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洗脑的历史 一 洗脑与理想-2..


洗脑的历史 一 洗脑与理想-2

2020-03-04 , 529 , 0 , 198

天堂的人间化实验遭到了失败,但人类寻找登天堂之梯的热情是不会改变的。这时,一个重要的人物出现了。
  如果有人告诉你,有一个男人,一直靠父母,朋友接济,从读书到死都没有正经工作过,出版社的约稿也经常一拖再拖,变成手稿,没车,没房,你一定会说这是个失败的男人。

如果再告诉你,养不了老婆还到罢了,他还搞大了老婆家陪嫁过来的小保姆的肚子,生下的孩子还让最好的朋友顶爸爸的名义,你一定会说这男人道德败坏。

不过,你说这话时可要小心,40年前你会为这话丧命,30年前会被判刑,现在也会被抄鱿鱼,如果恰巧你在学校工作的话,因为这人就是伟大的GE命导师大胡子Karl Marx。


  这人1818年出生在德国一个富裕犹太律师家庭,父母亲都是犹太希伯莱教徒。

在1842年拿到博士学位后作为编辑工作了一年,然后就流浪于欧洲各地,基本靠好朋友恩格斯的接济过活,最后死于英国伦敦。

  此人写了很多东西,为学他的著作在大学里没少花时间。

我还因为老师老是指责我们这些学生没有资格在没有通读老马的著作的情况就对他进行批判而发奋读《Marx全集》,记得好像也没读完,因为实在枯燥无味。

再者,读书这么多年,实在体会到,真正好的哲人,应该是用简单的语言说出复杂的道理,愚蠢的人则往往用复杂的语言去说简单的道理。


  老马的哲学思想基本是黑格尔的那些东西,经济和政治上的思想基本来自空想she会主义。

在目睹了各种“乌托邦”实验的失败后,在阅读了欧文等人对于人间天堂失败的原因在于道德教育不够的总结后,

老马提出,因为大工业产生的产业工人一无所有,(以后称无产阶级),所以没有任何私心杂念,道德也最为淳朴,所以旧世界的摧毁,新世界的建立,都要依靠无产阶级,

不是有教养的知识阶层去教育无产阶级,而是应当由无产阶级带来新的道德,

而且这新世界不是跑到边远的地方重新建立,而是要砸烂旧的世界,就地重建,手段也应该是无产阶级领导的暴力GE命。

用老马喜爱的话就是“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无产阶级领导的阶级斗争,暴力GE命应当是建立新世界的必由之路,这个新世界,就是空想SHE会主义的“乌托邦”,

在老马这叫做“GC主义”,用通俗的话就叫天堂。

老马的理论后来被GC国家的吹鼓手称之为“科学SHE会主义”以示和空想SHE会主义相区分。


  对于任何一个不是极端基督教文化培养出来的知识分子都很容易看出Marx所谓科学SHE会主义理论中的破绽。

UfqiLong

不占有生产资料不等于没有私心,占有欲是人生来就有的,没有,不等于不想有。

把无产阶级归于生性善良,明显来源于基督教中上帝造人本善良,只是受外界诱惑而变坏的说法,无产阶级是那本性善良的亚当和夏娃,资本家及一切不好的东西都变成了那条蛇了。


但这种粗糙的理论居然慢慢成为了一些激进分子的指导思想。

1847年,在这些激进分子成立的第一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上,马恩两人应邀为这个大会写了纲领文件,也就是著名的《GCD宣言》,也可翻译成《GC主义宣言》,

