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儒林外史-76:第五十四回 病佳人青楼算命 呆名士妓馆献诗..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2-11-25 , 5848 , 104 , 0

儒林外史-76:第五十四回 病佳人青楼算命 呆名士妓馆献诗

话说聘娘同四老爷睡着,梦见到杭州府的任,惊醒转来,窗子外已是天亮了,起来梳洗。陈木南也就起来。虔婆进房来问了姐夫的好。吃过点心,恰好金修义来,闹着要陈四老爷的喜酒。陈木南道:   “我今日就要到国公府里去,明日再来为你的情罢。”
金修义走到房里,看见聘娘手挽着头发,还不曾梳完,那乌云<髟委>鬌,半截垂在地下,说道:   “恭喜聘娘接了这样一位贵人!你看看,恁般时候尚不曾定当,可不是越发娇嫩了!”
因问陈四老爷:   “明日甚么时候才来?等我吹笛子,叫聘娘唱一只曲子与老爷听。他的李太白‘清平三调’是十六楼没有一个赛得过他的!”
说着,聘娘又拿汗巾替四老爷拂了头巾,嘱咐道:   “你今晚务必来,不要哄我老等着!”
陈木南应诺了,出了门,带着两个长随,回到下处。思量没有钱用,又写一个札子叫长随拿到国公府里向徐九公子再借二百两银子,凑着好用。长随去了半天,回来说道:   “九老爷拜上爷:府里的三老爷方从京里到,选了福建漳州府正堂,就在这两日内要起身上任去。九老爷也要同到福建任所,料理事务,说银子等明日来辞行,自带来。”
陈木南道:   “既是三老爷到了,我去候他。”
随坐了轿子,带着长随,来到府里。传进去,管家出来回道:   “三老爷、九老爷,都到沐府里赴席去了。四爷有话说,留下罢。”

-loading- -loading--loading-


陈木南道:   “我也无甚话,是特来侯三老爷的。”
陈木南回到寓处。
过了一日,三公子同九公子来河房里辞行,门口下了轿子。陈木南迎进河厅坐下。三公子道:   “老弟,许久不见,风采一发倜傥。姑母去世,愚表兄远在都门,不曾亲自吊唁。几年来学问更加渊博了?”
陈木南道:   “先母辞世,三载有余。弟因想念九表弟文字相好,所以来到南京,朝夕请教。今表兄荣任闽中,贤昆玉同去,愚表弟倒觉失所了。”
九公子道:   “表兄若不见弃,何不同去一行?长途之中,到觉得颇不寂寞。”
陈木南道:   “原也要和表兄同行,因在此地还有一两件小事,俟两三月之后,再到表兄任上来罢。”
九公子随叫家人取一个拜匣,盛着二百两银子,送与陈木南收下。三公子道:   “专等老弟到敝署走走。我那里还有事要相烦帮衬。”
陈木南道:   “一定来效劳的。”
说着,吃完了茶,两人告辞起身。陈木南送到门外,又随坐轿子到府里去送行。一直送他两人到了船上,才辞别回来。
那金修义已经坐在下处,扯他来到来宾楼。进了大门,走到卧房,只见聘娘脸儿黄黄的,金修义道:   “几日不见四老爷来,心口疼的病又发了。”
虔婆在旁道:   “自小儿娇养惯了,是有这一个心口疼的病。但凡着了气恼,就要发。他因四老爷两日不曾来,只道是那些憎嫌他,就发了。”

UfqiLong

聘娘看见陈木南,含着一双泪眼,总不则声。陈木南道:   “你到底是那里疼痛?要怎样才得好?往日发了这病,却是甚么样医?”
虔婆道:   “往日发了这病,茶水也不能咽一口。医生来撮了药,他又怕苦不肯吃,只好顿了人参汤慢慢给他吃着,才保全不得伤大事。”
陈木南道:   “我这里有银子,且拿五十两放在你这里,换了人参来用着。再拣好的换了,我自己带来给你。”
那聘娘听了这话,挨着身子,靠着那绣枕,一团儿坐在被窝里,胸前围着一个红抹胸,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这病一发了,不晓得怎的,就这样心慌!那些先生们说是单吃人参,又会助了虚火,往常总是合着黄连,煨些汤吃,夜里睡着,才得合眼。要是不吃,就只好是眼睁睁的一夜醒到天亮!”
陈木南道:   “这也容易。我明日换些黄连来给你就是了。”
金修义道:   “四老爷在国公府里,人参黄连论秤称也不值甚么,聘娘那里用的了!”
聘娘道:   “我不知怎的,心里慌慌的,合着眼就做出许多胡枝扯叶的梦,清天白日的还有些害怕!”
金修义道:   “总是你身子生的虚弱,经不得劳碌,着不得气恼。”
虔婆道:   “莫不是你伤着甚么神道?替你请个尼僧来禳解禳解罢。”
正说着,门外敲的手磬子响。虔婆出来看,原来是延寿庵的师姑本慧来收月米。虔婆道:   “阿呀!是本老爷!两个月不见你来了,这些时,庵里做佛事忙?”

