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大国若过小家——写写王朝兴衰更替背后的经济账

最近在读网红历史长篇文章《晚清沧海事》( 上下卷在线连载: https://ufqi.com/news/ulongpage.1008.html  ),在其中接近尾声的部分,有一个章节叫做《 晚清沧海事:制度落后就要挨打-117:下卷六十六:光复伊犁:晚清灭亡的实情》。这个章节里剖析了晚清灭亡的真实情况,从作者的观点,晚清政府未能对外抵御强敌,对内镇压反叛势力是根本原因之一。作为两个政治想象的另外一个,意图改革儒家思想也加速了其衰落,最终走向不得不面临的大清帝国崩盘的局面。

细究起来,晚清政府之所以未能在对日本等国的作战中取得胜利,主要原因之一是晚清在勉力镇压了内部反叛势力(太平天国军、捻军等)之后,经济上受到重创,国库见底。在接下来的拮据日子里,又要面临一个子掰两半花的局面,那就是晚清著名的 海防还是疆防的大辩论。这里的海防是大清帝国的海上防务,主要是针对同时明治维新崛起的日本和欧洲列强。而并不多见于历史的疆防,则是指西北的陕甘宁和新疆、西藏等地区的内乱和外敌。内乱是穆斯林持续不断的反叛,外地是土耳其、印度(英属)和俄国等。

总结就是晚清政府由于常年征战导致经济上连年负债,越没钱越弱,越弱越遭人欺负,越没钱,死循环。一个大国的治理,竟如同一个小家过日子一样,穷死。

古圣贤者老子在名篇《道德经》里著文“治大国若烹小鲜”。由于所言极其简略,加上时日久远,解读众说纷纭。比较主流的解释有两种,一种是治国不要折腾,寓意烹小鲜不能来回翻转。还有一种解法是说,小鲜不若大鱼,不能掐头去尾删减内脏,那就几乎不剩下啥了,要原样蒸煮。这种解法寓意治国要兼收并蓄,不删减,不增殖,顺其自然。

这里本人倾向于第二种解释,顺其自然。不过结合对此前的理解,稍加改动为“治大国若过小家”。看着一个泱泱大国,治理道理的背后,竟然与寻常百姓的一家一户过日子一样,都是围绕挣取几块钱,吃上一口饭。这个观点也在斯塔夫里阿诺斯(Leften Stavros Stavrianos)的《全球通史》里被提到,王朝循环的根本原因是经济管理的循环,而造成经济循环的原因,则是帝国开支超过税收。

这是读习经济学的第三篇心得体会写作,之前两篇分别是《写写1929年美国经济大萧条与2020年美国股市大跌》( https://ufqi.com/blog/us-1929-economic-crisis-2020-stock-shock/ )和《写写🏦存款利率贷款利率和负利率》( https://ufqi.com/blog/captial-rate-and-minus-rate/ )。

简而言之,一个大国的治理,与一个小家庭过日子一样的道理,也是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关门七件事,吃喝拉撒睡洗刮。其核心就是一个字,钱!没有一个大国是在国库充盈的时候被击垮的,而所有王朝被覆灭的时候,都是国库亏空的。宛如家境殷实的家庭不容易离散出问题,而贫贱夫妻百事哀。

Fig 1. 王朝兴衰更替背后的经济账

一个政权(政府)初始创立,开始“今儿起我话事”,都听我的安排,给我上税(如上图)。
如果是一个允许讲道理(民主自由)的政权,基本内部就不存在起义、反叛等事件,因为允许公开有礼有节的抗辩,自然会遵循所谓市场规律,自由发展。勤快的懂得钻营的人就会获得超过平均数的收入和财富,于是有资本利得的助力,人群有贫富分化,踩着马太效应进而形成垄断,而垄断是经济危机的伏笔。

于是,政府要警惕垄断,预防经济危机,当经济危机发生时,国库可能会亏空。为避免这种情况,政府要避免经济危机发生,也就是避免垄断,也就是避免过分的贫富差距极大化。当经济危机不可避免的发生时,需要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来救助经济。如果成功了,皆大欢喜,如果不能,在野党就会翻盘上台,政府被和平更替。还有一种情况比较危险是,隔壁老王的邻国这时候趁火打劫来入侵处于经济危机时候的国家。

相反地,如果一个政权(政府)是不允许讲道理(独裁专制)的,内部起义、反叛就不可避免了。内部干架的区别主要是大的反抗和小的反抗,镇压了的反叛和镇压不了的反叛。从设立开始话事的时候起,反对派就一直在积蓄力量,政府主要收入来源的税基就像一个有蚁穴的大坝一样,潜移默化的逐渐减少。此消彼长,纳税的减少,而吃税(吃财政)的人却是反方向逐年月的增长,国库从一开始有盈余到平衡,到不可逆转的出现亏空。

反对派无法通过讲道理来实现诉求,只好战场上刀把子说话,不可避免的,持续动荡,帝国疲于应付,财政日趋紧张。周遭环伺的隔壁老王的邻国这时候也会插上一杠子,一般会正面敲竹杠,或者正面敲竹杠叠加或明或暗地支持反对派的叛军。兴盛一时的帝国无可奈何地走向了内忧外患的地步,无论是攘外必先安内,还是颠倒过来,一个锅里吃饭,就那么多米,区别不大。

晚清政府既要努力镇压西北陕甘新疆西藏穆斯林的反叛,还要对付海上来袭的日本和欧洲列强,不是不能打,实在是没钱了,生生打没钱的。据说晚清政府军队组织从中原地带运送粮草往大西北打仗,起运30担粮食,终到1担粮食,其余29担粮食在来回途中被吃掉了。从这个角度理解,国民政府时候,蒋介石面临似乎也有类似的局面。

在这个不讲道理的政府来看,无非是镇压了上一个反叛军,然后迎接下一个反叛军。在这个无休止的循环中,如果某一次反叛军胜利了,政府就彻底完蛋,另一个新政府就此设立。
如果他还是一个不讲道理的政府,就再次开启那个反抗-镇压模式的无休止地狱模式。
如果他良心发现,转为允许讲道理的政府,那就进入与经济危机做斗争的娱乐模式。

隔壁老王式的邻国是一个烦人的存在。由于国与国之间没有所谓正义,只有所谓利益,而且是无羞耻、无底线的地盘之争,所以,一旦一个政府被刺探到其国库亏空,就想一个普通百姓家庭一样,如果穷的揭不开锅,那受人欺负几乎是必然的。如果这时候有被大户财阀看得上的东西,无论是人还是财物,往往都会被使用各种手段被掠走。

家庭如此,政府国家亦然。百姓穷居闹市无人问,国家也是弱国无外交。
治大国若过小家,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这背后都是经济活动,起支配作用的是经济规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会生活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