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儒林外史-78:第五十五回 添四客述往思来 弹一曲高山流水..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2-11-25 , 5850 , 104 , 0

儒林外史-78:第五十五回 添四客述往思来 弹一曲高山流水

话说万历二十三年,那南京的名士都已渐渐销磨尽了。此时虞博士那一辈人,也有老了的,也有死了的,也有四散去了的,也有闭门不问世事的。花坛酒社,都没有那些才俊之人;礼乐文章,也不见那些贤人讲究。论出处,不过得手的就是才能,失意的就是愚拙。论豪侠,不过有余的就会奢华,不足的就见萧索。
  凭你有李、杜的文章,颜、曾的品行,却是也没有一个人来问你。所以那些大户人家,冠、昏、丧、祭,乡绅堂里,坐着几个席头,无非讲的是些升、迁、调、降的官场。就是那贫贱儒生,又不过做的是些揣合逢迎的考校。
  那知市井中间,又出了几个奇人。   一个是会写字的。这人姓季,名遐年,自小儿无家无业,总在这些寺院里安身。见和尚传板上堂吃斋,他便也捧着一个钵,站在那里,随堂吃饭。
  和尚也不厌他。   他的字写的最好,却又不肯学古人的法帖,只是自己创出来的格调,由着笔性写了去。但凡人要请他写字时,他三日前,就要斋戒一日,第二日磨一天的墨,却又不许别人替磨。
  就是写个十四字的对联,也要用墨半碗。   用的笔,都是那人家用坏了不要的,他才用。   到写字的时候,要三四个人替他拂着纸,他才写。
  一些拂的不好,他就要骂、要打。   却是要等他情愿,他才高兴。   他若不情愿时,任你王侯将相,大捧的银子送他,他正眼儿也不看。
  他又不修边幅,穿着一件稀烂的直裰,靸着一双破不过的蒲鞋。每日写了字,得了人家的笔资,自家吃了饭,剩下的钱就不要了,随便不相识的穷人,就送了他。

-loading- -loading--loading-


那日大雪里,走到一个朋友家,他那一双稀烂的蒲鞋,踹了他一书房的滋泥。主人晓得他的性子不好,心里嫌他,不好说出,只得问道:   “季先生的尊履坏了,可好买双换换?”
季遐年道:   “我没有钱。”
那主人道:   “你肯写一幅字送我,我买鞋送你了。”
季遐年道:   “我难道没有鞋,要你的!”
主人厌他腌臜,自己走了进去,拿出一双鞋来,道:   “你先生且请略换换,恐怕脚底下冷。”
季遐年恼了,并不作别,就走出大门,嚷道:   “你家甚么要紧的地方!我这双鞋就不可以坐在你家!我坐在你家,还要算抬举你!我都希罕你的鞋穿!”
一直走回天界寺,气哺哺的又随堂吃了一顿饭。吃完,看见和尚房里摆着一匣子上好的香墨,季遐年问道:   “你这墨可要写字?”
和尚道:   “这昨日施御史的令孙老爷送我的。我还要留着转送别位施主老爷,不要写字。”
季遐年道:   “写一幅好哩。”
不由分说,走到自己房里,拿出一个大墨荡子来,拣出一定墨,舀些水,坐在禅床上替他磨将起来。和尚分明晓得他的性子,故意的激他写。他在那里磨墨,正磨的兴头,侍者进来向老和尚说道:   “下浮桥的施老爷来了。”
和尚迎了出去。那施御史的孙子已走进禅堂来,看见季遐年,彼此也不为礼,自同和尚到那边叙寒温。季遐年磨完了墨,拿出一张纸来,铺在桌上,叫四个小和尚替他按着。
  他取了一管败笔,蘸饱了墨,把纸相了一会,一气就写了一行。那右手后边小和尚动了一下,他就一凿,把小和尚凿矮了半截,凿的杀喳的叫。老和尚听见,慌忙来看,他还在那里急的嚷成一片。
  老和尚劝他不要恼,替小和尚按着纸,让他写完了。施御史的孙子也来看了一会,向和尚作别去了。

UfqiLong

次日,施家一个小厮走到天界寺来,看见季遐年,问道:   “有个写字的姓季的可在这里?”


