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儒林外史-72:第五十二回 比武艺公子伤身 毁厅堂英雄讨债..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2-11-25 , 5844 , 104 , 0

儒林外史-72:第五十二回 比武艺公子伤身 毁厅堂英雄讨债

话说凤四老爹别过万中书,竟自取路到杭州。他有一个朋友,叫做陈正公,向日曾欠他几十两银子,心里想道:   “我何不找着他,向他要了做盘缠回去。”
陈正公住在钱塘门外。他到钱塘门外来寻他,走了不多路,看见苏堤上柳阴树下,一丛人围着两个人在那里盘马。那马上的人,远远望见凤四老爹,高声叫道:   “凤四哥!你从那里来的?”
凤四老爹近前一看,那人跳下马来,拉着手。凤四老爹道:   “原来是秦二老爷。你是几时来的?在这里做甚么?”
秦二侉子道:   “你就去了这些时!那老万的事与你甚相干,吃了自己的清水白米饭,管别人的闲事,这不是发了呆?你而今来的好的很,我正在这里同胡八哥想你。”
凤四老爹便问:   “此位尊姓?”
秦二侉子代答道:   “这是此地胡尚书第八个公子胡八哥,为人极有趣,同我最相好。”
胡老八知道是凤四老爹,说了些彼此久慕的话。秦二侉子道:   “而今凤四哥来了,我们不盘马了,回到下处去吃一杯罢。”
凤四老爹道:   “我还要去寻一个朋友,”
胡八乱子道:   “贵友明日寻罢。今日难得相会,且到秦二哥寓处顽顽。”
不由分说,把凤四老爹拉着,叫家人匀出一匹马,请凤四老爹骑着,到伍相国祠门口,下了马,一同进来。

秦二侉子就寓在后面楼下。凤四老爹进来施礼坐下。秦二侉子吩咐家人快些办酒来,同饭一齐吃。因向胡八乱子道:   “难得我们凤四哥来。便宜你明日看好武艺。我改日少不得同凤四哥来奉拜,是要重重的叨扰哩。”
胡八乱子道:   “这个自然。”
凤四老爹看了壁上一幅字,指着向二位道:   “这洪憨仙兄也和我相与。他初时也爱学几桩武艺,后来不知怎的,好弄玄虚,勾人烧丹炼汞。不知此人而今在不在了。”
胡八乱子道:   “说起来,竟是一场笑话。三家兄几乎上了此人一个当。那年勾着处州的马纯上,怂恿家兄炼丹,银子都已经封好,还亏家兄的运气高,他忽然生起病来,病到几日上就死了。不然,白白被他骗了去。”
凤四老爹道:   “三令兄可是讳缜的么?”
胡八乱子道:   “正是。家兄为人,与小弟的性格不同,惯喜相与一班不三不四的人,做诌诗,自称为名士,其实好酒好肉也不曾吃过一斤,倒整千整百的被人骗了去,眼也不眨一眨。小弟生性喜欢养几匹马,他就嫌好道恶,说作蹋了他的院子。我而今受不得,把老房子并与他,自己搬出来住,和他离门离户了。”
秦二侉子道:   “胡八哥的新居干净的很哩,凤四哥,我同你扰他去时,你就知道了。”
说着,家人摆上酒来。三个人传杯换盏。吃到半酣,秦二侉子道:   “凤四哥,你刚才说要去寻朋友,是寻那一个?”

