来冒险了,因为本钱对于投机家来说,正如文明人的皮肉一样。
  我们都穿衣服,有些人的衣服比别人的华丽。   ——这是我们有目共睹的。   但当一个人死了以后,他就只剩下了皮肉。   同样的,当退出商场的时候,您最多也不过只剩下了五六百万的真本钱,因为三等富翁的实际资产决不会超过他表面上看上去的四分之一。这就象铁路上的火车头一样,由于四周有煤烟和蒸气包围着它的体积,才显得特别庞大。嗯,在您那五六百万真本钱里面,您刚刚已经损失了差不多两百万,那一定会使您的信用和虚产也相应地减少,按我的比喻来看,您的皮肉已经裂开在流血了。
  要是再照这样再重复三四次,就会致你于死地的。啊!您必须对它注意才行,我亲爱的腾格拉尔先生。
  您需要不需要钱?   要不要我借些给您?”

-loading- -loading--loading-


UfqiLong

  “您这位计算家的话真令人丧气,”
腾格拉尔大声说道,竭力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并以种种乐观的念头来支撑着他自己。   “我同时还有成功的投机买卖可以赚钱,我可以增加营养来弥补大出血的损失。我在西班牙打了个败仗,我在的里雅斯特吃了次亏,但我的海军会在印度捕获到大商船,我的墨西哥先遣队会发现矿藏。”
  “好极了!好极了!但伤口依然在那儿,一受损失便会旧病复发。”
  “不会的!因为我只做十拿十稳的交易,”
腾格拉尔用江湖医生吹法螺的那种廉价的雄辩回答说。   “要弄倒我,必须有三个政府垮台才行。”
  “喂,这种事也是有过的呀!”
  “那必须是泥土里长不出庄稼来!”
  “请记住七年丰收七年灾荒的那个故事吧。”
  “那必须是大海突然枯干,象法老王的时代那样。但现在的大海还多得很,而且即使遇到那样的不测,还可以把船只改成车辆的。”
  “那就好了!我向您道喜,我亲爱的腾格拉尔先生,”
基督山说。   “我看是我弄错了,你应该列为二等富翁才对。”
  “我想我或许可以得到那种荣誉,”
腾格拉尔说着,微笑了一下,他的微笑使基督山联想到画家们在画废墟的时候常常喜欢连带涂上去的那种病态的月亮。   “既然我们谈到生意上来了,”

他又说,很高兴得到一个转变话题的机会,   “请告诉我,我应该怎样对待卡瓦尔康蒂先生?”
  “给他钱呀,假如他给你的票据看来可靠的话。”
  “可靠极了!他今天早晨亲自拿来了一张四万法郎的支票,是布沙尼神甫开给您,经您签字以后转给我的。那是一张凭票即付的支票,我当即把四万法郎的钞票数给了他。”
基督山点了一下头,表示认可。
  “还有,”
腾格拉尔又说道,   “他为他的儿子在我的银行里开了一个户头。”
  “我可以问问他允许那个青年人用多少钱吗?”
  “一个月五千法郎。”
  “一年六万法郎。我预料到了卡瓦尔康蒂是一个吝啬的人。五千法郎一个月叫一个青年人怎么生活呢?”
  “您知道,要是那个青年人想多要几千的话”    “千万别透支给他,那老的可是决不肯认账的。您不了解这些意大利富翁的脾气,他们是十足的守财奴。那封委托书是哪家银行开出来的?”
  “哦,是福济银行开的,那是佛罗伦萨信用最好的一家。”
  “我并非在说您会吃倒账,但我得提醒您,您得严守委托收上的条款。”
  “那么您不信任卡瓦尔康蒂吗?”
  “我?噢,只要他签一个字,我给他垫付六百万都不成问题。我只是指我们刚才所提到的二等富翁而言。”

 



(未完待续, To be contd)
 

+基督山 +富翁 +万法郎 +伯爵 +婚姻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7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基督山伯爵-下部-6:第六十二章 幽灵-2

      13. 基督山伯爵-下部-7: 第六十三章 晚宴

      14. 基督山伯爵-下部-7: 第六十三章 晚宴-2

      15. 基督山伯爵-下部-7: 第六十三章 晚宴-3

      16. 基督山伯爵-下部-8:第六十四章 乞丐

      17. 基督山伯爵-下部-8:第六十四章 乞丐-2

      18. 基督山伯爵-下部-9:第六十五章 夫妇间的一幕

      19. 基督山伯爵-下部-9:第六十五章 夫妇间的一幕-2

      🔴 20. 基督山伯爵-下部-10:第六十六章 婚姻计划

      21. 基督山伯爵-下部-10:第六十六章 婚姻计划-2

      22. 基督山伯爵-下部-11:第六十七章 检察官的办公室

      23. 基督山伯爵-下部-11:第六十七章 检察官的办公室-2

      24. 基督山伯爵-下部-11:第六十七章 检察官的办公室-3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5. 基督山伯爵-下部-12:第六十八章 夏季舞会

      26. 基督山伯爵-下部-12:第六十八章 夏季舞会-2

      27. 基督山伯爵-下部-13:第六十九章 调查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基督山伯爵-下部-17:第七十三章 诺言-2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基督山伯爵-下部-21: 第七十七章 海黛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基督山伯爵-下部-25: 第八十一章 一位退休的面包师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基督山伯爵-下部-29:第八十五章 旅行-2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基督山伯爵-下部-34: 第九十章 决斗-2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基督山伯爵-下部-39:第九十五章 父与女-2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基督山伯爵-下部-44: 第一○○章 显身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基督山伯爵-下部-50:第一○六章 财产分享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基督山伯爵-下部-54: 第一一○章 起诉书-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基督山伯爵-下部-58:第一一四章 庇皮诺-3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 智能推荐

    + 钳夹 钳夹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