本师姑道:   “不瞒你老人家说,今年运气低,把一个二十岁的大徒弟前月死掉了,连观音会都没有做的成。你家的相公娘好?”
虔婆道:   “也常时三好两歹的,亏的太平府陈四老爷照顾他。他是国公府里徐九老爷的表兄,常时到我家来。偏生的聘娘没造化,心口疼的病发了。你而今进去看看。”
本师姑一同走进房里。虔婆道:   “这便是国公府里陈四老爷。”
本师姑上前打了一个问讯。金修义道:   “四老爷,这是我们这里的本师父,极有道行的。”
本师姑见过四老爷,走到床面前来看相公娘。金修义道:   “方才说要禳解,何不就请本师父禳解禳解?”
本师姑道:   “我不会禳解,我来看看相公娘的气色罢。”
便走了来,一屁股坐到床沿上。聘娘本来是认得他的,今日抬头一看,却见他黄着脸,秃着头,就和前日梦里揪他的师姑一模一样,不觉就懊恼起来。只叫得一声   “多劳”,便把被蒙着头睡下。本师姑道:“相公娘心里不耐烦,我且去罢。”
向众人打个问讯,出了房门。虔婆将月米递给他。他左手拿着磬子,右手拿着口袋去了。
陈木南也随即回到寓所,拿银子叫长随赶着去换人参,换黄连。只见主人家董老太拄着拐杖,出来说道:   “四相公,你身子又结结实实的,只管换这些人参、黄连做甚么?我听见这些时在外头憨顽,我是你的房主人,又这样年老,四相公,我不好说的。
  自古道:‘船载的金银,填不满烟花债。   ’他们这样人家,是甚么有良心的!   把银子用完,他就屁股也不朝你了!   我今年七十多岁,看经念佛,观音菩萨听着,我怎肯眼睁睁的看着你上当不说!”

-loading- -loading--loading-


UfqiLong

陈木南道:   “老太说的是,我都知道了。这人参、黄连,是国公府里托我换的。”
因怕董老太韶刀,便说道:   “恐怕他们换的不好,还是我自己去。”
走了出来,到人参店里寻着了长随,换了半斤人参,半斤黄连,和银子就像捧宝的一般,捧到来宾楼来。才进了来宾楼门,听见里面弹的三弦子响,是虔婆叫了一个男瞎子来替姑娘算命。陈木南把人参、黄连递与虔婆,坐下听算命。那瞎子道:   “姑娘今年十七岁,大运交庚寅,寅与亥合,合着时上的贵人,该有个贵人星坐命。就是四正有些不利,吊动了一个计都星,在里面作扰,有些啾卿不安,却不碍大事。莫怪我直谈,姑娘命里犯一个华盖星,却要记一个佛名,应破了才好。
  将来从一个贵人,还要有戴凤冠霞帔,有太太之分哩。”
说完,横着三弦弹着,又唱一回,起身要去。虔婆留吃茶,捧出一盘云片糕,一盘黑枣子来,放个小桌子,与他坐着。丫头斟茶,递与他吃着。陈木南问道:   “南京城里,你们这生意也还好么?”
瞎子道:   “说不得,比不得上年了!上年都是我们没眼的算命,这些年睁眼的人都来算命,把我们挤坏了!就是这南京城,二十年前,有个陈和甫,他是外路人,自从一进了城,这些大老官家的命都是他鬌拦着算了去,而今死了。
  积作的个儿子,在我家那间壁招亲,日日同丈人吵窝子,吵的邻家都不得安身。眼见得我今日回家,又要听他吵了。”

说罢,起身道过多谢,去了。


x

+陈木南 +老爷 +虔婆 +聘娘 +金修义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7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儒林外史-12:第十二回 名士大宴莺脰腹溯 侠客虚设人头会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儒林外史-24:第二十四回 牛浦郎牵连多讼事 鲍文卿整理旧生涯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儒林外史-35: 第三十二回 杜少卿平居豪举 娄焕文临去遗言-2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儒林外史-48:第三十九回 萧云仙救难明月岭 平少保奏凯青枫城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儒林外史-60: 第四十五回 敦友谊代兄受过 讲堪舆回家葬亲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儒林外史-68: 第四十九回 翰林高谈龙虎榜 中书冒占凤凰池-2

      70. 儒林外史-70: 第五十回 假官员当街出丑 真义气代友求名

      71. 儒林外史-71: 第五十一回 少妇骗人折风月 壮士高兴试官刑

      72. 儒林外史-72:第五十二回 比武艺公子伤身 毁厅堂英雄讨债

      73. 儒林外史-72:第五十二回 比武艺公子伤身 毁厅堂英雄讨债-2

      74. 儒林外史-74: 第五十三回 国公府雪夜留宾 来宾楼灯花惊梦

      75. 儒林外史-74: 第五十三回 国公府雪夜留宾 来宾楼灯花惊梦-2

      76. 儒林外史-76:第五十四回 病佳人青楼算命 呆名士妓馆献诗 🔴

      77. 儒林外史-76:第五十四回 病佳人青楼算命 呆名士妓馆献诗-2

      78. 儒林外史-78:第五十五回 添四客述往思来 弹一曲高山流水

      79. 儒林外史-78:第五十五回 添四客述往思来 弹一曲高山流水-2

      80. 儒林外史-80:第五十六回 神宗帝下诏旌贤 刘尚书奉旨承祭


    🤖 智能推荐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权重 权重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