-loading- -loading--loading-


凤四老爹道:   “我有个朋友陈正公,是这里人。他该我几两银子,我要向他取讨。”
胡八乱子道:   “可是一向住在竹竿巷,而今搬到钱塘门外的?”
凤四老爹道:   “正是。”
胡八乱子道:   “他而今不在家,同了一个毛胡子到南京卖丝去了。毛二胡子也是三家兄的旧门客。凤四哥,你不消去寻他,我叫家里人替你送一个信去,叫他回来时来会你就是了。”
当下吃过了饭,各自散了。胡老八告辞先去。秦二侉子就留凤四老爹在寓同住。次日,拉了凤四老爹同去看胡老八。胡老八也回候了,又打发家人来说道:   “明日请秦二老爷同凤四老爹早些过去便饭。老爷说,相好间不具帖子。”
到第二日,吃了早点心,秦二侉子便叫家人备了两匹马,同凤四老爹骑着,家人跟随,来到胡家。主人接着,在厅上坐下。秦二侉子道:   “我们何不到书房里坐?”
主人道:   “且请用了茶。”
吃过了茶,主人邀二位从走巷一直往后边去,只见满地的马粪。到了书房,二位进去,看见有几位客,都是胡老八平日相与的些驰马试剑的朋友,今日特来请教凤四老爹的武艺。彼此作揖坐下。胡老八道:   “这几位朋友都是我的相好,今日听见凤四哥到,特为要求教的。”
凤四老爹道:   “不敢,不敢。”
又吃了一杯茶,大家起身,闲步一步。看那楼房三间,也不甚大,旁边游廊,廊上摆着许多的鞍架子,壁间靠着箭壶。一个月洞门过去,却是一个大院子,一个马棚。胡老八向秦二侉子道:   “秦二哥,我前日新买了一匹马,身材倒也还好,你估一估,值个甚么价。”

UfqiLong

随叫马夫将那枣骡马牵过来。这些客一拥上前来看。那马十分跳跃,不提防,一个蹶子,把一位少年客的腿踢了一下。那少年便痛得了不得,矬了身子,墩下去。胡八乱子看了大怒,走上前,一脚就把那只马腿踢断了。众人吃了一惊。秦二侉子道:   “好本事!”
便道:   “好些时不见你,你的武艺越发学的精强了!”
当下先送了那位客回去。这里摆酒上席,依次坐了。宾主七八个人,猜拳行令。大盘大碗,吃了个尽兴。席完起身,秦二侉子道:   “凤四哥,你随便使一两件武艺给众位老哥们看看。”
众人一齐道:   “我等求教。”
凤四老爹道:   “原要献丑。只是顽那一件?”
因指着天井内花台子道:   “把这方砖搬几块到这边来。”
秦二侉子叫家人搬了八块放在阶沿上。众人看凤四老爹把右手袖子卷一卷。那八块方砖,齐齐整整,迭作一垛在阶沿上,有四尺来高。
  那凤四老爹把手朝上一拍,只见那八块方砖碎成十几块,一直到底。众人在旁,一齐赞叹。秦二侉子道:   “我们凤四哥练就了这一个手段!
  他那‘经’上说:‘握拳能碎虎脑,侧掌能断牛首。’这个还不算出奇哩。胡八哥,你过来。你方才踢马的腿劲也算是头等了,你敢在凤四哥的肾囊上踢一下,我就服你是真名公。”
众人都笑说:   “这个如何使得!”

凤四老爹道:   “八先生,你果然要试一试,这倒不妨。若是踢伤了,只怪秦二老官,与你不相干。”
众人一齐道:   “凤四老爹既说不访,他必然有道理。”
一个个都怂恿胡八乱子踢。那胡八乱子想了一想,看看凤四老爹又不是个金刚、巨毌霸,怕他怎的。便说道:   “凤四哥,果然如此,我就得罪了。”
凤四老爹把前襟提起,露出袴子来。他便使尽平生力气,飞起右脚,向他裆里一脚踢去。那知这一脚并不像踢到肉上,好像踢到一块生铁上,把五个脚指头几乎碰断,那一痛直痛到心里去。顷刻之间,那一只腿提也提不起了。凤四老爹上前道:   “得罪,得罪。”
众人看了,又好惊,又好笑。闹了一会,道谢告辞。主人一瘸一簸,把客送了回来,那一只靴再也脱不下来,足足肿疼了七八日。
凤四老爹在秦二侉子的下处,逐日打拳,跑马,倒也不寂寞。一日,正在那里试拳法,外边走进一个二十多岁的人,瘦小身材,来问南京凤四老爹可在这里。凤四老爹出来会着,认得是陈正公的侄儿陈虾子。
  问其来意,陈虾子道:   “前日胡府上有人送信说四老爹你来了。家叔却在南京卖丝去了。我今要往南京去接他。你老人家有甚话,我替你带信去。”
凤四老爹道:   “我要会令叔,也无甚话说。他向日挪我的五十两银子,得便叫他算还给我。我在此还有些时耽搁,竟等他回来罢了。费心拜上令叔,我也不写信了。”

