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儒林外史-78:第五十五回 添四客述往思来 弹一曲高山流水-2..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2-11-25 , 5851 , 104 , 0

儒林外史-78:第五十五回 添四客述往思来 弹一曲高山流水-2


  那亲戚本家都是些有钱的。   他嫌这些人俗气,每日坐在书房里做诗看书,又喜欢画几笔画。后来画的画好,也就有许多做诗画的来同他往来。
  虽然诗也做的不如他好,画也画的不如他好,他却爱才如命,遇着这些人来,留着吃酒吃饭,说也有,笑也有。这些人家里有冠、婚、丧、祭的紧急事,没有银子,来向他说,他从不推辞,几百几十拿与人用。那些当铺里的小官,看见主人这般举动,都说他有些呆气,在当铺里尽着做弊,本钱渐渐消折了。
  田地又接连几年都被水淹,要赔种赔粮,就有那些混帐人来劝他变卖。买田的人嫌田地收成薄,分明值一千的只好出五六百两。他没奈何,只得卖了。卖来的银子,又不会生发,只得放在家里秤着用。能用得几时?又没有了,只靠着洲场利钱还人。不想伙计没良心,在柴院子里放火,命运不好,接连失了几回火,把院子里的几万柴尽行烧了。那柴烧的一块一块的,结成就和太湖石一般,光怪陆离。那些伙计把这东西搬来给他看。他看见好顽,就留在家里。家里人说:   “这是倒运的东西,留不得!”

-loading- -loading--loading-


他也不肯信,留在书房里顽。伙计见没有洲场,也辞出去了。又过了半年,日食艰难,把大房子卖了,搬在一所小房子住。
  又过了半年,妻子死了,开丧出殡,把小房子又卖了。可怜这盖宽带着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在一个僻净巷内,寻了两间房子开茶馆。把那房子里面一间与儿子、女儿住。外一间摆了几张茶桌子。后檐支了一个茶炉子。右边安了一副柜台。后面放了两口水缸,满贮了雨水。他老人家清早起来,自己生了火,搧着了,把水倒在炉子里放着,依旧坐在柜台里看诗画画。柜台上放着一个瓶,插着些时新花朵,瓶旁边放着许多古书。
  他家各样的东西都变卖尽了,只有这几本心爱的古书是不肯卖的。人来坐着吃茶,他丢了书就来拿茶壶、茶杯。茶馆的利钱有限,一壶茶只赚得一个钱,每日只卖得五六十壶茶,只赚得五六十个钱。
  除去柴米,还做得甚么事!   那日正坐在柜台里,一个邻居老爹过来同他谈闲话。那老爹见他十月里还穿着夏布衣裳,问道:   “你老人家而今也算十分艰难了,从前有多少人受过你老人家的惠,而今都不到你这里来走走。你老人家这些亲戚本家,事体总还是好的,你何不去向他们商议商议,借个大大的本钱,做些大生意过日子?”
盖宽道:   “老爹,‘世情看冷暖,人面逐高低’!当初我有钱的时候,身上穿的也体面,跟的小厮也齐整,和这些亲戚本家在一块,还搭配的上。而今我这般光景,走到他们家去,他就不嫌我,我自己也觉得可厌。
  至于老爹说有受过我的惠的,那都是穷人,那里还有得还出来!他而今又到有钱的地方去了,那里还肯到我这里来!我若去寻他,空惹他们的气,有何趣味!”

UfqiLong

邻居见他说的苦恼,因说道:   “老爹,你这个茶馆里冷清清的,料想今日也没甚人来了,趁着好天气,和你到南门外顽顽去。”
盖宽道:   “顽顽最好,只是没有东道,怎处?”
邻居道:   “我带个几分银子的小东,吃个素饭罢。”
盖宽道:   “又扰你老人家。”
说着,叫了他的小儿子出来看着店,他便同那老爹一路步出南门来。教门店里,两个人吃了五分银子的素饭。那老爹会了帐,打发小菜钱,一经踱进报恩寺里。
  大殿南廊,三藏禅林,大锅,都看了一回。   又到门口买了一包糖,到宝塔背后一个茶馆里吃茶。邻居老爹道:   “而今时世不同,报恩寺的游人也少了,连这糖也不如二十年前买的多。”
盖宽道:   “你老人家七十多岁年纪,不知见过多少事,而今不比当年了。像我也会画两笔画,要在当时虞博士那一班名士在,那里愁没碗饭吃!不想而今就艰难到这步田地!”
那邻居道:   “你不说我也忘了。这雨花台左近有个泰伯祠,是当年句容一个迟先生盖造的。那年请了虞老爷来上祭,好不热闹!我才二十多岁,挤了来看,把帽子都被人挤掉了。而今可怜那祠也没人照顾,房子都倒掉了。我们吃完了茶,同你到那里看看。”
说着,又吃了一卖牛首豆腐干,交了茶钱,走出来,从冈子上踱到雨花台左首,望见泰伯祠的大殿,屋山头倒了半边。来到门前,五六个小孩子在那里踢球,两扇大门倒了一扇,睡在地下。两人走进去,三四个乡间的老妇人在那丹墀里挑荠菜,大殿上槅子都没了。
  又到后边五间楼,直桶桶的,楼板都没有一片。两个人前后走了一交,盖宽叹息道:   “这样名胜的所在,而今破败至此,就没有一个人来修理!多少有钱的,拿着整千的银子去起盖僧房道院,那一个肯来修理圣贤的祠宇!”