越来越多的人认同马的理论,而且试图沿着这个路线施行,实现人间天堂。

160年以后回头再看,不得不感慨,当时人的认知水平如此低下,

从中世纪以来追求永生,追寻天堂的狂热仍然深深的把持着欧洲人的心智,

以至于在不断搜寻登天的楼梯过程中饥不择食,将一个社会失意者的胡说当成了灵丹妙药,

从此,世界进行了一次荒谬绝伦,也惨无人道的建设人间天堂的大实验,

至今,某些国家,包括中国依然深陷在这个荒唐的实验里。


马克思和共产党宣言.jpg


1871年的巴黎公社可以算是这一段GC运动的高潮。

随着巴黎公社的失败,聚集在第一国际周围的激进SHE会主义者当中有很多人对Marx的理论产生了怀疑。

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伯恩斯坦。


  伯恩斯坦从实际工人运动和巴黎公社的实践中,没有发现无产阶级比别的阶级的人具有更好的道德,看到了阶级斗争的血腥和无序,看到了人性之恶,

再加上他看到随着生产效率的进一步提高,资本家利润增长的同时,工人的收入也有极大的提高,

这一切促使伯恩斯坦提出解决社会矛盾的最佳方案是改变工人和资本家的分配比列,而不是打倒资本家,

所以SHE会主义者应到参加到民主选举中去,利用合法的工具为工人谋福利。


从此这个流派被称为SHE会MING主党,而今在西欧所有发达国家,SHE会MING主党都是非常重要的政党,在很多国家经常作为执政党出现。

前些年,几乎所有重要西欧国家的执政党都是SHE会民主党,欧盟会议一开,就像在开SHE会MING主党的国际年会,很是有趣。


1992年初到瑞士时,电视上直播瑞士SHE会MING主党开代表大会,结束时代表们齐声高唱《国际歌》,让我大吃一惊。

因为在中国学到的都是说伯恩斯坦是一个修正主义者,是Marx主义的叛徒,西欧的SHE会MING主党都是资本家的政党,这资本主义的政党怎能唱GC党的歌呢!

UfqiLong

瑞士朋友调侃地告诉我,这就是瑞士的GC党!

原来《国际歌》来源于第一国际,不是GC党的专利!


  伯恩斯坦的理论实际抛弃了建立人间天堂的幻想,抛弃了极端性,承认政治MING主制的合法性,

通过议会斗争,政治妥协来达到为工人们及下层民众谋福利的目的。

在这种MING主政体之下,各种利益都有代言人,每种声音都不能屏蔽,洗脑既无可能,也无必要,

因此政治及意识形态上的洗脑基本消失。


但在商业上的洗脑手段却日臻成熟,在最后一节我还会谈到,这里我们先转向坚信无产阶级是最优秀的阶级,是暴力推翻现有体制,实现GC主义天堂的主力军的马恩的忠实信徒们,

这些迷信阶级斗争,迷信暴力的信徒们被成为GC主义者,他们的党派也被称为GC党。

这些人才是后面一系列惨剧的罪魁祸首。


  但在一次大战前,无论SHE会MING主党人还是GC党人都跻身SHE会主义国际,恩格斯的思想对这个国际有很大影响。

史学上称为第二国际,以区别巴黎公社之前的第一国际。

在第二国际中,有伯恩斯坦这样的修正MING主派,也有俄国的列宁这样狂热的极左派。

当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各国SHE会党人各自支持各自的政府,第二国际暂停活动,1920年战争结束后才恢复活动,至今仍存在,但仅是各国SHE会民主党的松散组织。


第二国际中的激进分子在一次世界大战中或后,单独在各自的国家成立GCD。

在德国的有罗莎 卢森堡, 李卜内克父子,在俄国有列宁,这些人的名字基本和血腥,红色恐怖联系在一起。

这些人的活动推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和随后的冷战,中国现在的局面也和这些人的活动有关,随后的两节里我会一一道来。


  我大学毕业论文写的是论恩格斯和列宁思想的继承性。

以我当时的水平就觉得恩格斯的说法相对Marx更加极端,而列宁比恩格斯还要极端。

当然,我是以赞美的语言写的,不然我的文凭就无望了。

那时没文凭,可就没好工作分配了。当时,在上世纪80年代初,GE命的武装斗争还是很被景仰的故事,不似现在要在全世界讲和谐,那时的中国当局还是在向外输出GE命的,只是较之前规模小一点而已。

想起来,年轻时的思想火花,终还是重新燃起了火焰,当年的努力也总算没有浪费。

+主义 +主党 +老马 +人间天 +天堂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35 仁智互见 👎1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 智能推荐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津贴 津贴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