季遐年道:   “问他怎的?”
小厮道:   “我家老爷叫他明日去写字。”
季遐年听了,也不回他,说道:   “罢了。他今日不在家,我明日叫他来就是了。”
次日,走到下浮桥施家门口,要进去。门上人拦住道:   “你是甚么人,混往里边跑!”
季遐年道:   “我是来写字的。”
那小厮从门房里走出来,看见道:   “原来就是你!你也会写字?”
带他走到敞厅上,小厮进去回了。施御史的孙子刚在走出屏风,季遐年迎着脸大骂道:   “你是何等之人,敢来叫我写字!我又不贪你的钱,又不慕你的势,又不借你的光,你敢叫我写起字来!”
一顿大嚷大叫,把施乡绅骂的闭口无言,低着头进去了。那季遐年又骂了一会,依旧回到天界寺里去了。
又一个是卖火纸筒子的。这人姓王,名太。他祖代是三牌楼卖菜的。到他父亲手里,穷了,把菜园都卖掉了。他自小儿最喜下围棋。后来父亲死了,他无以为生,每日到虎踞关一带卖火纸筒过活。
  那一日,妙意庵做会。   那庵临着乌龙潭。   正是初夏的天气,一潭簇新的荷叶,亭亭浮在水上。
  这庵里曲曲折折,也有许多亭榭。   那些游人都进来顽耍。   王太走将进来,各处转了一会,走到柳阴树下,一个石台,两边四条石凳,三四个大老官簇拥着两个人在那里下棋。
  一个穿宝蓝的道:   “我们这位马先生前日在扬州盐台那里下的是一百一十两的彩,他前后共赢了二千多银子。”

-loading- -loading--loading-


UfqiLong

一个穿玉色的少年道:   “我们这马先生是天下的大国手,只有这卞先生受两子还可以敌得来。只是我们要学到卞先生的地步,也就着实费力了!”
王太就挨着身子上前去偷看。小厮们看见他穿的褴褛,推推搡搡,不许他上前。底下坐的主人道:   “你这样一个人,也晓得看棋?”
王太道:   “我也略晓得些。”
撑着看了一会,嘻嘻的笑。那姓马的道:   “你这人会笑,难道下得过我们?”
王太道:   “也勉强将就。”
主人道:   “你是何等之人,好同马先生下棋!”
姓卞的道:   “他既大胆,就叫他出个丑何妨!才晓得我们老爷们下棋,不是他插得嘴的!”
王太也不推辞,摆起子来,就请那姓马的动着。旁边人都觉得好笑。那姓马的同他下了几着,觉的他出手不同。下了半盘,站起身来道:   “我这棋输了半子了!”
那些人都不晓得。姓卞的道:   “论这局面,却是马先生略负了些。”
众人大惊,就要拉着王太吃酒。王太大笑道:   “天下那里还有个快活似杀矢棋的事!我杀过矢棋,心里快活极了,那里还吃的下酒!”
说毕,哈哈大笑,头也不回,就去了。
一个是开茶馆的。这人姓盖,名宽,本来是个开当铺的人。他二十多岁的时候,家里有钱,开着当铺,又有田地,又有洲场。


x

+旌贤 +儒林外史 +神宗 +尚书 +写字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9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儒林外史-12:第十二回 名士大宴莺脰腹溯 侠客虚设人头会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儒林外史-24:第二十四回 牛浦郎牵连多讼事 鲍文卿整理旧生涯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儒林外史-35: 第三十二回 杜少卿平居豪举 娄焕文临去遗言-2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儒林外史-48:第三十九回 萧云仙救难明月岭 平少保奏凯青枫城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儒林外史-60: 第四十五回 敦友谊代兄受过 讲堪舆回家葬亲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儒林外史-71: 第五十一回 少妇骗人折风月 壮士高兴试官刑

      72. 儒林外史-72:第五十二回 比武艺公子伤身 毁厅堂英雄讨债

      73. 儒林外史-72:第五十二回 比武艺公子伤身 毁厅堂英雄讨债-2

      74. 儒林外史-74: 第五十三回 国公府雪夜留宾 来宾楼灯花惊梦

      75. 儒林外史-74: 第五十三回 国公府雪夜留宾 来宾楼灯花惊梦-2

      76. 儒林外史-76:第五十四回 病佳人青楼算命 呆名士妓馆献诗

      77. 儒林外史-76:第五十四回 病佳人青楼算命 呆名士妓馆献诗-2

      78. 儒林外史-78:第五十五回 添四客述往思来 弹一曲高山流水 🔴

      79. 儒林外史-78:第五十五回 添四客述往思来 弹一曲高山流水-2

      80. 儒林外史-80:第五十六回 神宗帝下诏旌贤 刘尚书奉旨承祭


    🤖 智能推荐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异教徒 异教徒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