-loading- -loading--loading-


UfqiLong

陈虾子应诺,回到家,取了行李,搭船便到南京,找到江宁县前傅家丝行里,寻着了陈正公。那陈正公正同毛二胡子在一桌子上吃饭,见了侄子,叫他一同吃饭,问了些家务。陈虾子把凤四老爹要银子的话都说了,安顿行李在楼上住。
且说这毛二胡子先年在杭城开了个绒线铺,原有两千银子的本钱;后来钻到胡三公子家做蔑片,又赚了他两千银子,搬到嘉兴府开了个小当铺。此人有个毛病,啬细非常,一文如命。近来又同陈正公合伙贩丝。陈正公也是一文如命的人,因此志同道合。南京丝行里供给丝客人饮食,最为丰盛。毛二胡子向陈正公道:   “这行主人供给我们,顿顿有肉,这不是行主人的肉,就是我们自己的肉,左右他要算了钱去。我们不如只吃他的素饭,荤菜我们自己买了吃,岂不便宜?”
陈正公道:   “正该如此。”
到吃饭的时候,叫陈虾子到熟切担子上买十四个钱的熏肠子,三个人同吃,那陈虾子到口不到肚,熬的清水滴滴。
一日,毛二胡子向陈正公道:   “我昨日听得一个朋友说:这里胭脂巷有一位中书秦老爹要上北京补官,攒凑盘程,一时不得应手,情愿七扣的短票,借一千两银子。我想这是极稳的主子,又三个月内必还。老哥买丝余下的那一项,凑起来还有二百多两,何不秤出二百一十两借给他?
  三个月就拿回三百两,这不比做丝的利钱还大些?老哥如不见信,我另外写一张包管给你。他那中间人,我都熟识,丝毫不得走作的。”



x

+凤四 +老爹 +秦二 +侉子 +胡八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10 仁智互见 👎1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儒林外史-12:第十二回 名士大宴莺脰腹溯 侠客虚设人头会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儒林外史-24:第二十四回 牛浦郎牵连多讼事 鲍文卿整理旧生涯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儒林外史-35: 第三十二回 杜少卿平居豪举 娄焕文临去遗言-2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儒林外史-48:第三十九回 萧云仙救难明月岭 平少保奏凯青枫城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儒林外史-60: 第四十五回 敦友谊代兄受过 讲堪舆回家葬亲

    61 62 63 64

      65. 儒林外史-64: 第四十七回 虞秀才重修元武阁 方盐商大闹节孝祠-2

      66. 儒林外史-66: 第四十八回 徽州府烈妇殉夫 泰伯祠遗贤感旧

      67. 儒林外史-66: 第四十八回 徽州府烈妇殉夫 泰伯祠遗贤感旧-2

      68. 儒林外史-68: 第四十九回 翰林高谈龙虎榜 中书冒占凤凰池

      69. 儒林外史-68: 第四十九回 翰林高谈龙虎榜 中书冒占凤凰池-2

      70. 儒林外史-70: 第五十回 假官员当街出丑 真义气代友求名

      71. 儒林外史-71: 第五十一回 少妇骗人折风月 壮士高兴试官刑

      72. 儒林外史-72:第五十二回 比武艺公子伤身 毁厅堂英雄讨债 🔴

      73. 儒林外史-72:第五十二回 比武艺公子伤身 毁厅堂英雄讨债-2

      74. 儒林外史-74: 第五十三回 国公府雪夜留宾 来宾楼灯花惊梦

      75. 儒林外史-74: 第五十三回 国公府雪夜留宾 来宾楼灯花惊梦-2

      76. 儒林外史-76:第五十四回 病佳人青楼算命 呆名士妓馆献诗

      77. 儒林外史-76:第五十四回 病佳人青楼算命 呆名士妓馆献诗-2

      78. 儒林外史-78:第五十五回 添四客述往思来 弹一曲高山流水

      79. 儒林外史-78:第五十五回 添四客述往思来 弹一曲高山流水-2

    80

    🤖 智能推荐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财产性 财产性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