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儒林外史-29: 第二十九回 诸葛佑僧寮遇友 杜慎卿江郡纳姬..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2-11-24 , 5750 , 896 , 0

儒林外史-29: 第二十九回 诸葛佑僧寮遇友 杜慎卿江郡纳姬

话说僧官正在萧金铉三人房里闲坐,道人慌忙来报:   “那个人又来了。”
僧官就别了三位,同道人出去,问道人:   “可又是龙三那奴才?”
道人道:   “怎么不是?他这一回来的把戏更出奇!老爷,你自去看。”
僧官走到楼底下,看茶的正在门口煽着炉子。僧官走进去,只见椅子上坐着一个人,一副乌黑的脸,两只黄眼睛珠,一嘴胡子,头戴一顶纸剪的凤冠,身穿蓝布女褂,白布单裙,脚底下大脚花鞋,坐在那里。两个轿夫站在天井里要钱。那人见了僧官,笑容可掬,说道:   “老爷,你今日喜事,我所以绝早就来替你当家。你且把轿钱替我打发去着。”
僧官愁着眉道:   “龙老三!你又来做甚么?这是个甚么样子!”
慌忙把轿钱打发了去,又道:   “龙老三,你还不把那些衣服脱了!人看着怪模怪样!”
龙三道:   “老爷,你好没良心!你做官到任,除了不打金凤冠与我戴,不做大红补服与我穿,我做太太的人,自己戴了一个纸凤冠,不怕人笑也罢了,你还叫我去掉了是怎的?”
僧官道:   “龙老三,顽是顽,笑是笑。虽则我今日不曾请你,你要上门怪我,也只该好好走来。为甚么妆这个样子?”
龙三道:   “老爷,你又说错了。‘夫妻无隔宿之仇’。我怪你怎的?”

僧官道:   “我如今自己认不是罢了。是我不曾请你,得罪了你。你好好脱了这些衣服,坐着吃酒,不要妆疯做痴,惹人家笑话!”
龙三道:   “这果然是我不是。我做太太的人,只该坐在房里,替你装围碟,剥果子,当家料理;那有个坐在厅上的?惹的人说你家没内外。”
说着,就往房里走。僧官拉不住,竟走到房里去了。僧官跟到房里,说道:   “龙老三!这喇伙的事,而今行不得!惹得上面官府知道了,大家都不便!”
龙三道:   “老爷,你放心。自古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僧官急得乱跳。他在房里坐的安安稳稳的,吩咐小和尚:“叫茶上拿茶来与太太吃。”
僧官急得走进走出。恰走出房门,遇着萧金铉三位走来,僧官拦不住。三人走进房,季恬逸道:   “噫!那里来的这位太太!”
那太太站起来说道:   “三位老爷请坐。”
僧官急得话都说不出来。三个人忍不住的笑。道人飞跑进来说道:   “府里尤太爷到了。”
僧官只得出去陪客。那姓尤、姓郭的两个书办,进来作揖,坐下吃茶,听见隔壁房里有人说话,就要走进去,僧官又拦不住。二人走进房,见了这个人,吓了一跳道:   “这是怎的!”
止不住就要笑。当下四五个人一齐笑起来。僧官急得没法,说道:   “诸位太爷,他是个喇子。他屡次来骗我。”

-loading- -loading--loading-


尤书办笑道:   “他姓甚么?”
僧官道:   “他叫做龙老三。”
郭书办道:   “龙老三,今日是僧官老爷的喜事,你怎么到这里胡闹?快些把这衣服都脱了,到别处去!”
龙三道:   “太爷,这是我们私情事,不要你管。”
尤书办道:   “这又胡说了!你不过是想骗他!也不是这个骗法!”
萧金铉道:   “我们大家拿出几钱银子来舍了这畜生去罢!免得在这里闹的不成模样!”
那龙三那里肯去。
大家正讲着,道人又走进来说道:   “司里董太爷同一位金太爷已经进来了。”
说着,董书办同金东崖走进房来。东崖认得龙三,一见就问道:   “你是龙三?你这狗头,在京里拐了我几十两银子走了,怎么今日又在这里妆这个模样?分明是骗人!其实可恶!”
叫跟的小子:   “把他的凤冠抓掉了,衣服扯掉了,赶了出去!”
龙三见是金东崖,方才慌了,自己去了凤冠,脱了衣服,说道:   “小的在这里伺候。”
金东崖道:   “那个要你伺候!你不过是骗这里老爷!改日我劝他赏你些银子,作个小本钱,倒可以;你若是这样胡闹,我即刻送到县里处你!”
龙三见了这一番,才不敢闹,谢了金东崖,出去了。僧官才把众位拉到楼底下从新作揖奉坐,向金东崖谢了又谢。

