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儒林外史-58: 第四十四回 汤总镇成功归故乡 余明经把酒问葬事..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2-11-25 , 5829 , 896 , 0

听音频 🔊 . 看视频 🎦

儒林外史-58: 第四十四回 汤总镇成功归故乡 余明经把酒问葬事

话说汤镇台同两位公子商议,收拾回家。雷太守送了代席四两银子,叫汤衙庖人备了酒席,请汤镇台到自己衙署饯行。起程之日,阖城官员都来送行。从水路过常德,渡洞庭湖,由长江一路回仪征。在路无事,问问两公子平日的学业,看看江上的风景。不到两十天,已到了纱帽洲,打发家人先回家料理迎接。
  六老爷知道了,一直迎到黄泥滩,见面请了安,弟兄也相见了,说说家乡的事。汤镇台见他油嘴油舌,恼了道:   “我出门三十多年,你长成人了,怎么学出这般一个下流气质!”
后来见他开口就说是   “禀老爷”,汤镇台怒道:“你这下流!胡说!我是你叔父,你怎么叔父不叫,称呼老爷?”
讲到两个公子身上,他又叫   “大爷”、“二爷”。汤镇台大怒道:“你这匪类!更该死了!你的两个兄弟,你不教训照顾他,怎么叫大爷、二爷!”
把六老爷骂的垂头丧气。一路到了家里。汤镇台拜过了祖宗,安顿了行李。他那做高要县知县的乃兄已是告老在家里,老弟兄相见,彼此欢喜,一连吃了几天的酒。汤镇台也不到城里去,也不会官府,只在临河上构了几间别墅,左琴右书,在里面读书教子。过了三四个月,看见公子们做的会文,心里不大欢喜,说道:   “这个文章,如何得中!
  如今趁我来家,须要请个先生来教训他们才好。”

每日踌蹰这一件事。

-loading- -loading--loading-



那一日,门上人进来禀道:   “扬州萧二相公来拜。”
汤镇台道:   “这是我萧世兄。我会着还认他不得哩。”
连忙教请进来。萧柏泉进来见礼。镇台见他美如冠玉,衣冠儒雅,和他行礼奉坐。萧柏泉道:   “世叔恭喜回府,小侄就该来请安。因这些时,南京翰林侍讲高老先生告假回家,在扬州过,小侄陪了他几时,所以来迟。”
汤镇台道:   “世兄恭喜入过学了?”
萧柏泉道:   “蒙前任大宗师考补博士弟子员。这领青衿,不为希罕。却喜小侄的文章,前三天满城都传遍了,果然蒙大宗师赏鉴,可见甄拔的不差。”
汤镇台见他说话伶俐,便留他在书房里吃饭,叫两个公子陪他。到下午,镇台自己出来说,要请一位先生替两个公子讲举业。萧柏泉道:   “小侄近来有个看会文的先生,是五河县人,姓余,名特,字有达;
  是一位明经先生,举业其实好的。   今年在一个盐务人家做馆,他不甚得意。   世叔若要请先生,只有这个先生好。   世叔写一聘书,着一位世兄同小侄去会过余先生,就可以同来。每年馆谷,也不过五六十金。”
汤镇台听罢大喜,留萧柏泉住了两夜,写了聘书,即命大公子,叫了一个草上飞,同萧柏泉到扬州去,往河下卖盐的吴家拜余先生。萧柏泉叫他写个晚生帖子,将来进馆,再换门生帖。大爷说:   “半师半友,只好写个‘同学晚弟’。”

UfqiLong

萧柏泉拗不过,只得拿了帖子,同到那里。门上传进帖去,请到书房里坐。只见那余先生头戴方巾,身穿旧宝蓝直裰,脚下朱履,白净面皮,三绺髭须,近视眼,约有五十多岁的光景,出来同二人作揖坐下。余有达道:   “柏泉兄,前日往仪征去,几时回来的?”
萧柏泉道:   “便是到仪征去看敝世叔汤大人,留住了几天。这位就是汤世兄。”
因在袖里拿出汤大爷的名帖递过来。余先生接着看了,放在桌上,说道:   “这个怎么敢当?”
萧柏泉就把要请他做先生的话说了一遍,道:   “今特来奉拜。如蒙台允,即送书金过来。”
余有达笑道:   “老先生大位,公子高才,我老拙无能,岂堪为一日之长。容斟酌再来奉覆罢。”