邻居老爹道:   “当年迟先生买了多少的家伙,都是古老样范的,收在这楼底下几张大柜里,而今连柜也不见了!”
盖宽道:   “这些古事,提起来令人伤感,我们不如回去罢!”
两人慢慢走了出来。邻居老爹道:   “我们顺便上雨花台绝顶。”
望着隔江的山色,岚翠鲜明,那江中来往的船只,帆樯历历可数。那一轮红日,沉沉的傍着山头下去了。两个人缓缓的下了山,进城回去。盖宽依旧卖了半年的茶。次年三月间,有个人家出了八两银子束修,请他到家里教馆去了。
一个是做裁缝的。这人姓荆,名元,五十多岁,在三山街开着一个裁缝铺。每日替人家做了生活,余下来工夫就弹琴写字,也极喜欢做诗。朋友们和他相与的问他道:   “你既要做雅人,为甚么还要做你这贵行?何不同些学校里人相与相与?”
他道:   “我也不是要做雅人。也只为性情相近,故此时常学学。至于我们这个贱行,是祖父遗留下来的,难道读书识字,做了裁缝就玷污了不成?
  况且那些学校中的朋友,他们另有一番见识,怎肯和我们相与!而今每日寻得六七分银子,吃饱了饭,要弹琴,要写字,诸事都由得我。又不贪图人的富贵,又不伺候人的颜色,天不收,地不管,倒不快活?”
朋友们听了他这一番话,也就不和他亲热。
一日,荆元吃过了饭,思量没事,一经踱到清凉山来。这清凉山是城西极幽静的所在。他有一个老朋友,姓于,住在山背后。那于老者也不读书,也不做生意,养了五个儿子,最长的四十多岁,小儿子也有二十多岁。老者督率着他五个儿子灌园。那园却有二三百亩大,中间空隙之地,种了许多花卉,堆着几块石头。
  老者就在那旁边盖了几间茅草房,手植的几树梧桐,长到三四十围大。老者看看儿子灌了园,也就到茅斋生起火来,煨好了茶,吃着,看那园中的新绿。这日,荆元步了进来,于老者迎着道:   “好些时不见老哥来,生意忙的紧?”

-loading- -loading--loading-


UfqiLong

荆元道:   “正是。今日才打发清楚些,特来看看老爹。”
于老者道:   “恰好烹了一壶现成茶,请用杯。”
斟了送过来。荆元接了,坐着吃,道:   “这茶,色、香、味都好,老爹,却是那里取来的这样好水?”
于老者道:   “我们城西不比你城南,到处井泉都是吃得的。”
荆元道:   “古人动说桃源避世,我想起来,那里要甚么桃源,只如老爹这样清闲自在,住在这样城市山林的所在,就是现在的活神仙了!”
于老者道:   “只是我老拙一样事也不会做,怎的如老哥会弹一曲琴,也觉得消遣些。近来想是一发弹的好了,可好几时请教一回?”
荆元道:   “这也容易。老爹不厌污耳,明日我把琴来请教。”
说了一会,辞别回来。
次日,荆元自己抱了琴来到园里,于老者已焚下一炉好香,在那里等候。彼此见了,又说了几句话。于老者替荆元把琴安放在石凳上。荆元席地坐下。于老者也坐在旁边。荆元慢慢的和了弦,弹起来,铿铿锵锵,声振林木,那些鸟雀闻之,都栖息枝间窃听。
  弹了一会,忽作变徵之音,凄清宛转。   于老者听到深微之处,不觉凄然泪下。   自此,他两人常常往来。   当下也就别过了。   看官!难道自今以后,就没一个贤人君子可以入得《儒林外史》的么?

但是他不曾在朝廷这一番旌扬之列,我也就不说了。毕竟怎的旌扬,且听下回分解。


x

+老爹 +老者 +盖宽 +儒林外史 +荆元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7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儒林外史-12:第十二回 名士大宴莺脰腹溯 侠客虚设人头会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儒林外史-24:第二十四回 牛浦郎牵连多讼事 鲍文卿整理旧生涯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儒林外史-35: 第三十二回 杜少卿平居豪举 娄焕文临去遗言-2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儒林外史-48:第三十九回 萧云仙救难明月岭 平少保奏凯青枫城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儒林外史-60: 第四十五回 敦友谊代兄受过 讲堪舆回家葬亲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儒林外史-72:第五十二回 比武艺公子伤身 毁厅堂英雄讨债

      73. 儒林外史-72:第五十二回 比武艺公子伤身 毁厅堂英雄讨债-2

      74. 儒林外史-74: 第五十三回 国公府雪夜留宾 来宾楼灯花惊梦

      75. 儒林外史-74: 第五十三回 国公府雪夜留宾 来宾楼灯花惊梦-2

      76. 儒林外史-76:第五十四回 病佳人青楼算命 呆名士妓馆献诗

      77. 儒林外史-76:第五十四回 病佳人青楼算命 呆名士妓馆献诗-2

      78. 儒林外史-78:第五十五回 添四客述往思来 弹一曲高山流水

      79. 儒林外史-78:第五十五回 添四客述往思来 弹一曲高山流水-2 🔴

      80. 儒林外史-80:第五十六回 神宗帝下诏旌贤 刘尚书奉旨承祭


    🤖 智能推荐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