UfqiLong

看茶的捧上茶来吃了。郭书办道:   “金太爷一向在府上,几时到江南来的?”
金东崖道:   “我因近来赔累的事不成话说,所以决意返舍。到家,小儿侥幸进了一个学,不想反惹上一场是非。虽然真的假不得,却也丢了几两银子。在家无聊,因运司荀老先生是京师旧交,特到扬州来望他一望。承他情,荐在匣上,送了几百两银子。”
董书办道:   “金太爷,你可知道荀大人的事?”
金东崖道:   “不知道。荀大人怎的?”
董书办道:   “荀大人因贪赃拿问了,就是这三四日的事。”
金东崖道:   “原来如此。可见‘旦夕祸福’!”
郭书办道:   “尊寓而今在那里?”
董书办道:   “太爷已是买了房子,在利涉桥河房。”
众人道:   “改日再来拜访。”
金东崖又问了三位先生姓名。三位俱各说了。金东崖道:   “都是名下先生。小弟也注有些经书,容日请教。”
当下陆陆续续到了几十位客。落后来了三个戴方巾的和一个道士;走了进来,众人都不认得。内中一个戴方巾的道:   “那位是季恬逸先生?”
季恬逸道:   “小弟便是。先生有何事见教?”
那人袖子里拿出一封书子来,说道:   “季苇兄多致意。”

季恬逸接着,拆开同萧金铉、诸葛天申看了,才晓得是辛东之、金寓刘、郭铁笔、来霞士,便道:   “请坐。”
四人见这里有事,就要告辞。僧官拉着他道:   “四位远来,请也请不至,便桌坐坐。”
断然不放了去。四人只得坐下。金东崖就问起荀大人的事来:   “可是真的?”
郭铁笔道:   “是我们下船那日拿问的。”
当下唱戏,吃酒。吃到天色将晚,辛东之同金寓刘赶进城,在东花园庵里歇去。这坐客都散了。郭铁笔同来道士在诸葛天申下处住了一夜。次日,来道士到神乐观寻他的师兄去了。郭铁笔在报恩寺门口租了一间房,开图书店。
季恬逸这三个人在寺门口聚升楼起了一个经折,每日赊米买菜和酒吃,一日要吃四五钱银子。文章已经选定,叫了七八个刻字匠来刻;又赊了百十桶纸来,准备刷印。到四五个月后,诸葛天申那二百两多银子所剩也有限了,每日仍旧在店里赊着吃。
那日,季恬逸和萧金铉在寺里闲走。季恬逸道:   “诸葛先生的钱也有限了,倒欠下这些债,将来这个书不知行与不行,这事怎处?”
萧金铉道:   “这原是他情愿的事,又没有那个强他。他用完了银子,他自然家去再讨,管他怎的!”
正说着,诸葛天申也走来了,两人不言语了。三个同步了一会,一齐回寓,却迎着一乘轿子,两担行李。三个人跟着进寺里来。那轿揭开帘子,轿里坐着一个戴方巾的少年,诸葛天申依稀有些认得。那轿来的快,如飞的就过去了。诸葛天申道:   “这轿子里的人,我有些认得他。”

-loading- -loading--loading-


UfqiLong

因赶上几步,扯着他跟的人,问道:   “你们是那里来的?”
那人道:   “是天长杜十七老爷。”
诸葛天申回来,同两人睃着那轿和行李一直进到老退居隔壁那和尚家去了。诸葛天申向两人道:   “方才这进去的是天长杜宗伯的令孙,我认得他。是我们那边的名土。不知他来做甚么?我明日去会他。”
次日,诸葛天申去拜,那里回不在家。一直到三日,才见那杜公孙来回拜。三人迎了出去。那正是春暮夏初,天气渐暖。杜公孙穿着是莺背色的夹纱直裰,手摇诗扇,脚踏丝履,走了进来。三人近前一看,面如傅粉,眼若点漆,温恭而雅,飘然有神仙之概。
  这人是有子建之才,潘安之貌,江南数一数二的才子。进来与三人相见,作揖让坐。杜公孙问了两位的姓名、籍贯,自己又说道:   “小弟贱名倩,贱字慎卿。”
说过,又向诸葛天申道:   “天申兄,还是去年考较时相会,又早半载有余了。”
诸葛天申向二位道:   “去岁申学台在敝府合考二十七州县诗赋,是杜十七先生的首卷。”
杜慎卿笑道:   “这是一时应酬之作,何足挂齿?况且那日小弟小恙进场,以药物自随,草草塞责而已。”
萧金铉道:   “先生尊府,江南王谢风流,各郡无不钦仰。先生大才,又是尊府‘白眉’,今日幸会,一切要求指教。”