两人辞别去了。次日,余有达到萧家来回拜,说道:   “柏泉兄,昨日的事,不能遵命。”
萧柏泉道:   “这是甚么缘故?”
余有达笑道:   “他既然要拜我为师,怎么写‘晚弟’的帖子拜我?可见就非求教之诚。这也罢了。小弟因有一个故人在无为州做刺史,前日有书来约我,我要到那里走走。他若帮衬我些须,强如坐一年馆。我也就在这数日内要辞别了东家去。汤府这一席,柏泉兄竟转荐了别人罢。”
萧柏泉不能相强,回复了汤大爷,另请别人去了。
不多几日,余有达果然辞了主人,收拾行李,回五河。他家就在余家巷。进了家门,他同胞的兄弟出来接着。他这兄弟名持,字有重,也是五河县的饱学秀才。此时五河县发了一个姓彭的人家,中了几个进士,选了两个翰林。五河县人眼界小,便阖县人同去奉承他。又有一家,是徽州人,姓方,在五河开典当行盐,就冒了籍,要同本地人作姻亲。初时这余家巷的余家还和一个老乡绅的虞家是世世为婚姻的,这两家不肯同方家做亲。后来这两家出了几个没廉耻不才的人,贪图方家赔赠,娶了他家女儿,彼此做起亲来。
  后来做的多了,方家不但没有分外的赔赠,反说这两家子仰慕他有钱,求着他做亲。所以这两家不顾祖宗脸面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呆子,那呆子有八个字的行为:   “非方不亲,非彭不友。”

-loading- -loading--loading-


UfqiLong

一种是乖子,那乖子也有八个字的行为:   “非方不心,非彭不口。”
这话是说那些呆而无耻的人,假使五河县没有一个冒籍姓方的,他就可以不必有亲;没有个中进士姓彭的,他就可以不必有友。这样的人,自己觉得势利透了心,其实呆串了皮!
  那些奸滑的,心里想着同方家做亲,方家又不同他做。他却不肯说出来,只是嘴里扯谎吓人,说:   “彭老先生是我的老师。彭三先生把我邀在书房里说了半天的知心话。”
又说:   “彭四先生在京里带书子来给我。”
人听见他这些话,也就常时请他来吃杯酒,要他在席上说这些话吓同席吃酒的人。其风俗恶赖如此。
这余有达,余有重弟兄两个,守着祖宗的家训,闭户读书,不讲这些隔壁帐的势利。余大先生各府、州、县作游,相与的州、县官也不少,但到本县来总不敢说。因五河人有个牢不可破的见识:总说但凡是个举人、进士,就和知州、知县是一个人,不管甚么情都可以进去说,知州、知县就不能不依。
  假使有人说县官或者敬那个人的品行,或者说那人是个名士,要来相与他,就一县人嘴都笑歪了。就像不曾中过举的人,要想拿帖子去拜知县,知县就可以叉着膊子叉出来。总是这般见识。余家弟兄两个,品行、文章是从古没有的。因他家不见本县知县来拜,又同方家不是亲,又同彭家不是友,所以亲友们虽不敢轻他,却也不知道敬重他。


x

+萧柏泉 +汤镇 +五河 +公子 +方家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7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儒林外史-12:第十二回 名士大宴莺脰腹溯 侠客虚设人头会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儒林外史-24:第二十四回 牛浦郎牵连多讼事 鲍文卿整理旧生涯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儒林外史-35: 第三十二回 杜少卿平居豪举 娄焕文临去遗言-2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儒林外史-48:第三十九回 萧云仙救难明月岭 平少保奏凯青枫城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49 50

      51. 儒林外史-50:第四十回 萧云仙广武山赏雪 沈琼枝利涉桥卖文-2

      52. 儒林外史-52:第四十一回 庄濯江话旧秦淮河 沈琼枝押解江都县

      53. 儒林外史-52:第四十一回 庄濯江话旧秦淮河 沈琼枝押解江都县-2

      54. 儒林外史-54: 第四十二回 公子妓院说科场 家人苗疆报信息

      55. 儒林外史-54: 第四十二回 公子妓院说科场 家人苗疆报信息-2

      56. 儒林外史-56: 第四十三回 野羊塘将军大战 歌舞地酋长劫营

      57. 儒林外史-56: 第四十三回 野羊塘将军大战 歌舞地酋长劫营-2

      58. 儒林外史-58: 第四十四回 汤总镇成功归故乡 余明经把酒问葬事 🔴

      59. 儒林外史-58: 第四十四回 汤总镇成功归故乡 余明经把酒问葬事-2

      60. 儒林外史-60: 第四十五回 敦友谊代兄受过 讲堪舆回家葬亲

      61. 儒林外史-60: 第四十五回 敦友谊代兄受过 讲堪舆回家葬亲-2

      62. 儒林外史-62: 第四十六回 三山门贤人饯别 五河县势利熏心

      63. 儒林外史-62: 第四十六回 三山门贤人饯别 五河县势利熏心-2

      64. 儒林外史-64: 第四十七回 虞秀才重修元武阁 方盐商大闹节孝祠

      65. 儒林外史-64: 第四十七回 虞秀才重修元武阁 方盐商大闹节孝祠-2

    66 67 68 69 70 71

    72. 儒林外史-72:第五十二回 比武艺公子伤身 毁厅堂英雄讨债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 智能推荐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含铅量 含铅量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