杜慎卿道:   “各位先生一时名宿,小弟正要请教,何得如此倒说!”
当下坐着,吃了一杯茶,一同进到房里。见满桌堆着都是选的刻本文章,红笔对的样,花藜胡哨的。杜慎卿看了,放在一边。忽然翻出一首诗来,便是萧金铉前日在乌龙潭春游之作。杜慎卿看了,点一点头道:   “诗句是清新的。”
便问道:   “这是萧先生大笔?”
萧金铉道:   “是小弟拙作,要求先生直教。”
杜慎卿道:   “如不见怪,小弟也有一句盲瞽之言。诗以气体为主,如尊作这两句:‘桃花何苦红如此?杨柳忽然青可怜。’岂非加意做出来的?但上一句诗,只要添一个字,问‘桃花何苦红如此?便是《贺新凉》中间一句好词,如今先生把他做了诗,下面又强对了一句,便觉索然了。”
几句话把萧金铉说的透身冰冷。季恬逸道:   “先生如此谈诗,若与我家苇萧相见,一定相合。”
杜慎卿道:   “苇萧是同宗么?我也曾见过他的诗,才情是有些的。”
坐了一会,杜慎卿辞别了去。
次日,杜慎卿写个说帖来道:   “小寓牡丹盛开,薄治杯茗,屈三兄到寓一谈。”
三人忙换了衣裳,到那里去。只见寓处先坐着一个人。三人进来,同那人作揖让坐。杜慎卿道:   “这位鲍朋友是我们自己人,他不僭诸位先生的坐。”


x

+僧官 +东崖 +诸葛 +太爷 +萧金铉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10 仁智互见 👎1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儒林外史-12:第十二回 名士大宴莺脰腹溯 侠客虚设人头会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儒林外史-22:第二十二回 认祖孙玉圃联宗 爱交游雪斋留客

      23. 儒林外史-23:第二十三回 发阴私诗人被打 叹老景寡妇寻夫

      24. 儒林外史-24:第二十四回 牛浦郎牵连多讼事 鲍文卿整理旧生涯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5. 儒林外史-25:第二十五回 鲍文卿南京遇旧 倪廷玺安庆招亲

      26. 儒林外史-26:第二十六回 向观察升官哭友 鲍廷玺丧父娶妻

      27. 儒林外史-27:第二十七回 王太太夫妻反目 倪廷珠兄弟相逢

      28. 儒林外史-28:第二十八回 季苇萧扬州入赘 萧金铉白下选书

      29. 儒林外史-29: 第二十九回 诸葛佑僧寮遇友 杜慎卿江郡纳姬 🔴

      30. 儒林外史-29: 第二十九回 诸葛佑僧寮遇友 杜慎卿江郡纳姬-2

      31. 儒林外史-31: 第三十回 爱少俊访友神乐观 逞风流高会莫愁湖

      32. 儒林外史-31: 第三十回 爱少俊访友神乐观 逞风流高会莫愁湖-2

      33. 儒林外史-33: 第三十一回 天长县同访豪杰 赐书楼大醉高朋

      34. 儒林外史-33: 第三十一回 天长县同访豪杰 赐书楼大醉高朋-2

      35. 儒林外史-35: 第三十二回 杜少卿平居豪举 娄焕文临去遗言

      36. 儒林外史-35: 第三十二回 杜少卿平居豪举 娄焕文临去遗言-2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儒林外史-48:第三十九回 萧云仙救难明月岭 平少保奏凯青枫城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儒林外史-60: 第四十五回 敦友谊代兄受过 讲堪舆回家葬亲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儒林外史-72:第五十二回 比武艺公子伤身 毁厅堂英雄讨债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 智能推荐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结识 结识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